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40.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你以为你是鬼啊,还没有影子。我只是想说,刚刚打电话的时候怎么,,,”秋歌浓密的眉毛凑在一起,眼神里还隐藏着些许的兴奋。

兴奋什么?不过是演戏,他竟然当真了。

思及至此,我便伸手拍了拍秋歌的肩膀,一副好兄弟的架势,“刚刚公司有个烦人精,我就拿你挡了一下。都是哥们,你不会介意吧。”说着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秋歌还没从兴奋劲中出来,就被我一盆凉水给浇灭了。

“哦,这样啊,我不介意。”

“就知道你这哥们不错。”收回放在秋歌身上的手,恩了一声将眼睛飘向了窗外。

从那次我们谈过之后,就做了哥们。我知道他的想法,只是现在我真的没有想好。莫不如就这么的相处挺好的。

“谢谢你能来。”秋歌将怀里的烟摸了出来,拿出一颗放进了嘴里,点烟的时候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叹了口气将烟又原样的放了回去。

他竟然能忍得住?

将面前的窗户打开了,将窗台让出来给秋歌说道,“想抽就抽吧。”

秋歌倒是顺着我的意思站了过来,只是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并没有抽烟。

“其实你也不用谢。她生病了,她怎么说也做了我那几年的婆婆,于情于理我都该来看看。秋畅呢?怎么没见她来呢?”一进病房,就看秋歌在这里忙前忙后,这件事不是应该女儿出面的么?

这个时候竟然找不到她。

也是,她也不是亲生的闺女,怎么能真心的对待呢?

“她离婚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这是我早就料到的结果,只是现在听来,也是蛮震惊的。

秋畅真的狠得下心不管这个抚养她多年的妈。就算不是亲妈这些年也胜似亲妈了。她这么做太不孝了。

“你自己一定忙不过来吧,有事就去忙吧。我帮你照顾就是了。”

“我打电话给你不是让你一直照顾的,我这就出去找个护工来。我今天公司有事而且也得回去请个假才行。这边你就帮我照看一下。”

“护工就别请了,你我轮流的照顾几天也就好了。你有钱还不如给阿姨买点营养品呢。”

“筱筱,你既然不答应跟我复婚,那你怎么还帮我照顾老妈,,你是同意了么?”秋歌说着还有些激动呢。这几个月他一直的都在我的面前忏悔,道歉。一直想要再重新开始。只是我没有给机会而已。

“秋歌,我帮你照顾只是因为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复婚这件事你就别想了。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么?”

“可是,,”

“别可是了,你不是有事要忙么?赶紧走吧。”这个问题再纠缠下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赶紧结束这是上策。

秋歌应该是真的有事要忙,才匆匆的交代了两句就离开了。

给老妈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就进了病房。

我刚把病房的门打开,就看到汪静怡挣扎的坐起来去拿水杯。

“别动,我来。”

赶紧的走到病床旁边,将水杯又兑了点热水,试了试水温才将水杯递给汪静怡。

汪静怡看了看我手里的水杯,接过去看了我很久,才喝了起来。等她喝完水,我又将水杯放回了远处,坐在了床头的椅子上。

“想吃水果么?”

见汪静怡摇摇头。她不说话,我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就只能尴尬的坐在椅上上,这瞅瞅,那看看的。

病房里静的连我们两个的呼吸的声音都可以很清晰的听到。甚至也可以听到心跳的声音了。

这样的环境太压抑了。

怎么才能化解这样的尴尬呢?

“筱筱,你,,恨我么?”

汪静怡蓦然打开口,吓了我一跳。不过我很快的适应过来,恢复了神色道:“恨您?为什么?”

“我对你那么不好,你如今来了是,,”

不等汪静怡把猜测的话问完,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我不是来落井下石的,也不是来笑话你的。是秋歌一个人忙不过来,我帮忙照顾两天而已。”

“我当初那么对你,你为什么还愿意来?”

“其实,我并不愿意来,只是我也说不上恨你。你无论怎么做,也是为秋歌好。也是为了秋家,我没有理由恨你。如果就算是恨,那也是在我没有孩子之前,掉入出生后我就把那些都看淡了。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你是孩子的奶奶,于情于理,我都应该来不是?”

“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汪静怡是孤单太久了吧,自从老公去世之后,秋畅也不跟他一条心了。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秋歌也不总回家。好不容易有个孩子,却也是个她不喜欢的女孩。

看她现在的样子,倒是眼中多了很多的对孩子的爱。

她真是真的喜欢了小茹了么?

“孩子现在已经回叫人了。小嘴舔着呢,会说话了之后就天天呀呀的说个不停。”每次说起孩子,我都有好多的话要说。现在我才明白,当初老妈安排我相亲的时候,是怎么的说出那么多的话好言好语的。

那都是自己的孩子啊,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眼里就是完美的,又怎么可能没哟话说呢?

“那孩子也已经快一岁了吧。这时间真是快呢,哪天你能带来让我看看么?”

汪静怡的语气似乎带了些恳求。

生场病,能将一个人的性格改变么?

“您是孩子的奶奶?您想看孩子我当然能让你看。不过,您应该先把病养好。小茹体质不好,您总不会让孩子来医院这病毒聚集的地方吧。”

我这么说并不是忽悠她,只是为了让汪静怡好好养病而安抚他的话。

“你不会骗我吧!”

汪静怡紧紧的抓着我的手,眼睛里充满着渴望。那是种对亲情的渴望。

“您好好的养病。我不会骗你的。等你好了,我带着小茹来接您出院!”

我的话给汪静怡吃了颗静心丸,苍白没有血色的脸颊勉强的露出意思微笑。

除了结婚那天,我好像就没看到汪静怡笑过,她好像就一直是那么的表情。

现在一看,其实她并不是不爱笑,只是这么的压抑着,心里的要担心的事情太多了吧。

有了这一小段的谈话,我和汪静怡相处起来就没有开始的时候那么尴尬了,偶尔还可以说几句体己话。相处的好了更像是一对母女了呢。连秋歌见了我们这样的好,都很是惊讶。

这不,昨天他看到我和汪静怡说说笑笑的,不禁眉头紧蹙的嘟囔着,“妈,你这是要筱筱不要我了?”

听到他这话,我突然想起来当初秋歌第一次去我家的时候,老妈也是可这什么都给秋歌,冷落了我这个亲生的女儿,那个时候我也是说了老妈是重婿轻女,现在终于让我讨回来了。



这种感觉还不错。

怪不得当初秋歌那么的得意。

那现在我也不能放弃这好不容易能够讽刺他的话了。

“阿姨,他竟然吃醋了。不过我跟您关系好一点,难道不好么?”装作想不明白的样子,眨巴这大眼睛看向秋歌,眼神里都是满满的得意。

让你嘚瑟,这回你老妈可是向着我了哦。

秋歌倒是看出来了我眼睛里的得意,不过也是没在意,反而将脑袋转去看向了汪静怡。

后者拉着我的手放在手里,将秋歌的脑袋戳到了一边,“你一边去,平常都不知道看看我,你看看筱筱,天天的照顾我。你这个不孝子,我干嘛理你啊。”

听着汪静怡的话我特别想笑。

他妈终于不要他了。

“对啊,你一边去。”

我得意的往汪静怡的身边蹭了蹭,挑衅的看着秋歌,看着他挫败了的眼神,我就更开心了。

“好,你们娘俩是一家的,我就是地里的小白菜。哎小白菜啊,地里黄啊,”秋歌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一边唱还一边浮夸的演了起来。那委屈的样子,就跟那受委屈的小媳妇没什么差别。

秋歌那嘚瑟的样子,将汪静怡逗笑了,这个病房里都回荡着我们三个人的爽朗的笑声。

“什么事情啊,你们笑的这么开心。老太太,恢复的不错啊。”

一个四十多岁的医生,带着一副眼镜就走了进来。

“医生,我妈的病情怎么样了?”

秋歌一看是汪静怡的主治医生,就收敛了刚刚的傻了吧唧的气息,回到了正常的样子。

医生给汪静怡检查了一番,笑呵呵的说道,“老太太,你恢复的很好吖,儿子媳妇围绕在身边好幸福啊。没什么事了,你可以给你母亲办理出院手续了。回家只需要注意别吃太油腻的就好了。”前一句是说给汪静怡听的,后一句是说给我和秋歌说的。

医生说的那句一家三口都没给我们反驳的机会,就匆匆的离开了。他走了,留下了我们尴尬的待在那里。

我们这三个人其乐融融的倒是真的像是一家人。不过那是以前而已。

“哎呦,终于可以出院了,这个鬼地方,我再也不想来了。”

噗,这医院这样的地方,还能有人愿意来怎么的??

“您啊,就好好休息吧,出院事情,我和秋歌办理就好了。”

“筱筱,你还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吧。”

“你们背着我商量了什么事情了?”在一旁神游的秋歌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我和汪静怡,不过我和汪静怡倒是第一次心意相通的瞒着秋歌,神秘的相识一笑道:“不告诉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