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0.我们离婚吧!

汪静怡坐在我卧室的床上,看着地上散落的照片。捡起两张照片脸色变了变,冷哼一声:“哼,怪不得这两天总往外跑,原来是会情人去了。

这张,,你早就知道他来了,才故意跌到的是不是。”

汪静怡鄙视的眼神,嘲讽的语气,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计划的。

我这是找谁惹谁了,明明我才是受害者,现在竟然变成了算计的人。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事。

这都是什么鬼。。

“反正现在什么都是我的错,所以呢,秋歌,你赶紧领着你妈离开我这里,省的在我家,碍你的眼。”我将皮箱合上,推到秋歌的面前看着他。

看着面前的这对母子,我真是无言以对。尤其是这个婆婆,前两日看到秋歌的照片还说可能是误会,秋歌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现在轮到我了,就完全是另一种说法了。

呵呵,果真是谁的孩子谁疼啊。

“颜筱筱,你别太过分,你自己做错了事情,凭什么撵我们走?”秋歌将行李箱一扔,行李箱顺着力气撞到了墙上。

“我做错事情??呵呵,秋歌你真是有脸说,你今天就是要跟我不要脸了是不是,你拿着一堆照片来质问我的不是,照片里有什么啊,你的那对yan照不知道比我劲爆多少倍,你怎么好意思的?”我一步步逼近秋歌,有些泪眼的看着他。

”还有,秋歌你别忘了,结婚的时候咱俩可说好了的,我的房子不写你的名字,你的房子我也不觊觎。现在你在我的房子。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吆五喝六的??”

这个躺在我身边的枕边人,何时起变得如此陌生??

第一次发现,沉默寡言的秋歌竟然口才这么好。可以将黑的说成白的。

以前真是低估了他。

“我是你丈夫,你没有资格撵我。“秋歌抓着我的肩膀狠狠的说着。

“现在和我提丈夫,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跟我提这两个字么?你若是真的把你放在了我丈夫的位置上,你会回来问都不问一句就将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丈夫??”

我撕心裂肺般的吼着,曾经为了这个男人我放弃了太多的人,现在好不容易再次在一起,现在竟然为了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刽我,更是连一丁点的信任都没有。

双手握成拳头,一拳砸在了秋歌的胸口,只听得闷哼一声。

“哎呀,你个泼妇,给我滚开!”汪静怡说着就一下子把我推开了,心疼的查看着秋歌的胸口,却丝毫不顾及我这个孕妇。好不在意我肚子里秋家的种。

我忍着不要哭,可是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我心累了,对着还在嘀嘀咕咕的汪静怡和秋歌说道:“秋歌,我们离婚吧!”

“要提也应该是我提。轮不到你!”秋歌恶狠狠的说着,好像我提离婚他有多大的羞辱一样。

“不对,跟你离婚了,你会有二十万啊,不行,这婚我不离,就算耗,我也要把你耗死在秋家。”

“秋歌你是不是有病?你说我红杏出墙,那我要离婚还不行,难不成你还真愿意带绿帽子??”

我真的有些搞不懂秋歌的思维。不是都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么?可我觉得男人的心思也很难猜。

“你承认了?”秋歌的眼底涌着深深的恨意,仿佛要将我五马分尸,也许这样也不能解他现在的恨意。

“我承认什么?这些事情都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就算我出门和朋友喝个咖啡,难道就是出轨了,你就这么喜欢往自己的脑袋上带绿帽子,你喜欢带就带,别赖我。”

每个男人都讨厌这种事,可我没想到,万万没想到秋歌竟然自己要带绿帽子。

“证据都摆在这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秋歌指着地上的协议和照片,暴怒的看着我。

“看来这个孩子对于你来说真的是没那么重要了,那还不如打掉一了百了。”我拿起包准备离开,却听到汪静怡不合时宜的声音从一边传来,那不阴不阳的调调让人听了真是难受。

“心虚什么啊,如果是我秋家孩子的我还是会认的,至少不能让孩子跟着你这个勾三搭四的妈学坏。”

勾三搭四?我勾搭谁了?您老脑子有病吧!

看来这个家我是没法再继续的待下去了,拿着包往门口走去,“秋歌,周一民政局门口见。我的孩子从此和秋家没有一点关系”

说完没有等秋歌的回复,我就离开了家。

刚走到车门口,就看到霍琛从车里走了下来,手里还带着一束康乃馨。

“送你,早日生个乖宝宝。”霍琛像个霸道总裁一样,不容抗拒的将花塞进了我的怀里。

康乃馨,寓意着健康快乐。而且花香淡而素雅,是我最喜欢的花。

“谢谢!”我放在鼻尖下嗅了一下,微笑的回应。

“你要出去?”霍琛看着我的样子,开口问道。

“去医院!”我说着抱着花示意了他一下,“我还,,”

“呦,这是谁啊,这光天化日之下就谈情说爱了,颜筱筱,咱俩还没离婚呢!”不知道秋歌什么从楼里出来,突然的就打断了我的话。



“秋歌你闹够了没有?”看着秋歌气势汹汹的过来,我很怕两个人就此就打了起来。赶忙劝着。

可有些事情会越劝越遭,完全就是火上浇油。

“我闹什么了,你现在公然的在家楼下约会男人,我还不能说了。颜筱筱你能不能守点妇道。”

颜筱筱,,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秋歌第几次这么全名的喊我了。我却是对这个歌名字越听越觉得心寒。

秋歌那个倔脾气我今天估计是没法劝动他了,我还是去劝另一个了。我转身抱歉的看着霍琛说道:“对不起,学长,你还是先离开吧,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好,”霍琛若有所思的看了秋歌一眼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回来对我说道:“我想你需要一个为你打离婚官司的律师。”

霍琛走了之后,我还在回味他的那句话,难道我和秋歌的婚姻真的就这样的走到了头了么?

一年多,顶多就算个纸婚。本来我还计划了等我们金婚纪念日的时候去海边看日出。

一切都是我太天真了吧!

“看什么,这么恋恋不舍的,刚刚怎么不追上去。”秋歌在我的身后阴阳怪气的说着,仔细听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丝的酸意的。

“有病。”我嘟囔了一声就朝驾驶室走去,准备开车离开。

我刚把车门拉开,秋歌一推将车门关上,倚在车门上,看着我,:“就打算这么就走了?”

“你还想怎么样?”我抱着肩膀看着秋歌,想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突然这么问了,是为什么?在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的希望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是不是??

可是你刚刚那么的伤害我,你让我怎么告诉你实话??

“现在还问这个有意义么??”我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不是我不回答,我想就算是我说了真话,也许他也在觉得是我骗他的吧!

“当然有意义,你怀着我的孩子,还想让他叫别人爹?告诉你我不答应。”秋歌像一只愤怒的狮子,而我就是他嘴里那可怜幼小的猎物,一个不到新,我就没了命。

且是一尸两命。

“你不答应?孩子在我的肚子里,我也很快就会跟你离婚,这个孩子跟你秋歌没有一毛钱关系。”

孩子,对不起,妈咪不是想让你一出生就没有爸比,你可看到了你爸比是怎么对待我的??他怀疑妈咪和别人有染,他更怀疑你根本不是他的孩子。

他是这样的人,你让妈咪怎么和他继续生活在一起??

孩子,如果有来生,你再做妈咪的孩子好不好。

我在心里默默的对着我的孩子说道,我知道这么说很残忍,可是我们这样争吵更是不可能给孩子一个健康的环境,莫不如将孩子丢弃。

“你的孩子?你就这么着急想要剩下别的男人的孩子??颜筱筱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和我好好的过日子。”

秋歌突然像个孩子一样,无助的哭了。

看到他的样子,我是多么想上前好声安慰一番,可我刚伸出的手却停在半空中,半晌收了回来。

“如果你真的相信我是无辜的,你就不会来问我这句话。秋歌,也许你不是我命中正官,你应该是我命中克星。”说着我将秋歌从车门上拽了下来,钻进车里脚踩有门疾驰而去。

路上我一遍遍的回想曾经秋歌说话。

他说:我是你的命中正官,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妻子。

他说:以后吵架我们不能提分手,不能提离婚。

他说:以后我会给你信任,让你做天底下最幸福的老婆。

他说:以后我会保护你,不让你受伤害。

可是我今天受的伤害都是秋歌一手造成的。而我和他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他就这么的放弃了。

或许,真的放弃的,是我们的这段婚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