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7.挑剔的婆婆,喂不饱的大姑姐

婚后的甜蜜小生活过了半个月,我们的新婚蜜月之旅才正式起航。

可以和爱的人一起旅行,是件在开心不过的事了。

两个人从早腻到晚,也不用担心上班会迟到,打打闹闹,一天就过去了。

生子计划行动有在发生,可是计划,我和秋歌商量了,近两年不要孩子。

秋歌也想过两年二人世界,就也同意了我的计划。

至于家里面的责问,我们也想好了对策。我家那边问起我就说是我不想要,若秋家问起秋歌就说是他不想要。

就算是责怪也责怪不到对方头上,这样对方的生活也好过些不是?

半个月的假期就这么过去了,我们也就打道回府了。

既然嫁人了,就先回婆家呗。

大包小裹的回家了,秋天梧倒是没说什么,就是让我们回家歇歇。但汪静怡就不这样了。

“怎么又花这么多钱啊,这些得花多少钱啊。真是不会过日子”汪静怡看着我拿着的那些东西,就开始没完没了的嘟囔。

“你别那么多事,新婚夫妻,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秋天梧生气的放下报纸,将老花镜往茶几上一扔,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

“你个死老头子,你想干什么?”汪静怡不满意的看着秋天梧,开了苗头的火差点没收住,还好秋歌及时的灭了火!

“妈,妈,别和我爸生气,再说这些我们也没花多少钱。筱筱,把给妈带的拿过来。”秋歌三言两语就将汪静怡哄的团团转,

我把一个锦盒递了过去,秋歌跟我眨眼睛,我咬咬牙,笑眯眯的看着汪静怡,“妈,这个是我和秋歌在当地看到的手镯,您戴上看合不合适!”

本以为看到特意给她带的礼物,脸上会有些笑容,没想到脸色和刚才一比,更是差了几分。

“买这么个玩意儿有什么用?能当饭吃么?这省下来都够一个月的生活费了”汪静怡打开看了一眼就仍在了茶几上,看我的眼神更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我这个郁闷,好心当成驴肝肺是不是??

她生气了,我还不能发火,还得去哄着她。

想想我都觉得憋屈。

“妈,这个,,”

“这么好的东西都不知道要,真是不会享受!”秋畅不知道从那个角落里冒出来了,将镯子拿起来,直接就套在了手上。

秋畅来回比了几下,回头问我:“筱筱,怎么样,我戴上是不是好看多了!”

这话问的,我怎么回答?

“好看,显得手白!”

“还得是筱筱,真会买东西,对了,你给我带什么礼物没啊?”秋畅说着就过来翻我手里的袋子。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都拿了出来。

这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啊,已经带了一个,却还想要另一个。

“姐,你轻点,里面还有给咱爸带的紫砂壶呢,你别整碎了!”秋歌放开汪静怡就跑过来阻止秋畅粗鲁的动作。

“哎呀,我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么?”秋畅不以为意的拿起一个小盒子,却拿错了方向。盒子里的东西掉了出来。

duang!

两个小紫砂茶杯掉在了地上,摔得细碎!

秋畅一看赶紧闪开一大步,看着秋歌就埋怨着:“你抢啥啊,碎了吧!”,说完还扑棱扑棱手,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坐在了沙发上。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打碎了被子,你竟然还能坐在那以局外人的身份看戏。

这次是让我见识了什么叫做颠倒黑白了。

“你说你买什么紫砂壶,不买能碎么?”汪静怡站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就说我的不是。一句话不说也能躺枪。

这汪静怡真是瞅准了机会就开始教训我。

这秋家的二位是想怎么的啊,我买礼物回来孝敬你们还是错了,大姐打坏了东西还得怪在我头上。

就算我是新入秋家大门的,你们也不能这么欺负我吧!

“妈,你少说筱筱两句不行么?明明是大姐不会拿东西打碎了,凭什么把错扔我老婆头上?”秋歌生气了,将紫砂壶和剩下的四个茶碗递给秋天梧,气哄哄的说着:“拿好了,别打碎了我妈又说我们的不是!”

“你这真是有了老婆忘了娘,现在就向着你媳妇了是不是?你以后是不是也不想要我这个妈了?”汪静怡拉扯着秋歌,还好紫砂壶没在秋歌受伤,否则非得都打碎了不可。

我冷着眼前的一切,还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起身往厨房走去。将茶碗的碎片收拾了起来。

我躲进厨房决定不参与秋家的内政,却总有人不让我消停。

秋畅鸟悄的走进厨房,看着我并不乐善的表情,却自己笑呵呵的跟我道起歉来了。

“筱筱啊,刚刚对不起啊,害你被咱妈骂了一顿!”

听着她这话,我这个白眼直翻。

现在道歉有用么,挨骂的是我。你现在来装好人,是不是晚了点。

我这和大姑姐之间却也不能整的太僵,毕竟以后还要相处。

但一想到上两次给她买东西都不给钱,我就心塞。照他这么买下去,我有多少钱够给她买的啊。



“没事,皮不疼肉不痒的!”头也不抬的,就打算再接话。

我这无所谓的态度,才让她觉得我是软弱可欺吧!

“那筱筱啊,我听秋歌说你在电视台上班,大姐在购物频道看中了那一套刀具。市场价1599呢,听说员工内部可以打对折,你帮姐买来一套被!”

哦,我算是才明白过来,原来刚刚的那个歉也不是白道的啊,在这等着我呢!

要了我一个镯子不够,给你的衣服也被你拿走了,现在还让我帮你买刀具。你倒是给钱啊,张嘴闭嘴的就买了,咋那么轻松呢?

“哦,我不太清楚啊,那不是我负责的范围。回去我给你问问我同事吧,有信了我告诉你一声。”

“哎呀,你还问啥啊,我都问好了就在你们电视台的五楼,我同事他们就在那买的。一定便宜,也就七百多吧!”

连我们台购物频道在几楼都知道,知道的比我还详细,何必让我来买?

“那我也得回去才能知道啊,这样,回头我买完了让秋歌给你送去!”我拿着一个洗好的苹果就走出去了,找个角落里默默的吃。

看着秋畅从厨房出来,我也没看她,就玩起了手机。

我这是走了,要是不走,指不定一会还要买点啥呢!

晚上吃了晚饭,我和秋歌就回了家。

到家了,我就把这事跟秋歌说了,秋歌搂着我,“大姐想要你就买吧,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你说的简单,八百块啊。咱俩一个月赚的不仅要赡养两边的老人,还要还车款,哪有那么多钱给他们买东西啊!”我不满的嘟囔,这根本就是剥削我们两个人。

“大姐又没说不把钱给你,你何必呢?”秋歌说着轻松,好像我不愿意给他姐花钱,一张脸也是沉了下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大姐说给姐夫买件AS的衬衫,让我帮着买,也没说给我钱,还有上次让我帮她买一套MU的化妆品,1200,我自己都舍不得买那么贵的,结果呢,给了我500块,给我还好大显摆,好像我贪图她多少钱似的!”

对于买东西这事,我真是怕了,尤其是给秋畅。

那就是一个喂不饱的狼。

填不满的坑。

秋歌回头看看我,宠溺的刮着我的鼻子说道:“别想了,不就两千块钱么,老公给你报了。不生气了!”

“你的钱不也是我的,还好意思说!”我将腿放到了沙发上,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就躺了下去。

“我跟你说,咱家不能这样,以后赔不起啊!咱来还得过日子啊!”我抬眸看着秋歌,眼睛眨了又眨,委屈的像只小猫。

“那你也不好说不管啊!”秋歌皱着眉头,有些为难的看着我。

我知道秋歌好面子,但是这样下去,一次两次可以,多了谁能负担的起啊。

“那就尽量不管被,行不?”

“行,尽量不管!”秋歌看着我,想了想,嘴巴蠕动了几下,“筱筱,今天你受委屈了,你别在意啊,我妈就是那性格!”

“我没生气,你不是都站在我这边了么?”我眨巴着眼睛看着秋歌。

今天的秋歌真的是挺让我意外的,竟然呛了他妈。一直以来,他都是很孝顺的,也是让我尽量的忍让。

“你啊,也别想太多了,妈也是觉得咱们太浪费了,下次回去买东西挑着买,不让她生气就是了。”

我不想让秋歌为难,毕竟那是生他养他的妈。即使有说的什么不对的,我们毕竟是小辈。

可我的生活貌似也不一定会那么顺利了,也许她妈会把今天的事情记在我头上。

小媳妇的日子不好过啊。

“老婆你真好,来亲一个!!”秋歌笑呵呵的凑过来,闻到他嘴里的烟味一阵蹙眉。

“你去刷牙!”

“好,那你去那等我!”秋歌说着从桌子上拿起了烟盒往厕所走去。

我就想不明白,这个烟到底有什么好的,怎么就这么难戒掉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