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4.你给我妈道歉!

那天回卧室之后,其实我就不生气了。

离开家去散心是我自己的决定,接到电话没给秋歌打电话也是我的错。可一想到他竟然吼我,就连想道歉的话都不想说。

晚上两人背对而眠。

自从奶奶病了,我就比以前更忙了,又要照顾奶奶,又要工作。

每次回到家婆婆都会拿出一碗药给我喝,这不知道是她从哪弄来的偏方,一次次的给我喝。

每天回家的任务就是喝药。

也不知道这次的药怎么回事,每天晚上喝完都要跑两趟厕所,不仅是我,连秋歌也是如此。

虚弱的躺在床上,我侧身看着脸色苍白的秋歌,无力的问着:“老公,你怎么样啊?”

“肚子疼,”秋歌同样有气无力,这两天可把我俩折腾惨了。

回想着这两天的吃食,跟以往的都一样,唯独不一样的就是多了药汤,

上周末婆婆说那副药不管用,就又换了一副。结果才喝了两天,就把我和秋歌喝的瘦了一圈。

“是药得问题吧!”

有点怀疑,是不是婆婆故意整我!!

“可能吧,哎呦,不行了,”秋歌叫唤着,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奔去了厕所。

我还躺在床上,肚子又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真是要命~”我起身往厕所跑去,敲着厕所的门催促他快一些。

秋歌还没回应我,婆婆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这个折腾啊,在家里就不够你折腾的了”

吼,闹肚子怪我喽!好像我愿意一趟趟跑似的。

本来这半个月就累的要死,回来你的药折腾我还怨我?

“妈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这跑厕所一趟趟的是我愿意的么?要是能不跑,谁不想躺床上好好睡觉啊。”我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也顾不得在我面前的人就是我的婆婆。

“你愿不愿意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跟我大吼大叫的干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婆?”婆婆冷哼着,双手掐腰,大有一副泼妇骂街的样子。

拜托,您搞错了吧,这里是我的家。

您住在我家里,现在跟我吼叫??反客为主怎么的?

“婆婆?您可真是我的好婆婆,自从我嫁进秋家,您就从未看我顺眼过?新婚给您买东西,您说我浪费。好,我不买了,你又说我从来不把婆家当家。这些都是小事,我不计较。

可是两个月前您一声不响的来了,还把我的家弄的乱七八糟,一直以你的想法来收拾。这个不对,那个不行的。你一直就看我不顺眼,为什么还要让我嫁进秋家?”越说激动,根本无法控制我的情绪。

是不是,看不上我何必让秋歌娶我,给自己添堵,也不让别人好过。

“我来还不是为了你们好,我一天天辛辛苦苦的给你们洗衣做饭,难道我还做错了?我在家想想清福不行么?来你这给你出力不讨好?”婆婆勾唇冷笑着,眼睛里渗透的寒意让我不寒而栗。

所以今天这就是我们的战争了?结婚后的婆媳第一次战争?

“为我们好,如果不是你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破偏方,我和秋歌至于喝了就拉几天肚子么?你安的什么心?你就是看不得我好是不是?”我越想越来气,从结婚以来就一直不顺心,凭什么我要一直忍让她?

老人不该以身作则么?

老人就可以倚老卖老,为所欲为了??

“我害你们??颜筱筱,你也真好意思说,我做这些还不是为了让你们早点生孩子?”

“为了让我们生孩子?是为了满足你想抱孙子的愿望吧!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愿不愿意?”我哭着看着这个一直说是为我们好的婆婆。、

口口声声的说是为我们好,可真的是这样的么?

我想不明白,父母的所谓对孩子的好就是将她自己的想法不论对错都施加在孩子身上么?

汪静怡瞪着眼睛,抬手就甩了我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

这一巴掌将我打的蒙在了那里。

从小到大,我爸妈从来没打过我,今天就这么的被面前的婆婆打了一下。

可是该有的理智我还是知道的,即使面前的这个人在不对,我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颜筱筱,你爸妈就是这么把你教大的?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个道理没人教你么?你爸妈就这么教你目无尊长的?”汪静怡说着更加激动,捂着胸口指着我的手指都颤抖了。

目无尊长?到底是我目无尊长还是你欺人太甚?

我还没等还口,秋歌就从卫生间出来了,许是着急,连裤子都没穿好。

秋歌扶着汪静怡,转头凤眸一眯,冷酷的声音从他的薄唇中吐露出来。

“颜筱筱,你赶紧道歉,你看给我妈气的!!”

你妈?当初是谁说结婚之后不分你妈我妈的,现在你这么说什么意思,就是从来没把我颜筱筱当做你秋家人了??

心寒,寒风入骨。

我看着秋歌的眼神,不禁有些失望,垂眸不再看他,“我不道歉,今天是她先说我的!”

我今天也就那股犟儿劲就上来了,就不道歉。

“颜筱筱,你怎么能这么对待长辈?当初那个听话懂事的颜筱筱去哪了?”秋歌将汪静怡扶到了凳子上坐着,站在他妈的身边,眼神依旧冷冷的看着我。

“还说什么,她就从来没把我当做她婆婆看待。你怎么娶的这么个不懂事的媳妇儿?”我的那个婆婆还嫌是不够大的继续火上浇油。

“我怎么对待她了,你怎么不看看这一年多你妈怎么对待我的??还有这两天的那药,要不是我命大,估计早就进医院了。还能站在这跟你吵架么?”看着秋歌这么护着他妈,我这心里的气就更大了,仿佛胸腔里要炸了一般。

“我妈是长辈,对你能怎么了,长辈说的你就听久行了。还有,以前那一次我不是站在你这边,我妈多伤心你不管,现在有什么可抱怨的?”秋歌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的面前,伸着手指一下一下的隔空点着我。

看着秋歌的这个样子,我更加的失望了。

“你拉肚子,凭什么跟我的药有关系,指不定你自己偷吃了什么东西,现在来我!”汪静怡坐在那顺气了,胸膛却也很大的起伏,而且脸色有些苍白?

听着汪静怡的话,我自动的屏蔽掉了她的话,却将秋歌的话放进了心里。

我冷笑了一声,将眼泪擦干,抬眸紧紧的盯着秋歌的眼睛说道:

“以前,一共也几次。站在我这边?你若是真的站在我这边我会让你妈妈骂的哭到半夜?

我一忍再忍,不过是想好好的跟你过日子。我以为我忍着换来的是婆婆的尊重,老公的疼爱,我现在一看根本就是个笑话。秋歌你让我太失望了。”

我真的失望了。

对于这个家,还有这样憋屈的日子,我真的过够了。

对于婆婆来说我就是秋家的保姆,生儿育女的工具而已。

”颜筱筱,你干什么去??”秋歌拉着我的手,不让我往回走。“今天你不给我妈道歉,这件事情没完。”

看着秋歌里眼神的坚决,我好像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人,从来不知道秋歌的眼神也可以这么的冷。

“不可能,你妈今天打了我,虽然我不能打回来,但是今天这个歉我是不会道的。放手”我去掰着秋歌的手,却发现他握的更紧了。

“秋歌,你弄疼我了,放手!”挣脱无果,我隐忍着,咬了咬唇,“秋歌,我奶奶住院,这几天很累,你别太过分!”

“我过分还是你过分?你能不能不颠倒黑白?这今天我还累呢,奶奶那我也不比你少去,别说的我好想什么事情都没做一样。”秋歌看着我红着的手腕,才略微的松了松手。



“我颠倒黑白?秋歌你怎么这么敢说呢?你刚刚在卫生间没听清楚么?是她先说我的不是,难道就只能她一直说我一直听?就算是她说错了,我也得照办,就算是她说要的我命,我也要给是么?”

我平声静气的看着秋歌,结婚前他曾说护我周全,这才一年,就已经要顺着别人将我置于何地、

所以,有些话永远都只能听听,不能当真是么?

看来我真的是傻的可以,就这么相信,他不会打我,不会弃我而去?

“无论我妈说什么,你都不该跟她顶着来,那是我妈生我养我这么多年容易么?为了你我都让她伤心了两次,难道我还要伤害这个爱我的人么?她是我妈,一直疼我爱我的妈。”

秋歌的一番话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我看着,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有用,那就不如不说。

我扯开秋歌的走,走到门口什么都没拿,甚至连拖鞋都来不及换就出了家门。到了楼下,拦了一辆的士就走了。以至于我没看到追着下来的秋歌。

好在我的手机还在睡衣的兜里。我给古妍打了个电话,说要去她家,并告诉她一会帮我付车费。

一切交代完了,就和司机说了要去的地址就看着窗外发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