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39.别动,让我抱一会!

“你倒是说啊?”大师就那么的看着我,也不说话简直是要急死我啊。如果不是现在我不方便,非得揍他个脑袋开花。



意识到心里的想法,不禁有些奇怪,最近真的是暴力的很啊。我自己都有感觉的到。

“三个月后,预产期时莫碰手机。”大师眉头凝重的看着我说完,隔了两秒钟不到,就哈哈大笑转身离去。

这就完了??要不要变脸变的这么快?大师你去演戏好不好?

没头没脑的说我婚姻有问题。还要在预产期的时候不碰手机,废话不是,我都要生了,还哪有时间去玩手机啊。这丫的脑子有病吧。

我应该问问他叫什么,回头生了孩子来找他好好算账。

“喂,大师你叫什么啊?”我朝着大师离去的方向大喊着,虽然此刻已经看不到他的人影了。但是他的声音还在在室内飘荡着:“吴所谓!”

在室内飘荡的声音,明明他不在这里?难不成他会千里传音的神奇内功??

“无所谓?那儿子岂不是要交爱上谁了?都是杨坤的手下啊!”最后扫了一眼屋内,就离开了。

等我出门的时候,没见到婆婆的影子,以为在车里,可车里也没有。

“人哪里去了??”我焦急的找了一大圈也没看到婆婆的影子,打电话却也不接,真是急死人了。

打电话给秋歌,问她婆婆是否回去了,结果得到的答案却是否定的。

这么大的活人,怎么就一会儿就丢了呢。真是愁死人了。

也许是婆婆不爱接我的电话,所以我打电话才不接的吧!这是我能想到的不好的打算了。要不然还有什么理由让她不接电话呢?

我开车沿着路途走了两遍,都没有见到婆婆的影子。两个小时后身心疲惫之下选择回了家。

一进门,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留给我,秋畅就从沙发上腾的站了起来,到了我面前就甩了一巴掌。

“你个扫把星,你怎么就不早点离婚?上一次害我妈住院,这一次连我妈都给丢了,你就是派来整我们秋家的妖孽。”秋畅说着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这一句话就将所有的事情推在了我的头上。

“秋畅,妈上次住院跟我有关系么?她是在家出事了住院了,还是我日夜不离的伺候了那么多天,你人没出现,钱也没交,最后还拿走我两千块钱,你现在说这话,你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我是真的服了秋畅颠倒黑白的能力了,是我的事情推在我这,不是我的事还可以楞推在我身上。我虽然怀孕了,智商有所降低,但也不至于降低到这种份上。

今天婆婆走丢了确实怪我,我没有及时的跟出来,可从这翻到前账,就太不合理了吧。

“没关系?怎么就没关系?如果不是在你这伺候你这伺候你那的,她至于回家了享不了福再去医院遭罪开刀么?”

得,说到底都是我的错。什么都是我的错。

“都是我的错,那你别让妈在我这住啊,接回你哪去。省的都是我的错。生活费一个月多少,我按时给你。怎么样?”

在我这住你给老人生活费,还要从公婆那里拿钱,现在我把事情都给你看你怎么办?

“凭什么送我那去,你以为花几个钱就行了?有你这么做儿媳妇的么?”秋畅嘴上不饶人的往死里说我。我这跑了两个小时又累又困又饿的,没人问我这个孕妇怎么样,就一门的知道逼我发火。

“在我这你说我欺负妈,送你那你又说我这个儿媳妇不合格。秋畅你到底想怎么样?”得空我自顾自的去厨房倒了一杯温水喝了起来。好歹算喘了口气,喝了点水缓解一番。

“筱筱,你怎么这么说话,现在跟我出去找找妈去哪了!”秋歌越过秋畅拉着的手腕说着,言语里都有着不容许拒绝的严肃。可我听到这句话却心如刀割。

现在我身怀六甲在外面奔波了三个多小时之后回到家他没有一句安慰的话,反而在我和他姐吵架之后要拽我出去找他妈??我怀着他的孩子啊,他就这么不懂得怜惜我么?

我颤抖着嘴唇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爱了很多年的男人。为什么此刻我觉得他是如此的陌生,为什么在我和孩子还有他的妈妈之间他选择了他的妈妈?

难道我就这么不重要么??

“走啊!”秋歌不顾我诧异的神情愣是将我拉了出去。路过客厅的时候却看到秋畅和赵磊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吃着水果,看着电视。

秋歌拉着我走到了门口,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般力气,愣是挣脱了秋歌的禁锢,指着沙发上悠闲的两个人质问道:“他们俩为什么不去?你凭什么让我一个孕妇跟着你跑?”

秋歌伸出的手却没碰到我的胳膊就那么的僵在哪里,随后才一点点的收回他自己的腿边。秋歌看了看沙发上的秋畅二人,张了张嘴,思衬一会才继续说道:“他俩刚找了一个多小时,累了歇一会!”

秋歌的语气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却有无可奈何。仿佛必须那么说才是对的一般。我看到了秋歌眼底的无奈,可我却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歇一会儿??我也在外面找了两个小时,给你打电话起我就没有休息过。回来饭没吃你就还让我出去找?难道秋畅不是你爸妈亲生的么?她就该如此的悠闲的坐在那里心安理得,我就得认命累死累活的出去找人么?”

“筱筱!”秋歌看了看秋畅,然后拉着我的手就走出了家门。丝毫不顾及我的脚上还穿着家里的拖鞋。

“秋歌,你疯了是不是?”跟着秋歌一路走到楼下,他将我塞进了车里,不管我说的什么开着车就出了小区。

“你把车停下,咱俩得说清楚。!”秋歌不停车我也不敢上前去把这方向盘,这车上可谓是两人三命,我不能拿孩子冒险,何况他还没有出生。

过了十分钟左右,车子在一个人迹少的桥边停下。双手抱着方向盘将脸埋进双臂间,肩膀隐约有些抽动。

“喂,秋歌,你干嘛!”我试探着杵了杵秋歌的肩膀,他抬头将脸别过去,擦了擦脸才转过头对我说道,“筱筱,对不起!”

泪痕。他怎么哭了?

毫无预兆的秋歌将我拉近怀里,头埋在我的颈间,我拍着他的后背轻声的问道:“你怎么了?”

“别动,让我抱一会!”秋歌就这么抱着我,我双手透着后背还着他的腰,等着他整理好心情告诉我什么事情。

没等多久,秋歌的低沉的嗓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只是我们还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我知道他需要安全感,需要安慰。

“其实秋畅不是我的亲姐姐。她是我二叔家的孩子,那年她8岁,我5岁,二叔带我们去池塘边抓鱼,然后我不小心掉下去,二叔为了救我,把他自己的命搭进去了。”秋歌说着更是抱紧了我,仿佛他一松手我就会离开。

我轻轻的拍着秋歌的后背,柔声的说道:“那二婶呢?这件事为什么没人说?”

从来没听过他二叔二婶的事情,我以为家里只有他爸爸一个男孩,因为结婚这两年虽然过年有回老家,可从来没有人提起个过,我也从未想过会有这么样的事情。

“二婶在生秋畅的时候就难产死了,二叔故去后,年幼的秋畅没人照顾,爸妈觉得愧对二叔,就将秋畅收养在自己名下。而至于你没听过是因为当年二叔出事的时候,奶奶就严令家人不准再说二叔二婶,所以就算你回家了也没人跟你说。”

“所以,这就是你,你们家一直纵容秋畅的原因?”我将秋歌从怀里拉出,看着秋歌有泪意的眼睛,刚刚的那股气早就烟消云散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此刻我只想好好的安慰面前脆弱的大男孩儿。

“是,所以她就这么一直骄纵,目中无人。有的时候就连爸妈的话她也不听。而我们也不敢对她有什么言语。刚刚拉你出来只是不想和她吵架,毕竟当年是因为我他亲生爸爸才会命丧黄泉。”秋歌擦了擦才落下的泪水,恢复了常态,看着我继续说道:“筱筱,对不起,你怀孕了还要你跟我这出来,可我怕你和她吵架动了胎气。拉你出来也只是想给你送到岳母那,我自己去找。”

听着秋歌解释的话语我更是连生气的理由都没有了。他这么的为我着想,虽然事情处理的方式可能不对,但至少心里是有我的,这一点我觉得我没爱错人。

“我知道,我不怪你,只是这件事你应该早点说。”我双手捧着秋歌的脸在他唇上印上一吻,无比的认真的看着他,心疼的用手指细细的描绘着秋歌的眉眼,“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我就不会让你这么为难了。”

“奶奶不准提,我也就没想着告诉你。今天告诉你只是想着你若是以后有气尽管朝着发,但是别和秋畅吵架,毕竟是我们欠她的。”秋歌拉着我的手,眼神里也透露着对我的歉意和对秋畅的无奈。

这么多年,秋畅什么样子他也不是不清楚,只是只能这么的放纵而已。

“你欠她的这么多年也该还清了。爸妈养她这么多年难道还不知道感恩,这不是养了一条白眼狼么?”

“这话你跟我说说就算了,你别再妈的面前提起,她。。”

秋歌还没说完我就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对了,妈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赶紧去找找吧!”

“我先送你去岳母那!”秋歌说着将车子启动,我紧忙的将手放在了秋歌的手上,微笑的说道:“都出来了,去找找妈吧!反正我在车上休息就好了,帮你看着点路边。”

“筱筱,谢谢你!”秋歌将我的手握在手心里,传递着他心里的热量。

车子还没有启动,秋歌的电话就响了。秋歌无奈带着蓝牙耳机接听了电话,随之脚下油门一踩,车子就驶了出去。而接电话的秋歌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