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1.难道你不是东西?

秋歌不敢相信的看着我,轻轻的说道:“妈找到了,在警察局!”

找到了?那太好了。可公公却不在人世了。这样的消息让她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怎么接受??

“我们去接她,那爸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诉婆婆这个消息。我怕她经不住这样的打击。

“等接她回家再告诉说吧!”秋歌帮我系好安全带,就开车直奔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就看到婆婆像个孩子一样坐在凳子的边上,手里捧着一杯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面,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妈,我们回家吧!”我走上前去扶着婆婆的手,准备拉她起来。婆婆抬头看是我,将胳膊一甩,瞪着我,轻咧的嘴角要将我迟到似的。

我这是又怎么惹到她了?

“儿子,咱们回家!”婆婆朝正在和警察交涉的秋歌招手,后者便草草说了两句就过来了。

秋歌过来抬头看看我,意有所指的看看婆婆,问我怎么了。我摇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妈,怎么了?”

“回家。”婆婆见秋歌过来,挎着秋歌的手就往外走。

“先生,这个还没签?”一个年轻的警官看着走了的秋歌二人不禁开口抱怨着。“怎么这样?”

“我来签吧,我是刚刚那位的儿媳妇!”我指了指婆婆,随后警官看了看将手中的文件夹拿给我,让我过之后就签字了。

草草了看了一遍就签了我的名字,放下笔的时候我问这个警官,“我婆婆是怎么来到警察局的?”

年轻的警察看了我一眼,将手里的文件夹放在桌面上,以一副老警官的口气看着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跟着老人出门这么粗心呢。让老人一个人打黑车。身上的钱被骗没了不说,老太太也被仍在了人际罕见的地方,要不是一个好心的司机将老太太带回来,有你们哭的时候!”

出了警察局我的耳边还是回荡着警察的话,黑车?那个中医的附近怎么会有黑车??怎么那么巧就被婆婆给赶上了??

我出了警察局的时候,看到秋歌已经调好车头等着我,怎奈走到车子跟前的时候才发现副驾驶上坐了婆婆。

以前婆婆从来不会坐副驾驶的位置,今天怎么?

看来这个梁子是彻底的结下了。我默默的开了后座的车门,躺在后座上逼着眼睛歇息着。奔波了这么一天,此刻肚子一抽一抽的疼着。

“筱筱,你脸色怎么白了?”秋歌透过后视镜看到我难受的样子,焦急的开口问道。

“肚子疼,你送我去医院吧!”

“你坐好!”秋歌说着就加了车速,然后我就没了意识。耳边一遍遍的回荡着秋歌的声音。

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白色。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是一堆的人脑袋。从模糊的状态里我看到了有秋歌,老妈,奶奶,爸爸,还有古妍,谭伟泽和沙莎。

“你们怎么都在?”声音沙哑的连我自己都有些惊讶了。不过是晕过去一会儿,怎么会这个样子?

“筱筱,你感觉怎么样?”秋歌的手轻抚着我的额头,我还没有回答,他却在我的额头印下一吻,弄的我晕头转向的,不知道他要干嘛。

“我挺好啊,只是肚子还有点疼,肚子,,孩子呢?孩子怎么样?”说道肚子突然想起之前要秋歌送我来医院,那阵肚子疼,那孩子呢??会不会已经不再了?

“你别激动,孩子还在,不信你摸摸!”秋歌按着挣扎要起来的我,安慰着。

听着他的话,在被子下面的手摸了摸肚子,果然孩子还在。

“你别按着我了,让我起来吧!”看着秋歌示意他让我起来。许是躺的太久了,屁股有些发麻。

“坐一会吧,总躺着也不舒服。”秋歌听了奶奶的话才扶着我起来了。这会我的视线也清明的,能够看清楚一切了。

“你们怎么都在这啊?”看着站在病床周围的这些人,忽然有些头大,哎,只能怪这个病房太小了。装了这么多人,呼吸貌似都有些不舒畅了呢。

“还不是你不省心?怀着孩子到处跑,医生说了有流产的预兆。”妈妈拍着我的手生气的说道。拍完了我还不让我表态就拉着老爸去了一边了。

好歹你让我跟你说句话啊。

“听你妈的,别不省心啊,奶奶回去了。”奶奶打了个哈欠,满是皱纹的脸上泪光闪闪,都要给我闪哭了。

爸妈一说走,古妍两口子也起身告辞了。一时间病房里就剩下秋歌我和沙莎了。

见人走了,沙莎才走到病床前拉着我的手说道:“你好好养着,这个时候挺危险的。要秋歌天天陪着你吧!一个人其实挺不好过的!”

我抬头的时候就看到沙莎眼里那落寞的神情,她这是想起了自己生浩浩的时候了吧。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坚强?不过是没有男人,不得不坚强罢了。

“恩,我会的!”轻轻的拍着沙莎的手,让她安心。

“筱筱你饿了没?”沙莎看着我眼睛眨了眨,随后我看向秋歌的时候他也楞了一下,才想起已经傍晚了,要吃饭了。

“你们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去买。”

“清淡一点吧,适合筱筱的就行。”我没说话沙莎就替我做了主,随后秋歌看了一眼我,就走了出去。

“好了,他走了,你有什么想说的?”看着秋歌关上了病房的门,等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她这么明显的支出秋歌,一定是有什么话能跟我说却不能让秋歌听到的。我还真是好奇这件事情是什么呢。

沙莎了然的笑了一下,“竟然看懂了我的暗示。”沙莎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说道,“你认识孟小凡?”

孟小凡??不算认识,但是他可是我婚姻的忠实破坏者啊。让我想忘都忘不了呢。

“算认识吧,怎么了?”

沙莎眉头凝重的看着我,“她要个勾引你老公。”

还是这件事啊,我还以为有新的什么事情呢。白好奇了一下。

“她那是司马昭之心,我又岂会不知道??你怎么这道这件事的?”

沙莎惊讶的表情楞了1秒钟,随后收了起来,轻轻的捶了我一下,“你早知道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白担心了。我昨晚陪朋友吃饭,去洗手间的时候听到这个孟小凡和一个女人在商量下药还是什么的让秋歌上了她的床就再也下不去。”

“她一直都在追秋歌,只是不知道她这次又会耍什么花招。我等着他的新招。”不过就是下药,灌酒,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招式?孟小凡上次不就用了这些招了么?怎么还没够?



这个人执着的精神我还是很佩服的。

“她一直都在追啊,这么不要脸?筱筱你还是小心点为好。我感觉她做不出什么好事情来。”沙莎是直觉向来都很准,这次她这么说只能说事情她都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不知道沙莎的直觉是不是还那么准。

两个人交谈了一会儿,秋歌就拎着食物回来了。沙莎看了秋歌一眼,回头朝筱筱笑笑说道,“你好好养着,我回去了。”

“你吃点再走吧!”沙莎这是避嫌么?竟然都不和同时的待在一个地方?不过这样也挺好,要不我们三个确实相处在一个空间会怪怪的。

“不吃了,浩浩还在邻居家呢,我得接他回去了。”

“那改天你带他出来吧,好久没看到他了。有点想了呢!”

“着啥急,你也快有孩子了啊!我走了!”沙莎说着扬了扬手就从病房里退了出去。

“你买了什么好吃的,闻着我就更饿了!”看着秋歌没什么表情的脸,我赶紧的转移了话题。

“你们背着我聊什么了?她看见我来就走了!”秋歌看着我挑着眉毛说着,表情明显是在告诉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可那些话我能跟他说么??根本就不能啊,再说了我相信秋歌不会背叛我,所以她的话我也不会信的。

只是古语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总有人觊觎我的老公,这一天让我也蛮心慌的啊。

“只是研究了怎么才能看好你,不让别的女人偷走。”秋歌端着粥做到我身边,一口口的喂着,我也毫不客气的享受着。

都说女人怀孕了就是皇太后,那我可得好好享受着难得的时刻。

“你们当我是东西啊,还偷走。”

“难道你不是东西?”

“我当然不是东西!”

“哈哈~~”看着秋歌说话把自己绕进去了,我这个笑啊。还有人主动承认自己不是东西的,好神奇。我老公真厉害。

“你竟然挖坑让我跳,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是你自己要挖坑的,不怪我!”我抢过秋歌手里的粥自己大口的喝了起来。一天没吃饭了,现在有口粥都是好东西呢。

“你慢点吃。对了,一会儿我回家一趟,我回去看看妈!”

“婆婆怎么了?她知道了公公的事情?”我喝粥的手也停下了,这几个小时的昏厥我到底都错过了什么啊。

“下午送你来医院的时候,她问我就说了出去,真不知道妈是不能挺过去。”秋歌说着眼神都黯淡了一些,是啊,自己的爸爸突然就没了,能有心情来陪我就很不错了。

“会没事的,事情总会过去,明天总会是晴天。”我安慰着秋歌,头靠在了秋歌的肩膀上。

“砰!”的一声,病房门毫无预兆的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