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38.会医术的算命大师

“就是这儿了,进来吧!”婆婆说着就率先走进了一个带有一些古代气息的小房子。



说是小房子,其实也不小,只是相对于一旁的房屋小了些。小院门口的房檐上还挂了一个帆布,大大的黑体字写着:“天衣神算,萬無一失”。跟着婆婆往里走,四五米长了一个走廊,透着外面的阳光,隐约可以看到墙上所写的一写卜卦的语言。古典的小院中央,有着一个2平方大的一个小花坛,只是还不大花开的季节,只是有些花骨朵而已。花坛的不远处摆着大理石的小圆桌,四周摆着石凳。

倒是一个休养的好地方。有花有茶的,生活好不自在。

“筱筱,乱看什么呢,赶紧进来。!”婆婆见我在院中望景,紧忙招呼我。语气中带着些焦急和不满。

不过是个中医,何必弄的这么严肃。哎,不对啊,不是看中医么?怎么到处都有卜卦的东西。

难道这个中医没事的时候还兼修一下算卦??搞个副业?

摇摇头,收回那些天马行空的心思跟着婆婆的脚步走进了屋子里面。

如果说刚刚我的猜测是天马星空的话,那现在的这个局面到真的有些匪夷所思了。

屋子里的家具的摆设全都是一个算命之人才会有的。而门口的那个布帆恐怕就是这个所谓的人的招牌吧。

婆婆今天来不是找中医给我看看孩子是否平安,她只是想来瞧瞧我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生儿生女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小姑娘稳稳当当的多好,总好过淘气扒拉的小伙子吧!

进屋站了一会儿,就从里屋出来一个人,留着八撇胡子,穿着大长褂子,手中的折扇一摇一摇的,倒是有几分电影里算命先生的样子。不过电视剧中的算卦之人半分之八十都是瞎子,这个人占了那稍有的百分之二十。

装神弄鬼,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弄出什么名堂来。

婆婆见屋里出来了人,紧忙双手合十恭敬的弯腰行礼。“大师,麻烦你好好算算,我儿媳这一胎是男是女!”

大师折扇一扬,就示意婆婆起身站到一边。不知是不是这个所谓的大师太过神奇,婆婆这个刁钻的人竟然如此听话,就那样的站在了一边,抬头看着我,一言不发。

看着婆婆这么听话,我都想拜眼前这个大师为师傅了,让他教我两招,回家只要不天天看她的脸色我就谢天谢地了。

不过想归想,虽然我也真的想让婆婆对我不再冷眼相对,但也不需要这种莫须有的东西。何况,在现在这个社会,又有谁会真的相信这些神鬼算命之说?

生儿子生女儿是命运的安排,何必去提前知道,该来的谁也躲不掉。

我还没对这个所谓的大师好好的探究一番,他竟然先开口说话了。

“生辰八字”

我擦,竟然有些低沉,让我想到了现在很火的总裁文的霸道总裁。

“你儿媳妇智商不够?”大师随意的摆了一下很整齐的大褂子,回头是那么自然的问出这句话。

“你丫的才智商不够!”我不过是刚刚在想事情,怎么就智商不够了?简直就是找抽。大师看了我一眼,转身找了个椅子就坐了下去,好整以暇的看着我。嘴唇轻启,从嘴里缓缓的吐出几个字,“生辰八字”

“生辰八字是什么?”

看电视剧的时候,总是说谁谁家的姑娘和谁谁家的公子成亲要递庚帖,合八字。可这八字是哪八字啊,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从来也没有去想过要算命,又怎么会知道生辰八字的组成。再说了现在的人谁还结婚之前去特意的合个八字啊。

根本就没人信这个啊。

“年月日时辰。”

多说几个字能死么?能死么?要不是婆婆在哪瞪大了眼睛剜着我,这句话我非喊出来不可。什么人啊,你以为你是金口玉言啊,还惜字如金的。

不满的找了个软乎一点的地方坐着,顺便将生辰八字告诉了他。

坐好了,就看大师若有所思的在凳子上闭着眼睛掐指去算,倒是真的有几分算命先生的样子。这个东西在中国流传了几千年竟然还经久不衰呢。真是神奇呢。

大师也没有算多久,就嘴角轻轻的一咧,将手中的折扇“啪”的一声合在了一起,“你儿媳的头一胎是个闺女!”

闺女?正合我意。我这遍露出了笑脸,而婆婆那边脸色却极其的不好,甚至看着我都要眼神也从刚刚的不满变成了厌恶。

这不生儿子还是我的错了?现在科学都讲了啊,生儿子生女儿完全都是男方的事情,那我生不出儿子,应该去找你儿子啊,干嘛来瞪我。简直不可理喻。

“你确定是闺女?”婆婆不死心的在次的问大师,眼神里满满的期待,就是期待大师说自己算错了,我这一胎是个儿子。

可是想想就不可能好不啦,人家就是指这个赚钱呢,如果那岂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如果不是算的好一些,又怎么会将家里布置成这个样子门口还挂个帆布招牌?

结果注定婆婆的愿望会失落。

大师咧开的嘴角一下子消失殆尽,转换的脸上带着藴蕴的怒色,“我从未算错过,你若不信何必来我这。远走不送!”

这个大师还是个急脾气,不容别人质疑的人。好是执着的人。

“你真是个废物!”婆婆从大师那受来得气转过身就朝我发来。指着我的鼻子骂了两句就离开了。根本不等我,也不给我反应的机会。

“生儿生女还不是你儿子的种说了算,他没有儿子命,凭什么怪我?”撅着嘴巴看着婆婆远去的背影嘟囔着。丝毫不知道背后已经来了人。

“你说的对~”

啊~

对于突然来到我身边的大师毫无察觉,紧张的往后退了两步,离开大师的跟前,保持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之内。

“你干嘛?吓死我啊!”

“这是我家!”

“你家,我知道是你家!可你走路就不能出声音么?你是鬼啊!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么?”我指着大师的鼻子就开始训斥道,嘴上说着是人家的地盘,在心底却忘记了这一事实,我只知道我现在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给吓到了,要自己讨回一个公道。为我自己,也为了我闺女。

“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怕什么?”听着这个大师欠抽的话我的手怎么就这么痒痒的呢?我现在特别想打人。

“切,怕你个鬼啊。!”送了一个大大的扮演给大师就拿着我的东西要离开了,可转身的时候手腕却被人抓住了。

“你干嘛??男女授受不亲!”后面的半句是一字一顿的说着,因为我要从他的手里将我的手腕解救出来。一根一根的去掰大师的手指,掰到最后的时候大师却自己放了手。

奇葩的人做奇葩的事情,奇葩到家了。

“你有些气虚,给你开服药回去服用,有落胎的前兆,多卧床休息。一会给你开张单子回去,好好调养!”大师说着就转身去了文房四宝的那里,拿着毛笔字在写着什么。

这里竟然还有文房四宝,这是古代书房的一个现代化吧,竟然这么齐全。

大师写完了就将单子交给了我,低头一看秀气的毛笔字错落有序的排列在一张纸上,只不过龙飞凤舞的,我也看不懂这些都是什么。

拿着这张单子,不禁脑子里产生了疑惑。

这里不是一个算命先生的家么?他怎么会开药方,难不成他真的还修学了第二门课程,医学??

两个完全不同套路的东西,他是怎么都学明白的呢??

“还不走?”好不容易听到了大师多讲几个字,这又回到了三个字往外蹦的状态。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你怎么会医术?”拿着药方往外走了两步,还是挺住脚步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这个问题很重要啊,我今天需要弄清楚。

“不可以?”

“那你真的会算命么?”

“不可以?”

“你多说几个字能死么?”

“不可以?”

“。。。”

看着大师欠扁的脑袋我真的恨不得将他的脑袋敲碎,太气人了,不回答就不回答,何必这样的三个字三个字的玩外蹦,还都一样。

“你赢了!”

丢下这句就走了这个可恶的人的院子。本来今天婆婆带我来着看胎相我就不开心,现在竟然还被一个半吊子的大师给糊弄了,心中这个苦闷啊。

想哭还怕伤到孩子,不哭吧,心里又照实的委屈。

“等等!”

听到身后的挽留之言我不禁停下了脚步,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就这么的相信他的话,也这么的听他的话就这么的停住在哪里。

“什么事?”

什么话都不想跟我说,现在我走了又叫住我这是几个意思??

“对于你的婚姻,我有必要先跟你透了底!”

婚姻?我偶读婚姻怎么了?不是好好的么?无缘无故的跟我谈什么底?这是我应该知道的么?

“你想说什么?我的婚姻很好!”

“好不好,你自己知道,而我的话你也可以不听。但是你总会有相信我的一天!”

“你到底想说什么?”看着大师一脸严肃的样子,我内心的声音告诉我接下来的话对我很重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