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8.防不胜防,家贼难防

秋歌洗澡回来也没解释什么,倒头看了会儿手机就睡觉了。

看着秋歌的背影,摇头告诉自己什么都不要想。

颜恺这两天倒是去了博物院应聘,一轮考试已经过了,但一听说一个月只有两天假期,立马就辞职不干了。这两天死活赖着我给他找个更轻松的工作。

找来找去也没找到他想要的工作。就任由他在家呆着了。

可你呆着就呆着吧,竟然能把家里造的跟猪窝一样,真不知道颜恺这些年是怎么长大的。

每天秋歌都回来收拾他那堆烂摊子,一次两次可以,多了谁不烦??这不晚上跟我抱怨呢、

“老婆,你能不能让你表弟走?这么收拾下去谁受得了?”秋歌躺在我的腿上,一脸的不情愿,言语中也是极大的不满。紧蹙的眉头加上无辜的眼神,让我看了都忍不住动容。

可这事也不是这么简单就过的。

“你姐不也这样么?给你姐收拾就行,给我弟收拾就不行??你收拾一下能死啊!”一把将秋歌的脑袋推了下去,往旁边窜了窜,眼神也变的不和善了。

上次我说你姐的时候你怎么回我的??收拾一下能死啊。这回原话还给你,看你怎么办??

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以其人之身。

再看秋歌的脸色,差的那可不是一星半点了。“说你弟弟,干嘛扯我姐。不就上次借了五万块,至于这么斤斤计较么?”

秋歌说完伸手被子一卷就躺在了床上,鼻息间还喘着粗气。

“凭什么不提你姐??你姐来咱家那次保持卫生了,把我衣服穿完就放进去,都不说给我洗洗,还把家里造的跟进贼了似的。我弟弟跟你姐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秋歌要开口反驳,被我一把堵住了嘴,恩恩呀呀的反对着却也阻挡不了我想说的话。

“你姐那钱借了多久了,有说还的意思么?自己买了三金在我面前显摆显摆,他怎么不说赶紧还钱呢??她就是不想还。”

秋歌将我的手拍掉,一脸怒气的看着我,却又不敢真的说刺激我的话,就汕汕的来了一句:“姐一定还,你别说那些没用的。”

说完就转过身背对着,根本就是不打算理我的样子。

哎呀,还给我摆脸色了。

我揪着秋歌的耳朵,将他揪了起来。秋歌揉着发红的耳朵龇牙咧嘴的看着我,“你谋杀亲夫啊!”

duang!

我一伸脚将秋歌踹到地上了,随手把他的枕头往他脸上一扔,“睡地上,你敢上来,明天你就看不见我,更看不见你闺女!”白了秋歌一眼,就躺下睡觉了。

“怀孕了怎么脾气变了这么多,真是女人惹不得!”

听着身后拿东西的各种扑腾声,还伴随着哀叹声我不禁抿着嘴乐,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醒了的时候,秋歌早就起来了。梳洗一番往外走,在客厅收拾着今天要上班的文件。

“颜恺,起来吃饭了!”秋歌端着早餐往桌子上放,叫了半天却没听到颜恺起来的声音。

“筱筱,颜恺呢?”

“不吃拉倒,不用管他。对了,你昨天是不是开工资了,给我,四个月正好辏一万,存上,咱也算了有了奶粉钱。”我拿出钱包里的钱数着,数着数着眉头就皱了起来。

怎么少了两百块钱???

秋歌将工资卡递给我,看我皱着眉头,忙问道:“你怎么了?肚子不舒服??”说着还俯下身来看看我的肚子,是不是孩纸真的再闹。

“你动我钱包了??”抬眸看着秋歌,将他的手拍掉。虽然这么问着,却把想法在心里否定了。结婚以来除了需要存下多余的,几乎都是各管各的。他就算拿钱也会和我说的。

秋歌睁着眼睛瞅着我,脖子一哏,“我动你钱包干嘛?”

我收好了钱包,腾的站起来往客房走去,直接推门而进,颜恺还在睡梦中。

“你给我起来,睡什么睡?”一把将颜恺的被子掀了起来,却看到他只穿了条内裤不禁红了脸。秋歌在我身后紧忙将被子盖上,拉扯着问我想干嘛。

我示意秋歌将颜恺弄起来,转头看向一边。

那边颜恺睡眼朦胧的看着在屋子里的我们,不满的声音传来,“有病啊,一大早折腾什么?”

看着他那个不服气的眼神我就来气,走进床边将桌子上的水杯端起来就随手一扬。“清醒了么?”

被子里已经冷透的水顺着颜恺的脸颊一滴滴的滴在被子上。这杯水可是真的将颜恺泼清醒了,颜恺旁若无人的穿上裤子,站在我面前,满脸的怒气指着我的鼻子嘶吼着:“你有病么?有病就去治,别耽误了孩子跟你一样。”

颜恺说完就要往外走,秋歌也在一旁冷眼的瞪着他。对,是该瞪着他,谁让颜恺吼他老婆来着。

看着颜恺要走,我有些急了,“颜恺,你偷我钱干什么?”

“谁偷你钱了,你别诬赖我!”颜恺回头看了我一眼,想转移视线,却思索了一下还是紧紧的盯着我。

果然是偷了。

如果不是颜恺眼神里有那么明显的闪躲我也不能这么确定了。

“没偷?我那钱包里的钱都是连号的,把你兜里的钱拿出来对对就是了。”推了秋歌一下,让他上前将颜恺的钱翻出来,颜恺一看我,急了跑过来,拿着钱包塞进了裤袋了。

“你凭什么翻我包?根本没有连号的钱,真能胡诌。”颜恺说着还白了我一眼拿过衬衫穿衣服。

“哎呀,你没偷钱你怎么知道我钱包里的钱不是连号的??颜恺你学什么不好,偏得学偷。你偷能偷出未来还是能偷出媳妇来??”自小这个弟弟就听话,现在不知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估计也就是没正行的妈教的。这也不知道教孩子好。

上次听老妈说,颜恺上高中的时候偷三姑夫的钱去上网,结果回来被三姑夫打的浑身是伤,却还不长记性。三姑夫那边管教,三姑妈那边纵容,这样的孩子能有好才怪。

“我,,你早给我钱,给我早工作不就好了,这都怪你。我就是拿来花花,你又不在乎这点钱。”颜恺说着还得意了起来。穿好衣服就走出了卧室,看都不看我和秋歌一眼。

“哎呀你个小兔崽子,我供你吃,供你住,还给你找工作,你现在还偷到我头上了,你是不是想上天,你能不能要点脸??”我扯着嗓子就开始骂。秋歌见我情绪这么激动,紧忙过来劝我,别太生气。

“我怎么能不生气,从小我最惯得的人就是他,这长大了可好了,还偷到我头上了,我这要是把房产证给你了,你还能把房子给我卖了被。年纪不大就知道游手好闲。气死我了。”我拍着胸口一个劲的给自己顺琴,却还是气的不行了。

颜恺要是不教训,以后指不定什么样呢。

“你怎么怀孕之后脾气变的这么冲了。。算了别生气了啊!”秋歌陪着笑脸在这哄着我,可我这火气还没消,他这不是往我枪口上撞吗??

“闲我脾气大了,你出去找别人啊,跟我嚷嚷什么??走开。”我将秋歌的手扒拉到一边,自顾自的走出了卧室。

看到客厅里坐着的颜恺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将家里的贵重物品都收拾了一番,甚至连房产证和户口本都带着了,然后带着包就出了们。

秋歌叫我吃饭,我这气都气饱了,那还有地方吃饭了??

将那些东西都拿到老妈那放着,简单的说了一下,并且让他小心颜恺,别让他再偷到什么了。

谁家你去吃喝还供不起你?这哪能惯着偷窃的毛病?

这是人品问题,是品格问题,绝对不能姑息。

饭也没吃就去上班了,结果刚到班上就接到了三姑妈的电话。电话已接通,三姑妈劈头盖脸的就是给我一顿骂。

“颜筱筱,你怎么是这样的人?你小时候姑妈白疼你了是不是?你就是一个白眼狼啊。我不就是让你照顾一下颜恺么?你工作给找的那是什么啊,工资少,干活还那么累,连个假期都没有。那是人干的活么?要是那么轻松你怎抹不去??



还有,在你那吃点喝点怎么了,姑妈还能不给你钱么?管你要钱你看你鸡头白脸的,你管我要钱的时候我什么时候不痛快了?你看给我儿子磕了的,他要钱你就给他,回头我双倍给你。”

听着三姑妈说完,我真是觉得世界上脸皮再厚的人也莫过于三姑妈了。

平常来我家吃喝啥的从来不拿东西,不拿钱。一去她家吃点什么都心疼的要死。背地里各种给颜恺买吃的。

这些我都不惜的说,现在颜恺都偷到我头上了,还好意思打电话过来骂我??这脸皮怎么就这么厚》?

“你儿子什么样你自己清楚,三姑妈我把话给你说明白了,颜恺在我那吃喝一年,两年我都养的起,我眉头都不皱一下。可颜恺什么习惯,没钱了不知道跟我说,偏得用偷的??这次偷我二百,下次是不是就可以下手投一千了?怎么,被偷的这些钱三姑妈要给我填坑么?”

我一说完要三姑妈填坑,她立马就不吱声了。

呵呵,就知道说是给我钱就是说说而已,要是能从他手里扣出钱来,那得啥功力啊?

“工作的事情,他自己去找,机会给她提供了,他不珍惜就赶紧回家,别再我家烦我,还有,如果你儿子再偷钱,我就直接送去派出送。”对着电话说完就撩了。即使听见了后面那焦急咒骂的言语我也没什么后悔的。

自己的孩子不好好管着,放我这算怎么回事??

撂了电话,却看到老大李浩一脸抑郁的朝我走来。这眼神看的我有些发毛,不禁开始自主的往后退。

不过就是刚上班接个电话而已,至于这么严肃么??搞的像我把你怎么地了似的。

我推到办公隔板上,再也退不了了,随后闭着眼睛等着灾难的到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