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在月之族出事后,虽然作为分部的创始者,投票权被保留下来,可另外三族的长老早就私下警告过秋宫月,她的票从今以后只能投弃权,不能投其他,也不能泄露这件事,否则月之族的投票权将被回收。

为了保住家族的投票权,一直以来,在各种需要投票的会议上,秋宫月都是投弃权。

这一次她当然也想继续投弃权,可津云真司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几乎团结了分部所有杀手。

似乎每个人都站在他身后叫喊着,胁迫秋宫月投出同意的一票。

在如此狂热的氛围下,如果她投了弃权,恐怕会受到所有杀手的敌视,在分部中难有立足之地。

以前他们对秋宫月只是保持距离而已,可如果产生了敌意——被两百多个杀手敌视,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但,如果投下同意票,就意味着失去家族的投票权。

而秋宫月心中,也根本不愿意损己利人去帮助津云真司。

舞台中央,津云真司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他不知道秋宫月只能投弃权的原因,只认为她是故意跟自己作对。

可现在两百多个杀手汇聚成一股意志,拧成一根绳,她能承受得起反对的代价吗?

就在秋宫月迟迟无法下定决心,而杀手们的叫喊越来越大声,越来越狂热时,另一个清晰且响亮的声音,陡然在大礼堂中响起。

“我反对!”

原本整齐划一的声音顿时乱了起来,杀手们的呼喊节奏被打破,全场凝聚起来的气势也被打破了。

他们纷纷探头张望,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个搅局者,敢在这个时候跳出来。

很快他们就见到了,在序号59的座位上。

许诚已经站起来,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另外一只脚不客气的踩在前面座椅的靠背上。

他的手指向所有人:“我反对,你们有没有公德心,又吵又闹的街坊邻居不用睡觉吗?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啊!”

整个大礼堂安静了一瞬间,紧接着爆发出剧烈的喧哗声。

一个杀手站起来,对许诚怒目而视:“你说什么?”

许诚大声道:“我说日语,听不懂吗?听不懂就滚回娘胎重修。”

又一个杀手站起来:“混蛋,你找死吗?”

许诚用手指着对方:“对,不服出去单挑。”

刷!

他顺手抓住不知道那丢过来的刀子,用力掰断,咆哮道:“废物,都是废物,欺负女人算什么,有种跟我出去真男人硬碰硬!”

杀手们被他震住了,但马上更多人站起来喊打喊杀。

但许诚怡然不惧,拿出自己多年的键盘侠功力,和这群人激情互喷。

津云真司仰头望着正在舌战群儒的许诚,整个脑袋都在嗡嗡响。

为什么,为什么又是这个家伙?!

许诚舌战八方却不落下风,最后双手在嘴巴上做喇叭状,对着主席台上的秋宫月大声喊道:“别管他们,投反对票,我就看不惯下面那个装逼犯!”

秋宫月怔怔看着他,刚才如山崩海啸般的压力,陡然消失了大半。

鼻子忽然有点点微酸。

她知道,许诚这是故意跳出来替自己吸引仇恨。

果然,在许诚喊话后,观众席上的杀手们更是群情激奋,各种污言秽语喷出来,恨不得冲过去当场打死这个敢跟大家唱反调的混蛋。

眼看整个大礼堂就要变成菜市场,主席台上的荒川文泰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怒吼一声:“都给我住口!”

身为分部长的威严还是很高的,在他仿佛要吃人的目光下,杀手们终于逐渐安静下来。

“吵吵闹闹的算什么样,谁敢再吵就给我滚去禁闭室。”

禁闭室这三个字,让许多杀手回想起不好的回忆,浑身一抖。

镇住了场面后,荒川文泰这才转身看向秋宫月,语气淡漠:“投票吧,还要拖到什么时候?”

秋宫月此刻的心已经完全沉静下来,她向许诚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到许诚隔空向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她露出微不可查的笑容,然后在万众瞩目中,投下了弃权。

津云真司狠狠盯着秋宫月,脸色难看到极点,再也维持不住那自信的笑容。

观众席上,杀手们又一次鼓噪起来,不满秋宫月投下弃权。

就在他们的愤怒即将烧向秋宫月时,一阵鼓掌声忽然响起。

“啪啪啪!”

许诚坐在椅子上用力的鼓掌:“好似,开香槟咯!”

旁边,八司吉水双手捂着脸,把自己整个人死死缩在椅子里,祈祷没人注意自己。

他现在就是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个家伙的旁边。

津云真司猛地转过身,表情已经彻底扭曲,双眼带着骇人的杀意,死死盯着许诚,似乎要把他生吞活剥。

许诚毫不畏惧的看回来,双方的视线互相碰撞,燃起无形的火花。

许诚所作所为彻底激怒了杀手们,已经有人离开座位,朝他这边过来。

就在整个大礼堂又一次乱起来时,忽然一声巨响盖过所有声音。

轰!

众人愕然望去,看到主席台上,荒川文泰一拳将厚实的钢筋水泥墙击碎,崩塌出一个直径超过两米的大坑。

“什么时候,我的话也会被人当成耳边风了?”

他的声音冰冷中带着愤怒,仿佛寒冬腊月的冷风,吹过整个空间。

乱糟糟的大礼堂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杀手们就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对许诚的声讨戛然而止。

荒川文泰冰冷的眼眸扫视着这群受惊的杀手:“离开座位的自己滚去禁闭室,剩下的都给我坐好,谁敢再吵,我就扭断他的脖子,你们谁不信可以试试看。”

没有人敢怀疑荒川文泰的话,那些离开座位的杀手灰溜溜滚出大礼堂,前往禁闭室。

而剩下的人安静坐在座位上,比小学生都要乖巧,不敢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额哼。”

八司家族的长老咳嗽一声,然后慢悠悠的站起来,包括另外两位长老,以及代表月之族的秋宫月。

“长老团和分部长的投票结果已出,一反对,一赞同,三弃权。”

长老们居高临下看着津云真司,冷漠的宣读结果:“津云真司未能担任候选者,推举会结束。”

津云真司鞠躬弯腰,表示愿意接受这个结果,只是无人发现,他盯着地面的双眼已经变得血红。

推举会结束,杀手们有序退场,但每个人离开前,都会朝许诚的方向看一眼。

其中不乏愤恨和威胁的眼神。

许诚坦然自若,伸手抓住想要逃跑的八司吉水,将他拖回来:“别走啊老八,你刚才的故事还没跟我讲完呢……咦,你怎么脸红了?”

八司吉水看着许诚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欲哭无泪:“什么故事啊。”

许诚问道:“就是族长叛逃后,月之族后来怎么样了?”

还没等八司吉水回答,一个声音忽然在两人身后响起。

“月之族深感耻辱,举族青壮去追捕族长,结果一去不复返,只留下老弱妇孺。”

许诚回头一看,发现秋宫月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

八司吉水趁机挣脱许诚的手,连滚带爬的跑了。

许诚对秋宫月道;“你看你,一来就把人吓跑了。”

秋宫月坐到许诚的身边:“还要再听吗,关于我家族的故事。”

许诚竖起两根手指:“我最恨的就是两种人,一种就是说话只说一半的,你觉得要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