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36.厌倦了这场婚姻

古妍的喜宴结束了,我也就没有别的牵挂。本以为可以安静的过几天,可五一来了,秋畅却张罗着要去旅游。

旅游,还全家旅游。我这挺着个大肚子上哪旅游去,这就是根本没打算带我啊。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秋畅和赵磊带着秋爸到我家里了。到家的时候,当着我面讨论去那里玩,然后目的地都定完了,才转头看看我,问我怎么样。

我是真的特么的呵呵了。要不是我怀孕了不宜动气,非得大吵一架不可。这完全就是不拿我当秋家人好不好。

“我就不跟着掺和了,反正你们也未必希望我去,秋歌,你帮我收拾一下东西,我回我妈那住两天。”说着就起身往卧室走。

轻扫了了一眼在做的五个人,除了秋歌和秋爸眉头皱了皱之外,其他人都是嘴角含笑。

见我不去就这么乐么??

也是,他们就根本不拿我做秋家的媳妇。

回了卧室很快秋歌就进来了,见我坐在窗边就赶紧的跑到我跟前,轻声的问着:“你怎么了?怎么要回妈那?”

我甩开秋歌的手从窗边站了起来,脸上却有着不想出现的愤怒,“我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说你们家人怎么了?”这两句话几乎都是吼出来的。本来我也没这么生气的,可秋歌见我进来的,却还不知道我因为什么生气,反而还来问我怎么要回娘家。

看着秋歌那么欠扁的样子,我真的想不发火我都忍不住。而秋歌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我的火气像火山喷发般,不可抑制。

“他们怎么惹到你了?”秋歌穿着衬衫的手臂上卷起来半截袖子,双手掐在腰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一时间我也忘记了彼此的身高差距,话还没说出口,门外听到我们吵架声音的四口人,尤其是秋畅更是直接推门而入,“你们吵什么呢?”

“出去!不知道敲门么?”我继续的对着门口吼着,秋畅也是明显的一愣,傻在了那里,半天才缓过神来。

“你喊什么啊?我这还不是关心你们?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秋畅看着我,脸色就不好看,现在听我这么说更是脸色差的渗人。而汪静怡也要往里冲,却被秋爸拦住了,“你干什么去?小两口的事情,你掺和什么?”

“姐你先出去吧!把门关上。”秋歌拉着有些激动的我对着门口说道,甚至还挤眉弄眼的让秋畅等人赶紧离开。

等到他们全都离开了,我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在门口偷听,我都忍不了了,就将剩余的火气加上刚刚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气都撒在了秋歌的头上。

“他们怎么了?你们秋家的五口商量着去旅游想过我么?问过我的想法么?你们决定了去哪里了,怎么玩了,才想起来问问我,你要是我,你怎么想?”

“我们商量的时候也没背着你,你不同意你就说,谁也没拦着你!”

“当着我的面?秋歌你还好意思说,你们既然想要旅游,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今天他们都到家了我才知道这事,你拿我当你老婆,你拿我当你秋家的媳妇了吗?啊?”

“我们早就在微信群里说了,你不知道么?”

微信群??这都背着我开始建微信群了?

“群?群里到底有没有我你心里没数么?来你自己看,这里哪有你的那个群??”我转身就手机扔给秋歌,任他自己看。

根本就没有我的存在,还说我早就应该知道。你们秋家人自己背着我说话,现在还还意思怪我??太欺负人了吧!

秋歌拿着手机要给我,“你看啊,别不看好像我诬赖你一样,你给我找找我微信里那里有你秋家的微信群。”

从来就就没有人这么的诬赖过我,而今天这个人却出现了,他竟然是我的老公,我真是要又气又恨了,心脏的位置疼了又疼。

秋歌在我的怒目下看了我的手机却是真的没发现我手机里有什么群,而秋歌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群成员,也没有我的存在。

就这么一会儿,秋歌的脸赶上喝了两瓶二锅头了,从粉到白,从白透红,在从红变成黑,这比变脸的节目都受看。

“你真的不在群里。”

“我在不在群里你不知道,在你心里我真的是你老婆么?我只是你的一个生孩子的工具!”

“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你是我娶回来的媳妇,怎么能这么说?”

我冷笑着摸了摸脸上的眼泪,坐在了床上。最近竟然这么爱哭了,还是我的眼泪太过的不值钱,有点小事就值得我哭泣。

“你就这么同意了去旅游,你考虑过我么?你考虑过我这个孕妇受不受的了么?还坐飞机去北京,上海,杭州。你想飞的真远啊。”

“不是,爸妈不是还没旅游过,我和姐就想着帮他们策划一下,正好全家游玩多好。没想那么多!”

“没想那么多?你知不知道你选的日子是哪天?五一假期。你不知道旅游景点有多少人么?爸妈年纪大了你不顾及么?我这个孕妇被人挤来挤去的,你不怕把孩子挤出来我还怕呢!”



“耸人听闻,孩子怎么是挤出来的。你不想去那我就不去了,等孩子出生了,咱三口一起旅游!”秋歌说着就转身走过来躺在了床上。

说了这么多,秋歌不过是心里没我,没有这个孩子罢了。否则又怎么会出现这些?

就是心中再多的火也会被心中的那分从心底透出来的冷意所熄灭。

太让人心寒了。

上一次误会我的事情我还没有彻底的原谅,他竟然就再次的不把我放在心上。哦,不对,不止是秋歌,是秋家上下五口人都看不上我。

只是秋歌还觉得爱我一点,就不想离婚。

可现在我竟然有些厌倦了这场婚姻。

我靠在床头上,低头看着三十而立依旧帅气的秋歌,此刻却没有了欣赏的心情。

“你没看刚刚我说不去的时候,你妈,你姐,你姐夫笑的有多开心,如果不是我还在客厅,估计早就哈哈大笑了吧!”说起来竟然也有了几丝悲凉的感觉。

在婆家竟然要像在陌生人家一般如履薄冰,人都说看在孕妇的面子上,婆家多少会有些改观。可我摊上的都是什么事,他们是改观了,不过是越来越差才对。

“你想多了,妈和姐并灭有这么想”

“是不是你自己知道。”这一刻竟然是如此的平静,连我自己都觉得神奇,前一刻还恨不得要杀了人才解气,现在竟然可以这么冷静的说话。

难道孕妇的脾气都是这么多变的么?

“你别走了,我真不去旅游了,这两天我在家陪你,”

“爸妈旅游的钱谁掏?”说起旅游我才想起来一个问题,如果是抱团走的话,现在旅游一个人就得两三千,四口算下来,就是一万多呢。这一万多的钱谁来拿??

这不是一个小问题,如果是爸妈去旅游的话,这钱我可以全出,无所谓,可要是戴上秋畅夫妇这我可就不能同意了,凭什么我们辛辛苦苦钻来的钱还要多养两口人。

又不少胳膊不少腿的,凭什么让我来拿这个钱?

“姐夫没开工资,咱先垫上!”

果然,秋歌就是这样,秋畅来他这坑多少钱,他都不带说被坑了一分的,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花我们的钱。

“你脑子进水了吧,你给拿?你凭什么每次都拿啊?你家里过的什么日子你看不到?我省吃俭用的攒的钱给爸妈旅游我不反对,这是小辈应该孝敬的,那姐和姐夫凭什么来啊,没手还是没脚?

还有你孩子快要出生了,你赚够奶粉钱了么?我现在没有工作,更没有副业,家里的收入都需要你来支撑,你养父母不够,还要养姐姐姐夫,你让这个家还怎么过?”

自己的小家还没整明白呢,就去别人那里去指手画脚的,还要从自己腰包里掏钱给别人花,这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

自己的日子自己过,这个道理不懂么?

“奶粉才几个钱,我一个月工资富富有余。”秋歌大言不惭的说着,我却只有冷哼的表情能给出来。

不当家不知油盐贵,不做饭,不知无米难成饭。秋歌以为他那九千的工资还够干啥的么?每个月随礼就得准备出一千,还有别的车贷房贷加吧加吧就得三千块。一包纸尿裤多少钱?孩子用的奶瓶,奶粉又多少钱?

什么都不知道,还总以为自己的存款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呢,要不是这两年有我把持着,这个家还能有存折?

那就是天方夜谭。

“秋歌,不是我说你,你去超市走一圈,看看小孩子用的东西都多少钱,你算计一下,你再说你的钱够不够。连自己家都养不活,还要养别人,你太天真了。”

这么多年的外乡生活早已经将我磨练的会勤俭,会持家的好太太。可为什么还不知足。

“反正秋歌无论你怎么说,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如果你给父母拿钱旅游,我赞成,甚至我可以从我娘家借钱都可以,但是如果你的姐姐,姐夫要来捣乱的话,不能自己掏钱去旅游就别去。如果你借钱给你姐姐,姐夫,那咱来,就离婚!”

离婚,多么遥远的字眼,此刻竟然也离得我如此之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