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9章 以后你罩我

    再一次走上学校天台,景澄完全能够理解齐跃明昨天的崩溃,也能理解张子豪为什么肆意妄为。如果他真的对齐跃明做了什么,那可以报警,omega保护协会也会找上门。尽管保护协会的能力有限可是仍旧能起震慑作用。

    但是一个浅层标记……张子豪能够赖账的理由就太多了。alpha总是那么冲动,可是他们会怪omega用信息素勾引他们,如果一个omega在发情期出了事,即便上了法庭也不占优势。

    “艹,景澄啊?”张子豪吹了一声口哨,“怎么?昨天英雄救美还不过瘾?”

    “别别别,这可是咱们学校风纪委员呢。”他的狐朋狗友们还在拱火,“真惹了事,人家是会给咱们扣分的。”

    景澄的太阳穴和左眼隐隐作痛。“为什么?为什么要欺负他?”

    张子豪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谁欺负他了?你可别诬陷我,我会请律师的。是他总在我面前转,还故意暴露腺体,我闻着他的信息素当然会受影响,所以……”

    话音未落,他的脸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打偏,快到他来不及躲。按理说一个alpha要想收拾beta是轻而易举,所以疏于防范,可是景澄的速度也太快了,不仅张子豪没反应过来,他的那帮兄弟也只剩下惊恐。这一拳太猛烈,张子豪快1米9的身体愣是没站住,往后趔趄两步坐在地上喘粗气,随后又是飞起一脚,踹在他心口位置上,口腔里立刻发甜,齿列咬合刹那硌破了舌头。

    景澄才不给人反应的机会,多少次他死里逃生,凭的就是下手快,在最快的时间内将对方打到失去还手的能力。现在他一把拽起张子豪的领口,将人活生生拽起来,可能是打得位置不对,拳峰擦破了皮,正往外冒血。

    “请律师?请啊!”趁着其余的alpha没动静,景澄将人压在高台的围栏上,压上去之前还狠狠地撞了一下,撞得围栏直打晃,“昨天齐跃明就是站在这里往下跳,你他妈给我看清楚了!”

    张子豪被撞得满眼金星,可是信息素却不知不觉泄露出来,说明这个alpha已经被激怒。

    “这么高他都敢往下跳,都他妈因为你!”景澄也闻到了,要是一个omega恐怕此时此刻已经无法站住,耳后已经有了动静,怕是张子豪的兄弟要动手了。自己就算再能打也打不过几个人,迟早拳头会落自己身上。

    他今天也没准备全身而退,说好了要帮齐跃明报仇就要报仇,逮准这一个揍就行。

    张子豪已经开始反抗,alpha被激怒后非常恐怖。景澄拽着他的领口继续往围栏上撞,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都因为你们这帮alpha……”

    耳后侧已经响起风声,拳头未落,拳风已至,景澄换了一只手,死死揪住了张子豪的头发,正准备迎接一对多的激战时余光里闪过一条嫩嫩的粉色……

    陆辰刚冲上来就看到几个人朝着景澄的背后去了,他二话不说也冲过去,撞在最近的那人身上时腕骨发力,直接来了个侧过肩摔。天台上铺着传统绿色地毯,那人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动静,陆辰抬头看向景澄,从未觉得他的脸色这样苍白。

    他甚至觉得景澄的下嘴唇都快被他自己咬出血来。一刹那的功夫他又想起了景澄的后背,是不是他曾经打架也是这样顾前不顾后,只认准了一个,等到别人围殴上去时他再硬挺着,才留下了那么多的伤疤?

    挨了打也不哭,伤重了也不出声。

    然而现在他没有功夫去思考,又有两个人朝他扑过来,原本他们都是准备攻击景澄的,现在刚好将这份怒火转向新来的这个。陆辰只听到耳边有呼吸声,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细雨同样低落在他的拳头上,当他的拳峰砸击在别人脸上时,又听到了骨骼碰撞的响动。

    湿冷的气压将所有人都笼了起来,陆辰闷得难受,等到最后一脚踹向那人脐下三寸时,他嘴里也有了血腥气。周围是3个不断滚动喊疼的人,陆辰说不准自己下手有多重,但是能肯定每一下都不轻。

    可是直到这时,景澄的手还压在张子豪的后脑勺上,没有松开。他的手背再出血,牙龈也咬出血,尝起来甜丝丝的。他甚至想把张子豪就这样扔下去算了,因为世界上有太多齐跃明,讨不到一个公道……然而那抹粉色从余光边缘走近,宛如一朵绒花,掉在了他的身上。

    张子豪感觉到后脑勺的力道小了,正准备趁人不备将景澄压制,猛然间膝盖后窝被人踹了两下,咣,咣,两个膝盖跪在地上。而后一条尼龙绳拴在他的胳膊上,双臂无法移动,只能背向身后。尼龙绳越收越紧,仿佛要将他活活勒死。

    最后他以一个下跪的姿势,被捆在了齐跃明昨天要跳楼的位置上。

    景澄的手还压在他头顶,手指用力到发疼,忽然一只手进入他的视线范围,毫不客气地掐住了他的掌根。

    “松手。”陆辰气喘吁吁地说,仿佛哮喘又要发作,“给他扔下去,他死了,你也没未来了。”

    景澄看向那只手,那只因为打球而磨出很多薄茧的手,他不懂陆辰是怎么看懂了自己的心思,但是这一刻他真的动了杀心。陆辰的手再次发力,平时看不出这么有力气,眼下每一条静脉都凸出了轮廓,汩汩不断的不仅是血液,还有这只手藏起来的力量。

    掐到他掌根发麻,只好松开,等到松开之后那只手又拉着他往下走,明明皮肤很白,可是却让景澄拧不动它。

    手腕上的力道很重,温柔又有力度,重到景澄的手开始疼了。他被陆辰一路往下拽,拽到了男beta的洗手间里,景澄刚想说话,刚想说看不出来你他妈还挺能打,下一秒身上一沉,陆辰已经趴在了他的正面。

    “你别动,让我缓缓。”陆辰喘得很厉害,一只手还在裤兜里摸。

    刚才打人和捆人的英雄坠落,不仅是呼吸,连同心跳都很混乱,景澄猛地和他对视,看向那双漆黑又带点锋利眼神的眼眸:“你是不是犯病了?”

    陆辰这次是真的很用力再吸鼻子,仿佛肺活量全部成了摆设。他点点头,拿出裤兜里的哮喘喷雾,快速地将喷嘴压在嘴上。连续几次之后他又趴在了景澄的肩膀上,像是某种巨型挂件,一动不动。

    完蛋,景澄赶紧搂住他,还将脑袋往旁边歪了歪,怕没留出空间让他喘气。“你……你这体弱多病啊?刚才还以为你多厉害呢。”

    陆辰说不出话来,轻轻地抽着鼻子。

    “好了好了,不说了,你真棒,棒透了。”景澄心里的滋味很不好受,受了伤的手慢慢滑向他的后背,开始给他顺气。敢情这凶猛技能还是一次性的,施法结束之后需要冷却。别大狗狗了,是脆弱小狗狗,值得怜爱。

    缓了大概20分钟,陆辰恢复正常了,也觉得自己方才很露怯。“咳……”

    “放心吧,这事我不告诉别人,出了这个门你就是最牛逼的。”景澄认真地说,“但以后这种事你别掺和,你还没分化呢。”

    “我没事,就是太急了。”陆辰嗓音低哑,声音比平时低了一个八度,“你也是太冲动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景澄的目光落在他的指节上,“受伤了?”

    “不碍事,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一会儿骑车带你回家。”陆辰猛地吸了一下。

    “怎么不碍事了?我以后还靠你的狗爪爪抽卡呢……回家给你上点药。”景澄抓住他的手指撅了撅,“怎么刚才那么大力气啊,我还以为你平时听话都是装的呢。”

    陆辰赶紧又吸了一下。“我平时就是很听话啊,以后你罩我。”

    “罩,不过咱俩还是先回家吧,我怕你在学校发病。”景澄的嗓子也疼,都是被张子豪那王八蛋气的。

    晚自习肯定没法上了,他们收拾书包提前走人,到了七中门口,景澄将书包甩进自行车的车筐,陆辰抬腿上车,稳住右车把。景澄一屁股坐上来,他再抓紧左车把,刚准备蹬车走人……

    两米外,并不知道学校里发生了什么的南谨、苏御、时曼曼,一omega、一alpha、一beta,3个逃晚自习的人吃着冰棍,见鬼似的看着他俩。

    “你俩发展这么快?”苏御说。

    “小澄哥你今晚不陪我回家了?”南谨问。

    “哇哦。”时曼曼感叹。

    “家里有点事,我提前走。”景澄怪对不起南谨的,拿出手机叫人,“下了晚自习你别走,我叫大乐来接你,他不来,你千万别自己走。”

    “哦。”南谨很乖。

    趁着景澄叫人的功夫,苏御和陆辰来了一波口型交流,俩人都只张嘴,不出声。

    “什么时候排练?”苏御做了个敲鼓的动作。

    “后天?”陆辰回答,“场地?”

    “安排好了。”苏御比了个ok的手势。

    “好了。”景澄抬起头一笑,“大乐那边收摊儿了,半小时就到。我先走了啊。曼曼,你今天让叔叔早点闭店,我不去的时候你俩别开到太晚。”

    南谨点了点头,时曼曼也点了点头,苏御也对着陆辰点了点头,三个人仿佛送别什么勇士。陆辰将车头调正,一步蹬了出去,蹬得猛,骑得快,无风的细雨变成了有风,风吹动了景澄的刘海,露出整张干净的脸。

    “你对南谨和时曼曼可真好。”陆辰骑得很慢。

    “南谨是omega,容易吃亏。”景澄嘴角带笑,流血的伤口冲了水,“时曼曼家是烈属,你看见蓝色五角星了吧?以后多去她家照顾生意,别欺负笑话她。”

    “我干嘛要欺负她啊?”陆辰平视着前方的路况,“她家是烈属,值得所有人保护。她家里人为社会做贡献,所有人都要对她好才是。谁敢欺负笑话烈属,我直接带兄弟上了,揍不死他的。”

    景澄忽然抬起头,快速地往上看了一眼,目光从陆辰明亮的眼睛上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