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34.你看好自个的老公吧

“跟你说跟我说不是一样么?大姐有难帮一把就是了。”秋歌咕噜着就睡着了,再也没了声音。

我回头望着已经睡熟的秋歌,真是恨不得将他拖起来暴揍一顿。

秋畅有困难我就的帮,我跟你闹离婚的时候,她怎么不想着帮帮呢,竟在那里火上浇油了。

生气将手里的被子拧了又拧,却还是不解气。最后还是出了卧室,喝了一杯微凉的水才消了火气回去睡觉。

照顾婆婆也是在我这住着并没有回去的打算,我也不能撵他走。只好这么伺候着。

只是这么婆婆并没有和老妈说,否则非要过来大吵大闹不可。

古妍的婚期将近,谭伟泽却暗自交给我一个神秘的任务,目的是为了给古妍一个难忘的婚礼。

从闺蜜的角度出发,我是同意谭伟泽的提议的。这个神秘任务的第一步就是要古妍的标准三围。

很好奇为什么这么问,可是我问了他也没告诉我,不告诉我的理由是怕我泄密。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忍不住话的人,可是为了闺蜜我是怎么都得忍啊?这么不相信我,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虽然有万般的无奈,可我还是得挺着大肚子出来各种忙活。这不,就拉着古妍逛街买合适的婚纱和礼服呢!

“妍妍,你的婚礼是个什么样子的啊?我很好奇!”从一家礼服店走出来,我就拉着古妍这个喝的地方休息。

这怀孕了,可真是消耗体力,走一会儿,小腿就已经酸痛的受不了了。

“别说你好奇,就是我也好奇的不得了,谭伟泽说什么都不让我管,还瞒着我死死的!”古妍撇着嘴不满的嘟囔着,可嘟囔归嘟囔,在古妍的眼底可是流淌着好奇和幸福。



一个男人肯给他爱的女人难忘的婚礼,且还是亲手策划的,能不感动,能不幸福才怪。

"你家谭总可真是对你宠爱有加啊~”瞄到古妍脖颈间的红印,我喝茶轻笑着。

古妍听到我的话,紧忙用手捂住脖子,嘴里还轻声的嘟囔着:“都盖了三层粉底都没盖住,这张脸都丢尽了。”古妍越说脸颊越红,头也越来越低。

这么多年了,谁不认识谁啊,何必呢?

看着她羞红了脸,我也不好再继续打趣她。只好在礼服上多下功夫了,谭伟泽交给我的任务我还没完成呢!

“你喜欢哪种婚纱?有没有个大概的目标婚纱的样子?”想想现在这么多的婚纱的样子,我的脑仁就疼。这选婚纱可真的是一门学问呢。

如果身材丰满型的人适合蓬裙型婚纱,身材矮小的人适合王后型,身材高挑的人则适合贴身型。如若不小心选错了,那整个人就会显得臃肿或者很大的违和感。

“不知道啊,所以好烦啊!”古妍嘟着嘴开始了四十五度望天。

大姐,你结婚啊,难不成你的婚纱还要我彻底的替你选不成??

我扶着额头看着眼前这个有些万事不管的节奏,有些头痛。猛然想起手机中我手机的不少的婚纱的图片,索性就拿出来给古妍看。

“喏,看吧,这可是我这两年存的家当了。”将手机递给古妍,就揉起了腿。这腿肿啊,是真难受啊。

丫的,下次再也不怀孕生孩子了。太痛苦了。

还在这里埋怨着生孩子腿肿,那边古妍就恩恩呀呀的纠结呢。

“你这些都太漂亮了,而且都是出自大师之手,我买不起啊,还是不看了。”古妍摇摇头将我的手机推了回来,眼睛却还若有似无的瞄着我的手机。

我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心里有个底,原来她喜欢的是这个样子的啊。眼光不错。

“好吧,既然这样,就再去别的店了看看吧。我记得前面有一家的婚纱还挺好看的,我结婚的时候还去试过呢!”说着就拉起古妍往婚纱店里走,可一抬头却看到了一对母子手拉手的往这边走来。

小孩子很可爱。

“她不是打胎了么?怎么还会有孩子。”古妍看着不远处的沙莎惊讶的说道。

她真的有个孩子,那天秋歌说陪单亲妈妈员真的是她。可那个孩子跟秋歌无关啊,为什么两个人还要联系?

思衬见沙莎就带着孩子来到了我们的面前,沙莎一脸兴奋的看着我,欢喜的说道:“筱筱,你怎么在这啊?你这是,快生了吧!”

沙莎说着还看了看我的肚子,眼睛里冒着些许我看不懂的感情。

“还有三个月呢,你这是,,”我微笑着结束这个话题,虽然我不想笑,可是看到沙莎身边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我就不想摆脸色了。

小孩子,尤其是1两岁的孩子在我这里完全就是没有招架能力。这要不是怀孕不能抱,我早就抱那个孩子了。

“这是我儿子沙浩。浩浩,叫阿姨。”沙莎弯腰将沙浩抱了起来,而沙浩也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见到我和古妍也没有多少的惧怕,反而甜甜的奶声奶气的叫着“姨姨”。

“浩浩乖啊”我伸手轻轻的捏着沙浩的吹弹可破的小脸,竟然也让我显现出一个母亲的光辉。

“我可以和你谈谈么?”我逗着浩浩开心,转过头问沙莎。我心中有很多疑惑需要沙莎为我解决。这些问题很久了,是时候该知道了。

沙莎看了我一眼,点点头随后轻声的对着怀里的好好说道:“妈妈有事要和筱筱阿姨谈,你和妍阿姨去沙发上玩一会儿好不好?”

浩浩瞪圆了眼睛看看沙莎,又看了看古妍,随即狠狠的点头就朝古妍伸出了双手索要饱饱了。双手上下挥舞的同时嘴里还在咿咿呀呀的说着:“抱,饱饱”

古妍看了我一眼,便抱起了孩子上一边玩去了。我和沙莎坐在一个相对远的地方坐下聊着。

这是自从上次dna报告出来后,我们第一次正式的聊天。

“上次你怎么不辞而别了?而且你不是说要打掉孩子么?怎么会改变了想法把他生了下来?”我说着看了看不远处的浩浩,却觉得有些眼熟,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沙莎宠溺的看着浩浩,眼里满满的都是母爱,随后目光转回到我这里,努力的扯了扯嘴角说道:“当时我确实想把孩子打掉一了百了。因为当时并不知道孩子的爹是谁,如果以后孩子问起来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可是那日从你家离开的时候,坐车碰到司机在和妻子讲电话,言语里谈论的都是孩子的种种。而后来就有些舍不得把这个孩子打掉了。

然后就给你发了个短信就回家了。回家待了几天也不好总在家,省的爸妈跟着受留言蜚语的牵连,就在外地生了孩子。孩子不出声不觉得,一出生什么问题都来了。这不,这个城市我一方面是想找份固定的工作,养活孩子,一方面还是想找找孩子的父亲。”

“你找到了?”

“茫茫人海怎么找得到?”沙莎说着脸上也多了几分失落。

是啊,茫茫人海,何况还是在不清醒的情况下和人有了孩子,这有上哪去找啊?

“没关系,一定找的到。你对那个人就没有什么印象么?如果能想起来一些也对找孩子的爸爸有些帮助啊!”

“不太记得了,当时喝多了哪有那记忆啊,再说我当时,,”沙莎抬眸看看我,才继续说道:“当时就以为是秋歌呢,就没想着记那么多。”

“你不用这样,这件事不是说开了么,和你有事的不是秋歌你也不用这么内疚。既然不记得了,那就只好慢慢找了。可我总觉得看着这个孩子很眼熟。”

“眼熟,你见过?”

“不是,是看着浩浩的样子感觉很熟悉,也许是跟什么人很像吧,我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一遍遍的在脑海里筛选见过的人,却没有能够对的上号的。

“这么可爱的孩子或许和谁都很像吧!”看着沙莎有些失落的表情我安慰道。

我不停的搅拌着手里的咖啡,不时的抬头看着沙莎,在思衬着要不要问那日她和秋歌见面的事情。

听着她的话貌似和秋歌的联系不大,可是不问我又不踏实怎么办??

“筱筱,,我还有一件事想跟你说。”循声望去,沙莎扯着嘴角带着一丝的苦笑,“前些日子我约秋歌见面了,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找他问问当时的事情,只不过他也不记得了。”

“只是为了这个?”

“是啊,只是为了这件事,其他的就随便聊了聊,我知道你们的感情,所以不可能带着孩子回来破坏你们、”沙莎说着拉着我的手,我从她眼里看到了真诚。

“那我们还能是朋友么?”沙莎看着我许久没说话,却也没有别的表情便是着说道。说的时候还有些小心翼翼的,仿佛怕下一句话就能说出狠话拒绝一番。

汗,我就是那么不讲理,那么暴躁的人么??

我脾气是偶尔会很大,但是也不至于这么看着我吧。

搞的我像见谁吼谁的怪兽一样。

“当然了,只要你不觊觎我老公!”

“噗,不会啊,我主要会找孩子他爹的。不要你老公。。你自个看着吧!”沙莎说着给了我一个大白眼。也是人家都说了不破坏我们,现在我还这么说,不受白眼就怪了。

“当然看着,还要好好看着。对了,你以后再省城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能办的就帮你办了。”

谈话愉快的我们也手拉着手面带笑容的回去找古妍和浩浩了。

“沙莎你可算回来了,你快看看浩浩干的好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