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5.生孩子找孟小凡去

霍琛猛然的推开了病房门,手里还拿了一大束的康乃馨。一进门就很有礼貌的和我老妈问好,“阿姨,你好。我来看看筱筱!”

老妈点点头请他坐下,随即就继续的抱着孩子在地上晃荡,边晃荡还边用余光打量着我们。我无奈的看了老妈一眼,才看向霍琛,“学长,谢谢你的花!你怎么来了?”

“看到你发朋友圈了,正好路过医院就来了。”霍琛说的理所当然,双手交叠的挡在胸前,自在的不得了。

霍琛的律师事务所在城南,而我所在的医院在城北。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他竟然说是顺路?真的只是顺路么?

也许,只是办案子路过吧!

今天的霍琛穿的依旧是黑色的西服,浅蓝色的衬衫搭配在里面,领口的扣子并没有系上,严谨中多了一份慵懒。夕阳的余光照耀在霍琛的侧脸上,整个人像是处在阳光中的暖男。可俊朗的脸上却很少有表情。

“我帅到你了?”

“自恋。突然发现你长的好妖孽。”这句话憋在心里好久了,终于可以说出来了,何况现在我还是个孕妇,额,是产妇,他能奈我何?

高中的时候就帅到一大片的女生,不知道大学的时候怎么霍害身边的女生呢。真是替那些女声感到悲哀啊。

“颜筱筱·”霍琛压低了声音不懂声色的看着我说道,可我依旧不理会。想起他刚刚说看过朋友圈了,我拿过手机看了看,果然一堆点赞的,还有羡慕嫉妒的。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看着微信我想起来了,“学长,如果现在提出离婚的话,可以拿到孩子的抚养权么?我现在并没有工作。”

我也不敢确定,如果秋歌执意不肯离婚的话,那肯定是要闹上法院的。可那样的话,只怕法院会依着经济情况来分配抚养权,那我现在一定拿不到。小茹是我九死一生才剩下的孩子,不可能就这么的轻易的让给了那对gou男女。

“你现在刚生完孩子,怎么就想离婚,发生了什么事?”

不等我说话,老妈就将秋歌所做的事都说给了霍琛听。甚至还拿着手机将那段视频给霍琛看了。霍琛看了,思索了一会说道:“这个如果你真的能确定片子里的人就是你丈夫和那个女人的话,那还是有胜诉的可能的。不过如果能私下里好好聊聊离婚不行吗?”

“我也想,这不是在做最后的打算么?我若是你离婚,你会帮我么?”霍琛是我能抓住的最后的稻草了,如果他能帮我得到孩子的抚养权,那就最好了。任何母亲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

“当然,不收你律师费!”

“不行,该收得收。我不能欠你的。”

“你真的要离婚?不后悔?”

霍琛严肃的表情出现了不一样的情绪,眼神里迸发的感情也是我所看不懂的。既然看不懂,我也不会强迫自己去猜,毕竟眼前的人只是我的学长,一个即将成为我离婚代理的律师。

仅此而已。

“对他,我没了耐心。”轻声的说着,我以为我会怒吼,会崩溃。但我没想到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我的承受能力竟然这么强。

可心里为什么那么堵?胸口好像有颗大石头一样,压的喘不过气。

“你什么时候需要,打电话给我,随叫随到。”

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有种感觉,如果他在我想结婚的时候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是不是会比现在幸福?

无论结果如何,人生没有如果,这个想法不过是在不可能发生的时候,给自己一个幻想。

霍琛的话音刚落下,孩子响亮的哭声在霍琛的身后响起。霍琛听到声音吓了一跳,紧蹙了眉毛,随即舒展开好像从未皱在一起过。

“筱筱,孩子饿了,你喂喂吧!”我从老妈的怀里接过孩子,准备喂孩子却想起霍琛还在身边,面带尴尬的看了他一眼,没等开口,霍琛就开口先说到,“我律所还有点事没办,我先走了!”

目送霍琛离开病房我才转身喂孩子。中午喝了催奶的汤,先走多少也够小茹报餐一顿的。看着她闭着眼睛吃的那么开心,我的心情也舒畅了。

将孩子喂饱哄睡着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天色也完全的黑了下来。老妈并没有回家,而是在病房的另一张病床上睡着。

原本没心没肺的我沾枕头就能睡着的,现在竟然听到一点声音就醒了。每次醒了都要看着身旁的小茹,确定她安然无恙,我才能继续的闭眼睛睡觉。

老妈说孩子放在她那张床上,我执意不让。毕竟以后我也要自己带孩子,不能总让妈妈受累。

夜里,小茹哭了两次,一次饿了,一次尿了。其他时间都很安静。而我和老妈睡的也算安好。

早上的时候老妈起床了我就醒了。

“你再睡会儿,现在还早!”老妈起身将被子叠整齐放在了床位,然后给小茹换了一张尿布之后就出去买早餐去了。

他还是没回来。

是真的不想要这段婚姻了!

低头看小茹的时候,感觉她脸上的褶皱少了很多,只是脸上还有些蜡黄,而且好像也黑了一些。不知道怎么回事,打算待会老妈回来再问。

抱着小茹在病房里随意的走一走,一边走一边给小茹唱摇篮曲,

睡吧睡吧

我亲爱的宝贝

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

摇篮摇你快快安睡

夜已安静被里多温暖

睡吧睡吧

我亲爱的宝贝

妈妈的双臂永远保护你

世上已静快快安睡

一切温暖全都属于你

一首歌唱完了,本应该听着摇篮曲睡着的小茹竟然还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眼睛眨啊眨啊,根本就没有睡意。

难不成晚上睡多了,现在就不爱睡了?可是新生儿不是都很爱睡觉的么?怎么小茹这么不爱睡觉呢?

不过一大早的就给闺女唱摇篮曲,我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还是真的印证了那句话——一孕傻三年!

揪着小茹的鼻子,轻声道:“小怪胎。”

想法刚刚出现就被我按死了,这是我闺女,我怎么能这么说?就这么当母亲,以后让小茹知道了,还不得说我啊。

明明你才是怪胎!

我想她一定会这么说的!

算了,这种想法可不能有,坚决不能有。

坐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逗着小茹玩,她也玩的不易乐乎。

幸福的时候总是会有人给你打破的,这个让我相见又不想见的人就这么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在看视频的时候,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将秋歌拽到我的面前,狠狠的甩上两巴掌。

现在人这真的就在我面前了,可我去连打人的想法都没有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我打了又如何?不过是解气了,最后疼的还是自己的手。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出差回不来么?”无法想象,这个冰冷的声音是从我的嘴里发出来的。这样的声音,从不曾在这里发出来。这不禁让我诧异,就连秋歌放包的手也愣在了那里,久久不知道反应。

好一会儿,秋歌放下了自己的包,眼睛一直瞄着小茹,非常渴望抱一抱孩子的样子。只是看着孩子哭的样子,却皱着眉头,眼神愠怒的看着,一直没有伸手的动作。

“工作完成了,就回来了!”那么理所当然的语气。

如果我没看到孟小凡的那些话,如果我没看到那个尺度大的视频,我想我会相信他的说辞。

可事实摆在那不是?

“呵呵~”除了这两个字,我真的不知道还对秋歌说些什么。昨天老妈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还问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吗?现在就开始装糊涂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筱筱,你什么意思??我要看看孩子!”秋歌不满意我的话语,更是挑剔了我的做法。要不是我转身将孩子抱远了,他估计早就将孩子抱怀里去了。



“秋歌,这是我的孩子,跟你没关系。你要孩子,找孟小凡生去。”

看着他伸过来的那双手,我的脑海里马上就浮现了视频里的种种。

我抱着小茹一转身转到了门口的位置,就这么的大步往外走,没注意到秋歌竟然快步的跟在了我的身后。胳膊被秋歌一手给拽住了。

“你说什么?孟小凡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是我老婆,我抱你生的孩子有什么错?”

“老婆?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婆?我生孩子痛的要死要活的时候你在哪?你在别的女人的床上吧!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说要抱孩子?”

“你生孩子我在工作?你从哪听来的我在别人的床上?你就这么不相信我?”额头凸起的青筋,突然增大的声音,这无不显示着秋歌的心虚。秋歌看着我的视线在我的身上没停留超过3秒钟。一只手不停的在裤腿上蹭来蹭去,额头也紧张的流出了几滴汗水。

“这还用我说么?那么激烈的视频都拍出来了,还怕被人知道?”我抱着孩子要往外走,真的不想和他吵。可胳膊上却还拉着一条胳膊,阻断我前行的道路。

“放手!放手!”

“别走,我要看看孩子。”

“你放手!”

我一次次的吼叫不管用,秋歌手劲更大了。现在胳膊上一定青紫一片了。

哇哇~

小茹的哭声将两个僵持的人震慑了回来。秋歌放在我胳膊上的手劲也松了些,趁着他不注意,我抱着孩子远离他两步远。

“小茹不哭了,咱不哭了,乖啊~”抱着小茹不停的哄着,可好半天也不见效果。

小茹一哭就有些撕心裂肺的感觉,眼泪顺着脸颊一对对的往下掉,看着我心都碎了。用尽了各种方法去哄她,可她还是哭的不停。甚至哭的更加的厉害了。

“筱筱,你怎么搞的,孩子哭成这样你也不知道哄哄。"老妈一进屋经将孩子抱了过去,随手将手里的饭菜挂在了秋歌的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