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5章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

    景澄也没想到啊,一向只有自己嘴上占便宜,谁知道陆辰忽然来这一出。

    方才,晚风清凉,手里的鱿鱼烧蛋还没吃完,是景澄最爱的口味。鸽子蛋煎熟后的胶质口感让人欲罢不能,右手的西瓜条还滴着淡红色的汁水,和景澄手背上的血管同时顺流而下。

    “你他妈……”景澄看了看他,和它,不可置信般地摸了上去,“吃西瓜都能给你吃出反应了?”

    结果,就真摸到了。

    两人同时僵住,一时间默默无言,闪电般的尴尬击中了他们,景澄将鱿鱼烧蛋吞进腹中,两秒后,从闪电般的尴尬击中感中跳了出来。他的手也收了回来,但是收速不快,要是太快就显得他被吓到了,慌乱了。吓到慌乱那必不可能,四小巷一枝花什么没见过,摸一个牛牛就能吓到吗?那必不可能。

    但是……手感好坚硬啊!景澄往后退了半步。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诬陷我性骚扰,还摸我?到底谁骚扰谁?”陆辰还沉浸在尴尬里,谁知道忽然来这一出。但是他也不能解释,地下乐队鼓手的身份不能暴露。

    “真的是啊?是我想的那个东西吗?”景澄人菜还瘾大,欠欠地问。两个人晃晃悠悠往家走,避开了食街的喧闹。

    “你怎么这么欠揍……”陆辰烦躁地想抓头发,但自己点的菜跪着也得吃完,“裤子里的,你说能是什么?”

    “哇,还真是?那么长,刚才我一压都有轮廓了……将来和你谈恋爱的人岂不是很有福气?”景澄信了,毕竟刚才他也没仔细抚摸,只摸出了硬度,没感受到脉络温度等各方面细节。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陆辰没好气地说,心疼自己的鼓槌。他有个怪癖,有的人是吸烟刻肺,他是鼓槌订制刻字,并且特别不喜欢别人碰。而且更不喜欢别人在自己使用它之前碰。现在小鼓槌还没撕掉塑封,就被人给摸了,失去了鼓槌贞洁。

    “瞧你,碰一下跟碰你命根子似的。”别看陆辰平时挺乖挺傻,收敛了笑容还真有股锐气,但是景澄真不怕,故意把脑袋伸过去,“来,我看看我福气大不大……”

    “这就是我命根子。”陆辰弓着腰往旁边躲,景澄这种人闹腾起来他真敢上手,“你别闹,咱们现在都是高中生,我回屋学习去了。”

    “学什么啊……咱俩在院子里聊天吧。”走回庭院,景澄指了指树下的木头桌椅,恨不得刚才那道尴尬之雷再劈下来,劈死装逼的人。今天落日时刮了一场小风,绒花给桌椅铺了一层,陆辰猛地看过去,觉得自己头顶和桌椅撞色了。

    还好是和绒花撞色,要是和草地撞色才叫糟糕。

    “不去,我回屋写数学作业。”美色当前,陆辰心系学习。

    景澄自己却坐下了。“别学了,再学你也学不过数学大神,我认识一个大神,智商珠峰简直了。知道《无限数学》吗?大神不仅能解上面最难的大题,还能两种方法解答。”

    《无限数学》?那有什么可难的,难度基本上和青华杯画等号,但陆辰没时间和景澄周旋,他想赶紧回去看鼓槌。“我上楼了,你上不上?”

    “不上,你家没wifi,我在这里看片儿。”景澄边啃西瓜边说。

    “我家有wifi啊。”陆辰说完赶紧闭嘴,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哇。”果然,景澄眼睛眯眯地朝他笑,“大狗狗真听话啊,真喜欢你……”

    “你有病吧,我是为了学习才装的。”陆辰转过身,气呼呼地走了。

    景澄看着他进了屋,又看到2层卧室的灯光亮起来,完全能够想到陆辰气急败坏的模样,生动有趣。但无论什么事都不能阻挡他看片儿,于是将西瓜签子放在绒花边上,拿出手机。

    手机里,《极坐标和参数方程的考试重点讲义5》,正式开始。

    回屋之后陆辰也没有马上开始学习,毕竟他成绩好,还可以浪一晚上。鼓槌拿出来,新的,没开封,他爱不释手地抚摸。水滴形的槌头由纯手工打磨,光滑无刺,六边形的槌尾模仿了钻石切割工艺,木质纹路清晰,层次分明。

    这一把订制材料使用胡桃木,重力感十足,槌身雕有花体字,wyman。

    撕掉塑封薄膜的一瞬间,陆辰深吸了一口气,真是命根子,谁碰都不行。

    “对不起,刚刚没保护好你,让你被别人染指,以后一定不会了。”陆辰将鼓槌放进抽屉,关上抽屉之前拍了一张照片。然后一头扎进学习的海洋,研究自己刚刚下载完毕的30节英语网课。

    高三生的生活节奏其实很枯燥,上高一、高二时陆辰还不觉得,一上高三,他体验到了即将上战场的紧张。高三之后没有人再把他们当成学生,要开始考虑未来的人生,而高考这一次选拔性考试虽然没有完全决定权,但是或多或少还是影响了接下来十几年的方向。

    所以才有那么多复读生,分数差几分也好,转系没成功也好,都是要为自己奔一个未来。

    可是他却很迷茫,除了拿得出手的成绩和唾手可得的奖杯,他真不知道自己未来选择哪一行。陆光齐和于迎萱说,搞音乐就是死,搞地下音乐更是凌迟,死都死不痛快,可是对目前的自己而言能抓住的就是这一把鼓槌。

    哪怕它们的结局是断裂,但是断裂前拥有辉煌的闪光。在台上闪着光坠落,头顶是抓不住的烟火。

    这句话还挺伤痛文学,果然搞音乐的人都习惯在夜间发病,陆辰转了几下笔,圆珠笔没有鼓槌好转,继续低头研究他的英语阅读试卷a。

    等到他再抬头,已经过了12点。陆辰放下笔,先点了几滴眼药水舒缓眼球干涩,再站起来活动僵硬的脖子,咔嚓,发出了关节弹响。走到阳台门前,大门已经落锁,天上一弯明月,庭院里空无一人。

    景澄看完片儿已经回去了?陆辰不知道为什么想起那个人来。

    放在电脑旁边的手机嗡嗡震动,这时候还有谁找自己?陆辰拿起了手机。

    数学小笨蛋:[大神,在吗?有题不会了,帮帮忙,求求了。]

    看烦了英语,来一道数学换换心情也不是不行,于是陆辰回了个:[在。]

    两秒后,数学小笨蛋给他发来一张照片,拍了一道题目。

    是参数方程的大题,不难,陆辰刷题无数,看一遍就知道这道题给考生挖了什么坑。他找出一张全新的纸,集中注意力在纸上写写停停,不得不说这题还挺麻烦的……等到写完,他没有直接拍这一张留下了思考痕迹涂改过的纸,而是另外取了一张,认真潇洒地抄了一份完美的答案。啪,发过去。

    半分钟后,手机又震。

    这一次不再是题目,而是一张手的照片。手指修长,但不纤细柔弱,是男生的手,骨节比女生的明显。指甲干净,还有白色的小月牙,甲床和指尖都露着淡淡的肉粉色,是天然的粉,有些人的手指就是这样,指尖皮肤薄。

    皮肤上有一层湿润的莹白,应当是稀薄的护手霜没擦干净,但是故意没擦干净,引人遐想,好像这双手刚刚完成了什么很有福气的事情。

    有福气……陆辰晃晃脑袋,不知道这句话怎么钻进自己脑海中的。

    数学小笨蛋:[谢谢大神,有你在,我等于拥有了一本解题答案,好厉害!晚安哦,睡啦,么嘛!]

    谁不喜欢听夸啊,陆辰心满意足,看手也看得心满意足,特别是这只手的腕骨凸起处线条完美,薄薄一层皮肤,一切都刚刚好。

    和这个说完晚安,陆辰忽然想起了一直没再说过话的那个,于是点开了阿sir的页面。

    [阿sir,睡了么?]

    这么晚联系人家会不会不太礼貌啊?陆辰后悔了,毕竟刚刚那个乖乖的数学小笨蛋都说晚安了。没想到半秒后回复就来了,手机震得很亢奋。

    阿sir:[没睡啊,想我了?]

    陆辰沉思,是想了,但不是暧昧的想,是好奇。

    [想你这些年都干嘛了,阿sir不会真当了阿sir吧?]

    阿sir:[废话,我条子啊。]

    我艹,真当警察了?陆辰顿时不敢回复,警察通过内部系统是不是可以定位锁定啊?万一抓了自己,会不会影响高考?

    [你真警察啊?]

    阿sir:[小丫头,等我一下。]

    看完这个陆辰就浪不起来了,阿sir这是去内部系统找自己定位去了吧?现在逃跑来得及么?

    他惴惴不安地等着,同时思考自己跑路能去哪儿,余哲家里都是搞金融的,姜鑫家里是船业大佬,苏御家满门皆白大褂,回家更不可能……思来想去,如果真有条子抓人,他就躲景澄那屋去。

    手机震动终于又来,这次是照片。陆辰战战兢兢地点开,只见发照片的人靠在白色的墙上,对着穿衣镜,一身警服,皮鞋,领带,左手指还勾着一副手铐。

    这回,不再是小时候的塑料手铐,是货真价实的金属手铐。可是陆辰的注意力完全停留在他的腰线和双腿上。

    腰线偏高,侧腰内收,膝盖骨的位置也偏高,小腿很长。

    胸口还有警员编号,领口系得一丝不苟,唯独没有露脸。

    阿sir:[现在信了?]

    陆辰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吸了下鼻子:[不会又是cosplay吧?你们男生穿警服好帅气啊。]

    阿sir:[我这种程度的cosplay,出一次成片估计要给250块吧?]

    陆辰笑了,这个条子不太冷,鬼使神差顺手给人打了250块钱去:[当年骗吃骗喝骗门票骗礼物,是我不对,以后多给我发几张执勤照片吧!]

    阿sir:[看我忙不忙吧。]

    说完,250块钱给收了。

    当晚,陆辰回味着那张警服照片,久久未能入睡。

    第二天,他眼底乌青地出现在老戴修表铺门口,景澄吓了一跳:“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陆辰反问,打了个哈欠。

    “你现在这个状态,特别像被人骗钱裸聊了……”景澄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交友要慎重,不是每一条鱼都值得你付出真心。”

    陆辰躲开他的手,准备洗漱,景澄笑着他,伸手去拿汤匙,手却捞了个空。

    “你才是晚上裸聊了吧?”陆辰帮他拿过来,“这么近的距离都瞄不准。”

    “所以说我需要你啊,片刻不能离呢。”景澄推了推眼镜,“快让我看看我的福气。”

    “起开!”陆辰勒紧了裤腰带,钻进洗手间。

    这一周天天下雨,烟海完全被积雨云宠幸,扰得陆辰上课总是犯困。偶尔他趴桌子上眯一会儿,还能听到景澄玩游戏的声音。

    “这个好厉害啊,一打五。”

    “怎么不给我好卡呢?欺负人啊。”

    一个破卡牌游戏,至于那么认真?陆辰昏昏欲睡,听着雨滴打在玻璃上的声音,忽然,自己的右手被人抓走了。

    怎么回事?他反手扣住景澄的手,手指轻而易举将那人的腕骨牢牢掌控,骨凸硌着滚烫的掌心,存在感十足。

    “干什么?”陆辰的右眼压在左手臂内侧,左眼眯着,“偷偷摸我啊?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鱼,除非你让我咬一口。”

    “咬什么啊,帮我抽卡。”景澄勾出他一根手指来,在屏幕上轻轻一滑,“哇!ssr卡!狗爪爪太欧了!”

    “你……有病。”陆辰松开他的手,抬起后没收回,落在了景澄的后颈上,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

    beta……要是omega,掐后颈能吓到跳起来吧?可是beta就是没反应。陆辰微微受挫,想看景澄有点反应。

    晚上回家,又是一个周五,晚自习没上完陆辰就去时慢咖啡厅消费,顺便等等景澄。到家已经12点,还没进庭院陆辰就看到了孙大乐,于是脸色垮如大冤种:“你怎么来了?”

    “又不找你。”孙大乐直接看景澄,“今晚走吗?”

    “走。”景澄跳下自行车,“等我回去换身衣服。”

    “你们干什么去?”这回,陆辰可不干了,孙大乐当着自己的面挑衅,“我也去。”

    “你去?”孙大乐挑衅地一笑,“你去能干嘛?”

    “算了,大乐,让他跟着。”景澄却没阻拦,走到陆辰面前挠了挠他的下巴,“占有欲还挺强烈……”

    “谁占有欲了?”陆辰没阻止景澄的动作,倒不是多愿意被挠,主要是太舒服,“我是怕你……被狗alpha给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