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6.重归于好

说好明日陪沙莎去做人流,将她送走之后,我们四口终于吃上了一顿婚后安心的饭。

我要陪沙莎去做手术的事,家里的人都不同意,认为我是多此一举。

可我是看在那个可怜的孩子的份上才去的。

汪静怡吃完饭还在劝我,我一笑而过便打马虎眼过去了。

洗漱完我回卧室的时候,秋歌不在。应该是在客房和他父母聊天吧!

躺在床上不多时,秋歌就回来了。看了我一眼就上床依靠在床头。

“你没什么话要说么?”

“我,,”听他这么一说,我还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想直接叫老公,却又怕他提起离婚的事。顿时就不开口了。

“你不相信我,然后还不理我。你不该为这事道歉么?”秋歌突然转过头双手撑在我的身体两边,大长腿直接的压在了我的腿上,令我动弹不得丝毫。



“对不起”看着近在咫尺的秋歌,我没骨气的脸红了起来。

“这就完了?”秋歌皱着眉头,相当不满意的瞅着我。

我紧张的手都在被窝里出了汗,咬着唇想了想,飞快的在秋歌的唇上印上一吻,便直勾勾的看着秋歌,等着他的宣判。

秋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副嫌弃的样子看了我一眼,回到了他原本躺着的位置,唉声叹气着。

咦?都亲了他了,怎么还不高兴?

我起身看着秋歌,他的声音更加的大了。

“哎~”

“喂,你怎么了?”

“我不叫喂!”

好吧,我知道他为什么闹别扭了,轻笑着趴在秋歌的胸膛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老公~”

秋歌还在板着脸,但微微上扬的嘴角出卖了他,我装作看不到的样子继续叫了两声“老公,老公~”

小样,还绷着!

我伸出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画着圈,结果画了不到两圈,他就破功了。

秋歌抓住我的手,一个翻转将我压在身下,喘着粗气咬着牙说道:“你又一次的不相信我,还不听解释。现在知道误会了,也没认错的样子,现在还来诱惑我!”

秋歌的气息喷在我的脖子上,痒的我浑身难受。

“可你昨天还提离婚了呢!”

“我提了也是你心里的想法!”

“我可没那么想!”我撇过头不看他,你冤枉我了呢,你还有理了?

“你真没想过要离婚?”秋歌腾出一只手,一只手捏住了我的下巴让我正视他。

丫的,真狠,你竟然下狠手。很疼的啊!

“我真没想过。要离婚早就在她出现的身后就跟你发飙了,何必在婚礼上维护你,还等你到现在?我傻啊!”我朝着秋歌的脸上吹气,轻声的埋怨着。

“老婆,你真好!”秋歌说着就亲了下来,我也热情的回应着。感受到他手的移动,我抵着他的胸膛嗔道:“你爸妈还在呢!”

“我们轻点!”秋歌顿了顿继续着,我偏过头“我可不想让你爸妈听到什么!”

“那怎么办?昨天你跟我好好的多好?”秋歌说着颓废的倒在了我的身边,我回头看他,却是一副y求不满的样子。

“你爸妈什么时候走啊?”我也不想新婚之期闹出这样的事情,可是昨天谁会有心情?

“明天!刚刚妈跟我说的,家里我姐怀孕了,要回去照顾她呢!”秋歌将我揽进怀里,细心的帮我掖好了被子。

“那臣妾明日补偿您可好?”我听到他妈要回去的消息真是开心的不得了,有她在我还真是没办法避孕了呢!

“必须补偿!”秋歌瞪了我一眼,还将我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告诉我此刻他有多想。

“那您早日安歇。臣妾睡了。”

小闹着就赶紧睡了,这是结婚的第二晚,却也是睡的最安稳的一晚。

早上起床的时候秋歌还赖床要拉着我多睡一会,却被我握灵巧的多开。今天的事情还真是不少。

忙了一上午,中午的时候才想起今天秋歌的爸妈要走的事情,打电话给秋歌的时候,他说爸妈已经走了,要我不用担心了。

听到秋歌的话,我总觉得有些不好,公婆第一次走我就没送他们,于情于理都是我不对。可秋歌都说已经走了,我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下午工作的时候,一个孕妇拿着文档过来找我,看到她隆起的肚子,我猛然想起今天要陪沙莎去做手术的,打开手机,却看到沙莎发来的短信:筱筱,你有心我就感谢了,我走了,勿念。

沙莎走了?那孩子可还在?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

这些问题都随着沙莎的离开成为了未解之谜,而我也无从追溯了。

下午没什么工作,古妍打电话来问事情怎么样了,我跟她大概的解释了一番,便收了线。

回想我和秋歌的相识到相知,再到现在走入婚姻的殿堂,其实过程一点都不顺利,反而很坎坷。曾天真的以为结婚后会好很多,谁知那所谓的好却都是梦。

不知道未来的日子会如何,我只能硬着头皮一直走下去。

晚上回到家,被秋歌拉着运动到半夜才沉沉的睡去,第二天早上起来都是腰酸背痛,好像浑身都要散架了一样。

看着熟睡中各种满足的秋歌,我在他脸上折腾了好半天解了气才准备起床。刚一起身就被秋歌一把拉近怀里,眼睛也不争的沙哑着嗓子说着:“折腾完我就想这么走了?”

“你醒了?”

我很诧异,我并不是很使劲啊,他怎么就醒了?平常不都是睡的很死的么?

“你这么玩我要是再不醒,岂不是辜负了夫人的美意?”秋歌说着拿下巴在我脸上蹭了蹭。

一个晚上,秋歌的下巴上就长出了一丢丢的青色的胡茬,很硬,蹭的我的脸颊生疼。

我将秋歌的下巴推到一边,嫌弃的吐着口水“呸,胡子扎死人了,你离我远点?”

“夫人,你承诺我的补偿你还没补偿完呢?现在就开始反抗了?”

补偿是补偿,你丫的欺负我还不能让我反抗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昨晚不是补偿你了么?”我咕噜着说着,想到昨晚的疯狂,现在想想都脸红的要命。

“昨晚那是肉体的补偿,今晚是心灵的补偿!”

“歪理一堆,我要起床做早餐了!”

“不用做,我的早餐就在这!”秋歌说完就用他的唇封住了我的嘴,无论我如何求饶,终究是没逃过做他早餐的命运。

他体力怎么就这么好?

我现在有些抱怨在滚床单这件事上的不公平了。

明明是他出力多,为什么最后最累的是女人?

不公平啊,太不公平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上班的时候,连脚步都有些轻浮了,这一路上我都不知道咒骂秋歌多少次了。

上班之后一直处在打哈欠的状态,同事倒是没多在意,偶尔也有几个用‘不用说,我懂’的眼神看着我,看的我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中午实在困的不行了,就在办公室里睡着了,结果一下子睡过点了。

“蹬蹬噔”张天明敲着我的桌子,将我叫了起来。

“干嘛啊,困死了!”我抻着拦腰有些不满的看着张天明。

张天明真是哭笑不得啊,这事也不是他愿意干的啊,“老大叫你去办公室!”

“额,什么时候说的?”一边整理着书桌,一边问道。

“刚刚,你快去吧,老大脸色不太好!”

“恩”我点着头就向着办公室走去。

进来办公室就看到李浩铁青着脸坐在沙发上,看我进来,白了我一眼冷声冷气的叫我坐。

坐就坐,何必说的这么严肃。

“老大,找我干嘛?”

李浩听到我的话,没接话一直的盯着我看,我下意识的将领口拉紧了一下,没想到却看到李浩那双眼睛转来转去,突然觉得我好像有点此地无银了,早上检查的时候发现虽然胸口有两个红印子,但是衣服完全可以挡得住的。

李浩这么一看我就遮盖,这真是心虚误事啊!

“呦呵,有黑眼圈啊,看来昨晚没休息好啊!”李浩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小眼神上下的打量着我。

想笑就笑,何必说这些酸溜溜的语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吃醋了呢。

我刚想回嘴说些什么,却瞟到李浩的手上的牙齿印,恩,印子不大,估计是个樱桃小口的姑娘。

“师哥,你这是怎么了,让狗咬了?”

李浩看我一直盯着他的手看,把手收起来故作气愤的说道:“还不是昨晚回见,遇到了一个疯婆娘,好心拉她上车,她可倒好,回头就咬我一口!”

遇见一姑娘,人家不上你的车,咬了他一口。

恩这是从他的话里我得到的有用的词汇。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什么都没做,就是想送她回家”

“恩,回家,你认识人家么?”

李浩摇摇头。

“不认识人家你送人会什么家啊,活该你被咬!”

“哎你个小丫头,你哪边的?”李浩气的像过去拿教书的老头,吹胡子瞪眼的,只不过李浩不同的是他没胡子而已。

“我是你这边的啊,可是站在女人角度上,你这样欺负一个女孩子就是不对,没准还想对人家图谋不轨!”我自顾自的分析着,根本不理会李浩那边已经快要炸庙了。

炸庙也无所谓,他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哈哈。

“我简直是疯了才会把你叫进来,出去吧你!”

李浩气的对我下了逐客令,虽然我想在这多呆一会,但是我可不想加班,还是赶紧出去做我自己的工作了。

把门关上的一瞬间,我好像听到了从办公室里传来的哭泣声。

噗,小男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