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7.莫名其妙的快递

第二日醒来腰酸背痛的,不禁抬腿将身边的人狠狠的踢了一脚,duang,他就掉到了地上。

真是不知道节制点。

某个还没睡醒的人抬头看看我,嘟了嘟嘴爬会床上继续睡觉,丝毫不受刚刚那一脚所影响。

“赶紧起来,你以为在自己家呢啊!”我将被子一掀,不给他继续补眠的机会。

我累成这样我还没说继续休息呢,你还能好好睡觉了?才怪。

在我的不停捣乱下,秋歌终于彻底的清醒了。一早上头发乱糟糟的,眼睛半眯着,竟然还有种懒散的美。

“妞儿,你今儿个咋这么美呢?来给爷笑一个!”我趴在秋歌的胸膛上,单手挑起他的下巴调戏道。

莫名的感觉他今天比我美呢。。

心里莫名的酸意。

“爷,奴家卖身不卖艺。”秋歌说着还露出了一副娇羞的表情。

我擦,要不要这么入戏啊,我就是开玩笑的。

“好了,该起来上班了!”实在是受不了秋歌的那副表情,弄得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竟然做妩媚做的比我这个女人做的还好,简直就是无颜以对啊。

“爷,你觉得调戏了奴家你是想走就能走么??”秋歌一个翻身将我压在了身下,即使我求饶却也改变不了我接下来的命运。

就这样,早餐我没吃上,却被某人当成了早餐。

上班的时候哈欠连天,连着把秋歌狠狠的从上到下骂个遍。

下班了我也没回家,直接去了古妍家。

我一进门,没吃到热乎饭不说,却还遭受到了两道白眼。

”颜大小姐,你和你家设计师把我这当做旅店啊,他xx/oo完了就走,然后你也不说交房费,就这么打算在我这白吃白猪啊!”古妍朝我这边扔了一个枕头,我顺手接了过来。

嚯,用得着这么大力么?

“谭先生,请你管管你老婆好么??”我将抱枕仍回了谭伟泽的怀里,做到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我老婆说的对,我支持!”谭伟泽说完朝古妍看看了,一副我表现的很乖,邀功的样子。

看着一唱一和的夫妻俩,我不禁汗颜。果然还是人家夫妻情深啊。

我站起身,朝那边两个人撇撇嘴,“我只是回来取东西而已,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挤兑我啊?”

“远走不送!”

“来不及握手,祝你幸福!”

两个没心没肺的人抱在一起笑的不能自己。

无家可归的孩子真可怜。

我收拾了东西就回家了,去老妈那然后一起回家。

一进屋,秋歌还很诧异的看着我们,老妈咳嗽了一下,秋歌才反应过来,忙让开道让我们走进去。

“妈,您先坐,我去沏茶!”

老妈一摆手坐到沙发上,“不用了,你妈呢,我找她有事。”

秋歌看看我,看看我妈,随后点点头就去厨房找他妈了。

不到一分钟,汪静怡就擦着手从厨房出来了,见我站在客厅中,脸色立马变的不好了。

“亲家来了,什么事啊,这么晚还跑来了。!”汪静怡就那么的坐在了我妈的身边,把我直接当做了空气。

秋歌从厨房出来,见我自己站在客厅,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安慰着我。

“筱筱,还不说话!”老妈看着汪静怡笑着,却转头看着我厉声的说道。

好吧,早说晚说都要说。我抬头看着汪静怡,找出我最真诚的表情,走到汪静怡的身边,蹲在她的身边。

“妈,对不起,前两天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顶嘴,您原谅我好么?”

从小到大就没这么的正式道歉。

汪静怡也许是看在我妈的面子上,才拉着我的手,不冷不淡的说着:“孩子哪有不犯错的,你站起来吧。”

我听着她的话,心中还有些不舒服,但我还是站在一边了。老妈还是有话要说的。

“亲家,当初我是看着这俩孩子相爱的份上,才对婚礼什么的一直不语,只要这俩孩子过的好,我就什么都不说。可我家闺女才进入你秋家一年多,你就打了她这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吧!

筱筱可是我们从小一根汗毛都没动过。亲家这么做,有点过了吧!”

“那天我也是太生气了,再说筱筱这孩子也太撅了店,要是说两句软话,我也不会动手”

这就是将这些错归咎到我头上了?要不是你大半夜的找茬,我也不至于顶嘴啊。

“这次是筱筱做的不对,我们理亏,我不与你计较,但是如果由下一次,我绝不会善罢甘休。我赵慧兰也不是好欺负的。”



老妈拍着桌子,吓的我一下子就嘚瑟了一下。

呜呜,老妈这一下太突然了。

“那希望亲家好好教教你家的女儿,别目无尊长。”汪静怡也不卑不亢的和我们说着。

“我家的女儿我自然会教导,但是如果有人欺负我闺女的话,我也不介意教他如何自保。还有,生孩子是两个孩子的事情,但是你给他们随便喝药,不怕喝出点什么事情么?你不管我闺女的命,难道连你的儿子也你不管了?”老妈更生气了,就差点将我的这个小家给拆了。

果然我妈够彪悍啊。

“我怎么会害我儿子,那些都是我托熟人找来的偏方,人家好写都靠着它怀上了孩子,生的还是儿子。你闺女怎么就不行?”汪静怡说的也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哎呀我的亲婆婆啊,你不知道药是因人而异啊。

你只看见了成功的那几个,那你是否知道还有多少人喝了药依旧没怀上的啊。

我的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思想单纯的人啊。

“现在要相信科学,他们怀不上孩子不能乱喝药,要去医院检查。你这样简直就是草菅人命。”老妈说着感觉都要脑袋喷火了。真是很生气啊。

“检查?之前我就是怕他俩不愿去我才想的这个办法。”

“你俩,,怎么想的?”老妈突然把矛头指向了我们,我和秋歌目光相对,随即我开口道:“对啊,妈,我和秋歌去医院看看,如果真的没毛病我俩就多努力,如果真的有啥我们也好对症下药,总不好乱喝药不是?”我看着汪静怡紧张的说着,是真的怕她不同意却天天给我们弄药喝啊。

“那你们明天去查查,也好让我们老人放心。”老妈说着起身了,拿着包看着我,“你好好孝敬婆婆,别没事老顶撞,这不是你儿媳该做的。亲家啊,我可把筱筱好好的交给你了,如果她要是少了一根汗毛,就算我踏平秋家也要讨回公道。”老妈说完就走了。即使我们留也没留下。

奶奶还在医院她放心不下。

“你吃饭了么,老婆?”和秋歌送走了我妈,他开口说道。

“没有,晚上拿了东西就回来了了,哪有时间吃饭啊!”

“妈做好饭了一起吃吧。”

我点头走到饭桌旁边,看着仅有的两人份的饭转身去了厨房,人家根本没准备我的饭菜,我还吃什么?自己动手吧!

在厨房自己做了饭吃了一口就回屋了。

从那天之后,汪静怡的态度倒是好了一些,至少不是每天都挑毛病了。而且在家里也不太管着我了。

这正是我乐意见到的。自己的家自己说了不算,那还是家么??

就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周后,秋歌去外地出差一个星期,周末我在家休息,却莫名的收到了一个快递。

拆开一看,竟然是两张纸,里面洋洋洒洒写了一堆,仔细的看了看却发现是一个分手协议。

协议内容我都觉得搞笑。

如果颜筱筱在年底前离婚,颜筱筱将获得乙方提供的二十万元人民币,从此甲方颜筱筱不得再和秋歌有任何瓜葛。

这还只是主要的一句话,其他的都是各种狗血。

看着协议,突然想起了那次秋歌出差的时候的那个电话。我以为她就是说说而已,没当回事,结果却真有这个人,而且她竟然还真的无聊到将什么协议发给她。

看和协议,我本想将协议撕了,却还是放在了一边。等秋歌回来看她什么反应。

低头玩手机,突然看到几年前的一朋友,准确的来说应该会是学长在群里聊天。

霍琛,我记得他是学法律的,不如找他问问。

有了这个想法我就付诸行动了,加了霍琛的好友,跟他聊了起来。

没想到他还记得我,我问他在哪,他说在省城。

索性就约他出来见面谈。

我们约在一家露天咖啡馆里见面。

我早到了一会,因为我离这里比较近,不出十分钟,霍琛就到了。

“师哥,你还是那么帅啊。”想当年霍琛可是法学系的一根草,可是好多女生爱慕的对象呢,却听说他有喜欢的人,不知道这些年过去了成没成。

“筱筱变的更漂亮了。”霍琛坐下来,点了一杯咖啡。

远看林琛就是个男神,谁知道到我面前了,竟然真的这么帅。

“这些年都在哪高就啊,一直都没你消息。”

“去了法国呆几年,才回来。你呢,过的好么?老公对你不错吧!”霍琛看着我无名指上的戒指,饶有意味的看着我说道。

果然是学法律的啊,观察力就是好,即使刚见面也知道我结婚了。

“跟你说个正事,你看看这份协议,能不能看出什么线索?”我将今天早上收到的那份协议拿给他看,霍琛拿过仔细的看了一眼就说道,“你这是被小三给协议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