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7章 互相下钩子

    校训碑不算竖直的碑,是一座书本形状的雕塑。3米多宽,好几米高,翻开的书页上刻着校训。左面“诚实进步,脚踏实地”,右面“勇于探索,自强不息”,陆辰作为一个居中强迫症患者,选择站在这座轴对称雕塑的正中间。

    背向正门,面碑思过。

    景澄刚刚将他薅过来就走了,临走时,贴着他耳根说了句“你死定了”,冰凉的手指刚好贴在他后颈上,温度可能和飘欢河的水一样冰。

    但是他吃过蛋糕,说话是蛋糕味的。

    穿着制服的学生依次从身旁走过,钓鱼翻车的陆辰目不斜视,盯着七中校训看了又看,几分钟后,景澄又一次薅了一个人过来,往陆辰身边一戳:“每人写800字检查,上早自习之前给我。”

    “我是新生,能不能有优惠?”陆辰赶忙说。

    “凭什么给你优惠?”景澄推了下镜框,用中指。

    “因为我符合校训。”那根修长的中指让陆辰沉默须臾,随后他选择了一个即便挨打也不会被打得太惨的理由,“我这是勇于探索,我想探索一下染头。”

    刚刚被拎过来的男生侧目看向陆辰,从他的眼神中不难解读,他觉得陆辰很有勇气。

    “是吗?”景澄一笑,贴近陆辰的耳朵,“他800,你1500。”

    说话时又有蛋糕味飘进嗅觉范围,陆辰的鼻子太灵,什么都逃不过去,闻出这是时慢咖啡厅新上的新品,乌梅酒慕斯,淡粉色的蛋糕上还特意放了一朵新鲜的绒花。景澄肯定偷偷吃过了。

    忽然,陆辰眼圈一红。

    景澄刚要转身:“干嘛?写检查也会哭?”

    “没事。”陆辰的情绪又一次起了波澜,怪只怪正在分化的腺体引起了激素的波动。

    每个人出生时都有腺体,就在后颈。beta的腺体会在分化时停止发育,而alpha和omega的则准备苏醒,同时引起不同程度的情绪问题。陆辰属于情绪问题严重。

    “你没事吧?”景澄也没料到他在校训碑面前哭了。

    “没事……”陆辰嘴上说着没事,却把头埋在了景澄的颈窝里,快速地吸了一下鼻子,“就是觉得没人爱我,没人懂我……”

    靠,这什么情况?学校门口闹分化?景澄无奈地揽住他的肩膀:“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你有病啊!”陆辰又吸了下鼻子。

    “好好好,你哭,你哭。”景澄更无奈了,当初大乐分化前也难受,但是没闹成这样啊。beta分化前没反应,这小子将来不是alpha就是omega,看这泫然泪下的架势,九成九是omega。

    “你这将来发情期还不把alpha磨死了,不到一星期都出不了门。”景澄像个无情的安慰机器人。

    “全世界根本没有人理解我。”陆辰对着他锁骨大喘气,“我刚才骑车骑那么猛,你也不夸我。”

    景澄望着天,长叹一声,敷衍地拍了拍他,声音全是技巧没有感情:“好猛,加油,再快点。”

    波动来得快,去得也快,两分钟就完事了,景澄走后,陆辰任命地打开书包,发现没准备作文纸。

    “兄弟,要纸吗?”旁边的大高个儿问。

    “这话问得很像我在上厕所,来几张。”陆辰说,顺手接过旁边那位破坏了自己居中阵型的哥们儿的纸。

    行吧,更像上厕所了。

    “新来的转校生?我高三2班,你哪班?”大高个儿又问。

    “高三4班。”陆辰咬开笔帽,一支淡蓝色的玻璃钢笔,尖细的笔尖刚在作文纸上留下一个小点,又停下。

    这支钢笔太过珍贵,不该拿出来用。于是他换了一支圆珠笔,问旁边:“景澄是咱们学校风纪委员?”

    “是啊,您可别惹他,据说他特别有背景,黑白两道都混得很开!”大高个儿边写边说,写几个字就停下想想。

    陆辰刚哭完,检查书像写散文一样流畅。“混得有多开啊?”

    “据说他一脚踏一道,两条腿分成大钝角那么开。”大高个儿言之凿凿。

    “分好开啊。”陆辰点头,信了,一般学校的风纪委员都是顶尖学生,因为这个职位还要处理alpha和omega的纠纷,相当于管理员,可以增加社会活动分数,现在重点大学都考量社会活动,“可是他怎么这么凶……”

    “凶吗?”耳根处又一声问候。

    陆辰的思路都在检查书上,无暇顾及身后:“凶啊,你可不知道他……”

    说到这个“他”字的时候,他回过味来,这声音耳熟,这乌梅酒混着绒花香的蛋糕味也熟。他不敢一下转过去,怕碰上那双漫不经心撩抬眼皮的眼。

    脑袋一厘米一厘米地往左转,脖颈仿佛是齿轮控制,陆辰先看到大高个儿的惊恐表情,再看到景澄斜睨的右眼,还有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怕你再哭,不让你写5000字了,写3000。”景澄的右手食指在陆辰的t恤后领口勾了一下,布料带弹力,嘣一声弹回去,打在了陆辰的后脖子上。

    等到他走后,隔壁非常同情:“你完了。”

    陆辰吞了吞唾液。“我完了。”

    雨季天气容易雾蒙蒙,就算是晴天也总笼罩在青色的天幕之下,等到这抹青色褪去,转为青白,新的一天正式开始,早读铃声也响彻校园。景澄帮助门卫员将七中的感应门拉上,拎着蛋糕盒朝教学楼走去。

    教学楼是个v字型建筑物,v字的凹陷处是篮球场,凸起处是下沉式的大操场。大操场下方是多媒体教室和室内体育馆,南边一个小喷泉,北边一道紫藤萝成荫的白色长廊,紧挨着学生食堂。

    景澄掐了一支紫藤花,放在鼻下轻嗅,花香冷清。

    高三4班乱成一片,班主任杜腾还没到,学生疯了。alpha和alpha掐架,omega和omega商量着为了考试是去买抑制剂好还是买抑制贴,唯有beta老老实实地翻书,认真搞事业。

    除了第5组,每组座位都是6个人,景澄坐第5组第7位。他原本是第6组,但挨窗潲雨,反正最后排就他一个,想怎么坐都行。刚坐下,前头的南谨转着圈坐他旁边,伸着右腕口显摆。

    “你看。”腕口处拴着一串小茉莉花苞。

    “又偷偷去小花坛摘了?当心教导处抓你。”景澄将兜里那一小簇紫藤花拿出来,一片清香置于南谨的掌心,“拿着。”

    “我就喜欢闻花香。”南谨爱惜地收起来,明明比景澄高,窝在他旁边像倦鸟归巢,“小澄哥,这个是昨天的汽水钱。”

    一把钢镚儿放在金属桌斗里,叮叮咣咣。景澄看了一眼:“得了吧,就你这点零花钱还给我?你爸妈下回不给你饭钱,我看你拿什么买面包。”

    “我还有点积蓄。”南谨瘦瘦的,手指捻着花苞,“哥,我记得你小时候也喜欢花。”

    “9岁之前喜欢,9岁之后就讨厌了。当年在鲸屿岛碰上一卖玫瑰的小姑娘,特好看,我看她好看就把她的花给买了,还给她买汽水和棉花糖,带她去游乐园里玩儿。她还想要我的游乐园贴纸,我说你长大了当我老婆我就给你,她同意了,我说第二天咱俩在游乐园门口见,立个字据,结果她放我鸽子,白吃白喝还白嫖。我那贴纸可是限量的!”11年前的事,景澄现在还义愤填膺,“不说了,越说越气,这个给你。”

    “什么啊?”南谨没钱吃早饭,“蛋糕?”

    “时曼曼家的,我吃了两块,剩下的给你当点心。”景澄揉了一把南谨的脸,“准备上课吧。”

    “谢谢哥。”南谨拎着蛋糕盒回去了,坐景澄前面。他刚坐回去杜腾就来了,夹着一个大号三角板,手里拿着保温杯。身姿还算挺拔,有一丢丢的啤酒肚。

    “都回座位!今天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杜腾摸了一下头顶的假发。

    底下鸦雀无声,学生们纷纷注视讲台。只有景澄垂眸,在桌斗里翻着《无限数学》,猜测下一期的题型。

    “什么事啊老班?”底下有同学憋不住了,“社会活动课取消了?”

    “不是吧!是不是这个月的月考取消了?”

    “要运动会了?”

    一串的答案都没猜对,杜腾对自己卖关子的效果十分满意,摸着带有弹性的啤酒肚说:“都不是,今天咱们班……”

    “要有一名转校生!”底下一个叫苏御的学生临门一脚,不仅点破了他的关子,还抢了他作为班主任的风头。

    “咳,苏御啊,以后这种大事让老师来宣布,不要事事抢在前头。”杜腾啧了一声,“你将来要是干个体制内的工作得照顾领导。”

    “干什么体制内啊,我最烦领导和开会,我将来当自由工作者,天天吃喝玩乐。”苏御笑出一对儿酒窝来,吊儿郎当地斜坐着。杜腾继续给新生造势,看向前门:“现在鼓掌欢迎新同学,陆辰!”

    陆辰?一直没抬头的景澄瞬间目光转移,这可能就是冤家路窄吧?他看向教室前门,在门口哭鼻子的臭小子已经换了校服,规规矩矩地背着双肩包走进教室,一头粉毛。

    陆辰一进教室就先找苏御,隐约间,有一道不善的眼光落过来。

    回视之后,嗯,是巴掌脸。自己这是什么狗运气啊,住在巴掌脸隔壁,被他爷爷钦定为孤儿,成了交通工具,现在还是同班。

    但是他真好看,再看一眼。这不是忍不忍得住的问题,主要是好看。

    苏御正拿着手机兴高采烈通知群里陆辰来了,还非常像样地来了个直拍:[小鼓槌来了啊,看看粉毛!爱了!]

    姜鑫:[你们学校校服够难看的。]

    余哲:[好好照顾组合里唯一的一个omega,别让狗alpha们扑了。他小时候挨咱们整,穿女装去卖花就让陌生小朋友拽走了。]

    姜鑫:[不过小苏能照顾好陆辰吗?一美食调的a?小苏给我们生个气。]

    这种赤裸裸的羞辱,苏御可忍不下,就在仨人在群里唇枪舌战十几年友谊即将崩盘的时候,苏御又看了一眼陆辰,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哥们儿站在讲台边上,竟然脸红了。

    第五组最后一个座位上,景澄挑着右侧眉毛,不紧不慢地舔食手指勾出的乌梅酒蛋糕,还将蛋糕上的粉色绒花取下来,歪着头打量陆辰的同时张开嘴,将一整朵花放在舌尖上,卷进口中。

    花被糖水泡过,有点甜,景澄看着讲台边上的红眼圈隐形海王,笑了。

    钓呗,互相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