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2.婚礼的意外

辗转到了星期一,我和秋歌请了半天假就去把结婚证领了。

结婚证拿到手之后,我才有点如梦初醒的样子。

我结婚了。

从此刻起,我就变成了一个已婚女人了。

以后我就是有老公有家庭的人了,想想真是有些像做梦。

“想什么呢!”一直低头往前走的我,没看到前面的冲过来的自行车,还好,秋歌及时的将我拉了回来。

“在想,刚刚进门前我还是一个未婚女子呢,这出了门就已婚了,以后就要围着你过日子了。”虽然我人比较高,但是对于比我还高半个头的秋歌来说,我还是可以有卖萌扮乖的机会的。

“以后还有儿子,儿子的儿子!”秋歌眨巴着那双魅惑人的眼睛,表示他的话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事实。

我撅着嘴,狠狠的瞪了秋歌一眼,“谁说就是儿子了,我要生女儿!”

“只要你给我生就行,儿子女儿我都喜欢。”秋歌说完眼睛里更是慢慢的得意。



丫的,被这货给绕进去了,刚结婚二人世界还没过够呢,谁给他生孩子。

咬着牙,狠狠的剜了某个幸灾乐祸的人一眼,我就快步离开了。

证领了,婚纱照也拍完了,喜帖我们也都发出去了。现在就等婚礼的正日子到来了。

婚礼前三天,我和秋歌都没住在一起,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老妈是这么说的。

那剩下的三天时间,我就拉着古妍,享受最后的婚前时光。

“筱筱,没想到你还真的嫁给他了,这算苦尽甘来吧,好歹他一直是你爱的人!”古妍往高脚杯里倒了一杯酒递给我,随后坐在我身边,一起看窗外的星星。

“如果没有他妈的话,就真的是苦尽甘来了!”我苦笑着,有个处处挑剔的婆婆,还真不是什么甜事。

“你们以后也不住一起,就逢年过节的能见次面,忍忍就过去了呗!”

“说的容易,等你找婆家那天你就知道了!”白了古妍一眼,内心却在深深的期待着古妍的婆婆会是神马样子的人。

还真希望她能碰上一个喜欢她的婆婆。

古妍听到我的话,脸颊一红,瞪了我一眼一口将杯中酒倒进嘴里。

“你和谭伟泽有什么进展不?”看到古妍害羞的样子突然想起来了她的那个男朋友。

其实说来也巧,谭伟泽这个人我还原本就认识,他是秋歌的好哥们兼室友。大学的时候曾经见过几次,后来就再也没见过。想不到这一次古妍竟然拜倒在他的手里了。

这一次谭伟泽也是我婚礼的伴郎,两个人刚好,如果古妍再接到捧花的话,那下一个就是她了。

“咳咳,还好,正常进展!”古妍喝进嘴的一口酒呛得眼泪直往外流。

“见过他父母没?”

“上次逛街的时候遇到了他妈妈,人还不错。”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他妈应该不错了,要不岂不是早就跟我抱怨个没完没了啊!”看到古妍难得害羞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想逗她。

“你好烦啊!”古妍将我推开之后还怒中带笑的看着我,然后我们就开始了你追我赶的打闹。

婚礼那天,一切都是按照流程顺利的进行着。

婚礼进行的时候,我也在担心,沙莎的事情到底解决没有?

她会不会又突然穿着婚纱出现,成了婚礼的新娘。

我不得不担心,谁也不想人生的大喜的日子里,出现什么纰漏。

还好,我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在化妆间换礼服的时候,衣服的衣角有些破裂,紧忙让古妍去找针线包把衣服缝上。祸不单行,这边衣服还没缝上,那边一转弯就把桌子上的高脚杯碰掉了。

“砰”的一声,玻璃的碎片散落满地,看着那些玻璃,我的脑海里一直在想着三个字。

不吉利。

记得以前听说婚礼上出现事故会暗示这这段婚姻未来充满坎坷。那我今天的婚礼前半部分顺利异常,后半场出事,岂不是我的婚姻先甜后苦?

古妍很快回来了,将礼服缝上后,我们就出去开始敬酒了。

秋、颜两家的亲戚朋友来了一大部分,十人坐一桌,也要三十多桌。这三十多桌的酒敬下来,耍赖着喝,我都有点蒙圈了。

好不容易找了位置休息一下,回头看了看秋歌,他的脸也略微的有些红了。而再看古妍和谭伟泽,他俩也没好到哪去,靠在一起醒酒呢。

“早知道就不通知这么多人了!”

“要不咱再重结一次?这次少请点人,就十桌。”秋歌半眯着眼睛瞄了过来,我甩了好几个白眼给他。

结一次就累个半死,谁想再来一次?

“好啊,换个人再结一次!”我挑衅的看着秋歌,让你出馊主意,看你还乱说不。

“你要是敢重结一次,那我就去抢婚!”秋歌撅着嘴狠狠的说着,好像现在就要去抢亲一样。

“啥样吧!”我们四个人哈哈笑的不能自己了。

我们这边气氛轻松自在,门口那边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边怎么了?秋歌你去看看!”我穿着高跟鞋不方便,还是他去快点。

秋歌本意也是这样,回头看了谭伟泽,两个人疾步而去。

婚礼的新郎新娘使我们,出了事,我们自然得先去解决。否则丢面子不是我们了么?

秋歌去了好久都没回来,我和古妍也坐不住了,紧忙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临近的一些亲戚朋友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可怜,还有些怜悯。

我不安的看了古妍一眼,古妍心领神会的相互扶持着往前走,脚步更加的快了。

还没到门口,汪静怡看到我过来,眼里闪过一丝不安,随即笑呵呵的对我说道:“这也没什么事,你去那边歇着吧!”

呵,平常都没让我歇着,今天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异于平常定有鬼!

我笑着拉着汪静怡的手继续往里走“妈,我刚休息过了,我不累,秋歌呢,我找他有事!”

“他,在休息室呢!”

“那我去找他!”

我将汪静怡的手拉了下来就往休息室走去,汪静怡看拦不住我,也赶紧的往休息室走。

到了休息室的门口,还没开门就听到了我最不想听见的声音。

她又来了。

“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能娶她。”

“沙莎,你别闹了,我跟你说了,忘记那天的事,你别来闹我的婚礼!”

“我有了你的孩子,你凭什么娶她不娶我?”

“你有了孩子,也别想进我秋家的门!”我还没说话,就看见汪静怡推门而入。

我不知道汪静怡此番做法为何,但是刚刚的对话好像并不是秋歌跟我解释的那样吧!

不是说什么都没发生么?那为什么还要忘记那天的事?

难不成秋歌真的跟沙莎滚了床单不成?

我带着各种疑问,随着汪静怡走了进去。古妍再后面跟着把门关上,此时休息室里就我们五个人而已。

看到我们进来,显然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妈,筱筱,我,”秋歌抿着唇想开口解释什么,却被汪静怡的话给堵了回去。

“你先别说话!”汪静怡转过身看着沙莎,上下打量了一下才开口道:“从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的家的时候,我是不是就告诫过你,别痴心妄想,现在怎么,想凭借一个不知爹是谁的孩子来到我们家来母凭子贵来了?”

汪静怡说话丝毫不留情面,她看不上的就是看不上,你做再多也是无用。

“那晚,和我在一起的就是他,孩子不是他的还是我自己伪造的不成?”沙莎说着眼角便流下了两滴泪水。她抬头看向秋歌,寻求一丝安慰,却不知道秋歌此刻在他妈的面前一个屁都不敢放,又何况是这种事情。

只能说她找错了安慰的人,眼泪流错了地方。

“你告诉她,是不是你!”汪静怡的眼神煞是可怕,估计是想这件事无论是否是真的,今天在这里必须是假的!

收到汪静怡的眼神,秋歌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撇过头去不看他。现在对他失望透顶,还有什么可说的。

“那天我是跟你在一起喝酒,但是那天后来我就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了!而且喝的不省人事的,怎么可能,”秋歌顿了顿,看了看周围才继续说道“根本不可能做那事!你的孩子也不可能是我的!”

过了那么久,你说不是就不是啊。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而且还是带了一个三个月大的孩子,这你还能否认?

“我儿子说了,他没动你,你也别在这赖着,赶紧哪来回哪去!”汪静怡说着说着就下逐客令了。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于非常要面子的汪静怡来说,沙莎的这一举动完全就是赤果果的打脸。

一直以秋歌为傲的她,竟然在婚礼当天被人爆出这种事情,搁谁能不生气?

“我会拿出证据证明这个孩子就是秋歌的,你们今天对我说的话,给我的耻辱,未来我一定会一分一分的讨回来!”沙莎说着哭红了眼,明明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秋歌的,现在所有人都不承认。

“羊水DNA鉴定是最准的,你不妨去试试!”古妍在一旁拿着手机说道,“你现在貌似两三个月的样子,现在做鉴定没什么危险。”

“你怎么知道?”我好奇的看向古妍,她一个空姐怎么会知道这事?

“百度啊~~”古妍摇了摇手里的手机,得意的笑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