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9章 求你了

    窗外是一片郁郁葱葱,浅绿和深绿交杂,阳光寸寸落进透明窗口,照得景澄直犯困。

    陆辰在做笔记,中午邀饭失败,理由是景澄觉得自己软饭硬吃……

    现在是杜腾的课,景澄抬手将窗帘拉上半米,摘了眼镜趴下了。他习惯趴着的时候往右看,将左眼藏在肘窝里,后脑勺晒得温暖,后背一片也跟着发热。

    “函数和反函数这两个难点同学们一定要注意,今年肯定是考点,不是考点老师明年就去做植发……”杜腾在黑板上画图,又徒手画圆。这节课是月考试卷分析,题型困难一般,景澄听得摇摇欲睡,右边是一个认真做笔记的人。

    这么简单的题也至于这么认真,可见数学成绩不好,是学渣。

    察觉到左侧的目光,陆辰放下了笔,眼神里面已经放满了内心的实在想法,不想学习,想聊天。

    这种眼神,景澄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主动开口掉价,他索性将右眼闭上了,阳光正好,温水煮青蛙,鱼钩已下,看鱼能游多远。

    不一会儿,咬钩,像是轻巧地咬住了景澄的指腹,不疼,但是惹人遐想,让人心痒。

    其实景澄都快睡着了,但也在心里衡量到底要不要钓右边这条小粉鱼,毕竟他喜欢聪明的,激灵的,傻小子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可是一想到那张脸……扶我起来,还能再试试。就在他马上要去私会周公时,终于,右侧有动静,那小子憋了半天,从午休时候就一直是那副想和自己搭话的表情,这会儿肯定迫不及待。

    一张叠好的小纸条塞了过来。

    白色格子纸,最后排的同桌,数学老师那令人昏昏欲睡的讲解,天花板旋转着淡蓝色的风扇。后排的空调送出自然风,窗帘掀起一角,景澄左手指勾着桌沿,只想踹他一脚,因为自己上一次上课传纸条是小学二年级。

    不仅是学渣,还情商低。

    但是看在那张脸的面子上,景澄还是把纸条打开了。

    [你穿皮鞋是不喜欢穿袜子么?]

    字体遒劲有力,落笔转折刚硬,写字的人是个硬茬儿。景澄默读两次,确信每一个字都没读错,索性闭眼缓了两秒。这两秒里,他想了很多。

    自己的鱼池里有sts乐队鼓手wyman,有数学大神,有游戏大佬,还有各种各样的优质品种,到底有没有必要为了那张脸而拉低整个鱼群的智商平均线?

    陆辰将纸条递出去,方才笔尖落在纸上沙沙直响,现在他回忆着景澄闭眼睛的模样,薄薄的眼皮透着几道细细的红血丝,眼睫毛一道弯,盛了一把下午的日光。暖融融的,让人想摸摸。

    时不时飘来一阵雪松的清香,坐在他前面的南谨不好意思地捂住脖子,随即那阵清香消散。一个刚刚分化的小omega控制不住信息素,不小心外泄了一丝,这都逃不出陆辰的鼻子,可是旁边这个无味的beta却勾了他大半节课的思绪。

    那一截压出红色细印的脚踝,害得他错过了月考卷子的大半张。于是捣鼓了半节课,最后捣鼓出一张小纸条,饱含期待地推过去。

    他将纸条打开了,他看了,他拿起圆珠笔写字了,他又把纸条推回来了……陆辰接过纸条攥于手心,太急切显得掉价,等杜腾讲完两道大题才慢条斯理地拆开。

    上着课,传纸条,情愫全部落在同一张纸上,这么一想……就很清纯刺激啊。陆辰将纸条拆开,只见[你穿皮鞋是不喜欢穿袜子么?]后面多了一行字……

    [求你了,别像傻逼。]

    陆辰又将纸条合上了,清纯没有了,只剩下刺激。

    烟海七中不算新校区,但教学楼设计较为新颖,当年也轰动一把。每间教室的窗户采用一体式设计,宛如大平层的阳台,玻璃从小组第一排直达最后一排。晚自习前晚霞将至,天空渲染成半边淡紫色,和烟粉色的绒花融为一体,令人心生柔软。

    陆辰以前在烟海三中,比七中严格得多,晚自习直接拉到晚10点。而七中则自由多了,制度也较为散漫,晚自习可上可不上。而等到杜腾宣布完最后一项作业时,陆辰左侧的书桌已经空了。

    奇怪,明明是风纪委员,不上操还逃晚自习,这社会活动加分学校真的放心给他?陆辰收拾着书包,一沓沓试卷往里塞。转学第一天他也不准备上晚自习,搭着苏御的肩膀离开了学校。

    七中门口早就站了两个外校生,周一统一升国旗,他们也是制服和皮鞋,只不过款式和七中略有差别。两个alpha,两个高个子,余哲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姜鑫站累了蹲下歇着,玩儿着一副新的皮手套。

    陆辰刚走近就捂鼻子。“收收,收收。”

    “不是我,是他。”余哲推了下眼镜。周围弥漫的信息素不是他的冷淡苦橙叶味,而是一股子辛辣的狂野皮革调。在这两种信息素的夹击下,苏御的美食调小冰淇淋显得弱小、无助、又可怜。

    “你们这不是欺负我们小鼓槌嘛?他还是个孩子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苏御选择欺压更下一级,“陆辰今天请客!”

    “算了,他现在兜儿比脸干净吧。”姜鑫站了起来,是四人当中最高的那个,烟海市有两个渡头,他祖上都是做船业生意,提起姜氏企业无人不知,“去哪儿啊?”

    陆辰是组合里面最小,七中附近他还不算太熟,所以眼神锁定了马路对面的时慢咖啡厅。

    推门而入,陆辰先听到了风铃声,抬眼一瞧是一盏水蓝色的水滴形风铃,纤细的透明玻璃丝垂着一条蓝色的小鱼。叮铃悦耳,他忍不住多看两眼,短期内的回忆被翻上来,好像在哪儿见过同样的一盏,眼熟又耳熟。

    “别看了。”苏御推了他一把,“没看风铃里有颗蓝五角星嘛,时曼曼家的咖啡厅,以后没事多照顾一下生意。”

    金属的蓝星星?陆辰落座时讶异了,他们选择了一处靠窗的卡座,周围大多是七中学生,不想吃学校食堂了,来这里要一份咖啡小食打打牙祭,桌子摊着当日的作业,耳朵里塞着耳机。顾客群面向学生,背景音乐挑选了篝火白噪音,仿佛置身于紧挨雪山的小木屋,安静惬意。

    可是陆辰没法惬意,蓝色星星是警员牺牲的徽章,也就是说,开这家店的人是烈属。听上去是至高荣耀,可谁愿意当烈属?牺牲者必定是店主的父母、配偶、子女,今生至亲,阴阳两隔。

    “是谁啊?”陆辰问苏御。

    “时曼曼的另一个爸爸。”苏御小声地说,“现在这家店的店主……就是前台那个磨咖啡豆的男人,是生了时曼曼的omega爸爸,她另一个alpha爸爸牺牲了。”

    “那以后你们多照顾她家生意。”余哲听见了,“前台帮忙的那个女生就是时曼曼吧?”

    “嗯,我们班班长,今早我还认错人了。”陆辰心想我早上就照顾过她家生意了,“咱们多点几客吧。你们不知道苏御给我找的住处多偏僻,周围连个像样的大超市都没有,我打包回去当宵夜。”

    “行。”姜鑫是船老大的独生孙,有钱有颜,到哪儿都一副端着的劲儿,“今晚把店包了都行,有什么推荐?”

    这倒是难住了陆辰,早上他是慌忙中购买,对餐单一概不熟。正当他准备问问苏御时,一个画面闯入脑海,景澄垂着眼皮看向书桌下方,勾起的手指在唇边一抹而过。

    “乌梅酒慕斯吧。”陆辰说,“今天买给风纪委员了,应该味道不错。”

    苏御的目光瞄准了咖啡。“你不是说他凶吗?”

    “是啊,你们可不知道他有多凶。”陆辰又看向小食,准备多买几份给戴爷爷,耳后有人问“他凶吗”,陆辰不过脑子地回答,“凶啊,吃我蛋糕还那么凶……”

    脱口而出,顺答完毕,忽而发觉这声音耳熟,陆辰放下餐单转过头去,吃他蛋糕还那么凶的景澄端着咖啡色的托盘站在身后,校服制服换成了深咖啡色的服务生制服,马甲是颈部吊带款式,一把窄腰配长腿。

    “也没有那么凶。”陆辰见风使舵,“晚上我送你回家?”

    苏御也抬起头,陆辰最近走霉运他们是知道的,但是倒霉到这份儿上是无法估算的。“景……景澄啊?你怎么在这里?”

    “因为很凶,打个零工。”景澄换了一副眼镜,镜腿上的银色细链坠在衬衫领口上,“需要点餐吗,各位?”

    居然是本尊,百闻不如一见。余哲和姜鑫相视一笑,确实是陆辰喜欢的那款。

    “你好,我叫余哲,是四人小团体的二把手,智囊团。”余哲代表兄弟发言,伸手作出握手状,“陆辰是我们当中最小的一个,刚刚转到七中,他人生地不熟,有什么事您千万别放过他,照死里打。”

    “打坏了直接联系我,我报销医药。”姜鑫也自报家门,“姜鑫,出海玩儿用船就找我。”

    “好啊,我最喜欢教训没分化的小朋友了,今晚这单我请,你们随意。”景澄将托盘拿到胸前,右手执笔,动作熟练言语爽快,心里却忍不住吐槽吐上天。

    还四人小团体,瞧给你们几个狗alpha牛的,以为自己是sts吗?

    姜鑫买单习惯了,肯定不会让景澄破费,一口气将餐单点了一整面儿。景澄正弯腰给苏御推荐咖啡,身后忽然一声小狗汪汪,吓得他不自觉往前一步。

    时慢咖啡厅允许工作犬进入,一条小西施不小心被客人踩到才出声,时曼曼的爸爸听到了,亲自端着一份宠物奶油来哄,陆辰却不经意地搂了景澄一把,将人往自己这边带:“你是不是怕狗啊?”

    景澄看了一眼他的手,这样习惯性的动作,恐怕不知道抱过多少人,刚好他的手也不喜欢闲着,揉着那头粉毛拍了一下:“也不怕,反正就你这样的大狗狗我一口气能撸秃噜皮十几条。”

    陆辰瞬间无语,讪讪地坐好等咖啡,仿佛已经秃噜皮了。同桌的3个alpha憋着笑,肩膀直哆嗦。

    切,这点道行还出来当海王,能耐死你。景澄回到前台,放下托盘后回休息室喝水,四下无人他忍不住拿出手机,点开了贴贴。

    [大佬,今晚有时间吗?带人家刷火龙,想要新装备,啾咪。]

    陆辰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拿起来一看,瞬间心情舒爽。虽然现实中总是被景澄反杀,但鱼池里的游戏小菜鸟可是对自己发送啾咪了呢。

    又过几秒,小菜鸟发来一张照片,看不出周围环境如何,只能看到一段紧致的腰。腹肌轮廓淡薄,肚脐浅圆,肤色很白。

    照片阅后即焚,点开后自动销毁,陆辰也从不干截图保存的事,可每个细节都牢牢记在心里,回了个:[晚上等我。]

    两秒后,小菜鸟:[大神好棒,大神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