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6.如愿搬回了家

等我醒来,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我出了卧室,却发现家里整洁了不少。

额,,什么鬼?我梦游收拾的?

疑惑的往客厅走,却看到沙发蜷缩的身影。

看着他睡着的样子,眉头紧蹙,梦里还有什么烦恼的事情不成?已经腊月了,还有十几天就过年了。这么冷的天,就穿着单衣入睡,很容易着凉的。

“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照顾自己。”转身回到卧室拿出薄毯盖在了秋歌的身上。

“你醒了!”被子刚刚搭在了秋歌的身上,他就蓦然睁开了眼睛。还好那一刻心里有个声音提醒着我,否则非得吓我一跳。

“你怎么不进屋睡?”起身走在沙发上,考在哪里感觉浑身疲惫。

最近就是感觉累还乏,睡再多的觉醒来依旧是困的不行。

“你不让我进卧室,我只能睡在这了。”秋歌说着抱着抱枕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看的我满头黑线。。

被之前的那件事给自己找了吧,竟然时刻的不忘卖萌。

“不是还有一个屋嘛?”

真是不知道这样的智商是怎么在之前信誓旦旦的说我智商低的。

都说一孕傻三年,原来傻的不是女人,是男人啊。

秋歌朝我呲牙笑着,“不能跟你一屋睡觉,宁愿睡沙发!”

“那你睡沙发吧!”我扭着眉毛看了秋歌一眼就转身走进了厨房。

睡了一下午,还真是饿了呢。中午那点吃的都吃光了,只能另外看看有什么可吃的吧!

秋歌跟在我身后进了厨房,看着我东找西翻的,“你找什么呢?”

我回头白了他一眼,继续翻着。“都几点了,不找吃的我能找什么?”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下午你睡觉的时候我上网学了一些。”秋歌说着兴致勃勃的卷起袖子就要做饭。那架势大有上刀山下火海的样子,简直无法超越。

看他的样子,我的脑海里就浮现了他中午坐到那盘黑暗料理。撇撇嘴,拉住兴致勃勃的秋歌:“那个,,我来就行了,你,,出去吧!”

“不行,你都怀孕了哪能还让你动手呢,你出去吧,相信我。”秋歌将我推出去就自己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



我看着厨房里忙碌的他,撇撇嘴角,低头看着肚子,默默的说道:“孩子,苦了你了。”

晚上吃完饭了,额,晚饭当然是我定的外卖。秋歌做的虽然不再是黑暗料理,可也是个灰色料理啊。

秋歌收拾好了碗筷,我便对他说道:“你在我这耽误一天了,晚上也没什么事了赶紧回去吧!”

秋歌见我要撵他走,脸色立马就变了。

“你让我走?你还不原谅我?”

“你对我的伤害,对我闺女的伤害,你觉得是你一天的鞍前马后就是可以原谅的么?难道你就这么点诚心?如果你只是这样,那就算了吧!”

秋歌想留下来我是知道的,可我知道这一次若是不给他点教训,他有怎么能真的长教训?

这种冤枉人的事情,尤其是这种侮辱人格的事情我不能轻易的原谅。

“不是,我只是想留下来照顾你。”

“不用了,我自己挺好!”我说着将秋歌推出了门外。关上门后我却没出息的哭了。

这种纠结的心情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要干嘛,可看到他我就能想到那日他掐着我的脖子,看到他我就想到了那些残忍的话。

我爱他,可我不能忍受他对我如此的不信任。

第二日依旧是周末,秋歌还是来了,不过这一次倒是没让我开门而是自己拿钥匙开的门。

我看到秋歌来了,却也不说话,他忙他的,我忙我的。吃饭的时候依旧是他逐渐变好的黑暗料理,而我依旧是点着外卖。

吃完午饭秋歌就收拾屋子,而我却不想看到他选择到了进屋睡觉。

晚上吃饭的时候秋歌已经不在了,但是点好的外卖却放在了桌子上。餐桌上还有一张纸条,苍劲有力的字迹确实那么的像秋歌的本人。

醒了别忘吃饭,碗筷等我明天来收。

没有落款,只是这十四个字而已。

将纸条放在打开饭菜一看,不禁笑逐颜开。这些菜都是我爱吃的菜系。

没想到他还记得。

准备吃饭,可菜还没入口,恶心的感觉涌了上来。

强压着那股恶心的感觉,勉强自己去吃点。

孩子,你这是不满意你爸比的做法么??

周末已过,我也该去上班了,虽然听着肚子去上班有些危险,但是目前就我自己我也不能将工作辞了啊?只好忍着去上班。

好在最近需要我做的没那么多,而我也就是看完后期给他们提意见而已。

一天的时间荏苒而过,回到家却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秋歌做到饭菜什么时候这么香了??我脱了外衣,换好鞋往厨房走,却看到我妈和秋歌在哪里研究。老妈认真的做着,秋歌在旁边认真的看着。老妈说的注意事项,秋歌也那个本记了下来。

本想和老妈打招呼,可怕坏了这难得和谐的气氛,我便回了卧室。

有一个文件昨天忘记拷进优盘了,这回儿还得麻烦的给李皓发过去。

不止一次的怀疑,怀孕真的会降低人的记忆力么??

等我发好邮件的时候,秋歌进屋来看到我在,便笑呵呵的向我显摆道:“妈做的好吃的,快来。”

“恩”我将电脑关机了,才走出卧室。

“妈,你怎么来了?”抓住刚刚洗完手的老妈就开始撒娇。好在现在肚子还不是很明显,否则以后撒娇都是个问题了。

“看看你是不是把我的小外孙饿瘦了!!”老妈说着摸了摸我的肚子。我头顶的黑线一拨又一拨,心里的神兽草泥马一遍遍的在心头踏过。

老妈,以前我没结婚你,重婿轻女;现在我结婚了,你竟然要重孙轻女。

我好想郑重的问你一句: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别那么委屈的看着我,赶紧吃饭!”老妈宠溺的拉着不开心的我去了餐桌。

今天的饭菜许是孩子喜欢,竟然没有一丝孕吐的反应,这不禁我让我好好的开心了一把。

这顿饭也吃的比往常多了许多。吃饱饭我还没等起身离开,老妈却勒令我做了下来。

“干嘛这么严肃??”不解的看着放下筷子的老妈,一种不知名的预感涌上心头。

“筱筱,秋歌你们俩之间的事我真的不想管,毕竟日子最终还是要你们俩个过。可是前两天秋歌去找我,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秋歌我也说过他了。筱筱你也适可为止吧,毕竟你还有孩子。既然决定要生下孩子,就要对孩子负责人。

夫妻床头吵架床位和,秋歌,你要相信筱筱,她虽然神经大条可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她心里清楚。夫妻间没有信任那婚姻长久不了。而且痛苦的还是你们两个人。筱筱,霍琛那孩子上次我见了,那个人很不靠谱,而且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别样的心思。你以后离他远点,对你,对秋歌都有好处。”

霍琛不过是学长,对我一个已婚妇女还是个孕妇能有什么想法?就是他喜欢我也不可能对我做什么。

虽然知道老妈的担心有些多余,但是我还是全部的都应城了下来。

秋歌在听了老妈的话也是一个劲的点头,更是牟足了劲对老妈各种保证以后要相信我之类的云云。

老妈听了点点头,看向我,“秋歌来回奔波也不方便,你就让他回来住吧,有事还有个照应。他是孩子的爹,在家看着你们娘俩天经地义。”

老妈的一句话就让秋歌回来了,好吧。我心里是同意的。只是面子上我不想说而已。

“今年过年去我那把,筱筱怀孕了回老家也不安全。”老妈临走的时候对着我们,其实主要是对秋歌说的。去年过年是在婆家过的,今年怀孕了也是应该在这边过了。何况这边还有奶奶在。

秋歌应下话,就穿好了衣服送老妈出去了。

大概二十分钟吧,秋歌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脸上还是笑呵呵的。

老妈和他说啥了,竟然这么兴奋??

秋歌窜到我身边,脸色的笑容掩饰都掩饰不住,“老婆,,谢谢你,我会好好待你。不再怀疑你了”

“真的??”我挑着眉毛,有些怀疑的看着秋歌。

某人见我不信,伸出三根手指就要发誓。

我哼了一声将他的手拿下来了,“发誓这个玩意都是糊弄鬼的,你若是真的知道错了,那就睡一周地板表表诚意。”

我们家客厅里有很大一块的空地,而卧室里也是有很大的地方可以打地铺的。

果然听着这个,秋歌脸上变了变。我看着他变了脸色随即我也不在和蔼,起身就要会卧室睡觉。

“好,我睡。”

我看着秋歌有些憋屈却又些乐在其中的表情逗笑了。随即又坐在了沙发上看电视。

“老婆,你喜欢男孩女孩?”秋歌摸着我的肚子轻声的问道。

“女孩,乖巧可爱。”想着以后有个女孩围在身边,还可以穿美美哒亲子装就觉得幸福死了。

“怪不得你一直说这是你闺女,感情是你喜欢闺女啊!”秋歌撇撇嘴角,有些酸味的说笑道。

“怎么,你有意见?”

“没,你生啥我都喜欢,”秋歌献媚的朝我笑着,一笑眼角还有些鱼尾纹,还真是有些搞笑呢。

“你到底会不会说话!”我无语的看着秋歌起身走向了浴室去洗澡。

晚上睡觉的时候,秋歌理所当然的进了我们的卧室,可也是有一丢丢的不满的去睡了地铺。

半夜我醒来看着地上的人,有一瞬间不太清楚婚姻是不是就像我们这样。

真的不知道此刻还算幸福的我们,未来会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