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4.浪子回头金不换

“我知道”我看着古妍认真的说到。

“你好好想想吧,对了,你要不要去做个鉴定为自己证明一下?”古妍突然提到的这个问题我也是想过得。

“不必了,他信也好,不信也罢。都无所谓了”

会真的无所谓么?

我虚弱的靠在车座上,闭上眼睛休息着。

一个月的时间悄然而过,秋歌从家里搬了出去,而我也回到了我的房子。

将家里仔细的打扫了一遍,也将那些被秋畅穿过得衣服也都扔了。

我的东西不是不可以被别人碰,可不被我允许就动,我简直就是厌恶的要死。

收拾了家里,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现在孩子已经3个月了,胎儿长大约2-9cm,胎重约9-23g。宝宝的眼睛及手指、脚趾已清晰可辨,一部分骨骼开始变得坚硬,并出现关节雏形。这时宝宝四肢在羊水中已能自由活动,左右腿还可交替做屈伸动作。胎宝宝都在忙碌地运动着,时而踢腿,时而舒展身姿,看上去好像在跳水上芭蕾舞。宝宝在进入第三个月的时候才会开始被称为胎儿。第八周初胎头占整个胎儿全长的l/2,以后生长加快,至第十二周末身体重量增加1倍。这个时候胎儿内脏系统已开始具有功能,能吞咽羊水,变成尿液排泄出来。到了第十二周末,已显示成熟胎儿男女外阴的形态。

想着孩子在我的肚子里已经成形,内心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只可惜并没有那个最重要的人来陪我一起分享这份喜悦。

“孩子,对不起,妈咪会补偿你的那份父爱。”我摸着肚子,仿佛看到了一个可爱的婴儿蜷缩在那里。

叮咚。

这个点儿会是谁呢?

我疑惑着去开门,却看到了秋歌一脸疲倦的站在门外。

“你来干嘛?”我看着秋歌就想起了他的那些话,顺手就要关门。

“筱筱,”秋歌将手使劲的推在门上,门也没关上。

“你干嘛?有病啊”看着秋歌一副不进屋不罢休的,真是头痛的要死。

“我有话跟你说”秋歌理直气壮的看着我,好像我怎么样了似的。

“有话说你不会自己拿钥匙开门,让我一个人孕妇给你开门好意思?”明明有钥匙还折腾我,摆明了整我。

“你不打算让我进去说话?”秋歌撇着嘴角,瘦了委屈的孩子一样。

我扭着眉毛看着他:“有话快说,没事走人。”

“这说话不方便,进去说吧,你还怀着我儿子呢!”秋歌说着眼睛瞟到了我的肚子上,那充满父爱的眼神,让我都无法怀疑。

“谁告诉你这是你儿子了?你不是说这个孩子。。”我还没说完,秋歌就捂着我的嘴,将我往屋里拖。等我们都进了们,他才把们关上。

“你干嘛?”我伸手使劲儿的将秋歌的手拽了下来。一脸怒气的看着他。眼神里满是责怪。

“你别生气,坐下说。我有好多话要说!”秋歌拉着生气的我走到沙发上坐下,他还殷勤的将抱枕塞在了我的腰下,还仔细的问问我是否舒服。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以前我觉得我对他的了解很多,经过这一个月我竟然就觉得也许我对他一无所知,或者可以说我是对他一点都不了解。

我不知道他可以在盛怒下不分青红皂白的骂我,我亦不知道他可以在自己做错事后颠倒黑白。

我以为我们就算有争吵,即使有矛盾,也会很好的解决。

可事实教会了我,那些只是我以为。

秋歌坐在那里,看着我许久才继续开口:“筱筱,我错了,你能原谅我么?”

我眸光在他的身上逡巡半刻,淡笑道:“秋大设计师,你昨晚,,哦不,今天出门没吃药吧!”

突然出现在家里,还要低声下气的道歉,简直就是疯了的节奏。

我随手抓过一个抱枕,紧紧的抱在怀里,满脸戒备的看着眼前这个神经病一般的人。

秋歌带着歉意的目光,看着我,一下子上来抓着我的手。他这突然的一下,我一下子嘚瑟了。

丫的,好想说:吓死宝宝了。。

“你,,有事说事,拉拉扯扯的干什么?”我从秋歌的手里使劲的抽出手,看着有些红的手,嗔瞪了秋歌一眼,“还有我告诉你,郑重的跟你申明,这个孩子跟你没有关系,你若是现在想离婚呢?劝你还是想都别想。婚姻法可是对孕妇有保证的。但是你也不用着急,孩子出生后,我会主动和你离婚的。”

要不是听说现在生孩子要有结婚证医院才给开出生证明的份上,我早就离婚了。

抬头看向秋歌的时候不知是不是我看错了,刚刚我说不离婚的时候他的嘴角竟然有些上扬。

之前不还是他要死要活的离婚的么?现在怎么了,抽风了?

秋歌看到我在打量他,随后开口说道:"筱筱,前一阵的事情是我错了。那件事是我误会你了。我。。”

“等等等,你等一下,,你说什么呢,什么事情就误会我了?我们最近有交集么?”我诧异的看着秋歌,不止是对金土地事情感到诧异,更是觉得像是阴谋一般。

“筱筱,你听我说,那次我,,,我拿回来的那些照片,是我误会你了,而且上次,我的那些事情也没跟你解释清楚。”秋歌看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有些着急了,便急忙的解释着。

“好,我知道了,你不用时候了,误会说开了就可以了。至于你和那个女人的故事,不用向我解释,反正六个月后我就跟你没什么关系了。”我看到秋歌还有要继续要说下去的架势,连忙打断。

知道那是误会了,无非就是道歉,祈求原谅,然后重新开始之类的。

可我真的不想听。

“别,筱筱我知道这一次我伤你很深,你不会轻易的原谅我,可我真的知道错了,那个女人是,,是孟小凡,我公司孟总的女儿。自从去年年会上看到我之后就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劲的追着我。

那次去出差本没有她的,可她却不知道怎么的就来到了酒宴,陪在我身边。孟总的女儿我多次的拒绝了,可没想到那天喝多了他竟然扶着我回房间了,那些照片就是那次拍的,而你去的时候正巧看到我没穿衣服,其实就是被她脱的,当时没敢告诉你,就是怕你误会。

没想到她竟然偷偷的拍照片,还洗出来寄给了你。我真的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还有,那些协议也是孟小凡给你的。只是为了逼你和我分手。你要相信我,好么,筱筱。”

听着秋歌的话,我差点没被气死,搞了半天一直在背后整我的那个女人就是第二天送秋歌回来的女人。

原来她就孟小凡。

长了长魅惑的脸,妖娆的身材,秋歌竟然没别她迷倒??

鬼才相信啊。

“恩,然后呢?”我淡笑的看着秋歌,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筱筱,你别这么冷淡,我知道上次冤枉你了,害你伤心了好多天,我知道真相的时候真的很后悔,后悔没有好好的相信你。我怎么这么混蛋,竟然不相信你,还说出那样的话来伤害你。我,我不是人。”秋歌说着就朝自己的脸上抽嘴巴,一下,两下。直到四五下好像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才拉着他的手让他停下来。

“你够了,这么自虐给我看啊。你觉得你这样我就能原谅你么?你知不知道我心里多委屈?那天,,我满心欢喜的怀着一大份幸福想告诉你你要做爸爸了,可你呢,回到家劈头盖脸就是给我一顿训,还说我给你戴了帽子。更可气的是你竟然说这个孩子是野种。



你特么的说自己的孩子是野种那你这个爹有能是什么好东西??

你伤害了我就来找我自虐两下就原谅你,那谁为我这一个月的伤心买单,谁又为我这一个月的担心受怕埋单?谁又为这个苦命却差点没继续活着的孩子埋单?”我站在秋歌的面前怒吼着,把我这一个多月的愤懑的心情都吼了出来。

我心里很憋屈,可是有不能找人说。

谁又能知道我心里的那些苦。

“筱筱,对不起。”秋歌眼角流了一行泪,许是真的知道悔过了吧。

“筱筱,过去是我对不起你,可你能不能不离婚,你离婚了,孩子就没有了爸爸,你忍心么?”秋歌看我的态度那么坚决开始跟我玩起了苦情牌。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不是我不想听,是我不想讨论这个必须要面对的事实。

“那天古妍去找我了,给我一顿训,甚至还让伟泽打了我,只因为我做的那些混蛋事。我才知道你去找霍琛不过是为了问协议的事情,我才知道你差点为了我的那些事而失去孩子。

我知道我混蛋,可你能不能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原谅我一次。我真的不能失去你。”秋歌拉着我的手,将我抱紧了怀里,紧紧的搂着我不撒手。

“秋歌,你放,,,唔,”我还没等说完话,孕吐的反应就来了。

最近孕吐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了。

“筱筱,你怎么了?”听到我不舒服的声音,秋歌紧忙从怀里将我拉出来,紧张的看着我。

“没事,正常反应!”我说着推开了秋歌,跑到了厕所干呕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