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36.两个女人

如约来到相约的地方,她早已等在哪里,不住的喝着一杯红色的鸡尾酒,即使面前已经有了很多的空杯,却还是往嘴里送着红色大家酒液。孟小凡长长的卷发随意的拢着,脸上精致的妆容也无法掩盖那眼神里的落寞。昏暗的灯光下衬托了她的忧郁。

谁让这样的女人这样的黯然神伤。

“你来了?喝点什么?”孟小凡有些朦胧的双眼看着我,站起来要将我拉进座位里,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慢点,你还好么?”伸手扶着孟小凡,将她扶到座位上松了手。

在看到她要跌到的那一瞬间,我的第一反应是将她接住。

此时我应该恨她,应该让她就这么的跌到的。可是看到她落寞的样子,一个人喝酒的样子,我于心不忍。

离婚没多久,我的恨意也没那么深了,也许是上次她将拆散我们的理由告诉我的关系吧,她也是个为爱执着的可怜女人罢了。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刚刚把手搭在她的身上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她那白皙而柔滑的皮肤,还有那胸前的柔软,再加上她那精致的标准脸蛋,这样的美人根本不用什么心机,就有很多的男人来为之倾倒。

可她却为了秋歌放弃了那么多的男人。

她的执着蛮可爱的。

孟小凡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冲我摆着手,“不用扶我,我没醉。服务员,再来一杯。”

看着她有些醉了的样子,我有些无奈,她都醉成这样了,还能好好的谈话了么?

“你还是别喝了。”

“没事,对了,来两杯。”孟小凡说着将手中的那杯红酒扬脖一饮而尽。红色的酒渍顺着那红色的嘴唇滴落而下,随意的用手背一擦就拿过服务员端过来的酒准备继续和。

这就哪有这么喝的啊,都醉了还喝。

我伸手拉着孟小凡的纤细的手臂,阻止了她继续喝酒的动作。

孟小凡疑惑的眼睛看着我,眼眸里写着大大的疑问。

“你不是找我有事么?难道就是喝酒?”将孟小凡的就放到了一边。虽然不是她够不到的地方,但是也不能一直的喝着。

我的阻拦,倒是让孟小凡稍微的清醒了一些,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脸颊,确定她的头脑有些清醒了之后才看着我说道,“筱筱,你知道么?我很羡慕你。”

这两年多,从我见到孟小凡第一面开始,她就没有用过这么和善的眼光看过我。也许她喝多了,才会卸下那么多的伪装。

第一次,我们可以彼此的坦诚,这么和谐的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虽然,都是她在喝。

“从我二十岁见到他开始,到现在六年时间。六年,我暖不化一颗不爱我的心。我以为我只要够好,对他够好。他就会留在我身边。可他,偏偏的是那个例外。可我今天发现,他的心就是为你而封的。无论别人怎么用力,都温暖不了他。

六年,六年啊,人生有多少个六年?而一共女人又有几个青春的六年。筱筱,你很幸运。曾经伤害过你而做的事情,对不起。”

我从来没想过,孟小凡竟然会因为破坏了我们的婚姻,而道歉。虽然她平常很强势,也很刁蛮,但是那是她有的资本。只是这对不起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竟然那么的不可思议。

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我们回不去了,你不应该放弃。”

这句话是由衷的从嘴里说出来的,可心中还是有些抽痛,心里苦涩的味道无法平复。顺势拿过一旁的酒杯小口的喝了起来。

红色海洋。

果然不同凡响。

“说的那么潇洒,心中不还是有痛?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孟小凡冷哼了一声,抓过另一个杯子,痛快的喝了起来。那好爽的架势,跟我印象中的人完全合不到一起。

不可否认,她说的是对的。

孟小凡爱了他六年,可我却心系他十年。六年不短,那十年又岂是很长??

“他是我初恋,我曾以为我会跟他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我们那个时候还是分手了。分手之后,我以为我会很快的放下。可过了三年再见面,我爱发现原来我一直爱他。他的身影充满了我的整个青春。他见证了我青春的懵懂,也给我一段婚姻,最主要的是他给我了一个孩子。

现在我们彼此伤害那么深,我们已经回不到最初的样子了,也无法回到那甜蜜的时刻。所以其实你不用羡慕我,我只是用了比你长几年的时间去证明曾经的青春。我倒是羡慕你,为了爱奋不顾身。你的这种精神我永远学不会。”

“原来,你们竟然牵绊了十年,怪不得我走不进他的心。他的心里早就被你住满,我又怎么会有机会驻足?来,敬我得不到的男人心。”

孟小凡蓦然的举起酒杯,跟我的杯子撞了一下,就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喝完这杯还要喝,我就让服务员倒了点饮料来。

女人还是少喝点酒的好,何况,还是在酒吧。

虽然这家酒吧是清吧,但是还是小心点为好。

在这么愉快的聊天状况下,孟小凡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开始一点点的将她所有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她怎么认识秋歌的?她又是怎么的把秋歌打动成为朋友的?还有是怎么的跟我玩心眼的,怎么和秋歌发生关系的。所有的所有,只要是和秋歌有关的一切,他都告诉我了。甚至连滚床单两个人用的什么样的姿势都告诉了我。好在她说最后的这个问题的时候很小声的在我耳边说的,要不丢人的就不止她了。连我都无可幸免。

只是她是不是太信任我了,在她爱的男人的前妻面前说这些,还跟我讨论滚床单,,,我看她是真的喝醉了。

孟小凡说完最后的那几句话,就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孟小凡今天穿的是一件一字肩的短裙。歪坐在哪里,肩膀上的那块布料就有往下继续掉的架势,周围已经有些眼神看了过来。我脱下我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背上,扶着她在吧台上结账。到了吧台才知道,孟小凡是这里的常客,每次喝酒都是记账的,按月结算。

既然酒钱不用付的话,那就回家好了。

“喂,你家在哪里啊?”拍着旁边已经烂醉如泥的孟小凡的脸颊,可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我很为难啊。我是给秋歌打电话来带她回去?还是将她带到我哪里去?

这两个地方,她去哪里都不对劲呢??

“我怎么就摊上了你这样的对手了呢??”

嘟囔了两声,还是伸手找来了计程车,将孟小凡带回了我的家。

一夜过后,我抱着电脑在客厅里奋笔疾书的时候,孟小凡揉着头发,一脸朦胧的从客房里出来,看到我楞了一下,“你怎么在这?”

“这里是我家!”

头也不回的就回答了她,顺便用手一指餐厅的方向,“那边有买好的早餐,你自己洗漱然后自己吃吧。哦,对,还有一杯醒酒汤。凉的话,你可以热一下。”

“我,,”孟小凡想问我,却说了一个我字,就再也没了声音。

许久听不见她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客厅那里还有她的影子。不过听到卫生间传来的水声,我才知道她在洗漱。

她忙她的,我忙我的。孟小凡洗漱完就默默的在餐厅吃着早饭。吃完她回到房间找了一圈,估计是没找到自己的衣服,才到客厅来问我,语气说不上友善,却也是别扭的很。

“我衣服呢?”

“洗了,阳台呢。”

孟小凡去阳台看了一圈,然后默默的做到了我对面的沙发上,也不看电视,也不看我,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有话说?”

“谢谢。”

这丫头,睡了一觉,就和昨天不一样了,酒醒了就不认账了吧。难怪,那么隐晦的事情都被我知道了,她能认账么?

一句谢谢就已经是破天荒了呢。

“不用,对了,我还要写东西,你要是做什么就自便吧。”今天要交稿子给编辑,还差一万多字,我得抓紧啊。

“你借我套衣服吧,我就不打扰了。”

“衣橱里自己找。”

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我现在是说不上恨,说不上喜欢。昨天那不过是两个寂寞无语的女人相互的袒露心声,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我们的关系,还是保持着陌生人的距离比较好。

孟小凡见我不想搭理她,也没多说什么,自己收拾完就走了。

她走了,我也就安静的忙活我自己的东西了。这一忙就是一下午。

完成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看着表已经下午四点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往老妈那里去。



昨天为了去见孟小凡,我就把孩子放到了老妈那边,而昨晚折腾的那么晚,也没时间去看。这两天没见到孩子,我真是想念的不行了。

想着,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许多。一个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继续快速前行的步伐。

看着陌生的电话号码,我的心头有些疑惑,这会不会是诈骗电话??

“喂,你好哪位?”

电话里的传来的话让我心头一震,这个消息是假的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