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1.凌晨归来

“打赌就打赌,你输定了,我对我姐有信心!”秋歌倔犟的说着。

不管秋歌怎么想,可我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我,这个钱一定拿不回来。

这件事就算简单的翻了片,可我知道这件事就像是镜子上的裂痕,虽然细微,却也依然存在。

既然来了,就办正事被。秋歌的睡意也被我打没了,拉着我这顿折腾。

折腾累了,我们就躺在床上补眠。说实话,早上因为秋畅来借钱,我还真没睡好。现在更是累到不想动,躺在那里。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跑向厕所,结果发现姨妈提前到了。

姨妈啊,你怎么又来了,你来了我儿子怎么办啊?那我还要在喝那些补汤啊。你怎么就不救救我呢??

你曾经不是很爱我的么,现在怎么不爱我的??

“老公~”这个样子我也没办法自己出去买姨妈巾啊,就只能向秋歌求助了。

“怎么了?”秋歌懒散的声音从床上传来,也是个丝毫不想动的主。

“我姨妈来了!”

“你姨妈在哪呢~~给你打电话了么?”

我擦,大姨妈要是每次来都给我打个电话还好了呢。我不就不用成天担心了么?

“你过来!!”听着床上咕噜的声音,不一会儿秋歌就来到了卫生间门口,倚着门框直打哈欠“你姨妈在哪呢??”

人都说一孕傻三年,秋歌这是一运动傻三年吧。

我指了指我的肚子,秋歌才恍然大悟。“这个姨妈啊,还来的挺是时候。”

额,我这边还坐在马桶上呢,他竟然还想着姨妈来的挺是时候。我应该说点什么好??

“老公,亲爱的老公,我没带姨妈巾。你帮我买一包上来吧!随便一个牌子,薄的,棉的就行”秋歌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努努嘴却什么都没说转过身去穿了衣服然后就出去了。

不一会儿秋歌就回来了,但是却两手空空,我在他身上巡视了好几圈都没见到一点东西。“东西呢?”



秋歌瞬间涨红了脸颊,语气略带恼怒的说道:“碰到一个女服务员,她说酒店有,她去取一会儿送过来!”

看着秋歌的样子虽然我想笑但是还是不笑。一个大男人为我去买姨妈巾,确实挺没面子的。这不是情况特殊么,要不我也不用他买啊。

说话间就有服务员将东西送来了,我拿着走进了卫生间收拾好了才出来。

“老公,造娃计划又失败了”我躺在床上嘟囔着,一想到接下来的还有各种不知道名的吃的喝的,我就要抓狂了。

“没办法,下个月再来吧!”秋歌将外套脱了,躺在我身边,闭着眼睛准备睡觉了。

“努力吧,”说着我也来了困意,躺在床上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秋歌已经不再身边了,反倒是床头柜上留了字条。

我去工作,醒来自己去吃点饭,不愿吃旁边我给你买的零食。红糖水记得喝!!歌。

看着秋歌的字条,心中真是一阵暖流淌过。看着字条上龙蛇竞走,磨穿铁砚,这么清秀的字迹竟然看我直入迷。

将纸条折好放进随身背的包包里,然后将红糖水喝了大半。才坐在床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视等秋歌回来。

我醒来的时候是8点。一转眼都10点了,秋歌还没有要回来的迹象。

12点,还是没回来。

凌晨一点,还没回来。

电视台都被我翻了不知道多少遍,却没什么能让我看的进去的节目。打秋歌的手机,却没人接听。

凌晨两点,才听得外面有些声音。我紧忙把电视静音,不一会儿门口就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从床上一个蹦高就下来了,跑到门口的时候,刚好秋歌被一个女人扶了进来。

女人见到我明显一愣,我将秋歌架在我的肩膀上,将那个女人推开:“谢谢你送我老公回来,这么晚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我扶着秋歌到床上去,那个女人明显是不想走。几次想过来扶着秋歌,都被我拍走。

好不容易将死猪一般的秋歌扔在了床上,我就已经累出了一身汗。

回身一看那个女人已经不再身后,我以为她已经走了,没想到时去浴室拿了一条手巾,走过来旁若无人的给秋歌擦着脸。

我去你大爷的,我这个正牌老婆还在这呢,你就这么无视我?你谁啊?

我伸*下她手里的手巾,一屁股坐在了床边。使劲的将那个女人刚刚擦过的地方又重新擦了一遍。

“这位美女,这么晚了你该回去了!再次谢谢你送我老公回来!希望不要有下次!”我下着逐客令,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脸皮这么厚,丝毫不为所动,反而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我。

凌晨两点半你不回家,跑来我们的房间,你丫的脑子有病吧!!

“你就是他老婆啊,长得也不怎么样啊!”

这个女人上下打量着我,言语里还尽是讽刺的味道。

我长的如何是你一个半夜私闯男人房间的女人能评价的么?真有意思。

“这位女士,你谁啊,有病请你回去吃药,现在是晚上,凌晨,你不睡请你让别人睡觉。你是属苍蝇的么?”

“一点家教都没有,你知不知道你耽误了秋歌的前程。如果不是你妨碍,他会更好!”这个女人眼神凌厉的看着我,好像要随时将我千刀万剐一样。

”我有没有家教与你无关,秋歌的前途也与你无关,你给我出去”

我将手巾往床头柜上狠狠一扔,站起来将那个女人拉起来就往外推。

“你放手,我自己走!”我狠狠的抓着她的手臂,不疼才怪。看的她疼的龇牙咧嘴的,美丽的妆都因扭曲的脸而变得狰狞我就觉得痛快。

那个讨厌的女人刚走出房门我就狠狠的关上了门。

“神经病,早走多好,何必受这罪。”

我刚走回床边就看到秋歌吐的床边你上都是呕吐物,嘴角还挂着几丝晶莹的银丝。

肚子疼的我不敢动弹还把他扔上了床,现在肚子更疼了。

但屋子里有这些呕吐物,我俩这一宿都不用睡了。打了水将秋歌的脸擦干净,才把地上收拾干净。

防止秋歌再吐,我把纸巾垫在秋歌的嘴边,将屋子收拾完了都已经凌晨3点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床上,还不敢睡死了,怕秋歌再吐一次。

这一宿好像在照顾一个孩子,一个来小时醒一次。在六点的时候看秋歌已经正常了,我才真的睡着了。

梦中我看到秋歌被一个女人越来越远,秋歌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了,吓我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秋歌。。”我猛的做起来,往旁边看去,却没发现秋歌的踪影。“秋歌?”

“怎么了?”秋歌围了一条浴巾脑袋上还盯着泡泡就出来了,看到我坐在那,坐到我身边细心的问着:“老婆,怎么了??”

“我梦到你跟别的女人跑了,不要我了!”我也顾不得他身上的水珠,直接的就那么的抱住了他,真的感觉到了他的存在了,我紧张的心得到缓解。

“傻瓜,昨晚累坏了吧,再睡一会儿!”秋歌把我从怀里拉了出来,扶着我让我躺下。并且细心的帮我掖好了被角。

“你陪我。”

我不是一个爱纠缠的女人,可是这两天我发现秋歌好像有很大的桃花,这不得不让我做出反应。

“我去冲冲,回来陪你!”

秋歌去了浴室很快就洗完了,然后带着刚洗完澡的淡淡的潮气躺在我身边,如此我才觉得安心。

一直无话,他就这么抱着我,我睡觉,他养神。

临近中午了,我才醒来。

“醒了?肚子还疼么?”听到身后有些低沉嘶哑的声音,我才发现秋歌还在我身边。就在我愣神的瞬间,秋歌温热的手已经覆在了我的小腹上。暖暖的细流将热量传给我。

“好多了。你不用去上班么?”

“昨天就谈完了,今天就可以回去了。”秋歌见我醒了就起来了,坐在床上开始揉肩膀。

“昨天,送你回来的那个女人你还记得么?”我坐起来,半跪在床上帮秋歌按摩加帮,我知道他是为了我才压麻了肩膀而不动的。

“女人,什么女人??”秋歌被我问的明显一愣,肩膀顿了一下。回首看着我。

“孟小凡!”

回想起昨晚,我还没睡觉的时候,秋歌的手机响了起来,短信我都没有打开,我就看到了锁屏上的消息:

等你离婚,晚安,祝你好梦。

联系人显示的是孟小凡。

等他离婚?难不成是那个送他回来的女人??

这么名目张胆的明知道我和秋歌在一起,还敢发短信过来。

也许人家不是给秋歌看的,就是给我看的吧!

“孟小凡,是什么人??”我蹙眉沉思,等着听秋歌的答案。

“孟小凡,,她,,她是我老总的女儿。”秋歌垂眉低沉着,叹了口气。

“你老总的女人,她不会是看上你了吧,昨晚可跟我说了,我颜筱筱颜值,才能,事业统统的帮不上你,让你趁早跟我离婚呢!”我清了清嗓子说道,一屁股坐在床上等秋歌的回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