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6.颜筱筱,你干嘛呢?

“哎呀,孩子尿了,你瞅瞅。真是臭死了!筱筱啊,孩子哭了,别一个劲的红,也许是孩子饿了,也许是孩子尿了。你这当妈的应该用点心,昨天我不是告诉你了么?你都听什么了?又左耳听右耳冒了对吧?”老妈手脚麻利的给小茹换了一张新的纸尿裤,还在做着鬼脸逗她。

不出两分钟,老妈就给小茹换好了新的纸尿裤。一身清清爽爽的,小茹也露出了小脸,睁大了眼睛眨巴这看着周围的一切。

老妈将小茹放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回头看着秋歌,从他手上拿过早餐走到桌子旁边。细心的弄好将粥放到了小盆了,“吃饭吧!我出去一趟!”

“你不吃么?”

“你先吃吧!”老妈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撇了站在门口的秋歌一眼,就往外走。没走两步又转身回来,拿了我的手机走了出去。

隐约的知道了她要做什么,看着还在门口站着的秋歌,我选择了沉默。

安静的吃着早饭,本就食之无味的粥,现在吃了更是如同嚼蜡。

头顶一束目光看的我好难受,越是忽略,越是觉得难以自处。稍作片刻,抬头望去秋歌已经转身离去。

担心老妈和秋歌的谈话,已经无心吃饭。草草的吃了两口就站在窗边,寻觅一番,便看到了老妈和秋歌的身影。

窗外晴朗湛蓝的高空万里无云,像碧玉一样澄澈。

今天是个好天气,可我遇到的事情却让人这么糟心呢!

看着窗外风景,等着老妈和秋歌谈判回来。门把手的松动,身后高跟鞋踩在瓷砖上的声音,告诉我身后来人了。

陌生的气息,有些不安的躁动。

转过身看到了一个我最不想看到的面孔。

“你来干什么?”

“看看你的孩子到底长了什么样,竟然能让秋歌放弃工作飞奔回来!”孟小凡适当的流露出些许羡慕和伤感,但是满脸的嫌恶和双眸中那一闪再闪的恨意。

明明不喜欢看到我,却还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到底是故意的给我心里添堵,还是她自己找虐?

“不必麻烦,我的孩子用不着你来看。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快步的走到床边,抱起小茹一脸戒备的看着她。

嘴角咧开了一个弧度,孟小凡踩着那十厘米的恨天高一步步的走到我的面前。一个即使穿了高跟鞋也依然没有我高的女人,竟然在我背后就这么的把我的男人给拽到了床上。

孟小凡家境比我好,脸蛋比我滑,身材也比我好。至少胸前的高耸的白馒头就比我能让男人欲罢不能。

男人不都好这口么?我承认我输了。

可她以一个胜利者的高傲姿态出现是想怎么的?羞辱我?嘲讽我?这么做有意义么?

孟小凡抬头看了我好一会儿,谈了口气道:“怪不得秋歌不爱你了,就你这黄脸婆的样子,真是谁看谁恶心。”

“我又没给你看?一个只会chuang上功夫的人有什么资格在这我说?至少我老公能在我孩子出生了,赶回来。你有什么?”

“哈哈,你老公?你在生孩子的时候你老公正在和我鱼水交欢,你有什么可骄傲的?”

明明比我还矮,可身上的那股霸气却狠狠的压制着我,而她说的话也非常在理啊。

“在你床上又如何?有个让我男人免费玩的玩具,还可以让我男人升职发财有何不可?”

“你不过是逞逞口舌之快”孟小凡冷嗤一声,慵懒的抬眸看向我,眼睛里散发的嘲讽让我浑身不舒服。

孟小凡随意的拿起手机看了看,嘴角露出若有似无的笑意。

那个笑容很扎眼,可我却读不懂那笑意的含义。

孟小凡猛然走到我的身边,染着大红色指甲的手伸向了小茹的脸颊。脸颊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笑的我心里直发毛。

垂眸仔细一看,孟小凡的手已经锁在了小茹的脖子上。

“你干什么?”

将小茹往一抱,戒备的看着孟小凡。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女人怎么竟然这么狠心,一个新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就算我没和秋歌离婚,那孩子也是无辜的。

“我就是想摸摸他!”

孟小凡的手没放下,反而向我走进了一步,脸上诡异的笑容,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这眼神看的我后背直发凉,看着孟小凡过来,没都没想就直接的一巴掌甩了出去。



孟小凡顺着我的巴掌的力道就往后倒,当我发现伸手欲扶的时候已经晚了。

“颜筱筱,你干嘛呢?”

秋歌的声音冷然从病房里响起,而人却也在孟小凡的身后出现。秋歌的双手一只扶在孟小凡的腰上。

纤细的腰上,多了一双宽大的手,即使没有再多的动作,可这一个动作也是狠狠的在我心上扎了一刀。就算我想离婚,可他现在还是我丈夫。

“我干嘛?她要掐死我闺女!”

“我没有,秋秋,我真的没有!我只是想看看孩子,摸摸孩子。”孟小凡顺势依偎在秋歌的怀里,尽量的在众人面前表现的温柔,垂着的眼眸表现的特别的无辜,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两地晶莹的泪珠,轻轻的抿着的嘴唇微微的颤抖着。

一个无辜的女孩被她表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孟小凡这话倒是真的嗲嗲的啊,还秋秋,我还微信呢!!

“我相信你。”秋歌温柔的看着孟小凡,言语的维护和那双紧紧不肯放开的手是不是就已经表示了他的抉择??

他说他相信她,那我呢?他就不相信我了?他一个在婚内公然出车九的人有什么资格来说不相信我??

眼泪已经在我的眼眶里打转,抱着孩子的手也逐渐的握紧成拳。

“你宁可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我?”

“我,,”秋歌看着我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说了一个字就转过头看着怀里的孟小凡道:“你没事吧!”

“没事!”孟小凡说着红了脸站了起来。孟小凡往前走了一步就‘哎呀’的到了下去。秋歌的手刚收回去,又再次的收了回来。

“你怎么了?”

“刚刚不小心脚崴了。秋秋你别怪嫂子,这都是我自找的。”孟小凡说着还端起手腕擦了擦眼角,不一会就眼泪汹涌的流了下来。

装无辜,扮好人,把坏人坏事都推到我的头上被。我不过就是打了她一巴掌,至于把脚崴了?

我怎么不知道力气这么大呢?

“嫂子?谁是你嫂子?别在这乱攀亲戚。秋歌刚刚我跟你说的话都是白说的是不是?你赶紧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老妈从门外走进来,厉声对秋歌说着,那简直就是不留情面。这事老妈忍了很久了,这一次是将新账旧账一起算了吧!

“妈,我~”

秋歌想要解释,老妈伸手示意他停下,“你太让我失望了。一个月后,你们就离婚!”

“妈,这不是你能决定的,这事我和筱筱的婚姻。筱筱,你说你不会离婚的,孩子还需要有个完整的家。那件事是我错了,,,不不不,我不知道那天就怎么了,就跟她发生了关系。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给我一次机会吧!”秋歌见老妈态度强硬,就转而来寻求的原谅。

“离婚不是妈的决定,是我昨天就做好的决定!”

秋歌的脸色变了变。眼睛里满是不相信。他一直以为我爱他就会无条件的包容他,原谅他。可他忘记了人的耐心是有限的。

终于相信了网上曾经看过的那句话:男人做错事情,如果第一次你轻易的原谅,那他还会再犯。

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上一次没有给秋歌很深的教训,以至于这一次他就那么轻易的钻进了孟小凡的空子里。

错一次,我就不要再错第二次。无论这次秋歌怎么祈求原谅,我都不会原谅他。

“你不用在说了,既然你已经承认了那件事是真的,那就没什么可谈的了。离婚的日期我再给你打电话。”

“非离婚不可?”秋歌扶着孟小凡问我,非要再一次的确认。

秋歌说着不想离婚,可他的怀里现在还抱着那个拆散我们家庭的女人。

他凭什么觉得我就非他不可?他有凭什么觉得他犯了错误我就一定要无条件的原谅?

那个倒在她怀里的女人那么有心计,那么的狠毒,在外人面前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每天带着面具生活不累么?

男人都爱这么样柔弱的女人吧!男人这样才有很强的存在感不是?

“非离不可!”

“秋秋,我们走吧,人家的脚好疼啊。”孟小凡整个人都挂在了秋歌的身上。紧皱的眉头,哎呦哎呦的声音响彻房间。

孟小凡的样子简直就是现实版的林妹妹啊。我都怀疑我要不要去超市给她买一条士力架。

秋歌看着孟小凡,试探的着问:“你还能走么?”

“我试试!”孟小凡咬着唇走了两步,眼泪都掉下来了。眼睛砸吧砸吧的眼泪越掉越多。秋歌看着不忍心之后弯腰将孟小凡抱起,大步流星的离开了病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