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73章 非常事件

    也许这个司机刚才被老板骂了,也许他在门口等的时间长了,也许这个人根本就没什么素质!他听了老张的话,顿时火冒三丈,邪火四起!

“**的,不想活了,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你不嫌浪费国家粮食啊?敢跟老子这么话,信不信老子把你剁成浆糊!”司机下了车,走到大铁门跟前,一脚就飞向老张,幸亏的是大铁门没有开。

老张同志的嘴唇都青了,指着司机不出话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管理部的黄蕾姑娘赶到了门口,看到老张站在门口浑身颤抖,还听到门外的司机嘴里还在不干不净的骂着。

黄蕾姑娘很是聪明伶俐,总是听到厂里的老兵讲他们在部队的故事,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两端,关门打狗的故事。

当兵就免不了要站岗,如果你的驻地在都市的话,或者人群密集的地方,部队的门前就少不了来来往往的人。

正常人还好些,如果到了晚上,不免有些喝多了,或者态度恶劣的!

龙飞同志就曾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有一次他正好在门岗执勤,还是凌晨一钟左右,这个时候来一个人,喝多了,晃晃悠悠的,走到部队大门口,就要脱裤子撒尿,被龙飞同志及时制止了,但是醉汉好像没有痛快,指着龙飞同志就大骂,多管闲事什么的!

龙飞同志心里那个恨啊,但是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主动的向醉汉解释,部队里面有卫生间,要请醉汉到院里上厕所,并且还满脸微笑的打开了电动门。

醉汉看到龙飞同志这么主动热情,不疑有他!迈腿就跨过了电动门,过了电动门,更过了警戒线,这就等于闯了军事禁地,这还等于龙飞同志就可以把醉汉搓扁揉圆随自个高兴!

这个时候,是没有人会承认,同意醉汉进来的,而是变成闯进来的。

当醉汉刚过电动门,龙飞同志就连忙关上了,并且伴随着的,就是龙飞同志的一记大飞脚,犀利而且准确,醉汉的身体被龙飞同志踹飞了出去,趴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的他,酒也醒了,四周一看,龙飞同志就站在他的面前。

“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军事禁区,快你是不是要窃取军事机密!”这一句话就把醉汉打懵了,龙飞同志这是要把他当成间谍收拾了。

最后龙飞同志把他收拾的鼻青脸肿的给扔了出去!

黄蕾美女听过王天成他们编排过龙飞同志的这个故事,于是她就活学活用的,搬到这个时候!

“你们是烟市的硬盘厂商吧?你们赶快进来吧,我们老板正等着你门呢!”黄蕾甜美的笑容,显得格外的漂亮。

司机这个时候,在女孩子面前当然要有风度,“好了,马上!”司机被黄蕾甜美的笑容,晃得的眼花缭乱的。

ahzww.org

大门被黄蕾打开,司机就把车开了进来,而黄蕾马上就把门关上,然后走到老雷的屋里,拨通了经理孔宣福的电话。

“经理!你赶快来吧,叫上老大,张爷爷被人给骂了!”黄蕾这个时候实在忍不住了,的话都是吼出来的。

孔宣福接到电话后,连忙给龙飞同志打电话,明了情况。

龙飞同志毛了,这帮老爷子,可都是祖宗,要是被气个什么好歹,那还怎么得了。

三分钟,龙飞同志只用了三分钟的时间,从办公楼到大门口一共一千米的距离,龙飞同志三分钟就到了。

孔宣福也跟在龙飞同志的后面,他们是前后脚到。

黄蕾早就迎着龙飞和孔宣福两个呢,看到龙飞同志后,连忙向龙飞同志详细汇报了,她所听到的和看到的所有内容。

龙飞同志看着张老爷子脸色铁青的看着进来的那辆车,而雷满仓和其他的老头都知道老张头受委屈了,都围在他跟前安慰他呢。

路复生老爷子老远就看到龙飞一路跑过来了,连忙冲龙飞招手,龙飞同志哪还敢耽误,听黄蕾所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后,连忙就来到张文显张老爷子跟前。

“哎呦,我的老祖宗,你没事吧?”龙飞同志是担心坏了,这不单单是因为张文显是老干部,也不是他在监委会位置,而是这帮老爷子都是国宝,龙飞同志还真的和他们处出感情来了,当然他们也视龙飞为自己的孩子,要不然以他们的身份,怎么可能整天的拿龙飞开涮。

“还没事呢,你看看老张都被气成什么样了,如果要是在部队的话,我早就冲上去,把那子给枪毙了!龙啊,这件事我们都看不下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张文显张老还没有话,路复生老爷子就抢着发话了。

其他的老头也都跟着向龙飞同志施加压力!

“我你们这帮老头,是什么意思?你们把我龙飞当成什么人了?我一直都拿你们当我的亲爷爷看待,难道你们还不清楚吗?有人敢欺负我爷爷我能看的下去吗?哼!张老头,你怎么办吧?只要你张口,你怎么办,咱们今天就怎么办,一定让你出气!”龙飞同志发飙了,这帮老头都是一副不信任的口气,对着龙飞同志话,一下子就把龙飞同志的火给着了,两句话就把这帮话气人的老头给镇住了。

“你先慢慢想!”龙飞同志丢下一句话,就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秘书单丽娜的电话。

“单!放紧急集合号,并同志所有厂区人员,立刻!马上!到大门口集合,车间的也包括在内,给老子快!”龙飞同志的无名邪火,滋滋的往外冒。

龙飞同志打完电话,回头就对着张文显他们道:“今天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得罪老子的人,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龙飞同志在这里干冒火,声音非常的洪亮,而站在一边的司机和烟市的厂商,懵懵懂懂的好像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厂商是认识孔宣福的,主要的就是这个厂商通过关系,找到了孔宣福,而经过孔宣福的介绍,龙飞同志才决定见他们一次。

这个厂商在齐鲁省还是很有实力的,不管是当地政府,还是省委里面都有他的熟人,所以才养成了目中无人的毛病。

这次之所以来,就是因为龙飞的复转军团公司的需求量比较大,但是他们对于这个成立还不到半年的公司,压根就根本没看上。

司机和孔宣福也算是认识,他是厂商的亲侄子,由于他根本不懂管理,厂商也不敢把他放在公司里,但是如果不给他个活干吧,家里那关也过不去,于是厂商就干脆让他给自己当司机,更因为这层关系,才使得司机比老板还嚣张!

“孔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司机凑到孔宣福的跟前,想要套话!

这个时候的孔宣福哪还有好气,抬腿就是一脚,把司机给蹬出老远,躺在地上直打哈哈!

孔宣福心里那个气啊,这人是他介绍的,还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到最后追究责任的时候,自己肯定少不了一棒子。

孔宣福同志越想越气,心中来火,张嘴就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瞎了你的狗眼,敢在这里撒野!”

看着自己的亲侄子被人一脚踢飞,这还不算,还被人骂,仗着自己的关系网比较硬,话就也很硬气:“伙子,你这是什么态度,买卖不成仁义在,没必要动手动脚的吧?要知道,在齐鲁省的地界上,我的话还是有一定分量的,做什么事,什么话,还是要想好的再!”

厂商的话,还没有完,就听到空中传来部队紧急集合的号声!

曾经也在部队待过的厂商,当然了解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