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5.结果出了

吃完饭,汪静怡把我拉进卧室,难得的跟我平心静气的说着话。

“筱筱,妈知道秋歌这件事做的不好,但现在结果不还是没出来么,你和他先去度蜜月,散散心!”

“妈,我已经回单位销假了,再请的话领导也会不愿意的,再说我们刚结婚就出现这个事,我也没心情和他出去度蜜月。等这件事查清楚再说吧!”

我没想到她拉我进屋是要说度蜜月的事,但我想她更想说的是,让我好好散心好怀孩子吧!

果不其然,汪静怡下面的话就开始往孩子上饶了。

“我也知道你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住一起挺长时间了,以前没结婚不好要孩子,这日后啊就别吃药了,对身体不好!”

汪静怡说完,从手里拿出一个避孕药来,我看的这个诧异啊。

这盒药都半年之前的了,那次秋歌突然来了,他也没拿杜蕾斯,只好事后吃了药。

这药我也只是吃了一粒,之后就没再吃了,随手放了起来,没想到竟然被汪静怡翻了出来。



“妈你这从哪找出来的?”我都忘记了放在哪的药,她怎么能翻出来。

“那屋的衣柜里,我刚刚放衣服的时候看到的。这个药我拿走了,你这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了,都给我!”汪静怡瞪圆了眼睛看着我,好像我不把东西拿出来就要吃了我一般。

看着她的样子,我也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可我们婚后都没滚过床单,哪里用的到那个?

“妈,我们,,”本想说我们并没有做,但是虽然同为女人,但我还真说不出口。

夫妻间的房事又岂能对别人讲?

“别跟我说不想要孩子,孩子早生早好!”汪静怡见我不给她拿,脸色立马就拉了下来,好像我不给她就犯了多大的错误一样。

“哦。”看着汪静怡的样子,无奈只好回头从床头柜里将小盒拿出来,交到了她手上。

你就是不拿走,也用不上这玩儿意!

暗自在心里想着,也不敢多言。

汪静怡拿着两个盒子,瞅了一眼,也没细看,就直接揣兜里了。

“以后做菜啊,也注意点,别总做辛辣的凉的,多吃点热乎菜!”

额,这是什么说法?这样也有助于要孩子??

“哦,好,妈,我记住了”我垂眸着眼睛,看着已经被我皱吧成一团的衣角,不知道应该还说些什么。

许是汪静怡也不知道和我说点什么了吧,起身便离开了卧室。

她走了,留下我自己在卧室望天。

以前不理解什么叫做婚姻是坟墓,现在懂了。

每天工作上烦心,回到家里还要面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真是不得安生。

不多时,秋歌推门而入。看着他穿了睡袍,想必是已经洗了澡了。

在他父母面前我们还能尽量的说两句话,但是回到卧室,看到他想说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去卫生间洗了澡,出来时看到秋歌半躺在床上看杂志。

轻轻的撇了一眼就往床的另一边走去,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强迫自己赶紧入睡。

“今天妈找我谈过了,让我们赶紧要孩子!”

妈?哪个妈,你妈还是我妈?

见我没说话,秋歌放下了杂志继续说道:“沙莎今天去做羊水穿刺了,应该明天就可以有结果了。”

“挺好!”我睁开眼睛,看着窗外,耳朵仔细的听着身后的声音。

“你就没什么话跟我说么?”

“有什么话,明天出结果再说吧,我累了!”我也不回头,就继续的闭上眼睛,想办法入睡。

漆黑的夜里,只有窗外的月光透着窗帘散落在地板上。而床上的人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不知道翻滚了多久,才得以睡着。早上也早早的就醒了,四点钟我就已经起床准备做早餐了。

早餐准备妥当的时候已经早上五点多了,汪静怡和秋天梧也起来了。看到我在厨房做早餐,也只是瞄了一眼,告诉我她早餐不能吃硬食,要喝粥罢了。

又熬了点粥之后,盛了出来才招呼着汪静怡和秋天梧过来吃饭。

“秋歌呢,怎么还没起?”汪静怡坐下不满的看着我。

你吃你的就好,管那么多!

“他上班晚,一会儿他自己就起来了。”我也不管他们,自己坐在那里继续的吃了起来。

我快要吃完的时候,秋歌才迷糊着起来了。在秋天梧的呵斥下,才去洗了脸回来吃饭。

秋歌刚刚坐下,秋天梧开口严肃的说道:“筱筱,以后秋歌起床不洗漱,不让他吃饭。”

“哦,好!”看着秋歌瘪了嘴,我噗嗤的笑了出来。但也只是小小的笑一下,便留下一句‘吃饱了,你们慢吃’就离开了餐桌。

“今晚我会带着沙莎和化验报告一起回来,给这件事一个交代。”秋歌见我要走才开口说了这句话。我冷哼一声,就回了卧室。

去上班的时候,看到汪静怡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看着电视,好一个悠哉的惬意生活啊。

白天浑浑噩噩的,好几次开会的时候走神,被孔莹即使给我元神归位了,要不今天指不定要哎多少骂呢!

晚上坐车回来的时候,一直在想,如果这件事又是我冤枉了他怎么办?可转念一想,人家都怀孕了,这种情况的概率发生岂不是微乎其微?

可人生处处充满奇迹啊。

我到家时,秋歌已经和沙莎坐在沙发上了,而秋家的二老也坐在了另一边。

这就是在等我呢啊!

我仔细的看了他们四个人的表情,没有一个我看的懂的。

结果不是就两种么?为什么是这种面无表情的样子?眼神里还略微的有些小情绪。尤其是沙莎,她的眼里竟然还有一丝的期待。

我穿上拖鞋,也不去换衣服了,就直接坐到了离秋歌最远的位置--一个单独的沙发上。

“结果如何?”

“等你回来再看!”秋歌说着拿起了一个文件袋拆了起来。

整了半天,原来是等着人到齐了才开袋啊,这是怕我不认最后的结果么?

我也不知道我心里期盼的是哪个结果,只好直勾勾的瞅着秋歌的动作。

秋歌将文件拆开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看结果,看到他紧蹙的眉头松开,眉眼之间还有丝丝笑意。

我不禁疑惑了,只是为了有儿子开心?还是为了他没背叛我而高兴?

有人比我还沉不住气,沙莎看到秋歌的表情,更是紧张到不得了,站起来一把抢过秋歌手里的协议看了起来。沙莎看完颓废的坐在沙发瑟瑟发抖,不停的在嘴里重复着“不可能,不可能!”

我撇过头看着沙莎,对于那份报告的答案心里也有了一份答案。

“哎呀,到底结果是什么,儿子你倒是说啊!”汪静怡早也坐不住了,看到两个人看了协议都没说话,更是急的直跳脚。

“DNA比对结果,相似度百分之零点零一,所以这个孩子跟我无关!”秋歌认真的看着我说道。

我又没问你,你看着我干嘛!低着都拿起一个苹果就啃了起来,躲避着秋歌的目光。

但不可置疑的听到这个结果我还是开心的。

我的嘴角也微微的上扬了。

那边已经开始庆贺这个结果了,我却一转头看到了抿着唇有些要哭的女孩。

我刚要开口劝慰她两句,却看到她咬了咬下唇,仿佛想到什么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叔叔,阿姨,秋歌,筱筱。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但是我相信这份结果的真实性。昨天闹了那么一出,给你们造成了困扰我在这里跟你们说声对不起。”沙莎说完站起来给我们四人都深深的鞠了一躬。

最后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说道:“筱筱,秋歌真的很爱你,我早知道他心里有个女人,却不知道那个人就是你。

其实跟我在一起从未有半分越距,就连接吻恐怕也是那一晚我主动吻上去的,可他却推开了我。”沙莎说道这里的时候,嘴角努力的往上扯,却显得整个表情都更加的苦涩。

“你能容忍这件事到看到结果,我想你也是真的爱他,我希望你们能好好的。”

沙莎说的很真诚,我也感受到了她的诚意。我不能否认,她是个敢爱敢恨的人,更是一个直爽,有勇气的人。如果我们早些认识,或许能是很好的朋友。

“我知道,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呢?”我看着她的肚子,仿佛看到了蜷缩在肚子里的婴儿。

“他,,他的父亲我都不知道是谁,我又怎么忍心让他出生跟我受苦?”一句话决定了这个紧紧三个月大的婴儿的命运。

这个决定很残忍,却也是对孩子负责的态度。如果不能给孩子一幸福的家,那何必让他来一起受苦呢?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我陪你!”我拉着沙莎的手,扶她坐到沙发上。

“筱筱,你。。”沙莎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她以为我会打她,骂她,就是没想到我会陪她去医院。

“你是个坦率的姑娘,我是很生气,但是我也知道你有你的难处。我相信你今天的话都是真心的,何况,如果不是因为秋歌,或许你会有更好的姻缘,这也算是我替秋歌补偿给你的吧!”

如果当初秋歌没有找她来假扮女朋友,那她也不会在最后一次喝酒而孤注一掷,总归是害了人家姑娘,爱情方面不会给她任何承诺,但友情上,我也不会吝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