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37.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离婚,这个我们从来没说过的字眼,此刻竟然也一瞬出口。上一次说离婚是因为误会,这一次竟然是因为旅游。

为什么这场好不容易复合的婚姻竟然这么难维持下去??为什么幸福总是离我那么遥远??

“不过是几千块钱,你何必这么斤斤计较?一家人用得着这么算?”秋歌黑着脸,黑的简直和碳有的一比,可能包公在这里都比秋歌逊色了一些。

“亲兄弟明算账,这个道理你不知道么?还是你非得想咱们家的钱都被你大姐花光了,就舒服了?”说完就觉得肚子疼了起来,就坐在床上歇着,生怕一个不小心,肚子里的这条小生命有什么问题。

这自己的日子没过好,总想着给姐姐家,给妈家拿钱过日子,怎么不多想想我?

如果你要是一直以妈那边为重,那你娶媳妇干什么呢?一辈子跟你妈过多好?

这些话我也只是腹排一下而已,并没有真的说出来。

“你~~”秋歌指着我的鼻子说了一个字,见我难受的坐在那里,甩了手臂转身就离开了。

不知道秋歌怎么和他家人说的,反正最后是秋歌不去旅游在家陪着我,而秋畅夫妇的钱也不是从我这里拿的。

我猜十有八九就是汪静怡拿的钱,老两口有劳保工资也不会拿不出这个钱。只是,我在秋家人心里的地位又下降一个档次吧。

现在更是不愿意看到我才是。

不愿意看我拉倒,我还不愿意看你们呢!

第二天我的家里就清净了,只剩下我和秋歌两个人了。难得的假期,两个人都有时间,可我们昨日争吵,今日却没有了出去的心情。

我和秋歌之间或许需要好好谈谈了。

中午吃完饭,我叫住秋歌在客厅里说话。

虽然想好了要谈谈,可真的坐在一起面对面我却不知道要谈些什么。

“你要跟我说什么?”秋歌的语气还是不好,很明显的在告诉我他不开心。

就因为没给秋畅夫妻拿钱旅游,还生气到现在??

“你觉不觉得我们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变了?”虽然每天都在同一个屋檐下,可是那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无休止的争吵,使得心在一点点的变远。

“什么东西变了?”

“我们没了恋爱中的那股亲近,反而多了些疏离。”

大学和秋歌谈恋爱的时候,两个人的感情就被我弄的一塌糊涂,最后也是带着误会分的手。现在又在一起了,甚至已经结婚,马上就要有孩子了,可心却无法靠在一起了。

我们的两颗心就像是一条被打破的吸铁石,本来事闭合的位置却出现了强烈的排斥。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是你一直在远离我,我知道上次是我误会你,我也道歉了,可你已经不再相信我了。”秋歌忧郁的脸上扯出的苦笑竟比一张哭脸还难看。嘴角的那抹笑好像是喝了苦瓜汁自然的脸部表情一样的自然。

不再相信??我很想相信,可是你给我相信的机会么??总是背着我去见别的女人,你这让我怎么能放心??一个上司之女就能将家里搅得天翻地覆,不怪人家努力的小三,只怪我们的感情太脆弱。

“我们的感情出现了裂痕,可我却不知道怎么去修补。我很想相信你,可我总是能发现你在我背后搞的小动作。上次你去见沙莎,还有你和孟小凡的聊天信息。你告诉我,如果你亲眼看到这些,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想?你会还想再相信么?”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和秋歌表达清楚我现在的心情,纠结,我很是狂躁啊。

“无论你怎么想,我告诉我在这段婚姻里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过,而你,,”秋歌说了半句话,然后看着我的脸颊五秒钟才继续说道:“我相信你也从来没有对不起我,所以请你不要乱想,我们好好的,有的问题只是你这几个月可是会憋疯我的。”秋歌说着喉咙还不自觉的上下动了动,就连说话的声音仔细听都能听得见一丝的波动。

我擦,说着说着怎么就拐到了这件事情上面??想起来我这脸就突然的燥热了起来。都老夫老妻的了,说这件事的时候我还有些不好意思。

“好了,别想了,趁我妈不在好好享受两天吧,省的你来唠叨我。”秋歌说话的时候明显是无奈,不想再讨论这些问题。

现在怀有六个月的身孕,还有三个月才能生产,可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总觉得这段感情似乎要走到了终点一样。

是我的错觉吧。

两天的假期也很快,秋家四口也玩的很开心,出去玩耍还拍了照片发着朋友圈,可十条里总有八条是在埋怨秋歌没有跟他们一起出去。

埋怨两句就够了吧,至不至于出去玩的这两天也要一直叨逼叨?在群里不停地说,发朋友圈也要说,弄的我好像不让秋家家人团聚一样。

真是不能明白汪静怡和秋畅的脑子里的构造是什么,我要是学医的非得把她俩的脑袋撬开看看不可?为什么对我的意见就这么大!

如果是因为上次照片的事情,那那件事不是都解释清楚了么?为什么还要这样?怀疑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秋歌的??

是不是秋歌的孩子我还不知道么?这么不给我好脸色我就能离婚了?想的太简单了吧!

假期结束了,秋畅夫妻俩就离开了,而婆婆公公就直接的住进了家里。一周以后,不知道秋歌和他们说了什么,主要是不知道秋歌和汪静怡说了什么,导致对我的态度突然变好了,我还有点受宠若惊呢。

这不一大早的,婆婆就起床开始弄了早餐。如果没记错的话,在这儿之前都是我在一直给她备早餐。

今儿个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吧。

“妈,你怎么起这么早?我来吧!”我说着就去端柜台上的牛奶杯,婆婆一下子拉着我的手,笑眯眯的笑道。“不用,你去坐着就行了。我端过去。”



然后不由分说的就将我推在了餐桌的椅子上,才转身回去拿早餐。

我惊恐的看着现在的情况,面前的那些花样百出的早餐,恍然间以为我在做梦还没醒。

“一定是在做梦!”说着我就将双手交叉使劲的相互捏着。

卧槽,真疼啊。这不是做梦??那就是今天早上我没吃药,出现了幻觉。

“哎呀,这么多早餐啊!”秋歌笑呵呵的在我肩上拍了一下,就伸手去拿了一片面包就塞进嘴里。

啪。

秋歌的后背上狠狠的挨了一巴掌,随后婆婆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洗手去!”

秋歌看看婆婆,看看我,随后就乖乖的去洗手了。

这世间万物相生相克,还是婆婆克得住秋歌啊,婆婆的每句话秋歌都当做圣旨一般。我一点头不同情的看着秋歌,反而我的目光里多了一些看好戏的样子。

“你笑什么?你洗手了?”秋歌明显就是想看婆婆骂我一顿,可是秋歌的如意算盘可落空了,我早就在进厨房之前就洗好漱了。

“哼,”哼了一声就伸手去够那个包子,刚刚听婆婆说哪个是韭菜鸡蛋的,我老爱吃这个馅的了,今天好不容易能吃到了,可不能放弃。

手还没伸到包子的跟前,那个可爱的包子就被人拿跑了。顺着包子消失的诡计望去,就看到秋歌一脸得意的拿着包子在显摆。

欺负人,竟然抢我的包子。

“那不是给你的,给我孙子的!”婆婆将秋歌还没等吃进嘴里的包子抢了过来塞进了我的手里,甚至还将其他的几个包子放到了秋歌够不到的地方。

听着婆婆的话我才知道为何她今天这么反常了。原来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怪不得态度突然转变了这么快,原来是看在孙子的面子上。可我希望我肚里面是个女孩。

“筱筱,多吃点,下午跟妈出去一趟,妈领你去个地方。”婆婆眼睛直放光的看着我的肚子,好像这么瞅着就能瞅出孙子一样。虽然孕检做了好几次了,可我还不知道孩子的性别。

我觉得是儿是女,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知道才是惊喜,现在知道了就是惊吓。

“恩,每顿都不少吃,妈,下午要去哪?”我也不知道婆婆要干什么,反正就就是跟着就是了。他总归不会卖了我不是!

“去看个中医,看这孩子福气如何。”

去中医那,看孩子的福气如何??那不是要生辰八字么?现在孩子都没出声,看什么福气啊!就是天方夜谭。

“那个准么?”

我汕汕的说着,其实心里是拒绝的。去老中医那不过就是为了看看这一胎是儿是女,找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干什么?

“准,他看了好多都准的很。”婆婆听见我会去,脸色立马就神采奕奕了,那里是疲惫生病的人啊。

算了,她想看那我就陪她去吧,省的叨叨叨,弄得我脑瓜仁儿疼。

秋歌就这么看着我们两个人客气来,客气去的。然后他还吃不到最爱的包子,所以一餐下来,生气的反倒是秋歌了。

下午收拾一番,我和婆婆就开车来到了那个老中医家。还挺远呢,开车还要一个小时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