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9.突如其来的质问

霍琛走了,我就那么的坐在床上发呆。

孩子啊,你说你来的是不是太不是时候了?你爸比都出轨了,你说妈咪要拿你怎么办啊??

在医院养的这两天,起色已经好很多了,老妈也来看过我,我只是不小心跌到了她就骂我不知道让她省心。却也没太说我。

在医院养了两天就回家养着了,请了小半个月的假在家里养着。

这半个月婆婆倒是对我比以前更好了,可是字里行间我却听出了另一层的意思。

前两日婆婆看着我的肚子,摇摇头有些听那些的说道,“太小了,啥也看不出来。”

我比较好奇,就眨巴着眼睛问了。

结果婆婆却自豪的坐在那里,对我说道:“这怀孕啊,是有讲究的都说酸儿辣女那也不尽然,我生你姐的时候就是爱吃酸的,我也以为她是个儿子呢,没成想生出来竟然是个姑娘,还有啊,有人说看肚子的形状可以辨别男女,可也不是很准。

我生秋歌的时候,肚子是圆的就是女儿,第二胎所以也是误以为是女儿,结果生了个儿子。”

噗,这么古老的方法都相信,现在都是做b超,一照就知道男女的。不过现在医院不是都规定不让透露男女么,怕是重儿轻女的人残生杀害一条生命。

不过看婆婆这样子,不会害不知道有b朝这种东西吧!

那我到底要不要告诉她呢?

“妈,你都说了你那时候不准了,估计我这也不一定,再说了这才一个多月,连个孩子的形都没长成呢!”我摸着平坦的肚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孩子出生。

“再等一个月我带着你去看一位老中医,他把脉可准了。一定能知道是儿是女的。”

“妈,您喜欢男孩女孩啊?”我将橘子拨开递给她问道,都说好多婆婆重男轻女,我摊上的这个婆婆不会就这样吧!!



忐忑的看着婆婆,婆婆的话还真是雷到我了。

“当然是儿子了,儿子可以传宗接代。”听着婆婆的话,我有些担心万一我生了个女儿怎么办??

结果不能我反应一下,婆婆继续说道:“你要是第一胎生了女儿,就再生一个,一定就是儿子,像我似的。”听着婆婆非常自豪的话,我不禁有些汗颜。

生两个?虽然现在国家实行了二胎政策,可也不必这样相应号召吧!

“哦,”我点头,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这件事还是回来和秋歌商量一下吧,毕竟现在养一个孩子都费劲呢,养两个,除非我俩去抢银行了。

第二天秋歌出差回来了,我还没来的及将他要做爹的喜讯告诉他,就发生了让我更加茶目结舌的事情。

没在电话里告诉秋歌已经做爹的事情,是想亲眼见到他喜悦的眼神,而婆婆也答应了等秋歌回来了一起告诉他。

没想到昨晚打电话还好好的人,今天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陌生的可怕。

秋歌一回来了就直奔卧室,我正准备叠被,却看着秋歌进来,刚要投入他的怀抱,却被他一把退出来,我疑惑的看着他。“老公,怎么了?”

“你自己看看你干的好事!”秋歌说着将一叠照片摔在了我的脸上,照片掉落在地上,我来不及去感受脸上的疼痛就感觉到了来着灵魂的鞭策。

照片中我和霍琛有说有笑的,甚至还交头接耳,有些耳鬓厮磨的样子。我记得,那是他开玩笑的时候,我把他推开了啊!

还有霍琛抱着我开车去医院的照片。照片中没有婆婆的影子。

这些照片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为的就是这个?

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那天离开前碰到两个人,原来那两个是记者,就是来拍我俩的。

可是去医院那天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记者一直跟着我,或者霍琛??

我看着照片一直在思索,可秋歌却以为是他发现了我的丑事我现在没话说了。

“颜筱筱,我秋歌对你如何,你心里没数么?你现在竟然这么大一定绿帽子扣在了我的头上,你当我秋歌是什么?备胎,还是你找好了备胎,打算随时走人呢?”

听着秋歌的话,我的心中寒意一层层加重。好像突然的被打入冰窖一般,冷的刺骨。

“绿帽子,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不检、点的女人么??”我站起来看着这个曾经宠我的男人,现在却说着这么狠却又这么寒冷的话。

这还是我的老公么?这还是我的孩子的爸比么?

“证据都摆在你眼前了,你还抵赖。怎么结婚之前我没看出你是这样的人?这几个月你憋坏了吧,有我妈在你不好意思总往外跑了吧!哦,每次都说是找古妍,古妍也是跟你一伙来欺骗我的是不是??”秋歌说着手掐着我的脖子,好像要把我掐死一般,我挣扎着,可却没有用。

“我,,我怀,,了,,你的,,孩子”

我的话暂时的救了一命,秋歌送了手,我贪婪的吸收着空气。

刚刚,差点我就带着孩子一起走进了鬼门关。

“你怀的孩子?多久?”秋歌的这句话并没有为人父的喜悦,反而是在默默的计算着什么。

“快六周了。”我呼吸平顺了才开口说道。我颓坐在床边,为刚刚的劫后余生而感叹着。

我还没来的及想想怎么和秋歌说,那边就被人拽着仍在了床上。双手被禁锢这,秋歌狠戾的眼神里仿佛散射着冰刀,将我刀刀活寡。

“六周??你六周前都做了什么?跟哪个男人去哪里了?是在这里有了这个野种,还是在外面的哪间酒店?你现在还想将这个孩子也扣在我身上是么?颜筱筱你怎么能这么狠毒?就算我妈对不起你,你也不能这么报复我?我爱了你这么多年,难道换回来的就是这个么?”

秋歌的话字字珠心,像一把把都真是的插在我心头,痛的无法呼吸,痛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

“没话说了?”秋歌说着将我身上的睡意使劲一拽,棉质的睡意却应声而碎,胸前的凉意让我不禁紧张了一下,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他是不是这么的对你,很温柔,比我还温柔是不是??”秋歌在我身前亲吻着,在我耳边轻轻的说着。他的话确实将我从原本的呆愣有了反击。

他怎么能够这么说我??他怎么能这么对我?

我趁他不被,狠狠的将秋歌推开,甩手给了他一巴掌,“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为了你为了这个家付出的还不够么?你竟然将这么样的误会都不听我解释就愿望我,你说我红杏出墙,那你呢?你跟别的女人亲吻,滚床单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像一只发了疯的野兽一样大吼大叫。凌乱的头发更是将我这一个疯乱的形象进行到底。

“我跟别人亲吻?颜筱筱你说话要讲证据,我一直在外面累死累活的打拼,你凭什么说我出鬼??”

“好,,给你,这就是你要的证据。”我将那两份协议和一堆照片都仍在了秋歌的面前,在床边低声的哭泣着。

没想到,我们的婚姻还不到两年,就破碎成这个样子。

他变得不再温柔,而我也变得不像自己了。

如果是以前的秋歌,他一定会相信那照片不是真的,至少会心平气和的到我这发发小脾气,我解释了就没事了。可今天他却口口声声的说我给他带了绿帽子。

曾经的信任呢?是在上次的就已经消失殆尽了么??

想不到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

这个坟墓用柴米油盐这些小东西将我们的感情埋葬,仅有的那些感情也被这次的信任而全部送入坟墓中。

“这些你都是哪里来的?”

“都是快递邮寄的,”

“这照片你在哪合成的?ps技术运用的不错啊。毫无ps的痕迹啊!这些协议呢?你找谁给你写的啊。这些招数就别再用了,电视剧的那些主演都玩腻了。”秋歌看着这些东西,给出的就是这样的评价,和这样的解释。

他觉得这一切都是我自编自演的。

是,我是学习计算机的,我会ps,可也不用这么的诬陷我吧,我是有多闲才会将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p在一起,来找茬干仗,我特么是在刷存在感怎么的。

“这就是你的解释??”我看着秋歌,眼神也冷了冷,这样的男人,为这样的男人哭值得么??

“我这不是解释,是事实,你既然想离婚就别把错放在了我的身上,我秋歌不会做那个冤大头,而你肚子里的这个野种,也不要想往我身上赖。”秋歌说完,卧室的门就那么毫无预兆的开了,汪静怡就那么的站在门口,看着我,冷咧的看着我。

汪静怡一步步朝我走来,抬手就是一巴掌,这一次她很用力。一下子将我打倒在床上。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赶紧离开我秋家的大门,我们秋家没有你这样的儿媳妇,你给我滚。”

我绝望的走到了卧室门口,又转身回来,看着面前的母子二人,冷笑道:“该走的不是我,是你们,这个家的房产证上写的是我颜筱筱的名字。要滚的人论谁也轮不到我。给我走,我不想看到你们。”

“凭什么,这个房子还有我儿子的一半呢!”汪静怡往床上一坐大有不走的架势。这话还说的中气十足。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她说的是真的呢。

不过可笑的是,她说的并不是真的。真是可悲。

我捂着有些疼痛的肚子,看向秋歌,一字一顿的说着:“这个房子自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的,从来不曾写过秋歌名字的一笔一划。你,从来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利”我看着汪静怡慢慢的说道:“是我敬着你,才听你的差遣,默认你把我的家折腾的乱七八糟。现在我不想让你管了,而且我明确告诉你我会离开秋家,周一我就去办离婚。孩子无论男女都和你们秋家没有一丝关系。你们若是有脸,就别来找我要孩子。你们现在给我走!”

说着我也不管秋歌俩人走不走,就拿出行李箱将秋歌的衣服往皮箱里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