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3.信任破碎,感情危机

在娘家住了两天,昨天和老妈谈论要回家,将家里的人撵出去,却得不到老妈的肯定。

老妈说我下小孩子脾气,尊老爱幼是中华的美德,我怎能忘?

可是家里的那对母子霸占着我的房子,我又怎么能不生气??

不过生气归生气,老妈说的话我还是会听的。

这日约了古妍,让她陪我一起回去取些换洗的衣服。

回到了家,却发现秋畅坐在家里沙发上,双脚穿着肉色高跟鞋直接的搁在了我的白色茶几上,翘着二郎腿左右晃荡,揍是一把瓜子,右手一袋薯片。好一副悠哉自在的画面。

“呦,这不是大孕妇么?你回我们这个小庙来干嘛啊?”秋畅讽刺的声音从那边出来,更是随手将瓜子皮扔了一地。

我擦,你在我的家里还敢这么和我说话??脑子有病吧!

“大婶,你是打哪儿来啊?穿的跟个鸡毛掸子似的,还有脸在这叽叽喳喳的。我告诉你这房子可是我们筱筱的,要是不想让你住,别说是你,就连秋歌都得赶紧搬出去。”古妍将鞋拖了,却没看到干净的拖鞋,看了看我索性穿着本来的鞋子就往里走。

我拽了一下古妍的胳膊,今天是来取东西的,不是回来生气的。

“要不是我们筱筱心肠软,你们早就露宿街头了,”古妍看了我一眼,才没那么大的火气说着。

拉着古妍回到了卧室,却看到满屋子的狼藉。

床上的被子没叠,各种衣服都搭在床边上,凳子上,地上都有。出了男士的衣服也就算啦,竟然还有女士的衣服。

知道的是没收拾屋子,不知道的家里遭贼了呢!!

“筱筱,你们家遭贼了吧!!”古妍捂着鼻子埋怨着,“早知道你家这样我就不陪你来了。”

“你就忍心让我一个孕妇回来面对他们?”我随手赏了古妍一个脑瓜崩,那么多抱怨的事。

我走到衣柜旁,打开一看却让我茶目结舌。

我的那些衣服乱七八糟,随便拿一件却是被穿过的,还有明显的褶皱。

谁在我不在家的情况下私自的穿我的衣服??秋歌他妈制定不可能,我的这些衣服她都看不上眼。

唯一的可能就是秋畅。

秋畅那个身材,腰上好一个游泳圈还不想着减肥,还妄想穿我的衣服,真痴人说梦啊。

不对,她已经穿了简直就是给脸不要。

“你穿我衣服了?”我拎着衣服走到客厅,扔到了秋畅的脸上,脸色微怒。

“这件啊,穿了,我同事说太屯了,就给你挂回去了。噗”秋畅将嘴里的瓜子皮吐了出去,却又拿了一颗扔进嘴里。

我真是看不懂了,为什么一个人可以不要脸到这种份上?

拿我的东西就那么理所当然的,我颜筱筱欠你们秋家的么?

明明是说你穿起来太土,凭什么嫌弃我的衣服?

你特么的没脑子吧!

”你还穿了哪件?”我隐忍着心底的那股怒火,双手在腿边早已经握的泛白。

“你柜子里的我都穿了,怎么了,你的衣服我还不能穿了了?”秋畅将手里的瓜子一扔,站起来轻吼着。

第一次,我这辈子第一次遇到了这么这么不要脸的人。

“就你这个身材还穿那些衣服,就是不伦不类好不好。您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啊。”古妍冷哼着看着秋畅,将我拉倒她的身后护着我。

“你哪来的贱蹄子,我们秋家的事轮得到你插嘴么?”

秋畅上来就要打古妍,却被古妍躲了过去。

反倒是秋畅一个惯性没站稳倒在了沙发上。

“你们秋家的破事我还真不愿意管,你给我钱我都懒得听。但是你要是欺负我们家筱筱就另类别算了。”

古妍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样子,给我看的心生感动啊。刚刚被秋畅的那些话所生的气,也就此消散了。

关键时刻这就显示出了闺蜜和老公的区别。

“颜筱筱你果然跟妈说的一样,目无尊长。娶了你,真是我们秋家造的孽。你赶紧跟我弟弟离婚,别把这些煞气带进秋家,秋家没有你的位置。滚的越远越好。”秋畅从沙发上爬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就开始骂。

”秋家?秋家最没有说话权的就是你秋畅。自古嫁出去的女儿泼出门的水,你都嫁进赵家了,凭什么回来管秋家的事。”古妍毫不示弱的说着。

古妍确实说对,自古出嫁的女子就没有权利在做娘家事的主。虽然现在是新中国,思想开放了,这是这种事请的说法还是存在的。

我不禁要默默的为古妍的机智点赞了。

“颜筱筱,你就是一个狐狸精,迷糊了我弟弟的眼睛,今天有我秋畅在的一天,就不可能让你再进秋家的大门”

哎呀我擦,我还没离婚呢,就开始想着不让我回来了。秋家人真是一个比一个绝情。

后来的话更是越来越难听了,连我和古妍这种经常骂人的人都挺不下去了,可以想象有多难听。

“你简直就是泼妇,老妖婆!”古妍拉着我就走了。

衣服一件也没拿,只是拿了房产证等一些证件以及一些贵重物品。

好在那些贵重的项链什么的被我放在了隐秘的地方,要不早就被秋畅拿走了。

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你这个大姑姐是不是脑子有病啊,疯狗病吧,见谁咬谁!”古妍白了我一眼,

“是,我看也是。而且病的不轻”我无奈的躺在车座上,摆弄着手里的房产证。

想了想,我还是拿出电话给秋歌,“秋歌,你这么做太过分了吧!”

秋歌许是被我问住了,随后才后知后觉的说道:“你说什么呢?我做什么了?”

我轻哼了一声:“你容忍你的姐姐在我的房子里住这件事我也就忍了,你妈在哪住也可以。可你姐什么意思啊,把我的房子当猪圈怎么的啊,窝儿吃窝儿拉的。还把我的抱熊弄的死埋汰死埋汰的。

最不能容忍的是她没经过我允许进我的卧室,穿我的衣服。她怎么这么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我一口气说完,现在竟然也有些喘。气呼呼的听着秋歌的那边的话。

“筱筱,我这一周都在公司没回家,姐说没地方去我就让她住家里了。但我没想到她会穿你衣服!”秋歌轻声的说着,却不知此刻他为什么这么着急,仿佛什么魔鬼在追他一样。

“那你妈呢?她不是最愿意干净的么?怎么不收拾呢?”刚刚就想问秋畅为什么没看到汪静怡,只不过看秋畅那个样子就算想问我也问不出口。何况在她嘴里也未必可以说的出什么好话。

“她回家了。筱筱我现在很忙,没时间跟你讨论这些,你先回岳母那把,回头我会跟你好好解释的。”秋歌说的就挂了电话。

不知道她那边发生了什么,以至于他竟然没有像前一阵那么多怒气了。

想通了??

我挂了电话沉思着,却不知道这段伤痕累累的婚姻是否还能继续的下去。

从一开始我们重逢,到解除当年的误会,再到真正的和好热恋,一切都似乎很顺利。

可自从沙莎进入这段感情的时候。我们之间的信任却早已不在。甚至可以说就算是信任修补了,也会有裂痕。

这一次,信任的危机真的是将我们的那点感情打的粉碎。

我看到了他出轨的照片,他亦有我背叛的照片。

那些所谓的证据,不过是有心人来诬陷我来加速我和秋歌婚姻的裂痕。

一切都是那么的巧,我们彼此之间的不信任,是给暗处的黑手最好的礼物。

那个费尽心思想让我离婚的女人,恐怕想不到此刻我已经有了秋歌的孩子吧。

可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秋歌不信任这个孩子更是给那个女人更好的礼物。



“筱筱。”古妍推了我一下,才将我从沉思中唤醒。

“怎么了?”我茫然的回头看着古妍,刚刚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不知道她说了什么。

“你想什么呢?我叫你三次了你都没听到。”

“没什么,你刚刚问我什么了?”我抛出另一个话题,不想在继续讨论。

古妍见我想转移目标也没多问,就又重复了一遍。“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我摸着还平坦的小腹,虽然此刻他还没有发育,可是我却有些舍不得他离开我了。

“生下来。”我坚定的说着,以前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喜欢的要命,现在自己也有了,怎么能舍弃呢?

看来老妈的话还是对的,否则现在我真的会很后悔吧。

感谢老妈阻止了我弑杀这个小生命。

“那你和秋歌的婚姻。”古妍不确定的问着,或许此刻她也不确定问我这个问题是不是合适吧!!

“不知道,或许孩子出生就是我们婚姻的尽头了吧!”我叹息着,虽然我不想孩子出生就没有爸爸,可是秋歌的不信任是伤害我的利器。

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我不想再崩开。

“可你知道单亲对孩子的影响么?”古妍哄着眼眶问我。

我知道古妍是不想我的孩子走她的老路,古妍就是只有妈妈没有爸爸陪伴的小孩。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爸爸在她小的时候去世了,而我的孩子的爸爸还活着,甚至现在还是我的老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