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33.吃力不讨好

你要是能吃我就是借钱也去给你买,关键你现在不是吃不了么??

真是看我不顺眼,怎么做都是不对的啊!

我委屈的看了秋歌一眼,就去收拾残局。就算我不收拾,汪静怡也会想办法挑刺让我收拾,莫不如让我的耳根清净清净。

“妈,医生让吃的清单点,筱筱没做错!”秋歌拉着汪静怡的手替我求情着,却只见汪静怡握着秋歌的手,埋怨着。

“傻儿子,我不吃,难道你也不吃了??”

你儿子?我给你儿子买的都被你一下子弄没了,现在还怪我不成??

默默的收拾着桌子上的粥渍,秋歌过来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那里,他来收拾。我摇摇头就拒绝了他。

秋歌见我执拗,只好作罢。

晚上让秋歌回家了,我就留下照顾汪静怡。

无论我怎么做,汪静怡就是看我不顺眼。

给她倒水,一会儿热了,一会儿凉了;给她买饭,一次硬了,一次稀了;领她溜达溜达排排气,一会儿这疼,一会儿那疼。

反正无论我怎么做都是不顺眼的。无论我做的怎么细心就是不对。

自从上次听说我背叛了秋歌之后,就对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即使现在我和秋歌还在一起过日子,依旧看我不顺眼。

五天过去了,汪静怡的身体也好了许多,至少可以自己来回走动了,肚子也不再疼了。

临床也来了一位大爷做阑尾炎手术,只是却从未有人来看过他。照顾他的也只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护工。

护工怎么能和自己的儿女比?真不知道老爷子的儿女干嘛去了,竟然这么对待老人。

老大爷看着婆婆经常骂我,他都看不过去了,这天在我再一次挨骂的时候,忍不住的开了口!

“大妹子,你儿媳妇也不容易,怀孕了还来衣不解带的照顾你,你咋还不知足呢?”老大爷说着语气里竟有些沧桑的味道。

或许应该说淡淡的言语中还有些羡慕的感觉在里面。

汪静怡撇了撇老大爷,拿起杯子的水喝了一口,脸色冷了冷,“看什么看,水都凉了,倒点热乎的。”看我还杵着不动弹,狠狠的剜了我一眼。看我动手去倒水,才转过头看向老大爷说道。

、“大哥,你这么说话我咋就不爱听呢?我怎么不知足,做人儿媳妇这不就是应该做的么?谁没怀孕过啊?”汪静怡说着更是冷笑着,说的老大爷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

“大妹子,你好歹还有个儿媳妇伺候你,你看看我,儿子在外打拼,虽然给我打钱,可有用么?”仔细看看老大爷说着眼角都湿润了呢。

这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你家不是有钱么?至少看病不费劲!”汪静怡说着白楞我一眼,那是相当的不乐意了。

哎呀,我就想不明白了,我没少你吃,没少你穿,现在也没少你看病钱。你住院五天你闺女只露了一面,你怎么不说你姑娘的不好呢??

现在看我不乐意,我看要是我明天就离婚了,你就不这么看了。

“看病,,这天底下有谁愿意生病?这不都是没办法么?”老大爷说着摇摇头,不想再说了。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说多了都是眼泪啊。

这不就是印证了大爷的话了么??说多了就要哭啊。

“哎呀,我女儿也忙,这不我住院都是她交的钱,”汪静怡说着还显摆着床头的花,“这是我闺女买的,看吧就知道我喜欢这个花!”

听了汪静怡的话,我这个白眼直翻啊,你闺女买的?你床头的花哪次不是我一大早买来插进去的?每次不是我买饭给你吃?

你的眼里怎么就看不到我的好呢??

临床的老大爷回头看了看汪静怡,然后就躺在那里睡觉了。

也是,这样说话谁还能聊的下去?

老大爷睡觉了,汪静怡也就老实了。

又过了两天汪静怡彻底的好了,就准备出院了。平常见不到人的秋畅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一大早的出现在病房,和婆婆聊了一会儿就拿着住院单要下去办理出院。

“姐,你来给妈收拾收拾吧,我去办就行!”

呵呵哒,这要是让你去办了,剩下的钱你一分都不会拿出来的。前天我还又交了1500块钱呢,现在还有医保报销,指不定会拿回来多少钱呢。

秋畅抢过我手里的主院单,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哎呀弟妹,你还和我客气什么?我去就行了,你怀着孩子也不方便。”

额,现在直到不方便了,早干嘛了??早先一个星期你怎么不知道来伺候两天呢?现在说有什么用?还不是为了那点钱?

“姐,不用了,你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去就行了!”我将住院单子抢了回来,就往外走。

这钱我说啥也不能让秋畅拿去啊,住院费一分钱不交,现在还想从我手里往外拿钱?我凭什么一年年的养着你啊。

正往外走呢,碰上了秋歌来了。秋歌拉着我问道:“你干嘛去啊,”

“办理出院!”

“哎呀,你别去了,我去就行了!”秋歌拿着住院单子就走了。秋歌拿走了,我转身就回到了病房。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秋畅意外的看着我,往我手里瞄着,眼睛在我的包包上一眼眼的扫着。

这眼神也太过直接了吧,为了这点钱你至于么?

“秋歌来了,他拿去办了。”

秋畅一听说我拿给秋歌办了,眉头竟然也舒展开了些。这是秋歌太好说话了么?竟然这么的样的喜上眉梢??

“你姐要去你不让,随后你就让秋歌去?天底下怎么就有你这样的媳妇啊?”汪静怡换好了衣服坐在床上嘟囔着,那个一脸的不愿意啊。

也是啊,汪静怡本身就重男轻女,现在见我什么事都让秋歌去办?又怎么可能对我有好脸色??



早先就收拾好了私人物品,再一次的检查着准备回家。秋歌很快就回来了,回来后我还没看到呢,秋畅就大咧咧的走到了秋歌的身旁耳语着什么。

他俩说了什么我也听不到,只好摇头不去听。

四口人就这么的出了医院,出医院秋歌说让汪静怡去家里住几天再回家。汪静怡虽然不愿意看到我,但是也不想那么快的回家。毕竟病虽然好了,但还是需要养一阵不是?

回到了家我也对汪静怡说不出的好,凡事都不让她动手,可这还不行。

那日我买菜回来,就听见汪静怡一脸的得意跟着楼下的张阿姨和隔壁单元的李阿姨说道我们的那点事。

“我那儿媳妇啊,不行,没个儿媳妇的样子哪像你家啊,儿媳妇这么听话,每天就在家乖乖的相夫教子。我家啊,也就我儿子愿意讲究,搁我啊早就离婚了。!”

上次你私下里劝我们离婚也就算了,汪静怡你现在算什么啊?在背后撺掇儿子儿媳离婚是不是?

怎么能这样呢??我就算之前对你不敬过,你现在生病了我也毫无怨言的照顾着,这怎么就十个好也换不回一个好呢??

铁打的心,冰封的心也应该稍微有些融化吧。怎么就油盐不进呢?

李阿姨和张阿姨也是顺着汪静怡的话说着,李阿姨看到我在汪静怡的身后了,紧忙的面带尴尬的和我打着招呼。

“筱筱啊,你回来了,你咋自个去买这么多菜啊。”

“是啊,你怎么不让你老公去买啊?”张阿姨听到李阿姨的话娿也紧忙回头看到我,说了一句。说完还后知后觉的看看汪静怡,见后者脸色并不好,就终止了这句话,没有再继续的说着什么。

汪静怡看了张阿姨一眼,也没说接过我手里的菜兜子,转身就回了家。

张阿姨和李阿姨尴尬的看了我一眼,就笑呵呵的说着家里还有事就一个个的都走了。

我看着他们,真是觉得这帮人真的是太闲了才会出来没事说这些家长里短的。

真是不知道,如果我一直做家庭主妇的话,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变成这样吧!变成一个人人讨厌的长舌妇。

我摇摇头拎着食材进屋了,进屋也没看到汪静怡在哪,就顾自的去厨房做了饭。

晚上吃完回家了,才想起来一件事情,那日的汪静怡出院的费用也没给我。

“妈住院的费用呢?医保报销了一些,应该还剩很多吧!”我摸着护肤的品,看着洗澡回来的秋歌。

“哦,剩了2000零点。”秋歌说着就躺在了床上,一脸疲惫。

这几日一直都在医院和公司来回奔波,也挺累的。这两天终于能够好好的安心工作了。

“钱呢?你不是给你大姐了吧!”我皱着眉头看向秋歌,等待他给我一个否定的答案。

可女人内心的第六感总是最准的,明明知道他就是给了大姐,我还要问,这不是自找没趣么?

“恩,给大姐拿了一千,她有急用。!”

“急用??他什么时候不急用?偏偏那边妈出院了就急用了,他急用怎么不跟我说呢?”我走回床边扯开另一边的被叫冷哼道。

这1000块钱给出去,就别想着往回拿了,那就根本不可能拿回来的。。

这秋歌怎么就是没记性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