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8章 抱死你信不信

    陆辰从来没在床上吃过东西,陆光齐和于迎萱对他和弟弟的家教太严格,别说吃东西,不换睡衣根本不让上床。所以景澄在他旁边咔嚓咔嚓吃薯片还掉了一床渣的时候,他从内而外都流露出一股拒绝。

    “苦着脸干嘛啊?”景澄嘬了嘬手指头,“你吃不吃?”

    “不吃。”陆辰说。原本这张床是自己独占,现在自己已经被挤到边边,后背靠墙。

    “你今天怎么没去打工?”他靠着边边问。

    “累了,偶尔歇一天。”景澄躺在靠床边的位置,吃完了就开始扫床单,扫干净就咕嘟咕嘟喝雪碧,然后躺平。

    “累了你就回去睡觉啊,跑我屋里骗吃骗喝。”陆辰想起自己小时候了,那天,穿警服的小男孩儿拷着自己,自己就是景澄这样,吃得不亦乐乎。

    景澄作出一副准备抱人的姿势:“对啊,骗吃骗喝,我还骗抱骗炮呢。”

    “闪开。”陆辰往后靠靠。

    “来嘛来嘛。”景澄张开手臂继续靠近,“哇,大狗狗害羞……”

    “谁害羞了!”陆辰才不会承认,“你再闹,我抱死你信不信!”

    “别别别,我就是开玩笑,谁要和你真抱抱啊,我又不是小孩儿……你好可爱啊,真喜欢你啊。”景澄笑得眼睫毛一直颤悠,捂着肚子往被窝里缩,“睡了啊,明早一起上学。”

    “你真睡我这屋啊!”陆辰吓得一激灵。

    他还没和别人一起睡过呢,于星瀚都没爬过自己的床。小时候,女强人一般的母亲于迎萱搞什么婴儿分离大计划,自己才3个月就分床睡了。

    可是景澄没再吭声,转了身,脸朝外,安安静静地睡下了。

    究竟过了多久陆辰也不知道,可能都凌晨两点多了,他还两只眼睛盯着天花板。不是他激动得没法入眠,而是景澄太霸道,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守着床边,然后慢慢就睡开了。

    现在,景澄大字型摊在旁边,占据了床面的十分之九。陆辰一个大高个儿守着十分之一,后背紧贴墙面,宛如一条被猫抢了窝的大狗,委屈,还不敢吭声。

    这人……真是的,成天没个正型。两个人挤得很,陆辰好歹抢到了一角薄被,窗外月光恼人,将他的视野全部打亮。老城区的凌晨没有霓虹灯和鸣笛声,只有安逸,陆辰控制着力道往景澄那边挪,试图挨上枕头。

    他很小心,生怕吵醒了他,全身关节都在僵硬发力,床面也随着他的动作晃动下陷。等到他终于挨上枕头,景澄哼了一声朝床边翻去,陆辰赶紧伸手捞住他的腰,才避免了一场坠床事件。

    呼,好险,估计景澄也没和别人挤过所以不适应。再一次看到景澄的后背,陆辰闭上眼睛,开始深呼吸。

    这似乎是最大的诱惑,每一根汗毛和血管都在叫嚣,冲到他的嘴唇和牙尖上。

    beta的腺体就在他面前,而且这个beta还睡着了。

    陆辰不知不觉地睁开眼,景澄已经被他收臂拽到眼前,他打量着他肩胛骨上的疤痕,稍稍掀开薄被,后腰上还有一道疤。

    腺体的诱惑力根本没法拒绝,陆辰还没分化已经抗拒不了,牙尖试探性地硌上那层皮肤,他尝到了景澄身上的味道。是皮肤的味道,微微发咸。嘴唇和舌尖瞬间就热了,陆辰拼命呼吸但是如同缺氧,判断力和自控力都在逃离他的身体。脑袋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标记。

    无比强烈,无法拒绝。呼吸的声音闯入他的听力范围,稍纵即逝,他分不清是真的想要这样干,还是即将分化引起的情绪波动在操控他。

    “别……”就在虎牙的牙尖持续下陷时,景澄忽然动了动,“别咬我。”

    一瞬间,陆辰的世界忽然清晰了,呼吸和月光重新占据了他的感知,他立刻闭上嘴,紧紧地抿着嘴唇。冰冷的后颈已经落了一个浅浅的牙印。

    随后景澄又哼唧了两声,说梦话说得不清不楚,他转过身,这一回和陆辰面对面,陆辰又一次缺氧了,大脑皮层一层又一层地过电。

    “我可没咬你啊,别碰瓷。”他说,反正景澄睡着了他可以随意欺负,于是将这个从来不示弱的人抱在怀里,咬上了他的鼻尖。

    第二天,景澄先醒。

    刚睡醒的时候还吓了一跳,但马上想起昨晚的经过。眼下这个睡姿简直可以憋死人了,挣脱不开,于是他踹了陆辰一脚,直接把人踹醒了。

    “干嘛啊……”陆辰睡得正香,打了个巨大的哈欠。可能是太久没换姿势,他落枕了。肩部关节发酸,胳膊松开景澄的时候还嘎嘣一声。

    “谁让你抱我了?”景澄凶巴巴的,揉着后脖子活动颈椎,也是嘎嘣一声。

    “上我的床都得挨抱。”陆辰浑身酸疼,仿佛被人暴打。

    “多少人上过你的床啊?”景澄笑着问,但是眼睛仿佛困得不想睁。

    “多着呢,能把你家院子站满。”陆辰也困,还等着景澄下一句回怼呢,结果一转头,人家睁着眼睛在放空。

    “你多高啊?”陆辰忽然没头没尾地问,刚刚碰着景澄的脚了,好凉。

    “1米8,标准帅哥身高。”景澄回答,连续打了两个哈欠,他眼睛上像覆盖了一层水膜。

    “我比你高。”陆辰没头没尾地回答,两个人睡过一晚了,现在他有点尴尬,“你怎么还不走啊?你可别和我睡上瘾。”

    “我缓缓。”景澄保持着他的笑容,又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记住我在狗窝里苏醒的第一天。”

    陆辰刚闭上眼睛,又刷地睁开了,只想把景澄扔回隔壁。

    没多会儿,景澄自己下床了,去隔壁洗漱再下楼做操。陆辰穿好校服,正在犹豫要不要让弟弟发快递寄几双球鞋的时候贴贴有新消息。

    小菜鸟:[呜呼,心情好多了,想玩游戏,想吃奥利奥。果然大狗狗就是最好的。]

    还真去玩儿狗了?陆辰回复:[改天游戏里带你飞,给你刷个礼包去买奥利奥。昨晚你抱到狗了?]

    小菜鸟:[没好意思,大狗狗太好了,抱完了怕上瘾。]

    真有趣,抱狗还有上瘾的?陆辰没时间和他聊了,眼瞧着要迟到,速速和景澄汇合,两个人没吃戴明旭的爷爱早餐就往学校赶,一路蹬车蹬得陆辰比狗还累。

    景澄还给他喊加油,闹得他都不好意思喊累,倒不是非要在景澄面前表现,主要是怕迟到。

    谁承想在校园门口见到了昨日风波的主角,齐跃明。

    “你怎么来了?”景澄跳下车。

    “医生说浅层标记要清理两周,我要请假了。”经过昨天的事,齐跃明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眼里的闹剧,“请假之前我想和你说声谢谢,我一定会完成学业,不让我妈妈的悲剧在我身上重演。昨天……是我太冲动了。”

    “没事,你能想明白就好。”景澄摸了摸他的头顶,“要加油啊,小朋友。”

    “嗯……一定。我妈妈……高三那年周期紊乱,在学校出了事,然后被劝退,还不到20岁就生了我,不得不嫁给我爸,等我有条件了一定带她重新生活。”齐跃明眼眶又红了。

    景澄帮他擦了擦泪水:“好,相信你。”

    等到齐跃明离开,景澄半晌都没再开口,站在校门口像冰雕一样。陆辰陪着他站岗,两座冰雕。

    “一会儿我去学校超市买早点,你吃什么?”他问景澄,“蛋挞吃不吃?”

    “你请客我就吃。”景澄的冰雕脸瞬间融化,笑得眼睛都弯了,“你怎么这么好啊,高考之后我会舍不得你的。”

    “我才不信……”玩笑话张口就来,陆辰不放在心上,“对了,昨天多亏你,我还以为齐跃明真要一跃而下。”

    “他不会的。”景澄很笃定,“就是知道他不会,我才那样劝他。我知道他家里还有妈妈,而且真正想要跳楼的人才不会甩书包扔卷子。”

    “说得跟你见过似的。”陆辰说。

    景澄扭过脸来:“这都被你猜出来了?真的见过呢。”

    “你别给我讲故事了,我去买吃的。”陆辰饿没边儿了,直奔学校超市。蛋挞没了,他又不知道景澄喜欢吃什么,忽然想起小菜鸟说的,鬼使神差地拿了两包奥利奥。

    一整天的学习又开始了,上午一上来就是3节数学,陆辰也不知道景澄是真的饿了还是能吃,反正自己一块饼干都没摸到,全被景澄干了。而且他吃奥利奥只吃“奥”,中间那层白色的“利”动都不动,咔嚓咔嚓啃了3节课的饼干,沾了饼干渣的手指头就往陆辰左大腿上抹。

    雨是在傍晚下起来的,天空好似滴墨,景澄上完洗手间准备撤了,却不知道陆辰去哪儿了。

    刚才还说一起去时慢咖啡厅的,跑哪儿撒欢去了?景澄收拾着书包,忽然又有人叫他。

    “景澄!不好了!又有人上天台了!”

    又来?七中的高三学习压力有这么重吗?逼得一个一个排队上天台?景澄赶忙放下书包,跑过拐角的校园防火设施奔向天台。经历完昨天的事,原本已经用封条封住的门被人推开了,还能听到门外的细雨声。

    景澄飞快地跑上去,右手握住了门把手,刚推开,就听到了张子豪的声音。

    “昨天,就那个可怜虫就站在这儿,哈哈哈你们都看见了吧?还喊我这么努力读书为了什么啊……哈哈哈笑死我了。”

    “你别他妈太过分哈哈,真出人命怎么办?”

    这些人的声音都不算太熟悉,景澄想起早上齐跃明的道谢,捏住门把狠狠攥动,推门上了天台。

    “哥们儿,聊什么呢?”景澄的镜片瞬间覆上一层水珠,他用右手中指推了推镜框,校服腕口挽上轴内侧,劲瘦的小臂上绷出一层肌肉,“说出来,大家一起高兴高兴。”

    陆辰从办公室出来就直接回班了,手里拿着杜腾给的比赛细则,青华杯已经报上去了。等到他回班,说好一起放学的景澄没了,好多人都趴在窗口往上看。

    “看什么呢?”陆辰抢不到位置,只好好奇地问,“不会又有人上去了吧……”

    “是啊!景澄也上去了……听说是张子豪他们。”一个女生说,结果还没说完,陆辰已经跑出了教室,青华杯的比赛细则掉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