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9.秋畅上门借钱

秋歌和汪静怡谈过之后,她倒是消停了,虽然每天还是会让我和秋歌喝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已经不会打扰我们夫妻间的生活了,只是每天晚上都会把我们锁在卧室里,不让出去而已。

我们努力的半个月之后,这天早上起早就觉得肚子难受要命,结果去了厕所才发现亲戚来了。

前半个月的努力都白费了。

我进屋趴在秋歌的身边,忍不住的抱怨着:“老公,姨妈来看我了。。”

秋歌迷糊的看着我,拍了拍我的后背安慰道:“没事,咱下个月在努力!”



“还要喝一个月的补药!”

现在喝了半个月不知道是什么的东东,我觉得我拉的屎都是那个味了。还要再喝一个月,简直是要逼疯我啊。

“哎呀,老婆,半个月都忍了,不差这一个月了。乖啊!”秋歌咕噜的说着,我倒是只是听清了半句。

哎,算了和他说也也是会劝着我让我忍着罢了。

我穿好衣服走出卧室的时候,汪静怡站在我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来例假了?”

额,这是去过厕所的节奏了么??

我乖乖的点点头,汪静怡扫了我一眼就转身去厨房准备早餐了。

因为这半个月的食补并没有什么成效,所以我伟大的婆婆在我姨妈走后的第一天就换了另外的一种食补了。

这次倒是不苦了,完全的食之无味。一丢丢的盐都没放。

也不知道汪静怡在哪她弄来的这么多食材补药,愣是每天都做。

回想她刚来的时候那两个包,不禁汗颜。

原来那里都是食材啊,怪不得那么重。

今天晚上吃完饭我和秋歌回到卧室,秋歌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转身拿着睡衣去了浴室。

看着怪异的秋歌,心里头一个个疑问飘过。

想也想不到正确的答案,索性等着秋歌洗完澡我再问就是。

秋歌洗完澡进屋看我趴在床上看杂志,就坐过来,试探的问着:“老婆,咱家存款还有多少啊?”

自从我和秋歌领证那天起,我俩的钱就都是我在保管。所以家里有多少存款也都是我去存的。但是我都是知会过他的。

这平白无故的问起存款,这是外面欠钱了??

“五万多吧,怎么了?”我被问得一愣,坐起来看着秋歌。看不懂他心里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

秋歌“姐夫炒股赔了,姐想借点钱应应急。”秋歌说完却有些不敢看我。

秋歌知道我因为钱的事和秋畅一直都不对付。现在来问我借钱,要是不胆突的才怪。

我哦了一声然后点点头,随即问道:“借多少啊?”

“姐本来找我借十万的,咱家也没那么多啊!”

秋歌说完我这个气结啊,这家里要是有二十万,你岂不是要都借给她。

“十万?她当咱家是开银行的呢?咱来新婚买了那么多东西,不是钱啊。再说了,她以前的钱还没给呢!”只要一提到秋畅,提到钱我就能想起我赔进去的两千多块。

“那多长时间之前的事了,你怎么还记得呢?”

对,只要一提这两千多块钱,我俩制定得吵一架。

“我不是说那两千块钱,我说的是她这个人,欠了钱不知道还,这么多钱,你敢借啊!”

人都说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秋畅可真是,厚脸皮就这么上来了,上次欠的钱没还清,就想着让我下次帮忙垫钱。

就这样的,心安理得的拿着别人的钱买的东西,然后自己出去好盾炫耀是她花多少多少钱买的,怎么好意思的?

自己花没花钱心里没个数么??

“那不都是小钱么?这么大的数,她能不还么?”秋歌维护她的姐姐。是啊,人家是一奶同胞。

“好,这钱我可以借给她,但是她得打欠条!”这五万块钱好歹还有秋歌的工资一大半,借他姐姐他不跟我说也行,但是跟我说了,我也不可能不借。

但是借就是借,得打欠条。

“自己家姐弟,至于么?”

“别,新闻上有多少坑人的都是坑的自家人?既然是亲兄弟,那咱就明算账。她若能换,还能不敢写着欠条不成?”

从小就在新闻上看了,亲戚借钱不还的。这些年我妈也教育我,借钱可以,借条得有。而且不靠谱的还不能借。

可秋歌的这样的态度不借?不借我俩的这婚姻就亮黄灯。

我就是不相信秋畅会把钱还回来。既然求觉得我危言耸听,那我就证明给她看。

“行,那我明天跟他说,老婆你真好”秋歌捧着我的脸颊就亲了一下。

我在心里冷哼着,我这是同意借钱了,要不就不是好媳妇了吧!

“明天我要和领导出差,三天后回来,这三天你要乖乖的,别惹妈生气。明天姐回来咱家,你把钱给她吧!”

“不是给,是借。”

“不用这么咬字眼吧!好好好,借。”秋歌看到我怒瞪的眼睛,立马改了口。

第二天,秋畅就登门了。出奇的带了两袋水果过来。看到汪静怡在,就将水果递给汪静怡说道:“妈,这是给你们买的,都是新鲜的,”

现用人现交人。

秋畅进屋了我就让她做沙发上我就去取了银行卡过来。

我坐在离秋畅远点的地方。拿出手机不着痕迹的点开了录音。然后开口说道:“姐,秋歌跟我说了,你和姐夫着急用钱。我们这呢,多了也没有,这一年多就存了五万多块钱。我给你拿五万”

“哎呀,你看,姐还怪不好意思的,平常也没时间过来看你,现在吧,一来就借钱。”秋畅说着眼睛却一直的定在那个银行卡上。

我拿过身后的抱枕,将手将银行卡扣在抱枕上,说道:“姐,我呢也不是不相信,但是熟话说的好,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所以呢,今天姐你五万,姐你打算什么时候还呢?”

许是秋畅并没有想到借钱我还问她什么时候还的问题,看她错愕了,我继续说道:“你说五万也不是一个小数不是,可这也是我和秋歌一年的存款呢,现在咱妈在这督促我们生孩子,这怀孕了,生孩子可不是哪哪都要钱么?你早给我个期限,我也好规划一下”

“哦,,说的是,你看我这一个月的工资也不多,你姐夫呢这次炒股也赔了小二十万,我们家的钱都被你姐夫拿去炒股了,我们这一时半会的也凑不齐这么多。只能慢慢还了,但是筱筱,姐跟你说,3年之后一准还清,就算姐不吃不喝也能给你凑齐。你放心吧!”

秋畅说的那个壮志凌云啊,就姐夫那个心比天高,时刻想着天上掉馅饼的人,能靠谱到哪去?

“那好吧,还得麻烦姐你写个欠条,这个呢,也就是个保证,你写了,我心里也踏实不是?”我拿出纸笔递给秋畅。

秋畅的嘴角颤了颤,显然没想到我会让她写欠条,可我已经把写欠条的理由都告诉她了,于情于理都该写。

“这个姐不会写啊!”秋畅想了一会为难的看着我,想把这一步骤给拖过去。

我拿过旁边摆着的iPai,“哎呀,姐,现在科技这么发达,百度一下就知道了!你等会,我给你找个样本!”

想拿这么个破理由就混过去?那我这两年的视频剪辑岂不是白剪了??

这种事情我看的太多了。

“喏,就这个,你看着写吧!”我将iPai的递给秋畅,一副天生我无辜的样子。

“你写什么呢?”汪静怡洗了水果过来看秋畅趴着桌子写字就过来问了一下。

秋畅看到了救星,这个人都赶紧的住着这个机会,“我管筱筱借了点钱,她让我写借条呢,我这哪写过啊,这不筱筱给我找个范文么?”

好吗,一句话将所有的事情都怪在我身上,她自己为什么借钱愣是一个字都没提。

你怎么不敢说你老公炒股赔了呢??

“借条?自家人借钱写什么借条啊,借多少钱啊?”汪静怡不满的看着我,“亲姐姐借钱,还能坑了你不成?”

“五万”秋畅那么弱弱的说着,嘴撅的老高了,好像我怎么欺负了她一样。

“五万?五万块还至于写借条,我以为要借五十万呢!”汪静怡一副不满意的样子,将秋畅手里的纸笔收走了。

我伸手拿了回来说道:“妈,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借钱就是借钱,写借条有什么不对么?将来大姐还了钱,我还是会写收条的啊。这是对资金的保障。”

“我在这给她担保,她一定能还!”汪静怡将那张纸条拿过来就撕的细碎,扔进了垃圾桶。

“好,老妈担保大姐你不用写了,希望大姐不要让妈的名誉扫地。”我将手里的银行卡递到了秋畅的手里。拿起了手机开始玩着。

我勾起嘴角,就知道在家的话你不可能写出借条。有了这段录音,我就不信你还不还钱了?

秋畅拿到了钱,都没耽搁就拿着银行卡走了,临走了还拿了几个说过走了。

这卸磨杀驴的速度也有点快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