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4章 摸摸你的小鼓槌

    景澄插着兜看他,气得都不会笑了。“行,你行……你哭你有理了是不是?”

    “我没有,我心里真的好难过……”陆辰快速抽了下鼻子,仿佛哮喘发作,“而且你刚才对我那么凶。”

    “狗东西。”景澄看明白了,“你可别哭啊,不然别人误会我欺负你。”

    “你看,你还凶我。”陆辰又抽了下鼻子。

    “行行行,我错了。”景澄怕他泪流成河,走到旁边去拍了拍,“刚才校门口人那么多,我不是故意凶你。”

    “那你让不让我干风纪委员?”陆辰明明比景澄高,却擦了一把眼泪。心里怒吼不断,靠,这波动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这话说得非常暧昧,换个别人肯定恼羞成怒,但景澄笑得跟花儿似的。“干干干,别哭了啊。”

    于是这一天烟海市第七中学所有学生都看到校门口站着两名风纪委员,景澄还在哄陆辰。还没上早自习,大家就传开了,景澄把转校生小粉毛在校门口打哭了。

    苏御和南谨入校时也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俩人是杠上了还是结拜了,一起站校门口仿佛有什么大病。回教室时苏御问:“南谨,你和景澄更熟,他思想觉悟方面没什么问题吧?”

    “你才有问题,你浑身都有问题。”南谨气得抖了抖,冒出雪松味,整个人都凛冽了,“小澄哥特别好,我看是你的朋友有问题。”

    “行行行,陆辰有问题,你赶紧收收信息素,一会儿我控制不住亲你啊……”苏御礼貌性地捂住鼻子,但同时也非常羡慕。雪松味,这可是霸总alpha标配信息素,abo绿色文学城里的经典款。给谁不好,偏偏给了一个omega,唉,还不如给自己呢。

    景澄这一边,好不容易结束了工作,回班却发现班里翻天了。

    就几天没来,陆辰这小子已经完美融入4班,不管是学习成绩还是社交能力都完全碾压自己,成为了班级大明星,学霸代名词。

    “这个是早餐,我爸说给你的。”时曼曼一进教室就找景澄,“是我爸自己研制的三明治和苦咖啡。”

    一份小食塞进书桌,景澄刚说谢谢,只见时曼曼将另外一份小食递给了陆辰。

    “这一份是我爸给你的。”

    “等下,给他干什么?”景澄给拦住了,绷着尖下巴怒视同桌。

    陆辰已经拿出了早自习的英语阅读课本,扮演一条置身事外的学习狗。

    “这几天你不在,陆辰每天晚上都去店里照顾生意,而且是最后一个走,还顺便帮我码放桌椅。所以我爸说让我好好谢谢他,以后时慢咖啡厅给他折扣。”时曼曼说完转身回了座位。

    景澄缓了几秒,对陆辰放话:“你是不是想钓时曼曼啊?我跟你说这人可不行,她是异父异母的妹妹。”

    “你亲戚还挺多。”陆辰才没打那主意呢,“别哪天再跑出来一个哥哥或者弟弟。”

    “哇,大狗狗你好聪明啊,真没错,我在外头还真有哥哥和弟弟。”景澄又捂着肚子笑了。

    “别笑了。”陆辰才不相信,景澄太喜欢开玩笑,十句里面九句假,干脆用左膝盖撞了他右膝盖一下,“笑那么好看,招人烦。”

    “你烦你别看。”景澄趴在课桌上,课桌左右两角都堆放了课本,中间区域像是高耸的建筑物留出狭道,他右膝盖再碰回去,“说正经的,你敢动时曼曼我往死里揍你。动她还不如动我呢。”

    “动你?”陆辰还真有那个心思,“我……”

    “不许顶嘴。你加把油,好好动,说不定我就上钩了。”景澄趴着说,“不对,你还没分化呢,要是个omega也不是不行,大不了我咬你腺体的时候轻一点,而且你还有哮喘呢。”

    “你能不能别说了?能不能好好学习?明年就要考大学了你怎么一点紧迫感都没有?”陆辰看见他那张嘴在动,就想给他堵上。

    “哇,凶我,真可怕……”景澄抽出昨天新发的物理试卷,一旦开始做题那张嘴就闭上了,不知不觉翘起二郎腿,右脚踝压在了左大腿上。课桌下空间有限,他腿长,没处放了干脆把右膝盖搭在了陆辰的左大腿上。

    一压下去,还挺硬。

    “你腿真结实。”景澄看着一道电磁感应综合题,认真地表扬。

    陆辰低头看了看他膝盖的线条。“你腿还挺……”

    “坚硬狗腿简直了……”景澄补充表扬。

    “漂亮”俩字还没说出来,陆辰手里的圆珠笔咔嚓一声,被掰断了。

    上午的课总是过得很快,三节数学两节生物,陆辰还没学够就该吃中午饭了。现在他也抓准了景澄的脾气,在学校里绝对是完美温和学长人设,笑起来时能让学弟学妹的心融化。但是他不上操。

    不上操的风纪委员,真是稀奇。更让陆辰疑惑的是班主任竟然不管他,按理说这种事校长刘瞿肯定会出面吧,可是七中竟然纵容这种行为。

    “咱们学校的校风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午饭时陆辰问苏御,眼前是一片蓝白色的运动校服,耳边是饭卡刷卡声和餐具碰撞声。

    “校风?”苏御灌了一口可乐,看着时曼曼过来了顿时坐得笔直,“笑疯了,七中又不是三中那种重点校……你觉得时曼曼漂亮吗?”

    陆辰完全没听见他后半句,又问:“那为什么没人敢管景澄?”

    苏御回神了,如临大敌地说:“废话,你是没看见开学那天他怎么揍人,一战成名。”

    “很凶么?”陆辰回忆了一下,不对,景澄要是特别会干架就不会在背后留下那么多伤痕。

    还总是捂着肚子开玩笑,过分好看都不知道收敛。

    “凶啊,你又不是不知道alpha为了omega打架会有多惨烈。”苏御至今不寒而栗,“那天刚开学,结果高二年级有一个刚刚分化的omega出事了,他没算好自己周期……我艹,好几个alpha都疯了,惊动了校警。多亏我离得远。”

    陆辰认真聆听,alpha疯起来确实不像人,完全是动物性的暴戾。

    “景澄也是高三转校生,第一天上学,就穿着咱们周一升旗那身学生制服……”苏御又灌了一口可乐,“他揍人真狠,出招阴险,我就没见过那么毒辣的手段,何止是他不要命,他连alpha的命都不想要了。原本校警出动是为了控制alpha,到最后,校警控制他。而且beta不受信息素影响,在场的alpha和omega都不行,这事只有beta站得住。所以当我知道你想钓他的时候,我是震惊的。而且那天景澄也挨打了,alpha疯起来无差别攻击,景澄挂彩,连哭都不哭一声,狠角色。”

    这么一大串话,陆辰就提取出几个关键信息:景澄穿制服,挨打不哭。

    等到下午的课时结束,景澄不上晚自习又提前走了,陆辰上了一节晚自习也准备撤退,推着自行车一边和苏御商量什么时候排练,一边将视线挪到时慢咖啡屋里去。

    景澄非常好认,还是那身咖啡店服务生的制服,从后方看简直蜂腰长腿。

    就是那张嘴实在太要命了……陆辰和苏御骑车回家,快到四小巷时才分开,苏御往南,陆辰往东。骑过四小巷的食街,陆辰推车进了庭院,在门前发现一个包裹。

    捞鱼的网兜子,wifi器到了。

    俗话说wifi有多大,心就有多大,安装好之后陆辰心野了,一口气下载了30节英语课。刚准备投入学海,肚子咕叽一声,总去戴爷爷家里蹭饭不合适,陆辰抄上钥匙出了门。

    故春街的食街比白天多姿多彩,老城区的路灯比新城区要暖。陆辰往街口走,先去超市买了牛奶和鸡蛋,路过卖蛋的小商贩时停住了。

    “来一盒鸽子蛋。”他掏出零钱来。

    鸽子蛋比鸡蛋好吃,他小时候体质弱,陆光齐和于迎萱怕他营养不够,一直都买这个。拎着食材继续往四巷走,走到小赵烧烤摊时就走不动道了,被馋虫勾引。

    今天没下雨,可遍地湿润,旁边的水果摊叫嚣着“杨梅8块钱一盒”,赵锐正在切鱿鱼腿。“来几串?新鲜的,早上我去南渡头取的货!”

    “我买您的鱿鱼腿,自己做行么?”陆辰站在摊铺前,像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干净少爷。

    “行啊,还省得我费事的。”赵锐将位置让了出来。

    陆辰拿出鸽子蛋,将鸽子蛋打入做章鱼小丸子的器皿,用一根木签子挑动起来,逐渐形成一个半透明的蛋球。透明的蛋白里添加了腌好的鱿鱼腿,熟透后撒上了调味粉,陆辰挑起一颗尝了尝,蛋质软糯,海鲜弹牙。

    “可以啊,这叫什么?”赵锐没见过这道菜。

    “我自己发明的,叫鱿鱼烧蛋。”陆辰把所有的蛋放进纸碗当中,刚要付钱,这时候来了新短信,提醒他快递已签收。

    到了!陆辰先把纸碗放下,急忙冲回庭院。门前果然多了一个纸盒子,长条状,他徒手暴力拆快递,里头是心心念念等了好久的命根子,订制鼓槌。

    塑封还没舍得撕开,陆辰打算先回去取鱿鱼烧蛋,再回家虔诚开膜,于是鼓槌笔直地塞到了裤腰里,上半部用校服上衣挡住。谁料刚跑回小赵烧烤摊,就看到景澄站在那里,吃着自己的蛋。

    “我都跟你说了吧,这是人家的。”赵锐拦不住四小巷一枝花,无奈地摇摇头。

    “他的啊?”景澄斜挎着书包,“那就是我的了。”

    陆辰叹了一口气。“你把我的晚饭给吃了,得管我一顿。不然我一会儿就躺你家门去。”

    “我请你啊。”景澄笑眯眯地说,“走,逛逛食街?”

    食街不算太长,陆辰一边走一边后悔,方才真应该先吃完再取鼓槌,可是一看到等了好久的快递到了,就什么都顾不上。

    “这个给你。”景澄买了两条冰镇的西瓜条,“吃。”

    “我还以为你在街上吃饭都不给钱呢。”陆辰一手汁水,绒花树被吹得哗啦哗啦清唱,“你晚上吃饭了么?”

    “在咖啡厅吃了几口。”景澄细细咀嚼,“别说,你这手还真可口,以后每天给我做一碗?”

    “滚吧,我才没那么听话。”陆辰抽了下鼻子,两人身旁弥漫着甜瓜的清甜,“你晚上吃这么多,不怕胖?”

    “胖了就跑步啊。”景澄叼着木签子,笑着用胳膊肘戳陆辰胸口,“晚上陪我在食街跑步吧?”

    “在食街跑步?那不是白减肥了……”陆辰还没说完,忽然被景澄一把薅到路边,景澄整个人压在他正面,脸藏了起来。

    “谁啊?”陆辰往外张望,挨过咬的手搂住了景澄的腰。低头看到那块创口贴,他一激动,虎牙尖挑起来,叼着就给撕了。

    “条子。”景澄看了看左侧过去的人。

    “条子你怕他干嘛?你又没犯法。”陆辰低头往下嗅嗅,浅浅的咬痕还在,可惜没有味道。自己还没分化,留不下任何信息素。

    好想给景澄的身体上留下些什么……

    “条子事多啊,我最烦他。”景澄耐着心等条子走,没注意到陆辰的牙尖又快碰到他后颈了。忽然,他低头一看,快速跳离了陆辰的怀抱。

    “你裤子里什么!”景澄问。

    完了,是不是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要露馅儿了?陆辰忘记身上还有鼓槌,正想着怎么解释……

    “你……”景澄又问,“性骚扰?”

    陆辰看了看裤子,愣住了。

    有病吧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