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8.你是不是怀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啊,我只是想知道从这个能不能找出这个女人是谁,她曾经给我打过电话,我以为她只是无聊而已,,没想到。。”

“没想到她真的给你寄来了协议是不是。。”霍琛毫不犹豫的就将我的话打断了。

我瞪大了眼睛瞪着面前的这个人,“能不能不总这么说实话,”

“你说你怎么都嫁人了,你还是这么傻,你老公都没怎么追就把你追到手了吧!智商都是着急啊。”霍琛说着说着就不正经了。“你说我要是现在追你的话,你能不能傻的为了我而出轨啊。”

霍琛就那么期待的看着我,一瞬间我都以为他说的是真的了。

“噗,你真能搞笑。”我一巴掌将眼前的那张俊脸呼走。“我老公对我很好,你可别乱来啊!”

“瞅给你吓的,颜筱筱,你不仅智商低,胆子也不大。我跟你开完笑的,就你这么笨的女人,白给我都不要。”霍琛正身坐着,一副嫌弃的样子。

“学长,我记得你大学有个喜欢的女孩来着,这么多年你们怎么样了啊,成了么?”

我喝了一口咖啡问道,这个问题从见到他的时候就想问了,结果却忘了。

“噗,,我,,没怎么样,她嫁人了。”霍琛闪躲着眼神,好像在躲着我一般。

我不就是问你个问题么,至于躲着我么???

“嫁人了啊,那好可惜。”我看了看时间,“学长,我还要回家做饭,这份文件你先拿回去帮我研究研究,有什么线索你打电话告诉我一声。喏,这个是我的电话。”我从包里拿出本子写了电话号给了霍琛。

“好,有消息我告诉你”霍琛扬了扬手里的纸条,将纸条放进了裤兜里,我笑着离开了。



不远处有两个人在畏畏缩缩的不知在做什么,看我走了,也不说话就走了。

”奇怪。”我看着奇怪的人没有理会,转身回了家。

和婆婆已经可以很平静的相处了,至少没有了以前的莫名其妙的相对。

在家里的日子好过了,我的心情也好了些,可有一件事让我很苦恼的就是,同样的一份协议,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竟然寄了三次。不是一起寄的是一次次的。

寄到我的家里也就算了,竟然也往我公司寄。这个人怎么这么了解我们?

我也检查了快递单,上面并没有电话号,每次问送快递的人他都说不知道,他只负责送快递。

一周寄了三次协议,这是有多么希望我们两个离婚??

我没有理会这些协议,而霍琛研究了一阵也告诉我从协议上她并没有说什么,什么都差不出来。

这不禁让我很懊恼,现在都有女人找上门来要让我离婚呢,可我这都要打仗了,却不知道敌人是谁。

敌暗我明,这场仗我怎么都是输。

怎么办?

正当我无法可想的时候,我又收到了一份快递。

坐在客厅里,婆婆看着我拆快递,不禁开口问道:“你怎么这么多快递?”

“不知道谁寄的,一直要我和秋歌离婚呢,不知道这次会是什么。”我说完无奈的看着婆婆,将快递拆开却发下不再是几张纸,而是照片。

嗡的一下,我的脑子里充满了血液。

不可能,怎么可能???

我站起身来要往外走,却没注意桌角,一下子就摔倒在了瓷砖地上。

手里的照片也散落一地。

“筱筱,”婆婆过来扶着我,我却无力起来,肚子的疼痛感将我从痛苦中抓出来,我下意识的去摸肚子。

婆婆望着我的下渗,却便了脸色。“筱筱,你来事了?”

“没有,妈,我肚子好疼,好疼。”虽然和婆婆并没有这么亲近,可是我此时能顾依靠的只有婆婆了。

“你该不是怀上了吧,赶紧上医院,”婆婆扶着我就往外走。最后我实在挺不住了,婆婆就这么的将我背了起来。

以前知道她很有力气,可没想到背起我来竟然也这么轻松。

刚出家门,就看到霍琛在门口抬手,貌似是要敲门的节奏。

“筱筱,你怎么了?”霍琛看着我们问着,我已经没力气在说话了,婆婆见他认识我,便开口说道:“你有车么,能不能送她去医院。”

“保住我的孩子。。”我唯一能说的话就是这句了。我们全家都在盼望孩子的降临,如果他真的来了,我就不能让她有事。

我的孩子,你要挺住。

霍琛听我婆婆的话,本就答应着要送我们去医院,在听到我的话之后更是脸色一变,将我从婆婆身上拽下来,抱起我就往楼下走。

婆婆本是不愿的,可是特殊情况,她也不能说什么,就赶紧的跟着霍琛上了车。

车子行驶的很快,到了医院只有,我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了多久我不知道,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我的周围都已经都是白色了。

这是哪?

我睁开眼睛挣扎着要起身,却被人按了回来。

我抬眸看向力的方向,竟然是婆婆。

“别动,你好好躺着。”

“妈,我,,”我看着婆婆,问着疑问。记得在家的时候她在怀疑我是不是怀了,刚刚相信上个月大姨妈就没来,可我却没注意。也许真的是吧。

我期待的看着婆婆,第一次发现我竟然是这么期盼这个孩子的到来。

原来你说的再厌恶,当孩子真的出现的时候,就是另一种心情了。

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女孩在生了孩子之后反而更喜欢小孩子了。

“你怀孕了,5周了,幸好送来的及时,要不。。”婆婆说着握了我的手,有些严厉却温和的说着:“你怎么这么毛手毛脚的,以后可不能这样。”

婆婆的话像雨点一样抨击在我的心上。

我真的怀孕了。

手下意识的去摸着还平坦的小腹,这里已经住了一个孩子了是么?这个是我和秋歌的孩子。我们终于有孩子了。

满意的扬起了嘴角,下一刻却冷了脸。

那些照片。。。

照片中的男女相依偎,男的闭眼尽情的吻着那个女人。男人我认识了很多年,甚至还睡在我的枕边,更是我腹中这个未出世孩子的爹。

对,照片中的男人就是秋歌。

而那个女人,却只是露了半边脸。

就算是半边脸,我也可以确定,这个女人很美。

至少比我这个一年都不怎么化妆打扮自己的女人来说,她真的漂亮。

照片一张比一张露骨,甚至有的照片还可以看出两个人某些运动的激烈痕迹。。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投入另一个女人的怀抱了么??

我都要他生孩子了,他怎么可以去找别的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狐狸精,如果不是因为那些照片,我又怎么会险些杀了我自己的孩子。。

想着想着,眼角出现了泪痕。。

一只温热的手将我的脸颊的泪水拭去,我抬头看到婆婆拿着纸巾给我擦眼泪。

“妈,,”许是哭的有些久了,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筱筱,你怎么哭了,哭对孩子不好。”

“妈,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突然的站起来跌到了么,”我看着她摇摇头继续说道,“今天我收到的快递里面有十几张照片,是,,是秋歌和别的女人上、/床的,还有逛街的照片。

他说他去出差啊,他怎么可以背着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竟然还发生了那,,那种事情。我怎么能不生气。”我咬着嘴唇,满眼泪花的看着汪静怡,不指望她会帮我说什么,只是我想将我不小心摔倒的这件事的原因告诉她而已。

我看到汪静怡脸上一阵错愕,显然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我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其实我也不相信,可是自从一个多月前,我接到一个莫名的电话,再到这一个多礼拜的快递协议,我没办法不怀疑。原本我还只是怀疑,没想到这次直接就给了我证据。妈,我该怎么办?”

汪静怡显然是没想到我会将这件事的决定向她讨意见。楞了一下赶紧就说道,“电视里不都演了么,照片也不尽然可信,等秋歌回来我问问,或许是误会。”

就知道她会向着儿子,这恐怕也是看在我怀孕的份上,才会说问问秋歌给我个交代吧。

可那都是电视剧,她难道将生活看成了电视剧不成,转角就能碰到爱,转眼就可以被人诬陷么??

可汪静怡都说了要问秋歌了,我又能说什么呢?

婆婆也不让我下地,就这么在床上躺着。下午婆婆回家做饭的功夫,霍琛走进了病房。

“你还好吧!”

“今天谢谢你,你早点回去吧,也累了这么久。”我抬头看到他白色衬衫上的血迹,不禁有些脸红。落红的痕迹就这么的挂在他的身前,不太好吧。

“那个,你的这件衣服弄脏了,等我出院了我赔你一件,”看着料子就知道不是便宜货。

丫的,没事穿这么好的衣服干吗,我赔都赔不起。

“一件衣服,无所谓,你好好养着才是。还有,恭喜你成了妈妈!”霍琛坐在了凳子上,看着我的肚子说着。

“才一个多月而已,什么都看不出来。”我说着的时候竟然有了一丝自豪感。

是啊,我是一名妈妈了。我是一名准妈妈了。

“你好好养着,我还有事,先走了。”霍琛说着离开了病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