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一十四章:取车

    “汪”曾经的变异犬王,小声的叫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和委屈,还带着些许恐惧,可丝毫不敢有一点怨气。

    “啪”王河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低喝一声:“拉车去!”

    来福不敢拖延,急忙爬起身,快速的向小推车跑去。

    “狗东西!真是个狗东西!”

    王河犹不解气的骂了几句,将捆好的树干、树枝装上推车,又用绳子固定好,这才将来福咬断的绳索重新绑在它的身上,然后驱赶着向别墅洋房走去。

    为了提高速度,来福在前方拉车,王河也没闲着,在后方帮忙推着,十几棵树,在小推车上高高摞起,那份量着实不轻,也亏得有来福这么个帮手,否则,就算王河力拔山兮,也要费好一番手脚。

    回去的速度比来时慢了不少,不过,转过一条弯路已经可以看到远处的铁艺大门了,出力最多的来福已经累的是气喘吁吁,舌头吐的老长,“哈哈哈”的喘个不停。

    “嘣”一声,可能是负荷太重,来福肩膀上咬断重接的绳索突然断裂开来,它重心不稳向前一个趔趄扑倒在地。

    就剩最后的50米,恰逢这还是一个大坡,后面推车的王河压力大增,也亏得他力气大,侧身单臂顶住车,另一只手从车上抽出一捆树干,垫在推车下,确定推车不会向后溜车,才走向来福。

    来福见他向自己走来,以为又要挨揍,慌张着挣扎想要站起来,可是刚刚拼力支起身体,又瘫倒在地,看那样子,似乎是腰受了伤。

    王河略有些自责,刚才那一棍子似乎就抽在了它的腰上,俗话说,狼是铜头铁骨豆腐腰,这狗和狼应该也差不多,打的确实有点狠了,既然这责任自己多少都有一部分,王河也不愿过多的苛责它。

    将来福抱起来放在路旁,王河摸摸它的脑袋说道:“我先把推车推回去,再过来接你。”

    来福也没有其他表示,侧躺在草地上,安静的修养,王河拽起推车就往回走,虽然他还没有恢复鼎盛时的力量,但这点重量对他来说,还不算困难。

    眼看着就要到院门了,院子里的手下们已经开始和他打起了招呼,并打开了铁门,突然一阵嗡嗡声,很明显的由远到近,呼啸而来。

    王河转头一看,只见蚊群已经开始在他周围盘旋,心里一惊,知道药剂时效快到了,急忙加快了脚步,还有五六米就回到院里的时候,“嗷呜!”一声惨叫传来。

    他回头一看,只见来福在地上痛苦的打滚,挣扎的站起身来向这里逃窜,王河一咬牙,转身握住推车的车把,一声大喝拼尽全力的用力一甩。

    隔着五六米的距离,硬是把一车树杆甩进了院里,然后毫不犹豫的向来福奔去,跑了二十来米远,一把揪住迎面而来的来福的脖颈,转身又是一扔。

    来福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划过一条二三十米的弧线,重重的落在了院里,直摔得它有出气,没进气,好半晌才站了起来,不过它脸上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反而偷偷的露出一丝窃喜。

    趁着所有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向回狂奔的王河身上,来福扭头就向后门跑去,临走还机敏的在院里刚做好一盆盆药剂里滚了一下。

    就在它撞开堵住狗洞的杂物,堪堪把脑袋探出狗洞时,王河这才跑回院里,他的身上叮满了蚊虫,一群人蜂拥而上,一阵疯狂的拍打。

    王河痛苦的在地上滚来滚去,来福回头望了一眼那个刚才因为拼死救它而痛苦挣扎的人类,犹豫了半天,还是眼神坚定了起来,义无反顾的钻出了狗洞。

    “快!有只蚊子钻进去了!”

    “哪里!哪里?”

    “腿上!小腿上也有一只,怎么办!怎么办?”

    王河浑身上下被皮甲护住的地方还没什么事,可终究还是有裸露在外的地方,被不下三四只蚊子咬破了皮肤钻了进去。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巨大的身影猛的挤过人群,扑向王河就撕咬起来,原来是本应该逃之夭夭的来福,闻讯又返了回来。

    “来福!是来福,它怎么在咬二爷?”

    只见来福扑在王河的身上到处撕咬,先是脖子处,一口撕开皮肤,咬出一块肉来,几口下肚,又向背部咬去,同样撕出了一块吞了下去。

    有眼尖的马仔喊道:“是蚊子,来福在找蚊子,它在救二爷!”

    “这么个救法?蚊子没了,二爷也得完蛋吧!”

    “快别管那么多了,准备止血,去拿医疗包!”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人群又是一阵骚乱,不一会有人拿出医疗用具,来福这时也停止了撕咬,上下左右的嗅了王河半天,这才缓步走到一边,趴在了地上。

    手下们赶紧上前止血包扎,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换了寻常人早就失血过多休克了,王河却还有力气坐起身来,虽然脸色苍白,看上去也没有多少力气。

    但还是对着来福说道:“咱们互不相欠了,你想要自由,离开这里以后,就随便你去哪吧!”

    闻言来福抬头看了一眼王河,一人一狗对视了许久,来福起身将院子里被人拍死的蚊虫吃了个干净,转身走回后门,趴下睡觉去了。

    王河被众小弟抬回屋内,浑身上下被包扎的像个木乃伊一样,他休息了片刻,以需要静养为借口,叫王冲把人全部赶了出去。

    这才蹒跚的走下地下室,他需要尽快地恢复伤势,而最快的办法,莫过于能量的补充,地下室大量的食物和清水,正好满足了他的需求。

    先不提王河在地下室是如何地胡吃海塞,被赶出屋外的王冲和一众手下,忙碌的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按照王河的吩咐,将一桶桶储备的汽油搬出来聚集在门口,又将推车上的树干堆积成几个柴垛,同时加快药剂的制作。

    等到王河吃饱喝足,伤也恢复了大半,走出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院里的工作的也做得差不多了。

    这时候因为大量驱蚊植物被制作成了药剂,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花草被集中到了别墅门口围了个圈,所有人包括来福都躲在圈内。

    看着圈外已经入侵进院的变异蚊虫漫天飞舞,王河叫所有人聚集过来,大声说道:“现在药剂不够,按照用量,只能出去七到八人,而且万一这些蚊子尾随在我们后面,还不一定能坚持到逃回去,所以,我们只能用另想办法。”

    王河的声音中气十足,根本不像个两小时前还浑身是血的人,看到他的样子所有人莫名的有了一种信心。

    我们一定能逃出去……

    “谁会开车,技术特别好的那种!”

    “我!”

    “我!”棍子和另外两个手下举了举手。

    王河点点头:“我有两个选项,一:我和你们用药剂冲出去,时间我算过了,这些药剂刚好够四个人用两次,勉强能冲出去到我们停车的位置,然后开车回来接应大家。”

    王河停了一下,看了看几人的反应,接着说道:“二:从侧面找最近的路冲出水塘,我们只需要用一次药剂就够,然后绕个圈,迂回到停车的地方,但是时间会花费一倍,你们选哪个?”

    “二爷!一倍的时间,留在这得人会不会很危险?”棍子问道。

    “会!据我推测,一会变异蚊子会越来越多,甚至可能还有大量的虫尸,留在这里的,其实比我们冲出去还要危险。”

    “那我选一!”棍子豪不犹豫的说道。

    “好!那就出发吧!”

    “王冲!我们走后,把柴垛分别点燃,不要一次全部点燃,有虫尸的话,用汽油封住大门,别让它们近身,还有,地下室的东西都搬出来,能用的就用了,不能用的,等我回来开车全部拉走。”

    “好,我知道了二叔!”

    “来福!帮我照看这些人,等出去了,我会履行约定。”

    说罢,王河浑身涂满药剂,带好装有药剂得塑料瓶,大手一挥,带着棍子三人,大步离去。身后院内燃起三处篝火,顿时浓烟滚滚。

    三个人除了棍子的身体素质不错,剩下两个人不过是比普通人稍微强壮一点而已,不过是一阵小跑,就已经速度开始下降。

    所幸棍子对这的路很是熟悉,不过半小时,他们便回到了发现王冲的地方,此时四人身上的药剂已经渐渐开始失效,蚊子离他们越来越近。

    王河回头看看累得气喘吁吁的三人,说道:“抓紧点,再坚持一下,前面找个房屋就能休息了,”

    闻言,三人咬紧牙关,紧紧跟上王河的步伐,终于在药剂失效前,钻进了一栋水塘边的小竹楼。

    有了王冲之前的经验,四个人直接上了二楼,钻进卫生间,用窗帘等堵住缝隙,这才坐到地上休息起来。

    王河无奈的看着地板上的三人,棍子还好一些,另外两人简直都快累得断气了,他们最多在这里只能休息几分钟,否则,别墅那里的人,根本坚持不到他们回来。

    可是,短短的几分钟,根本无法恢复他们的体力,正在他犯愁之际,棍子突然说道:“我记得少爷的车,就在那边停着,要不……过去看看还能不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