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情况如何?”

安东听闻消息马上赶了过来,伸出拦住那些正要开城门的士兵,冲着城墙底下的士兵们喊道。

“非常顺利,先生,军士先生,我们花了几天的时间搜寻他们的踪迹,用一小队人作为诱饵,在他们向之前那样包围我们一样包围了他们,之后他们的大部队出动,试图在包围我们,而我们的大部队又全部出动将他们再次包围,我们在夜间激战一个小时,最后我们取得了胜利,我们抓了220个俘虏,杀死了150人,剩下的人也全都逃窜了,从那些贼那夺回来的东西我们把我们能找到的马车都装满了。我们没有休息,一路赶回,不过没想到又天黑了。先生,如果您愿意,我们可以在城外过夜,明天在进城。”

“不!你们是我们的英雄,你们不应该谁在泥地里!”安东非常激动,他认得那人的脸庞,那是他的一个熟人,他也看清了队伍最前面那些战士的样貌,那些人自己都曾见过,怎么也能在自己心里落个脸熟。本来,让他们在城外休息是最好的选择,既可以保证城市的安全,以防出现安全隐患,也可以好好准备,明天早上全城人民一起迎接战士们凯旋。毕竟在和冯.拜伦那个小人的战斗中,这是难得的大规模胜利。但他没有这么做,他太高兴了,也心疼那些勇敢的战士们,他看的到那些战士身上的绑带还有血迹,他们需要休息,需要安全的回到家里,享受家人的拥抱,这比什么都重要。

“打开大门,欢迎我们的勇士们归来!”

厚重的城门在绞盘的拉动下缓缓打开,罗多克的战士们高举着旗帜昂首挺胸走进城市之中,在火光的照耀下,他们身上的污渍和血迹清晰可见,那是他们在战场上获得荣誉的证明。城内的士兵们排成两排列好阵型,向他们脱下头盔行礼,向他们的战友表达自己的敬畏之情。

看着士兵们迈着大步激怒城市,穿过人群进入街道,安东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亲自举着火把靠近了一些,向着每个经过的士兵都点头致敬,而对方也时常会回应他的举动,偶尔还会欢呼上两声。

队伍不断向前,很快就有超过300名士兵进入了城市之中,安东知道再过一会所有的士兵都会回到城里,于是招呼身边的士兵去酒馆叫醒酒馆老板,今天不管什么宵禁了,大伙得好好喝一杯。

“不用急,军士先生,还有一半人呢。”年轻的小士兵刚满16岁,他刚从城墙上跑下来,笑着说着城外的景象。

“哦,还有一半人...”安东点了点头,继续和士兵们打着招呼。

“等等!你说多少人!?”

这时候,安东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了,刚从他在城头上可没见到那么多的士兵,更何况就算这场战斗是一次酣畅淋漓的大胜,真的一点损失也没有,但是总不可能比出城的时候人数还多!

这时候,安东更是发现,火光照耀下的那些士兵虽然依然是他熟悉的盔甲武器,但是样貌特征已经和最开始队伍里的那些熟悉的罗多克人有了些许不同,他们普遍个子更高,头发颜色浅一些,更像是北方人。而当他往队伍后方望去的时候,一个大高个突然从人群中冒了出来,他比安东足足高上两头,腰上挂着一把大的吓人的斧头,这种体征的人在杰尔喀拉,不管他是干什么的,安东都不可能对他没有印象!

“关闭城门,他们是...”

安东拔出佩剑喊了起来,但是还不等他说完,那个大高个就好像已经猜出了他的意思,咆孝着冲了过来,就像一头大熊扑向惹恼它的野狗。



安东下意识的用剑去挡,但是对方沉重的斧头只是用边缘一勾,就把他的剑夺了过去,轻松的就像用铁钩拨开一根干枯的枝条。随后还不等安东有下一步动作,这个浅色头发的北方大汉就以完全不像他这个体型的速度挥起了斧头。

安东看到了天空中暗澹的星辰,他的视野在旋转,在这短短的一瞬,他只有一个念头:

“必须告诉波尔吉亚大人!”

但遗憾的是,他不可能告诉波尔吉亚这个消息了,但或许这才是最好的,起码他现在是怀揣着希望离开这个世界...

道路两侧脱盔致敬的士兵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们还没抓紧手中的长枪和长柄刀,刚才那些被他们视为英雄的“战友”就已经将长枪刺入了他们的软甲和棉甲之中,对于城镇民兵来说链甲和板甲衣从来从来都不是一个廉价的选择,而在金钱上的节约在此刻显然会成为终结他们性命的重要原因。

敌人排列紧密长枪如林,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松散排列在队伍两边还没戴头盔的罗多克民兵们戳倒在地。城墙上的弩手们马上居高临下开始射击,但是对方的弩手数量比他们多一倍,让他们根本没用放心的进行射击。他们也尝试扭转弩炮,但是这些玩意早就被固定好只能朝着城墙的前面射击,想要改变方向需要工程士忙活半个小时,他们此时显然没有那个时间。

“快关城门!快关城门!”

“我们需要支援!需要支援!”

城里的士兵们大声叫喊着,但不管他们多么卖力的喊叫,城门依然无法闭合,援军更是连个影子都没有。那些入侵者很聪明,他们刚刚暴露的时候就开始争夺控制城门的绞盘并且想办法用长枪的枪杆卡住城门争取更多的时间。

腿脚快的人已经开始向波尔吉亚的宅邸跑去,他们知道此时必须得叫醒城防官大人,并且尽快组织起防御,不然一切就都来不及了。现在城市的其他几处城门处还有不少士兵,杰尔喀拉的街道也繁杂曲折适合阻击敌人,胜算皆在这位大人身上。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位城防官大人其实早就醒了,此时的他正在城市的北门处,和另外几个人一起,缓慢的转着城门的绞盘。而城墙上的士兵,此时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题外话------

是的,我又更新了,我还活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