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2.有事需要聊聊

“小心!”两个字刚喊出口,秋歌就一个拳头从霍琛的身后伸了过来。

霍琛一个侧身就躲过了秋歌攻击。

“秋歌,你干什么?”我挡在霍琛的面前质问着秋歌。

这两天他是疯了我看,出门不记得吃药了吧!

“你在医院给我姐难看,现在还约会小白脸。你还要不要脸,颜筱筱,你怎么这么贱。”秋歌的一双眸子瞪的圆圆的,好像下一秒钟眼睛就能从眼眶里掉出来一样。



“我给你姐难看?要不是你姐当众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损我,我至于这么对她么?她从来不记得我的好,现在知道我和你闹的要离婚了,就开始火上浇油,她什么心理,就是见不得别人好是不是??”

记得今天老妈跟我说过,怀孕了就不要总哭,不要总发脾气,动了胎气就不好了。

可现在是我想发脾气么?秋家人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我还那么忍让的话,我的这一辈不得被欺负死??

“还有,我奶奶住院的时候你去过几次,今天我奶奶出院你知道么?人家碰到了帮我送奶奶回家,妈请他吃顿饭怎么的?如果不是你无理取闹,无事生非我至于怀孕了还挺着肚子出来做这些么?”

我摸着我的肚子,妈的,痛的我直咬牙,果然这怀孕前三个月是很重要的。

“你怎么了?”秋歌过来要扶我,被我一把推开,“秋歌,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但请你后悔那天别来求我。”

“你真这么把自己当盘菜啊,我告诉你我秋歌这辈子都不后悔,最后悔的就是娶了你这么样不要脸的女人。”

秋歌今天这是注定要把话说绝了,可我的心经过这两天好像免疫了一般,不再知道痛了。

也许是痛的麻木了吧!

他竟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我,真是这段感情该到头了。

“好,我记住了你的话,也希望你记得住!”我不再看秋歌,转身去看向霍琛,却没找到人,结果只听到身后的哀嚎声。

恩?什么玩意?

我转身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霍琛和秋歌两个人已经扭打到了一起。就我这么愣神的一瞬间,那边两个人都各自挨了两拳。

“你这个小白脸,啊,凭什么来打我。”秋歌闷哼的声音从地上传了过来,随即霍琛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渣男,该打。”霍琛说着就又朝秋歌的脸上打了一圈。

“你大爷的,你别特么的打脸啊。”

“你这张脸留着也没用!”

“你大爷的,,,”

随后就是啊啊的声音。

“喂,你俩不要再打了,别打了”我的劝慰根本没有用,反而越打越激烈,我上前一步,准备上前去拉开他们。

可我刚走了一步,两个男人竟然同时的喊了一句:“别过来。”

大爷的,竟然在此刻这么有默契。

两个人打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消停,两个人的脸上都挂了彩,秋歌的眼睛被霍琛打了一拳,变成了独眼龙,嘴角挂了些血迹,而霍琛也好不到哪去,鼻子被打出了血。

“你还好吧!!”我走到霍琛的身边,将包里的纸巾递给了他。

“无碍,小伤”霍琛咧嘴笑着,却扯动嘴角的伤口。

“你怎么不知道关心我呢?就知道关心你的小白脸!”秋歌委屈的说着。说着还用自己的衣服擦着鼻血,场面甚是凄惨。

“你该打!”霍琛从一旁咧着嘴说到,要不是时节不对,我还真想鼓掌来着,

确实需要有个人来帮我好好教训这个男人,,让他没事乱冤枉我。

不过我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我扶着霍琛将他送上出租车上才转身回来。替秋歌道了歉,霍琛却说道歉不需要,回头请他吃饭是真的。

好吧,秋歌欠下的债却要我来还。

“你还不走??”我看着躺在地上装死的秋歌,无奈,

“哼看着你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秋歌冷不倔的声音。

“秋歌,你还真是无聊透顶,”我说着就转身离开了。这个疯了的男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了。

不知道秋歌什么时候走的。过了一周我好好休养了之后,我才打电话将霍琛约出来吃饭。

"忘恩负义,现在才知道请我吃饭?”一坐下霍琛就开始摆酷,还嫌弃我请客请晚了。

丫的,我请你吃就不错了,你还那么多事。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请。

“学长你这样不厚道。”

“行了,这个不适合你这个孕妇吃,对孩子不好”霍琛将我面前的食物拿到他的面前直接就吃去了。还将一盘子所谓的适合我吃的食物放在了我偶读面前。

“你怎么比我妈还啰嗦!”我不满的嘟囔着,却还是将面前的食物吃进了肚子里。

饿谁也不能饿我的孩子。

我就这么大快的吃着,正吃着,霍琛在那边吃好了优雅的擦着嘴角说道:“你怎么决定你跟你老公的事情”

“什么?”我欧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此时他突然的问起这样的一句话,就连吃的东西都已经忘记的再继续吃了。

”你要离婚呢么?”霍琛斩钉截铁的问着,丝毫不会拐弯儿问。

我一时竟然也有些害怕他这样的直言不讳的了。

真是不知道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么??

“不知道”我含糊不清的说着,我说的也是真话,我是真的不知道。

“你若不离婚,你老公没办法跟你离婚,不过你若是想要离婚就另当别论了。”霍琛的话我倒是知道,在我国的保护法中,有对孕妇的保护。

可我要不要离婚我也不知道。

只是我不想看到秋歌和我离婚了就投入了别的女人的怀抱。

所以这个婚,我是不会离的。

至少在孩子出生前我是不会离的。

既然孩子出生前,那我肚子里的这个宝贝还得生出来才是。

“我现在不离,就看着他这想离却不能离的的心情。”想到秋歌要离婚却抓狂的样子,我就像开心。

“女人,真狠。”霍琛扯着嘴角无奈的说着。

他这么说也对哈,我确实挺狠的。

当年恨的下心不停秋歌的就是就和他分手,如今也恨得下心用婚姻套住他。

女人,不光要对自己狠,对男人更应该狠。不狠,他就永远不知道女人是不能够惹的动物。

吃完了饭,我和霍琛还谈了很多。

“霍琛,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叫你的名字吧。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那天帮我出气。”这个疑问困了我一个星期了。

我并不是一个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脾气也不好,何况现在结婚了更不会有人眼瞎会看上我。

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看他不顺眼!”霍琛言简意赅的说着。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霍琛为什么会学法律。

一个平常说话那么少的人,竟然学法律。学法律的人不是口才都很好么?怎么能像他这样根本说不了几句话。

哦,不,是说一句话都费劲的要死。

好像多说几个字能挂掉一样。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我看着霍琛真诚的问着,我是真的想知道的。

“我说是因为你,你信么?”霍琛突然正经的看着我说道。

额,不对,霍琛说话什么时候不正经过??

只不过现在比之前更加的严肃而已吧。

或许他就算开玩笑也要开到很严肃。

“师哥,你别闹了,你能看上我?”我摆摆手道,这霍大才子在当年可是有名的,怎么可能为了我这么一朵残花而放弃他那张冷酷看的脸。

打死我的都不信好不好。

“我说道真的!”看着霍琛的眼睛,我突然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难道他真的喜欢我不成??

“你别告诉我你大学的时候喜欢的姑娘是,,”

“是你”

不等我说完,霍琛就将话给补全了。

丫的那叫啥,五雷轰顶。

我竟然被一个大才子看上了,我是该乐该哭??

如果是我结婚前,我想我是开心的吧。可是现在我有了孩子,对于这个可能性我更是不可能相信了。

“师哥,别开玩笑了。这个玩笑不好笑。”我冷声的说着喝了一口茶掩饰我刚刚的尴尬。

“我认真的!”

“师哥,我已经结婚了,而且你知道我怀了孩子,我的心更是放在了秋歌的身上,不可能在心里再容下别的人。你也别再为了我而让自己孤身犯险。”我认真的看着霍琛说着。

我却没料到当我说完,霍琛喝着咖啡喷了一下,随即爽朗的笑声就散发了出来。

“你笑什么??”我不解的看着笑的不能自己的霍琛。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才令他这么笑着。

“傻,真是傻。我开玩笑的,你怎么当真的了?”霍琛说完更是笑的大了。

他的笑声真的是想让我杀人了,要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积德,我一定将面前的人杀了解恨。

“今天的账及结。再见”我拎着包,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就走出了饭店。

丫的这货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害的我白想了这么久,白白担心了这么久。

看来,人还是不能自作多情,否则手上的,,呵呵,只有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