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6章 好学生拒绝三人行

    夜晚的四小巷着实安静,走到没人的地方只有月光,连空气都像是月白色。

    “老大,带着他干嘛?”孙大乐一脸不情愿,“没分化,碍事!”

    “诶诶诶,脾气收收啊,我刺他两句行,别人可不行啊。”景澄走在最前面,忽然回过头看一眼陆辰,“怎么样,我对你好吧?”

    “你别说话了,真的。”陆辰插着兜往前走,就很后悔。大晚上不留在家里好好撸题,是数学对自己的吸引力降低了还是化学的魅力不香了?

    归根结底,到赖景澄。

    他没事挠自己下巴干什么!

    “真是狗脾气……”景澄当下就刺了一句,但是也没生气,回过头问孙大乐,“南谨今晚不来吗?”

    陆辰刚把手机拿出来,准备搜索鲸屿岛烟火节的演出申请表,听到景澄的话又把手机放回兜中。这偷听的警觉性堪比警犬,但是又实在好奇南谨那样的乖小孩怎么会和他俩牵扯在一起。

    南谨……陆辰想起他还有些内疚,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让他害怕成那样。

    “今天不来,他特殊时期。”孙大乐在夜色里回答。

    “那岂不是满屋子都是雪松味了,真凛冽啊。”景澄想象了一下都觉得鼻腔里冲得慌,“他的抑制剂够吗?”

    “够,现在有口服的也有打针的,他怕自己给家里找麻烦,别人二选一,他都是一起上。”孙大乐气不忿地回答,“我就烦他弟弟。”

    景澄没再开口,背影被月色刷了一层冷清。陆辰虽然和他还不算太熟,但是莫名其妙觉出了景澄的不高兴。故春街不算太长,往北走经过三巷、二巷、一巷,比之新城区,路边没有令人惊艳的地标式建筑和花卉,却有清淡的烟火气在蔓延。紧挨着一巷有一家茶馆,路过时,陆辰似乎还能听到里面烹茶煮雪的咕噜声。

    再往北走,就是商业街,热闹了些。

    但和真正的商业中心相比根本算不上繁华,十字路口东北角是一家大商场,旁边是大超市和若干小店铺,陆辰跟着前面两个晃着走路的人,忽然觉得自己像个电灯泡。

    他俩不会真有关系吧?景澄会喜欢孙大乐那款吗?他俩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熟吧?现在自己跟着这算干什么?一会儿他俩要是闪进小旅馆开房,自己是在旁边单开一间么?

    正想着,前面俩人真往左边的小店铺里一闪,陆辰抬眼一看,小燕子旅馆,60一晚。

    这俩人还真是!陆辰往后退了一步,结果站在楼梯上的景澄回头叫他:“你不来啊?”

    “我?”陆辰忍无可忍,“你和他一起鬼混就算了,叫上我干什么?三个人一起?你能不能自重一些?”

    “三人一起你不来?那算了,我和大乐单开,开一宿。”景澄懒散地靠着楼梯扶手说,也没留他,跟着孙大乐上楼。

    陆辰就站在楼梯口,楼梯特别窄,偶尔还能听见有人在上面说话。

    “开一宿的。”是景澄的声音。

    “两个人的身份证。”是旅馆前台小姐的声音。

    陆辰实在对他忍无可忍了,这人,钓自己就不能专心点儿么?居然还光明正大邀请自己三人行?忍无可忍无需再忍,陆辰左眼皮直跳,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了楼,热血上头,脱口而出:“景澄你敢开房我就……”

    后半句没说出来,被硬生生地堵在喉咙里,眼皮刚才还跳,现在不跳了,心脏都快不跳了。

    因为眼前是一个网吧。

    “啊?”景澄正要把身份证递过去,忽然冲上来的陆辰仿佛要把他背刺,不禁哑然失笑,“干嘛啊?你不上网还不让我和大乐上?你这人干扰别人学习不看场合的吗?”

    “你他妈找打吧?”孙大乐看他不顺眼一路了。

    网吧不大,就二十多台机子,但是却有正规的营业执照。前台是个小姑娘,胸口挂着正经八百的工作证件,刚准备收景澄的身份证也被吓了一跳。“有冲突请到楼下解决,在网吧里打架我要拉黑名单的。”

    “别,认识的。”景澄刚才的表情是惊讶,这会儿又笑了,温文有礼,谦谦如玉,“你给开三台吧,连着的,上次送你的小月季还喜欢吗?改天再送你几盆。”

    “什么人啊,一上来就这么凶,还染头……小澄哥你不要理他!喝不喝奶茶啊?上次你请我,这次我请你吧。”前台小姑娘红着脸,拿走了景澄的身份证。

    陆辰还没从乌龙局的情绪中抽离,狗鼻子立刻嗅出异样。前台小姑娘是个omega,焦糖味的,她红着脸看景澄时没控制好信息素。

    “你怎么谁都钓?”他迅速将景澄拉近,放在身前恐吓。

    “没有啊,请小姑娘喝奶茶就叫钓,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钓人都直接上手。”景澄一笑,像是看着什么有趣的事情,“你刚才是不是误会了?我和大乐就算开房也不开60的,以后你记得给我开高档酒店,我对便宜东西过敏。今天我俩是来学习的。”

    陆辰说不过他,气得身高都快增长了。“我……”

    “不许顶嘴,你就是误会了。”景澄将手腕从他手里抽离,摸了摸他的小粉毛,“别生气啊,现在就专心钓你呢,不惦记别人那一口。”

    “你有病吧?谁跟你生气了?”陆辰收回视线,故意不去注意他的笑容,“谁没事跑这里来学习?”

    景澄昂了下下巴。“网速快啊,下片儿也快。”

    “我家装wifi了。”陆辰强调。

    “这么听话?那你下次再给我做一份鱿鱼烧蛋好不好?”景澄向陆辰伸出右手,从陆辰的视觉角度来看,首先注意到的是他腕口上的大金表。

    随后是一只指尖稍稍发粉的手。

    那只手到了陆辰眼前定住,伸出了中指,就在陆辰以为那根中指要竖起来时,指节弯曲,像拨动琴弦一样,砰……

    弹在了陆辰的眉心,不疼,可陆辰心里一跳。

    “走吧,上机。”景澄转过身,走向最后排的电脑。

    孙大乐已经占了最靠里面的座位,凶神恶煞,气势汹汹,仿佛有人和他抢老大。

    “怎么这么辣?”被刚才那一下打得有点懵,陆辰还觉得眉心冰凉,景澄的手好凉啊。

    “那是我家大乐的信息素,别闻了。”景澄打开电脑,“说好了钓我就认认真真钓我,可不许偷闻大乐,不然我会生气咬人的。现在我俩要学习,你别勾搭我聊天。”

    “我怎么那么愿意勾搭你啊?”陆辰回嘴。

    “哇,不愿意勾搭啊?真伤心……”景澄笑意盈盈,陆辰说不过他,只好坐下开机,才不信他俩是真学习,肯定要刷夜上分。戴好耳机,陆辰进入网课系统,刚把id输入,旁边推过来一部手机。

    “大狗狗,能不能再帮我个忙?”景澄双手合十。

    “你不是不聊天么?”陆辰冷冷地说,“跟你右边的狗聊去,别理我。”

    孙大乐听见了,摩拳擦掌准备起来。

    景澄一个眼神给瞪回去,卷着股犀利和老大的架子,转到陆辰这边又轻声细语,还唉声叹气:“唉,你在我旁边,我忍不住和你聊啊。”

    陆辰还在选英文课程,心里堵住的那一块儿好像融化开了,不怪前台小姑娘喜欢景澄,他和人聊天就是让人舒服。“聊什么?”

    “再帮我抽一张卡牌吧,我真的很想要。想要那种闪金光的,稀有的。”景澄比划两下,再戳了下陆辰的手,“欧气狗爪爪。”

    陆辰的眼神斜着飞过去,顶着满鼻子的辣椒味,将景澄的手机拿了过来。

    卡牌还没抽出来,孙大乐先说话了。“对了,那天我听见食街有人说你的坏话了。”

    “说什么了?”景澄慵懒地伸着长腿。

    “说你凶神恶煞邋里邋遢。”孙大乐说。

    “屁!”景澄怒了,“你帮我散布回去,说我蜂腰长腿,条顺盘靓。”

    陆辰皱起眉头,将手机推了过去。“没抽出来。”

    “没事。”景澄的怒气散开,伸手拿手机。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天意,两人的手指有了微妙的触碰,冰冷接触火热,指尖在各自的掌心内滑出自己的独立轨迹。明明没有触碰腕骨,可是陆辰的手腕过电一般麻了几秒,景澄也保持着方才的姿势,没动。

    “你的指腹上……”等到景澄抬起脸,好像还在回味,“为什么有茧子?”

    是练习架子鼓磋磨出来的,但陆辰肯定不说:“打篮球啊。”

    “打篮球能磨到指尖?确定打的是篮球而不是你的福气吗?”景澄歪着头问,“这得打出火星子了吧?”

    陆辰想要回怼几句,搜刮了整个大脑,没能找出一句来。

    之后两天,陆辰都没好意思和景澄多说话,他是海王,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让他哑口无言,主要是景澄太能说了,不是一般人。这天周四,晚自习之前苏御提前走了,他一个人到篮球场运动运动,借了个球就开始投篮。

    投着投着,篮球局就组起来了。

    高中男生的篮球局易燃易怒,陆辰看着一头粉毛十分清新,动手却是快准狠绝不拖沓,以前在三中还是校篮赛的mvp,但是打球特别护球,就是不爱给人。其余的人看不过组团围他,陆辰个子高,腿长,过人如过风。

    右手全力炸球,小腿肌肉紧绷,篮球鞋的鞋尖跳转方向迈向左侧,只等对方上套。

    判断准确,身体进行180度的旋转,漂亮的球弧证明这个技巧他完全掌握。右脚再次侧蹬,球弧到了背后,换手,斜侧方进攻。

    重心再回左脚,迅速上篮。球掉进筐里转动两圈,稳稳得分。

    “好球!”白线外,景澄刚好路过就瞧见那小子臭嘚瑟,把校篮队的威风灭了,这没分化的小拽狗也不怕被人找麻烦。

    陆辰又运了几次球就炸球了,球弹向三分线位置给了校篮队,显然他不想打了。没意思,一堆人围他一个,打不出配合来。擦着汗他走到旁边,问:“打得好么?咱俩打两局?我给你组个队。”

    “不了,我不喜欢投篮。”景澄说,眼神却没离开校篮队的比赛。陆辰吸了吸鼻子,哼了一声:“他们打得一般,改天我给你组四人局。”

    “再说吧,我现在开始相信你的茧子是打篮球打出来的了。”景澄还在看投篮。

    “吃饭去?”陆辰再一次打断他的注意力。

    “不吃了,不饿。”景澄终于看向旁边,“学生会刚散会,累死我了,想看福气。”

    “累你就歇着啊,你看我福气干什么!”陆辰话音刚落,几个女生跑向这边,一个比一个着急。

    “景澄!不好了!教学楼顶层上去人了,不知道要干什么!”

    景澄是风纪委员,就得管这个。“你们别急,我和陆辰先上去看看。”

    “等等,我为什么陪你一起去?”陆辰根本不想去,他恐高。

    “因为我想让你看看我工作的状态,免得好不容易把你给钓服了结果你又跑了。”景澄掸了掸校裤上的灰尘,“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