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39.我帮不了你

秋歌总是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好像真的是回心转意了一般,又好像回到了大学的那时候的他,温柔,执着。

有的时候,真的会被他的这种劲头儿给震撼到,也会想,要不就原谅他算了。可转念一想,他那么的不相信我,如果他再一次的背叛我,再一次的伤害我,我改怎么办??

每一次想要接受的时候,我都会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日子就这么的一天天的过,我的心情也越来的越纠结。

半年过去了,我和秋歌的关系也没那么的僵硬了,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我不能阻碍他见孩子。只是他每一次提起复婚的这件事的时候,我都会很明确的拒绝。

而写小说已经是我的业余爱好了,我也找了一份正经的工作每天早九晚五。

小茹已经可以清楚的说爸爸妈妈了,小小的模样,可爱至极,是家里每个人的宝贝。

古妍生了一对双胞胎,一儿一女凑成了一个好字,生活很是快乐。

生活已经很完美了,只是生活中好像还却少了点什么呢??

少了什么呢??

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在想,到底是少了些什么?我都走到了公司,还是没想起来到底少了什么。

“哎呀,想什么呢,应该工作了,这榆木脑袋真是不能要了。”暗自恼怒着刚刚的自己愚蠢想法,努力的工作着。

这份工作也不是很累,以前也都接触过,所以还算手到擒来。下班前正在准备最后的工作,没注意到手机的震动。



“筱筱,这个你帮我做一下好么,我有点小事,,”突然面前站了一个萌萌哒的妹子,张着本来就不大的嘴,瞪着后割双眼皮的眼睛一副娇羞的样子看着我,能用的卖萌技术统统的来了一遍。

额,,我想吐。。

我面前的这个女人是我的同事白静,每天只知道和男朋友打情骂俏的,一到下班的点,就开始找别人来帮自己完成工作。她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找我了。

这个女人来了多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已经把全办公室的人都轮了好几遍了,现在有的人都特别不愿意搭理她。

本来我也是好心,帮助了她两次,没想到竟然上瘾了。

“对不起,我今晚有事,帮不了你了。”

我在这帮你做工作,你自己跑去逍遥快活。我加班还没有加班费,然后功劳还算你的。凭什么啊。

今天我就是没事也可以有事了。

为了帮她,本来进公司的时候有几个合得来的同事的,知道我帮了她之后就莫名的疏远我了。

我这多亏啊,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当让不能这么的任由他欺负了。

“筱筱,你看我老公今天回来我们都好久没见面了,他明天还要飞H国出差,,你就帮帮我吧。”白静眨巴着她的眼睛,仿佛没听到我的话一样,死活要我给她做工作。

哎呀我擦的,耳朵不好还是智商有问题。

“我,,”我刚说了一个字,就瞥见了桌子上震动的手机。白静好奇的目光也票了过来。电话上明显的来电显示注明了是秋歌的来电。没有理会白静,拿起电话接了,语气还比平常温柔了许多。

“喂,怎么了?”

我就没这么的说过话,偶买噶的,老天你闪个电,劈死我得了。

我自己都要受不了我自己了。

秋歌在那边明显是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受刺激了。?”

噗,,我确实是受刺激了。

“你怎么想起这个点给我打电话了呢?”

其实这样的做法根本就没必要,如果要是真的不care你的话,你就是表现的再多,人家也不会想太多,尤其是那种自以为是的贱人,更是不会想明白的。

“哦,你刚刚一打岔我都忘了,我妈住院了,你能不能过来帮我照看一下。”这件事秋歌也不确定我到底会不会帮,从他的声音里我听出了一丝的颤抖。

汪静怡住院了??这个消息真是太诧异了。

前些日子看见他还好好的呢,怎么今天就住院了呢??

终于知道今天少了点什么了,秋歌没在我的楼下。

之前秋歌有事没事的就来我家接我上班,偶尔还会带个早餐。虽然我每次都没有吃。但是一次两次还可以,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哎,习惯真的不是一个好东西。

“啊,好,我马上下班了,一会儿就去了。”

“筱筱,你真的答应?”

“恩,拜拜。”

不想去理会秋歌的那边是什么反应,我挂了电话,一脸甜蜜的做着工作,脸上还挂着笑容。

“筱筱,你,,男朋友电话么?”

白静?我擦,竟然还没走。。怎么这么不自觉呢??

“你有事么?”不答反问,她这样的赖在我这里无非就是想让我帮着她做工作。不管是出于哪方面,我都不会帮她了。因为她一个,我丢了一大堆的同事,那多不值得。而且,刚刚答应了秋歌去看汪静怡,怎么都不好食言。

无乱汪静怡以前做了什么,终归还是有对我好的时候。老人,毕竟是长辈。生病了我去看是应该的。

“你能帮我把这个做完么?”白静将手中的一个文件夹低了过来,脸上更是挂着可怜的表情。

装可怜给谁看?自己的工作做不完就撒娇卖萌装可怜??那如果都这样的话,这个公司还怎么运作??

不过,我还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接过她的文件夹的时候,余光瞥见了她脸上得意的表情。

这就开心了,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一定会帮你做呢?

我看了看她的文件夹,就在她即将开口谢我的时候,淡然的开口,“这份文件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做完。”

对,我没打算帮她。只是想耍耍她而已。一个总想不劳而获,从捷径得到一切的女人,是我最看不起的女人,我更恨的女人还有这种无辜那我当傻子耍的人。

白静的脸在听到我的话的时候就瞬间涨成了猪肝色。而刚刚的那些她准备好的话,现在也说不出口了,只好咽回肚子里。

“你看我今天有事,你能不能,,”

“对不起,我下班有事,帮不了你。”说完也不再理会她是不是要离开就继续的做着我的工作。

白静看着我很久,才拿着她的文件夹踏着高跟鞋蹬蹬噔的离开了。

她刚刚看我的眼神不用想都知道是特别的恨。

恨吧,我不在乎。

陪男朋友??以为谁都不知道呢??白静在背后跟着经理不清不楚的。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些原因,白静在公司里也昂首挺胸的,虽然她是靠特招进来的。

特招,,特殊的招聘。至于怎么特殊,在这个社会上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白静刚走,石头就从隔壁的办工桌伸过脑袋小声的问着我,“你这么做,不怕她找经理给你穿小鞋啊。”

“穿就穿呗,”无所谓的对她一笑,也随之谢谢了她的关心。

至于白静,我还真是无语,开始是被她耍着,以为是个好人呢,不过是个利用别人的人而已。现在看来她更是不可交的人。

人都说如果一个人,周围几个人讨厌她,那也许是那周围几个人跟他性格不合,但是如果周围的人都烦他的话,那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

白静不就是这样么?整个办公室这么多人,就是没人理她。我也是好心这么做,没想到她竟然是这么的人。

“给你个赞。”石头比出大拇指朝我晃了晃,就低头工作了。

工作很快就完成了,一到下班的点,我就跟着大家一起去打卡下班了。临走的时候看着白静愤恨在座位上拿着键盘发泄着。

滋滋,白瞎了那个好键盘了。

祸害精啊。

在医院附近买了点水果,就去了医院。汪静怡住院了,这秋歌一定是在医院了,打电话给秋歌知道了病房的好,就快速的去了病房。

一进病房,有些压抑的感觉。

最讨厌来医院了,主要是有这些难闻的消毒水的味道和医院这种压抑的心情,让人总是开心不起来。

“筱筱,你来了!”秋歌在汪静怡的床前安静的削着苹果,看见我来了,更是觉得诧异。

在这个房间里最诧异的人莫属汪静怡了。

他应该是没想到我竟然会来到这里来看她吧。

“恩,阿姨怎么样了?”

我看懂了汪静怡那诧异的表情,选择了无视,将果篮放在了床头柜上。

“你,,怎么来了?”汪静怡不自然的表情,虽然他换的很快,但是我还是捕捉到了。

好像才两个月不见,怎么就这么的憔悴了呢?好像头发也白了很多。

秋歌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您生病了,我来看是很正常的啊,感觉还好么?”将被子给她盖好,然后才坐在凳子上,拿过秋歌手上的苹果继续的削着。

秋歌那削苹果的计数我可是不敢恭维,大苹果他最后能剩个果核就不错了。

“筱筱,我,,”汪静怡眼圈红了,眼神里也饱含了很多懊悔。

她懊悔什么?懊悔当初不该那么的对我是不是?不过事情都过去了,我也不想提了。

“阿姨,你别说了。过去什么的我都不在意了,现在您只要好好养病就是了。对了,秋畅呢?”

不提还好,一提汪静怡的脸色立马就不好了。

看着架势是因为秋畅才引起的这场病啊。不过,也就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啊。

我在这里呆了很久,汪静怡在药物的作用下,终于挺不住了,才睡着了。

等她熟睡了,我和秋歌才走出病房。

今天他应该有很多想跟我谈的吧。

比如,之前的打过电话,

比如,我今天的反常。

比如,汪静怡怎么病的,

比如,秋畅为什么没来。

走到走廊的劲头。我们面对着病房的那一边。这样无论我们在做什么,只要病房有动静,我们都何以快的过去。

“你今天打电话怎么语气那么奇怪?“

“奇怪?为什么会奇怪?那不成我没有影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