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07 发派北州

      距离新年还有几天的时间,李泰又被大行台传召回华州霸府。

  当他走入台府中时,便见到许多官吏正在收拾衙堂、打点行装,这是准备跟随大行台前往长安过年了。

  见到这繁忙的一幕,李泰的心情也有点不是滋味,原本他也可以跟随众人一起前往长安炫耀显摆一下自己这一年到头所获得的官爵势位,可现在年节喜庆都是别人的,留给他的只有空虚寂寞,只能窝在商原过年了。

  可很快他就知道,留在商原过年都是一个奢望。

  一批人事队伍已经在苏绰的带领下先行前往长安,宇文泰也没有在直堂正常办公,只在别堂召见内外人员、交代事务。

  当李泰被引入别堂中时,见到一名容貌有些陌生的中年人坐在堂中侧席,正跟宇文泰交谈着。瞧两人言谈举止,彼此关系应该很融洽,而且宇文泰对这中年人也颇尊重,说话时身体都半倾于席外。

  李泰一边入前见礼,一边还忍不住打量这中年人两眼。他在霸府也出入多次,已经认识了许多时流,瞧宇文泰对其人态度可见不是一般人,但之前却没有见过。

  “这小子贼眼频望,像是不认识真正的人间英雄!”

  宇文泰在席中指着他对中年人笑语道,中年人也谦虚一笑,然后宇文泰才又说道:“这一位便是赵郡公李景和,往常阔论人事时常有仰慕之辞,相见却不能识,还不快入前拜见,不要失礼!”

  李泰闻言后才恍惚过来,忙不迭入前再作见礼。想想也是,整个关西能当得起宇文泰礼遇敬重的人着实不多,李泰也几参盛大场合,没有见过的少之又少,李弼便是其中之一。

  邙山之战后,李弼便一直负责镇守于黄河沿岸,哪怕两次大阅和新年朝会都没有返回前线,足见宇文泰对其倚重,李泰也因此一直没有机会见到李弼。

  他一时间没有联想到对方的身份,实在是与其赫赫威名相比,眼前的李弼形象就显得过于平庸,中等的身材,丢进人堆里便认不出的长相,也没有满身的豪武气质。

  但在得知对方身后,李弼的形象顿时在李泰眼中闪闪发光起来,脑海中不断闪现这家伙的彪悍事迹与辉煌军功。

  六柱国虽然因为府兵制开隋唐之先声而名传后世,但也并不是人人都以卓越的军事才能而著称。

  比如赵贵便以拥从之功而得显,独孤信也因个人形象与亲眷关系而著称、实际的军事才能则体现不够鲜明,至于李虎则就事迹多有隐没,唯以唐太祖这个身份最为醒目。

  这六人有四个出身武川,于谨与李弼得列其中虽然也有其他方面的因素,但最重要的还是强大的个人能力。于谨多有定策之功,李弼最辉煌的就是沙苑之胜。这两人虽不出身武川,但跟宇文泰之间的关系可能还要较那些武川乡党更亲密几分。

  “李从事的贤名,我也多有听闻。自你入府以来,共主上相见时,主上已经几番府事后继不谓乏人。今日有观,果然神采出众、风格引人!”

  李弼对李泰的态度也比较和蔼,微笑点头回应他的见礼。

  来到这个世界将近两年的时间,李泰才总算见全了西魏的六柱国,一时间心情也颇激动。再听到李弼赞赏他为台府后起之秀,便觉得以后自己也得和气起来,不能总是瞪眼找事,一点大人物的风格气度都没有。

  “在这小子面前,嘉言不可多说。平时已经胆壮,再闻鼓励声言,更猜不到他敢做出什么事情。”

  宇文泰的语气像是人前刻意贬低自家惯会恃宠而骄的子侄,可当转望向李泰的时候,脸色却是陡地一沉,冷哼道:“若干惠保前荐崔士约为北华州后继之选,你有没有摇舌其中?”

  李泰闻言后又是大感若干惠真是给力,自己跟表兄崔谦前脚拜访商讨完毕,后脚便将事情奏于大行台,这是真当自家事来干啊!

  刺史在任一州,离任时往往会遗留下许多的人事关系,因此在有可能的话,往往也希望继任者是同自己比较亲近之人,如此关系才能得到继续维系与加深。

  若干惠身为武川镇老人,人际关系当然并不止于李泰,而且跟贺拔胜幕僚又是博陵崔氏出身的崔訦之间其实没有多大友谊,这一推荐完全是出于对李泰的信任,无论成或不成,李泰也都心存感激。

  没有自己牵线,若干惠是没有可能跟崔訦搭上的,李泰自知瞒不过宇文泰,又见对方神情有些不悦,连忙垂首作拜道:“臣与京兆崔使君份是亲属,素来知其才略深远。听若干使君忧于州事托谁,故而斗胆荐之,以供荐选。不敢自比举贤而不避亲的先贤,为国荐士之余,也是存了营巢私计,盼望相亲群众俱荣国中。”

  结党营私通常在上位者眼中是比较忌讳的现象,但眼下的西魏也不算正常状态的政权。在内已经有霸府和朝廷的矛盾,外部还有东魏与南梁共存的威胁。

  李泰坦言营巢国中、亲属俱荣,也是在表示看好西魏的未来,要把自己的人际关系都网罗进霸府中来。这也类似名臣自污,特殊情况的特殊表态。可要是到了北周还要这么说这么做,那就纯熟找事了。

  “崔士约年齿、资望都远胜过了你,纵有一时错抑,也不必你为他发声!位小谋大,贻笑方家!”

  宇文泰又冷哼一声,抬手一指侧席的李弼说道:“李大将军也将归府任事,河防乏人执掌。小小从事为国操心,你要不要趁机举荐一位河防督将?”

  李泰听到这话,也被臊得有点挂不住脸,这话说的好像我推荐你就能任命一样。我倒是挺想上,你让我去吗?

  “臣不敢、臣惭愧,日后唯谨守职中,绝不再擅论事外!”

  他当然不敢再头铁的瞪眼争辩,连忙干脆的低头认错,见宇文泰神色转缓才又说道:“虽言位卑未敢忘忧国,但主上执宪英明、取授有度,臣之忧国擅计,于主上浩瀚之识不过沧海一粟、恒河一沙,妄以蜉蝣之微芒而干煌煌之日光,不如退思自省何以所处位卑,精诚于事、求更见进。”

  他这番话讲完,且不说宇文泰表情如何,李弼是有些惊讶的微微张嘴。

  他是第一次见到李泰,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在大行台面前巧言令色若斯,但见大行台非但不反感,反而嘴角含笑,再将李泰那通马屁稍作咂摸,又不免暗叹马屁谁不爱听,只是鲜少有人能说的这么清奇有趣。

  宇文泰本来是有点不满这小子多事、方镇要职之选都敢伸嘴哔哔,但见其认错态度良好,心中怒火也消散许多,又不想在李弼面前表现的像是一个喜听佞言的昏聩之人,便又向李弼笑语道:“此子虽然膏梁人家,但也并不虚荣陈腐,入府以来每所创计都大益于事。对他也是赏其才、纵其性,或有杂枝蔓出、及时修剪,盼其能成能步景和等前迹的栋梁之才。”

  李弼并不像李泰这样的巧于辞令,闻言后便垂首欠身道:“臣才非殊异,未敢自诩栋梁,唯在主上赏重,竭诚以报、竭力以报!李从事才性敏达,既得主上赏识,长以使用,必也能王事受益、不逊前人。”

  宇文泰又抬手指着李泰说道:“府员不日便要入京参贺大朝,你就不要跟随前往了,归后收拾一下,即刻奔赴东夏州,谨在所事,不得台府书令,不准返回!”

  说完这话后,他先是稍作停顿,然后又连忙加了一句:“也不准再向别处州郡游窜!”

  “这么快?”

  李泰闻言后顿时一愣,本以为自己还能蹲在商原远观一下长安城这场风波收尾的结果如何,却没想到宇文泰现在就让他滚蛋,连这个年都不让他过安生。

  他连忙又说道:“臣领命,明日便率部北行。只是行前另有职内所计几则,需向主上陈禀。”

  宇文泰闻言后便点点头,示意他直说无妨。

  “前者朝廷整顿沙门,沙门诸信如刘师佛类皆归为淫祀,但贼中信慕者不乏,此王治所不能覆及之胡荒。若一体禁废,则扰触胡情、无彰王治,臣请于境能法外开恩、礼其所崇,募胡中笃诚之众,收其资、聚其力、洽其情、治其心……”

  他将要在雕阴建造一座刘师佛寺的计划禀奏一番,修建寺庙的人物所耗,他当然不会出,还是得宰稽胡中的狗大户。

  宇文泰今年本就因为查抄佛寺而大发横财,听到李泰居然还有后续的计划,也是听得很认真,待他讲完后便忍不住拍掌笑了起来:“允你行事、皆如所奏,若果真能收资聚力、洽情治心,自有名爵酬你!”

  趁着宇文泰心情正佳,李泰又连忙掏出一份文卷双手呈上:“另有北境两防,臣也已经书文具此,只待主上审阅、度支给付,便可就境设防!”

  一讲到花钱的事,宇文泰心情就不复欢快,接过那文卷翻看两眼,径直找到末尾所需要的物资总量看了两眼,喉结稍作抖动,总算还是要脸,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只干笑道:“苏尚书已经去了长安,朝参之后再共论此、给你回复。”

  瞧他有点想赖账的意思,李泰又连忙说道:“臣不以名爵为荣,唯望北境稳如磐石、贼邪难侵!壮愿如此,即便资不足防,以身为篱亦不足惜!”

  “言志可嘉,府中可先支给半数,余者年后徐给。”

  宇文泰又沉默片刻,然后才忍着心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