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40.爸出事了

“老公,怎么了?”

看着秋歌着急的脸色,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心里却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秋歌没有立即回答我的话,而是迅速的将车子掉了个头,急的甚至都忘记了看这里是不能并道转弯的。

我想这件事一定非常重要,除非是。。

我刚猜到这件事是什么,秋歌那边就开口说道,“我爸出事了。”

轰。脑子里像被炮弹炸过了一样,一片空白。片刻后,我能想到的是秋天梧坐在摇椅上喝着茶水,看着报纸的样子。

那么慈祥,和蔼的人怎么会出事?

“出什么事了?”颤抖的声音连我自己都惊讶了,原来我是这么的害怕。仿佛是害怕未来的某一刻,那个对我很好的公公就要离开我,离开秋家的人而去。

“在去找妈的路上,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抢救。”秋歌说着淡定,其实我知道他的内心很担心。

“没事的,爸吉人天相,会没事的。”安慰了一句后,我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因为我自己也很担心。

刚刚在家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却只顾着和秋畅吵架,都没来的及看是哪里不对。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公公不在家。那么大岁数了,还出去找人。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没看好婆婆,也不至于会有这样的事情。

愣神的时候,那边秋歌拍了我一下就下了车,一路狂奔。我才恍然原来我们已经到了医院。

正常开车1个小时的路程,愣是被秋歌压缩成了半个小时。估计闯了不少红灯,估计秋歌的驾驶证的分要被扣没了。

收起这无关紧要的思绪,我也紧忙的下了车往医院走去。我不像秋歌那样轻松,抬腿就能跑。我就算再着急也只能往那边走。这个速度也比我平常走路快了很多了。

一进医院却不知道急救室在哪,问了几个护士才走到地方,到了急救室之后才发现秋畅和赵磊也在这里。虽然人是在这里,可人家却没有丝毫着急的神色,看到我过来了,收起了手机,走到我身边,抬手就要打我。

我使劲的抓住了秋畅的手腕,眼神闪过一丝狠意,“打我一次不够,现在还来?”

“你个扫把星,自从你嫁进秋家就没好事,现在妈丢了,爸出车祸了,你还想祸害谁?是不是让秋家给你陪葬了,你就舒服了?”秋畅一只手不得空,却在我不注意的时候用另一只手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

啪!

清澈透明的巴掌声,在雍桑的医院竟然也如此的响亮。

一天之内被人打了两个巴掌,任谁脾气好也不能如此的忍受。秋畅太过分了。

“秋畅,你别欺人太甚。”我使劲一甩将秋畅的手甩了出去,我很想一巴掌扇过去,可我不会打人,我就算举起了手我也甩不出去。最后只得将秋畅一掌推了出去。

“你敢推我?”秋畅被我推了出去,又要上来打我,这一次却被秋歌挡住了。那一巴掌解释的落在了秋歌的脸上。

“老公,你没事吧!”我将秋歌拉回来,检查着他的脸。秋歌脸上的红通通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这一巴掌是灌输了多少力气?她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狠毒?

“秋畅,这是你弟弟,你竟然下这么狠的手?”我狠狠的瞪着秋畅。虽然这么说可我知道她这一巴掌是用尽力气来打我的。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你个妖孽,你迷惑我弟弟,现在又害了我们秋家,我要为秋家除害。”秋畅说着还要张牙舞爪的往我这边冲。我还没等往前冲和她对着来,秋歌就将我护在了身后,抓着秋畅飞扬过来的手吼道:“你闹够了没有?爸还在手术呢?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

“那是你爸,不是我爸!”

秋畅的话一出口,惊讶的是所有人。

我刚刚知道她不是公婆的亲生女儿,本来还有些同情这个女人,可是她的这一句话将我对她的那点怜悯击得粉碎。

公婆养育了他25年,换回来的就是这样的一句话。

真是提他们感到不值得。

“这么多年你就这么认为的??25年还换不回你的良知么?”秋歌护着我的手都有些颤抖了,我看着秋歌的背影,轻轻地抱住了秋歌的胳膊,给予一点温暖。

“如果不是这25年的恩情,我今天都不会来。”秋畅冷漠的看了我和秋歌一眼,就做到了赵磊的身边,不再说话。

这一刻我很看不懂秋畅,这25年,秋歌一家都在报以愧疚的心里对待秋畅,想着好好的补偿,我却没想到她会说出这般话。

或许这也就解释通了为什么上次妈住院的时候她只是开始来了一次,然后结束来了一次的原因吧。

可是为什么她还能在家里对我那么的吼着?她以什么立场?她不对公婆感恩戴德,却在以家人的身份对我指手画脚?

“你的脸疼不疼?”听到秋歌的声音,我的脸颊上便多了一只温热的手轻抚着,常年拿画笔的手有着些许的茧子,可那也无法阻挡他动作上的温柔。

“不疼!”我摇摇头看着秋歌,读懂了他眼睛里的那抹心疼。

“我们去那边等着吧”我扶着秋歌去了秋畅对面的椅子上坐着。这一坐就是3个小时。

期间有警察来过这里做笔录,而就是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他是怎么出的车祸。

公公不知道怎么走的,就走到了永平路上,冷不丁的一抬头发现对面有个老太太很像是婆婆就紧忙的跟了上去。

还没等到达马路的那一端,一个飞速的小货车没来得及刹车就将公公撞起来,飞出了好几米。公公被撞了,却还是清醒着,睁着眼睛看着老太太刚刚的那个路口,却再也没有老太太的身影。随后被好心人报警,然后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当手术室的指示灯熄灭的时候,我和秋歌一同站了起来,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我和秋歌紧忙上前去,“医生,我爸怎么样了?”

大夫看看我俩,叹气的摇摇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你们进去看看他吧!”

在手术室外等着的人最怕听到的就是一生的这句“我们尽力了。”

那是预示着生命的消亡啊。

许是秋畅听到医生的话,才走进手术室跟我们一起的看秋天梧的最后一眼。



一进手术室就看到秋天梧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嘴上还挂着氧气罩,看着这样的秋天梧,我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而秋歌早已跪在了秋天梧的病床前,撕心裂肺的喊着“爸!”

秋天梧听到我们进来,努力的睁开眼睛,拉着秋歌和我的手放在了一起,使劲的说道,“好好过日子,”然后转头看向秋歌:“一定要找到你妈。”

公公临死的时候也要记得托付儿子照顾好自己的老伴,为这份爱,这份情而感到动容。

“爸,你放心吧,我会的。”秋歌拉着秋天梧的手,第一件我见到他像个孩子一样跪在父亲的面前哭泣。是那样的无助,是那样的脆弱。

秋天梧听到秋歌的保证,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松开秋歌的手,伸向了远方。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他看的竟然是秋畅。

秋畅看着秋天梧的眼神里是我看不懂的情绪,秋畅的心里是有善良的那一面的,否则又怎么可能来医院,又怎么可能进来见秋天梧的最后一面。

但是事实却总是和想象的不一样。

秋畅来到秋天梧的床前,却并未伸出手,只是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秋天梧。

“你想说什么?”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冷冷的。这是有什么仇怨?

“小畅,我知道这些年你心里一直不舒服,恨我们,可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你就不能放下,好好的和小磊过日子么?”

原来公公一直到都知道秋畅的那些心思,只是一直没说,公公的心思真的很细腻。

“放下?如果不是当年她掉进了水里,我能变的没有爸么?你虽然对我好,可你终究不是我亲爸。”秋畅说完转身离开了这里,头也不回的离开。

“秋畅,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听到秋畅的话,我看到秋天梧的眼角流下了泪水,实在是忍不住了才会开口说道。

可秋畅并未听了我的话就留下,而是转头冷笑的看着了一眼,拉着赵磊就离开了这里。

“造孽啊,造孽啊。儿子,你要好好,,对待你姐。她命苦啊!”秋天梧满是皱纹的脸上挂满了泪水,看着心里一揪一揪的。

“爸,我答应你,你放心吧!”

听到秋歌的保证,秋天梧笑了,随后身边的仪器就响起了声音,我转过头亲眼的看着那波浪的浮动变成了一条直线。

“爸!”我拉着秋天梧的手不曾松开,就这么的看着一条生命在我眼前消失。

急救手术室里就这么的回荡着我和秋歌的一声声‘爸’,那么的撕心裂肺。

秋天梧是有遗憾的,毕竟婆婆不在她的身边,而他也没找到婆婆就发生了车祸。我们将公公的尸体推去了停尸间,刚走出门就接到了警察局的电话。

“什么,在你们那?我马上过去!”秋歌放下电话就拉着我到了车旁边,将我塞了进去。

“怎么了这么着急?”我还没缓过神就看到秋歌上车后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