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0.莫名的电话

秋畅走了就剩我和汪静怡了。

我拿着手机要回屋,汪静怡拉住我说“你知道秋歌在哪出差么?”

“他没跟我说啊!”昨晚秋歌只是告诉我他今天出差,并没有告诉我他去哪啊。

“你去找他,万一中了呢!!”

不是吧,连一个出差都不放过??这孩子该来的怎么都来了!

我思衬着怎么才能说不去。

这秋歌出差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我去岂不是耽误他??

“行了,一会儿你直接去酒店就行了!”汪静怡撂了电话就对我下达了任务。我头顶真是一堆乌鸦飞过啊!

这办事的速率真是没谁了!!

看她这不由分说的架势,我还是老实去收拾东西吧,也免得在家里跟她有争执。也省的喝那些不知名的东西。

好好的一个周末就这样要在奔波中度过了。

那着东西准备出门了,汪静怡从厨房里拿去两罐东西塞进我包里,“这个喝的时候给我发视频”

视频?怎么出门都逃脱不了这些东西的噩运啊!!还要发视频,这想耍小聪明都不行了。

“妈,坐飞机不让带液体的东西。这些等我们回来再喝吧!”

“做什么飞机,那么贵,坐客车就行了,真是不知道秋歌怎么娶回来你这么个败家子!”

现在交通这么的发达,谁不坐飞机,快还省事!

再说了我坐次飞机能花多少,我自己的钱花了还要你同意,我咋这么憋屈呢!

我拎着包就去了快递公司,将那两罐东西快递了去。还没出门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接通了电话ta还不说话,我也不知道是男是女。

“神经病”骂了他一句就撂了电话。手机还没等放在包里就又想了起来。

“喂,哪位??”

“你是秋歌的老婆颜筱筱吧!你若现在离开他,我可以给你二十万作为精神损失费!”一个柔声细语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算不算嗲,但也能让我觉得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你有病吧!”我路过一个锻炼的老人时,他还用一种你有病的眼神瞅我。

这特么刚走了一个沙莎,现在又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这秋歌到底有多少烂桃花。

“你老公现在的钱都给我了,你这样赖着有用么?还不如拿着我给你的二十万去找别的男人。”

“你以为你有钱了不起?你既然有这么多钱,我老公还能给你花钱?就算是你俩真的在一起了,也得是你给他花钱,还能省点钱给我买点补品!”

丫的,,有钱来跟我嘚瑟个毛?

“你别不相信。你老公胸口贴近心脏的位置,那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我说的没错吧!”



秋歌的胎记是长在那里的,难道他俩真的有什么关系?在胸口那如果不是脱衣服,她又怎么能看的到?

那脱了衣服,岂不是要发生点什么??

我越想越急,恨不得立即飞到秋歌的身边,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你到底是谁??”我拿着电话大声的吼着,根本不在乎这里是大街上。

顾不得他们那些探寻的眼光,我只想知道,迫切的想知道电话那边的人到底是谁!

“你要是答应离开他,就签了我给你的文件,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你没有资格站在秋歌的身边就行。我能给他的,你给不了!!”

说着那边就没有了声音。任凭我怎么吼叫,她都不在给我任何回应。

说的这么狂傲,有什么是你能给我给不了的?

难道她怀了孩子?

现在除了没有秋歌的孩子,还有什么是我给不了的?

对,一定是这样。

一想到有别的女人要给秋歌生孩子,我简直就要气炸了。

是我太放纵他了,以至于他都敢背着我偷腥了?

越想越气,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就往机场去。

到了目的地,汪静怡已经告诉了我酒店的地址和门牌号我也就直接找了过去。

敲了好半天,都没有人应,心中的那股火又窜了上来,,给秋歌打电话问他在哪,结果他迷糊的说在酒店。

“你给我开门!”秋歌那边明显一愣,好半晌他才说到:“你怎么来了??”

他说话的时候就起来开门了。他一开门,我看到他就是只着了一条内裤,睡眼朦胧的,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我擦,这是运动到太晚,以至于都缺觉了么??

我推开秋歌往里走,什么话都不说放下包就开始找。

里里外外翻了一遍,我也没找到那个女人的影子。

“老婆,你找啥呢??我帮你找!!”秋歌看着我里里外外的找,抓着我的手,拉着我坐了下来。

“你昨晚干嘛了?”我冷着脸看秋歌,眼神也在秋歌身上上上下下的看着。

功夫没到位?还是她太会掩饰,竟然连点痕迹都没有。

“昨天陪孟总去吃饭,。喝到凌晨四点才结束,这不睡觉呢么??你要是不叫我,我这还得睡呢!”秋歌许是被我盯的有些不自在,转身去穿了衣服。

“孟总?男的女的?”我仿佛闻到了小三的味道,穷追不舍的问着。

“男的,你这一来就问我这些问题,盯这我看就罢了,还满屋子找,你找什么??颜筱筱,你想干嘛??”秋歌衬衫纽扣扣了一半,回过头怒斥着我。

我一听就红了眼,结果这一年多,他从未这样吼我,现在我只是问了两句,就这么不耐烦。

这就开始变了??

我深吸一口气,忍着眼泪让它在眼眶盘旋:“我想干嘛?我应该问问你想干嘛,陪你们孟总喝酒喝到凌晨,在哪喝的?酒吧?KTV?那你是不是也找了两个小姐陪你过夜?还是你在外面根本就有小三?”

撕心裂肺的吼到最后,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特别坚强的人,遇到秋歌我就已经将我的坚强一点点的收起来,可我还是忍不住留下眼泪。

“谁找小三了,你别血口喷人啊,我对你什么感情,你不知道么?你就是来找茬打架的么?”

“你没找小三,那为什么会有人早上打电话给我,说给我二十万让我离开你?我要是找茬打架我会大老远的这样跑来虐待自己?那我还不如拿了那二十万有人呢?省的你妈成天给你吃着个,喝那个的!”我越想越委屈,越说越想哭,导致后来眼泪都收不住了。

秋歌看我哭了,而且越哭越厉害,有种收不住的架势,也知道刚刚他的言语有些重了,过来揽着我坐在床边,擦去了我脸颊边的泪水,“别哭了,我刚刚着急了,语气重了,你刚刚说什么二十万?”

“今早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打我手机上了,开始还不说话,后来还说让我离开你,说她能给你的,是我给不了的”我撅着嘴巴,嘴里满是酸意。眼角还挂着泪痕,我的注意都在我的委屈上,却没看到秋歌听到我的话脸色冷了一下。

“咳,,那你怎么答的啊?”

“你猜呢?我特么要是要了那二十万还大老远的上你这来找答案了?”我抬头看着秋歌,他眼角满是笑意。可我怎么觉得这个笑有些勉强??

“老婆你真好。”

“别和我打马虎眼,。你昨晚就陪孟总喝酒了?”我拿起秋歌的衣服,就将眼泪鼻涕都蹭到了他的身上,丝毫没有尴尬的意思。

“你这么蹭,一会儿怎么去见客户啊!”秋歌说着还嫌弃的看看我,看我还有擤鼻涕的架势,赶紧将衣服脱下来放到了一边,拿来了卫生纸。

“昨晚我确实是只陪孟总喝酒了,后来也换个地方去了KTV,但是我只是喝酒,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喝多了什么事都办不了,”

“还有呢?”

“还有什么?”秋歌想不明白,我拿手戳了戳他胸口的胎记,他才反应过来抓着我的手说到:“昨晚我也不知道谁送我回来的,估计是看我吐的满那儿都是,就随便帮忙把衬衫脱了看到的吧!”

听到他的话。我狐疑的看着他,“昨晚你们那些客户里没有女的!!”

要是没女人。怎么可能会在意他胸前的胎记?

可那个在意秋歌的女人能是谁呢?

“哪,,哪有女人,一帮大老爷们,”秋歌紧忙说到,说着还把脸凑到我肩膀上蹭了几下,“妈让你来,没给你带啥?”

我知道秋歌在转移话题,可这件事只有我接到了一通电话,根本不能证明什么,在追究下去也是没有结果。

这件事是过不去的,可我也不能因此和秋歌在吵架,这件事就像一根鱼刺,卡在嗓子里,难受的要命!

“能不带么?还让我不能坐飞机,坐客车。那整整多了六个小时,,非得累死不可!你妈总说我不会过日子。我要是不会过日子咱俩哪有五万块的存款给你姐?”

“老婆,我姐就是借,没说不还给你,别想的那么悲观。”秋歌听我说他姐,脸色也变了变,却也不好发作,只是语气有些重了。

“哼,你等着吧。不信咱俩打赌,你这钱一定要不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