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32.怀孕而已,娇贵个什么劲儿?

秋歌坐下来也就解释了一番,结果也是让我啼笑皆非。

那日秋歌确确实实的拒绝了孟小凡,后来孟小凡也找过他,不过是被他拒绝了。或者避而不见。

正是因为上几次的避而不见,也使得秋歌上次明明能升职总监,却落个空。

秋歌升职总监这事,公司里人人知道,可后来没升职的时候,成为了公司好长时间的笑话。

想来,也是孟小凡说了不少的“好话”吧。

秋歌也是孟总眼前的红人,虽然此次落选备受风言风语,但他们也只是私下说说而已,并不敢明面上说道。

这个小插曲也就这么的过去了。



辞了工作没事就在家看看书,听听音乐,日子过的也算平静。

日里小吵小闹的也就当做了生活的调味剂。可生活不总是一帆风顺。

这日还在家里看书呢,秋歌突然的打电话回来说汪静怡病了。

我匆忙的赶到了医院,却看到秋歌焦急的在手术室的门口转来转去。

“秋歌,妈怎么了??”

“一个破医院,连个阑尾炎的手术都做的那么差,竟然发炎到疼的昏迷的地步。等妈手术完事后,非要告它不可。”秋歌气的直拿拳头砸着医院的墙壁。哐哐的砸的我这个心慌啊。

砸了两拳还不解气,还继续的往上轮拳头。

拳头那里碰的过墙壁,不一会儿拳头上就冒出惺惺血迹。

“你别打了,打坏的不还是你的手,何必生那气?”我拉着秋歌的手,防止他再一次的自残。

可在气头上的人又怎么是我想拦就拦得住呢??

这不秋歌回手一轮,就把我轮了出去。还好从前的我很灵巧,现在功力也不减,要不非摔一个大跟头不可。

“你别生气了,我陪你等着!”

“等着,等着有什么用??”

我好心的劝慰却遭来了秋歌的大吼大叫。我挺着个大肚子来回跑我容易么??

你还生气,我生气找谁去啊。

秋畅去交款了,才回来看到秋歌的手变成了那样,便咋咋呼呼的叫唤着:“哎呀,你这怎么弄的,你是死人么?怎么不知道拦着点。”

我拦?我得拦得住好么?他一个大男人,是我一个孕妇能拦得住的么??

“他不听我的”我瞪了秋畅一眼,就转出去找护士去了。

自个老公还得自个疼,秋畅在哪咋咋呼呼的也不说找人给包扎一下,就说的能耐。

护士在护士站也忙的不可开交,给我拿了纱布和消毒水就转身忙去了。

拿着纱布回来,秋畅还是在那嘟嘟囔囔的,搞的秋歌更心烦了。

“姐你少说两句吧,秋歌够闹心的了!”

我摇摇头走过去,拉着执拗的秋歌坐在凳子上,给他上着药。

“你怎么坐着说话不腰疼是不是,躺进去的不是你妈,是你妈你还能这么说么?”秋畅也是扯开了嗓门喊。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吵架似的,生怕不知道住院的是汪静怡。

可你说话归说话,你也不能连带着别人的家人吧。

你妈住院就说你妈住院的事,扯得我妈干什么?

“姐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妈躺在里面谁愿意看到啊?我要是不在乎妈,那我挺着个大肚子来医院干嘛啊?我有病啊!”真是看不惯秋畅说话的样子,不呛她,她就浑身难受。

“你不愿意来就不来,谁逼着你来了?”秋畅说着脸扭到了一边,玩着手机不知道在忙活着什么。

婆婆住院了,有心情跟别人聊天,还有心情跟我吵架,这真是个神人啊。

“你这话说的我咋这么不乐意听呢,我身为秋家的儿媳,婆婆病了我本就该来看,但是你家赵先生强吧,连个面都不露!”我把秋歌的手包扎好之后,不满的说着。

其实也不能怪我这么说,从我和秋歌复合那天开始,到结婚这么长时间,我见过赵磊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就算是过年也只是匆匆一面,不知道每天都在忙些什么。无论家里有什么事情,他都不会露面,只是听说缺钱了才会回家。

回家找秋畅要钱,要一次秋畅给一次。

秋畅手里没有了,就在娘家这边往回搬,说是还,可借的钱却是越来越多,从未还过一份。

就是如此我才笃定上次借的那五万块个根本不可能还回来。

只有秋歌还无条件的相信秋畅,相信她会还钱。恐怕今天婆婆住院的钱也是从秋歌那里拿的。秋畅就是那种想尽了办法不花自己一分钱,使劲花别人钱的主。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提你姐夫干什么?他在外面忙着赚钱,哪有时间回来??”秋畅一听我说赵磊就满脸的不愿意,脸是要多少就能拉多长,那简直就是可以和长白山媲美了。

赚钱,谁不赚钱啊,昨晚秋歌还在画设计稿呢,今天这不也是接到电话就来了??

这人怎么就这么自私呢?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

“别吵了,烦不烦啊!”秋歌站起来往手术室门口张望着,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你们怎么回事,手术需要安静,你们吵什么吵??”一个小护士从手术室里出来,气哄哄的说着。

“对不起啊,我们会安静的!”我给护士道了歉,就拉着秋歌回来坐着。

人家护士说的也对,毕竟这是手术,谁也不能掉以轻心。还是不要烦医生的好。

“人家给妈手术呢,你别在发脾气了啊!”我轻声的劝慰着,估计也没什么用。

“我,,”

“我知道你着急,可你这么气冲冲的也解决不了问题不是?说不准一会妈手术就完事了呢!”我这边的声音刚落下,那边手术室的灯就灭了,主刀医生率先出来了。

“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手术怎么样了?”

我和秋歌异口同声的说着,此刻秋畅才从手机里拔出来,跑到医生的面前面带焦急的问着:“我妈怎么样了医生??”

“没事了,不过是之前的手术没有缝合好,后期处理不善才导致的这样的后果,现在没事了。你们可以一起会病房了。”主治医生说完就迈着大步离开了。



“没事了,别担心了”我看着秋歌说道,看到他脸上的怒气变了才放心的陪着一起往病房走。

到了病房没坐上十分钟,秋畅就说有事走了。。

我诧异的看着床上的汪静怡,移步到秋歌的身边,好奇的轻声问着,“秋畅是你亲姐么?”

“你怎么这么问??”秋歌拧着眉头诧异的看着我。

“你妈住院了,她露一面就走,也不说好好的照顾一下这是女儿该做的?”做的这么不尽孝道的事,难怪我这么想啊。

秋歌揪着我的鼻子,“你这小脑瓜里到底在想什么?姐当然是吗亲生的,要不我们怎么能这么像?”

“是,脾气很像!”我鼓着嘴巴道。

秋歌摇摇头看着我,起身去看汪静怡。

术后不久,也就1个多小时吧,婆婆就醒了。

醒了一见秋歌在呢,就咧嘴乐道:“还是我老儿子好,知道照顾我!”

“你儿媳也在啊,不光是我!”秋歌将床调高了些,知道婆婆觉得舒服了,才停手。

“筱筱也在啊,我说秋歌啊,你不是要离婚么?怎么还没离?”

听着汪静怡的话我的嘴角直抽抽,有这么做婆婆的么?劝着儿子和儿媳离婚,这我只是在电视剧里见过,没想到现实中竟然也真的存在。

这就是奇葩中的战斗机好么?

“妈,你说什么呢?我俩过的好好的,谁要离婚了?”秋歌眸光淡淡的撇了我一眼,见我撇嘴,浅笑了一下才回头看着汪静怡说道。

“你上次不是说要离婚的么?还跟我说这日子死活不能过了?”汪静怡瞅都不瞅我就略微大声的说着。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能听的都清楚。

也就这个双人病房那个床位没有人,要不指不定被笑话成什么样子呢!

“为去买点饭,老公你陪着妈啊!”

她现在做手术了,我还顶嘴不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你就别去了,我去买!”秋歌说着站起身了,可还没走就被汪静怡拽住了手。

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偏向儿子,还忍心让我这个孕妇出去买饭!这可真是婆婆该做的事情了。

“妈,你干什么?筱筱还怀着孩子呢?”

“不过是怀孕五个月,有什么好娇贵的?当年怀你的时候八个月了我还下地干活呢!”汪静怡说着撇了我一眼,带着偌大的不满。

秋歌伸手巴拉着汪静怡的手,却也不敢使劲,怕弄疼了她。

一个不放手,一个挣扎要走,还真是有些虐恋的感觉呢。

我去,我在想什么呢?这是母子俩怎么可能虐恋呢??这简直就是脑洞大开啊。

摇摇脑袋,阻止自己在想下去,在想就不知道是什么鬼了。

我一步步的往外走,去买饭的时候人家看到我都在说我怎么这么大肚子了还出来买饭。

我笑而不语,能说什么??难不成要告诉别人我的婆婆带我不好?让我挺着大肚子出来买饭?

这话我可说不出口,虽然她代我不好是事实,可我也不能做的那么过分。

手术之后都要吃的清淡一些,索性就买了粥和咸菜回去。

“妈,少吃点吧!”

汪静怡看了一眼我买的东西,冷哼一声一把将东西推在了地上,粥渍撒的满那都是,被子上,桌子上,地上。

“你是少钱还是怎么的,就给我吃这些??”

你手术完了,你能吃什么?我还去给你买鲍鱼龙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