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51章 团 员(求推荐!)

    一个刚刚从部队出来的穷当兵的,三个月的时间,就挣了七万多,接近八万!

这真的是一组难以让人相信的数字,七八万块钱在农村就可以盖一栋房子了,有谁能够想到,退伍后的他们,也能有这样的成绩!

事实告诉了他们,事实告诉了所有人,他们的选择没有错误!复转军团是复员转业军人的公司,他们获得了足够的重视和发展的平台,以及丰厚的回报。

复转军团网络部,实时的把现场的画面,放到了网上,供所有的复转军团的退伍转业的官兵浏览和感慨!

同时公布的还有,第一批500多人的工资单,几乎没有低于五万块钱的,这无疑就是一个方向标,他告诉所有的人,只要加入复转军团,只要肯努力,就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就会得到所有人的肯定和一个证明复转军人也会有所作为的!

王天成等十三太保,是龙飞同志组织的真正的第一批骨灰级的元老,他们也得到了自己的第一笔收入,按月薪十万记,这是所有人曾经都不敢想的。

由老干部监督委员会提议,选取第一批前十名接受龙飞同志亲自发放工资的老兵,作为复转军团的标兵,即为优秀团员!

老干部监委会的提议,得到了龙飞同志的高度认可,当即就通知财务部每人奖励5000元人民币,以兹鼓励!并通知宣传部做好宣传工作!

同时龙飞同志还命令宣传部和人事部联合,并向各个分公司发布了通告,要深入学习胡胜青等同志的先进事迹,在各个分公司进行争先创优活动!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特别是这些刚从部队下来的官兵,还基本上没有经过社会的洗礼,那一股子不服输的作风,还悠然在身!

从此以后,那里不足就学习那里,复转军团的内部网域,有着销售部专门统计的一些销售经验,还有一些具体的案例,供所有新进的团员和努力赶!帮!超!的老团员汲取丰富的销售经验和相关知识!

复转军团的新一轮的旋风开始了,而龙飞同志也趁着老干部们都还在泉城,就把大家组织起来,开始起草复转军团党组和团委的规章制度!

同时邀请的还有与复转军团的合作律师事务所,以及龙飞同志从全国邀请的有一定公司管理经验的转业干部和工作经验的老兵。

《我的治愈系游戏》

经过一个星期的讨论研究,才最终由龙飞同志拍板而定,【复转军团】团员章程及团员管理办法!

文件中指出,复转军团是国家的后备力量,是党领导下的,时刻为复转军人服务的团体,坚决拥护党的领导,党的监督!

龙飞这么做,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的,因为复转军团是由退伍军人组成的,也可以这是一个拿起枪就武装起来的军队。

还有就是现在的队伍就已经有35万人了,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增加,相信不远的将来,龙飞同志一个公司的队伍,就可以和国家现有军队的数量相当了,如果到了那个时候,也很难复转军团能不能生存到那个时候!

所以龙飞把刚开始只想得到一些优惠政策,组建的老干部监督委员会,充分的壮大起来,由他们监督整个公司的运转和操作!

还听取了老干部们的建议,建立了党委会,以确立党在公司的地位!

所有的一切,龙飞都是在未雨绸缪!

部队的认可,地方政府的支持,特别是老干部们的监督,才使得复转军团迅速的发展壮大,才有了今天的成绩。

确立团员章程,龙飞同志责令全公司系统学习,确保在思想上与公司的精神保持一致,与国家的精神保持一致。

会后龙飞同志邀请老干部监督委员会的会长曾学敏同志,以及两位副会长潘慧凯和方明轩同志吃饭。

吃饭的地方不是什么豪华大酒店,而是厂区的大食堂!

“方会长!不知道您还能不能吃出这顿饭是谁做的吗?”饭桌上,龙飞同志看着方明轩道。

曾学敏和副会长潘慧凯两人不知所云,两人一致看向了方明轩同志。

“既然你这样问,难道是第一次在东安县城,经常给我们做饭的那个炊事班长?”方明轩有些不敢肯定的道。

龙飞同志了头道:“就是他!”

“他不是家里有事,不能来泉城吗?”方明轩不解的问道。

“张泽同志家里确实有事,是家里的老人病了,在家照顾了一段时间,这不是老人的病刚有些好转,就急急忙忙的过来上班了,是要为你们这些老同志服务!我还批评他来着,不在家好好照顾老人,上什么班吗?他以前就是负责你们监委会的伙食的,现在我就交给你们处理了!”龙飞同志显得很生气,他对于这种不孝敬父母的行为,很是不满。

“到底是怎么回事?”方明轩好奇的问道。

“我哪里知道,怎么问也不,就知道拼命的干活,我要是知道的话,今天就不找你们了!”龙飞同志无奈的道。

坐在一旁的会长曾学敏同志,也是一头雾水的插了一句话道:“他家老人生的是什么病?”

“是胃癌!不过是早期!”龙飞同志回答道。

“那这位同志的家庭条件怎么样?”曾学敏同志接着问道。

“不怎么样,得知老人得了癌症,当时就哭了,就跟天塌下来了似的,当我知道情况后,就从公司拿了一笔钱,让他赶紧给老人治病!”龙飞同志的很平淡,但是坐在一旁的三位却明白了个大概。

“要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明白了,呵呵他可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了你!子!我现在越来越对咱们这个公司有信心了!”曾学敏同志的话有些飘渺,整的龙飞同志现在一头雾水了。

“怎么个意思?”龙飞同志挠了挠头问道。

“这还不明白,你子也有不明白的时候!”方明轩同志也是越来越喜欢龙飞这子了。

“你也知道?”龙飞同志怔怔的看着方明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