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青离殿。

    氛围凝滞得仿佛走路都会受阻。

    伯既明和秦皎兮踏进门时,就听到伯卿战战兢兢的声音。

    “茵茵你不要这样,今日之事原本就并非你的错,我、我、我也并、并不是要给明儿他们添堵,而是那郡主,她都与明儿一个年纪…”

    商茵冷声哼了哼,没回答,但氛围更沉了沉。

    伯卿只好硬着头皮:“行行行,你怎么安排我都答应!”

    “但是,你也不能阻止我登基以后解散后宫,原先我们就说好的,我只要你一人!”

    商茵撇了一眼走进来的秦皎兮与伯既明,勉强给了他几分面子。

    “你不能马上继位就做这种蠢事,至少得等三年以后!”

    伯卿咬牙讨价还价:“不如……就一年?”

    商茵一拍桌子站起身来。

    伯卿:“好好好,三年就三年!”

    伯既明&秦皎兮:“……”

    早知如此,就该晚一炷香时间再回来了。#@$&

    但商茵已经走向两人,伸手将秦皎兮从伯既明身边拉过去。

    “兮儿放心,今日之事已解决,皇后那边也算是得到了她想要的结果。”

    “那位郡主亦不会给你造成什么威胁,你可以安安心心和明儿呆在宫中,或者,去做你们想做的事情。”

    秦皎兮诚恳的点头:“多谢母妃。”

    这声母妃也叫得比之前的还要发自内心。%&(&

    商茵脸上的冰霜总算缓和下来,伸手揉了揉秦皎兮的脸蛋:“这样愁眉苦脸做什么?母妃用的可是最省事儿的法子,一下子解决了两个麻烦啊!”

    秦皎兮正要说什么,伯既明突然道:“还有第三个麻烦。”

    商茵瞪他:“刘贵妃的事情,终究不是我等小辈能插手的,太子明日会去见皇上。”

    伯既明蹙眉道:“不是刘贵妃,而是易尘。”

    商茵忽地瞪大了眼睛:“诶对了,那臭小子死哪去了?”

    伯卿赶紧道:“我方才让人将他就近关在冷宫对面的禁殿,本打算让明儿的人先审完了再移交大理寺府。”

    秦皎兮无语的看着他。

    这假公济私还能如此明显的,除了伯卿,这几国都找不出第二个。

    呃,不对,或许可能,大概还可以加上她爹。

    秦皎兮觉得自己上辈子被老天欠的债这辈子都堆积起来还了。

    伯既明倒也不耽搁,转身时像是想到什么,转头看了秦皎兮一眼。

    秦皎兮便立刻跟着他又出去了。

    倒不是真想去审易尘,而是……没法呆在这里看着太子殿下那般谨小慎微又满心满眼都只有老婆的模样。

    走出大殿后,秦皎兮实在是忍不住问了句:“既明哥哥,你爹他……”

    伯既明一把捂住她的嘴:“嘘,别问,问就是真爱!”

    秦皎兮:“唔唔唔哈哈哈哈!”

    伯既明最终也没忍住,抿着唇拉着她跑远了。

    两人离开青离殿后,伯卿才皱眉看向商茵:“确定要清除尚书府那边的势力了吗?”

    商茵点头:“这都第二次了,所谓事不过三,我们若一再忍让,怕是年后皇上那边会有变数。”

    顿了顿:“当然,你若想留着侧妃和太子妃我也没意见!”

    伯卿淡然一笑,倒是没了在秦皎兮和伯既明之前那般的卑微。

    他站起身走到商茵面前:“我又不是傻,留着她们给你添堵呢?还是养着等有朝一日来找你我闹腾?”

    “不过,日后还是莫要再这般给为夫添人了,可好?”

    商茵施施然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半晌才抬头白了他一眼:“你瞅瞅别的男人,谁不指望着正房多给抬几个姨娘进门?也就是商侯府才没有这等规矩,否则就是不入宫你也不可能只守着我一人!”

    伯卿缓缓俯身,撑着她的椅子扶手:“所以说来说去,你终究是不信我能为你散尽三千佳丽,无碍,此等事情多说无益,只待时光来验证。”

    商茵早在他俯身的时候,面色暖和,待到他这番话说出口,她却是伸手揽住了他的腰。

    “你知道,我从未想过让你站在那个位置上。”

    伯卿顺势将她抱在怀里:“知道,咱不都是被逼到这一步的么!”

    “噗嗤!”

    商茵忽地又笑出声来。

    “听听多好笑?这天下谁不想站在那个位置上?可偏偏你不稀罕――说出去谁信!”

    伯卿摇摇头:“那就让人觉着我也稀罕这个位置好了,不然你还稀罕谁信?”

    商茵长叹一声:“谁人都望着那高位,总觉得坐在上面是有多好,却瞧不见那位置背后的责任重如山。”

    “我当年愿意嫁给你,便是看上你能舍弃身份入赘我商家的洒脱和自由自在的心,更不愿意让你被困在这样的地方一辈子,都不得解脱。”

    伯卿轻笑一声:“放心吧,咱不是还有明儿么?他已经长大了,只需要再等三年……”

    商茵抬手锤了他一拳:“有你这么坑儿子的爹吗?”

    青离殿的暗卫一个个在外面听得嘴角直抽抽。

    这特么…什么时候皇位的传承都成了“坑”?

    一旁,被爹坑得渣渣都不剩的伯既明与秦皎兮已找到了冷宫禁殿。

    只见禁殿门外有四个侍卫守着,却还有暗卫在四周潜伏,像是在等待什么。

    伯既明微微挑眉,这爹惧内是一回事,但脑子也足够清醒。

    他并未将人直接送去牢中,不仅仅是怕老婆和为了给儿子行方便之门,而是在守株待兔。

    易尘能如此轻易在宫中闹出这样的事来,还敢胆大包天对郡主下手,背后的人若不出现也就罢了,若出现,势必要连根拔起才能让人安心。

    看到伯既明过来,四个守卫都齐齐让开:“小王爷!”

    伯既明点点头:“他如何?”

    其中一个守卫道:“还活着,但他多处骨折内伤颇重,若是再不治疗的话,或许熬不过今晚。”

    伯既明轻哼一声:“纪家没当场打死他已让我很意外了,不过,既然还没死,待会儿还是让太医过来看看吧!”

    说着已伸手推开门。

    顿时,秦皎兮只觉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围绕在身旁。

    她惊愕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人:“都半个时辰了,为何这血还未止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