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7.离婚妥妥的

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出院回家了。回到家也是躺着。没事起来运动运动。日子过的也是滋润。

月子做了20天的时候,秋歌竟然风尘仆仆的回家了。

这倒真是让我意外。

不过他回来我倒是没搭理他,任由他自己的在屋子里荡来荡去。

这人啊,就是贱皮子,你越不理会他,他就越蹬鼻子上脸。这不我越不理他,他就越是在我眼前晃荡。搞的我连电视剧都看不好。

本来很感人的画面,被他晃荡的我这个心烦,连感动的泪水都没有了。

真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你能不能不在我眼前晃悠。我眼睛都花了。”看个电视剧都不能消停,简直就是折磨。

“不行,我要刷存在感。”

我擦,存在感。咱来都要离婚了,你竟然要跟我面前刷存在感。这是找揍呢吧!

“你到底来干嘛的?”

“那天的事情。我······”

“别,别解释。我不想听!秋歌,咱俩从从认识到结婚再到生孩子,六年了。这六年的时间不短了,俗话说马上到了七年之痒了。可我们真的痒了。痒的已经过不去了。

第一次分手是我的错,是我没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可那个是我也是真的伤心了,可伤心的过程中还是止不住的想要爱你。偶尔听到了你的消息会让我的心得到些许的慰藉,直到两年前再次遇到你,我觉得是上天再次给了我机会。

更是让我知道第一次分手的原因。那个时候很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武断。我以为我们可以很幸福,就那么一直幸福下去。”

“我们很幸福啊!”

“你别插话,我也以为我们真的可以很幸福。可去年那一次荒唐的误会,让我们的婚姻有了第一次的裂痕。后来是你执着打动了我,所以我觉得那只是我们婚姻的一次小考验。可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考验一直持续着,最后将我的整个家都击垮了。

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和孟小凡还在联系的,是孟小凡每次都自己给我发所谓的证据。一次两次我不相信,我也可以不理。可你这一次真的触及了我的底线,所以你也不用急,等我出了月子,我们就去办手续!”

我说完就起身欲回卧室。坐久了,猛然起身就感觉眼前一黑。踉跄的走了两步才完全的站住身子。

“筱筱,你没事吧!”秋歌及时的伸手扶着我,抬头打量着秋歌的表情。

胳膊一抬将秋歌的手甩掉,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我话没说清楚么?”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觉得你很陌生。”

我听着秋歌的话额头汗哒哒的,他看我陌生?那我看他还陌生呢。

看看秋歌现在的眼神,紧张中透着疏离,发型什么时候变了?原来他才是在我不知不觉中变了这么多。

“我想说的话我都说完了。你走吧!”

“这是我家,我干嘛走?”秋歌大言不惭的往沙发上一坐就好整以暇的看着我,大有一种不走的赶脚。

“我们要离婚了,你干嘛还要住在这?你有什么理由?”

对于这种痴人说梦的话我觉得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这都什么鬼啊。

瞅瞅秋歌,往那一坐跟个大爷一样,屁股大,脑袋沉的,不出三分钟他就的躺在沙发上。

“我怎么就没有理由了?好,既然你要理由我给你两个理由,第一,我是你老公,你说我们是快离婚了,那我们还没离婚,所以我还是有理由继续的在这个房子里住,第二,我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我有权利在这里陪着女儿健康成长。”秋歌说完两手一摊就躺在了沙发上,眉毛一挑,眼睛一眨就放挺了。

“秋歌,咱俩没感情了,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赖啊!”

“无赖?我这是在争取正当权益。姑娘呢?好久都没看到她了,你报出来我看看她!”

“你不配,要孩子找你那个女人生去!”

“不是,筱筱你这件事情就不能翻篇了么?没完没了了么?”

“什么叫我没完没了?我们现在是冷战期,过一阵我们就去办离婚。所以请你离开,我现在不想看到你。请你马上从我眼前消失。”这种人给点阳光就灿烂,给个染料就开染坊。

我站起来推搡着秋歌往外走,好在现在已经快出了月子,要不我可不敢这么折腾。

“我们不冷战的好么?我们好好的,孩子需要一个完整的家!”秋歌走到门口将手支在门上,我要关门却敌不过秋歌的力气,就只好在这里僵持着。

“你心里要是有我和孩子你就不会出现在那个女人的床上。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滚啊~”

秋歌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仰着头转身离开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仿佛看到了我和秋歌之间那道无形的距离。

看着秋歌走了两步我就转身关门,依靠在门上。身子依靠着门逐渐的下落: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我不知道如果时间回到过去我是否还要选择爱他那么多年!

许是我思考太多了,闺女都不愿意我为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忽略她吧。竟然用哭声来叫我去了。

“哇~”小茹在卧室里哭了,我站起了身紧忙往卧室跑去。真是如果不是他一直在家里捣乱,我早就进卧室去看孩子去了。

真是,看看这小丫头哭的样子,简直心疼死了。

匆忙的走进卧室,掀开被子一看,果然啊,又尿了。

伸手揪着小茹的鼻子,轻声的骂道:“小邋遢,干嘛又尿了啊。你瞅瞅,你尿的哪都是啊。哎呀,脏死了,我告诉你啊,下次再尿成这样,我就不管你了。”

小茹看着我瞪眼睛,说他的这些话也不知道听懂了几句。在哪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看什么看啊,在看就把你扔出去。”

小茹撇着嘴哇哇的又哭上了。

真是被这个小娃娃弄的头昏脑涨,现在就说不得了,以后可怎么了得??

“好了,不说你了,小姐脾气真大。乖啊!”戳了戳小茹的小脸小小的埋怨着,就将她抱在怀里不停的哄着。

抱着小茹在房间里转悠了好半天,走到窗台边上,看到秋歌站在楼下往上看。

“小茹,你看那个站着的就是你爸爸。其实你爸爸很帅,只是爸爸犯了点错误,妈妈爸爸不能在一起了。只是苦了你,从小就要变成了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对不起。”

从小我是在健全的家庭里长大的,可我却让我的孩子在单亲家庭里长大。也许当初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就是个错误吧。

小茹恩恩呀呀的叫着,脸上皮肤逐渐变的细滑,小脸也圆润了起来。一双大眼睛遗传了我,而那高耸的鼻梁和削薄的小嘴都是遗传了秋歌。小小的样子就能看出漂亮的模子,长大了颜值太高也是个麻烦啊。

我在窗边站了好久,秋歌在楼下站了好久。曾经的他都不抽烟的,在楼下的这么久他抽了至少得有15根烟。都说男人抽烟的时候是心里很烦,他心里烦是为了我们娘俩么?还是为了那个狐、狸精?

后来秋歌几点走的我不知道,只是将小茹哄睡着了之后,就将结婚照片和影碟拿了出来,坐在客厅里看着。

结婚的时候虽然婚礼并没有那么盛大,但也算是中等了,中西合璧的婚礼,是我梦想中的婚礼。那时候秋歌并没有现在这么壮,这一年给他养成什么样了?再看看我,自从怀了孩子我也胖了很多。还好这一个月一直都有在做运动恢复瘦身,要不指定难看的要死啊。

看完了婚礼的光盘,又看了看照片。将一切都收在一个大箱子里,还有我们曾经的一些照片都收拾了一下。不收拾还不知道,满屋子都是和秋歌有关的。

将一大箱的东西放进了客房的衣柜里,在看这个家的时候就觉得空空如也了。

出月子之前,秋歌再也没有登门找过我。倒是电话保准的一天两个。最多的时候也是让我拍几张孩子的照片给他。

这个要求也不过分,何况他是小茹父亲的这层关系永远都不能改变。

咖啡厅。

“筱筱,你出门了,我闺女怎么办?”古妍一进来就给我下战书,咬牙忍着,要不是我有事要求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在我妈那呢!”

“等小茹长大了,我就告诉她你这个亲妈有多么的不负责,刚出月子就出来逛街。服务员,来杯鲜榨的橙汁!”

“古小妍,你上咖啡厅来喝橙汁?你确定你没走错地方?你以为在飞机上问你要什么呢啊!”拿着小勺搅拌着咖啡好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不出三个数就会炸庙。

一,二,三。

“我这是为了我儿子负责任!哼!”古妍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那白眼明显是在说我对我闺女不负责任。指桑骂槐是不是。

她儿子?

“你有啦!”我伸手抓着古妍的手,激动的看着她。怎么感觉我比当事人还激动呢??这有些不对劲啊。我不该这么激动的。

悻悻的收回了手,胳膊肘却碰到了自己的咖啡杯。整杯的咖啡就这么的洒了。

“哇~”还好我躲的快,要不咖啡就都弄裤子上了。今天穿的牛仔裤,这要是有了污渍一定很显眼。

“小姐,你没事吧!”服务员看到了紧忙拿着抹布擦着桌子上的咖啡渍。服务员紧张的看着我,生怕我激动了说点什么,就让她丢了工作一样。

看着小心翼翼的她,我出言安慰道,“没关系,这杯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再帮我来一杯一样的。”

“你丫的激动个啥,我怀儿子跟你有什么关系?”古妍喝着鲜榨的橙汁,乐的都把鱼尾纹乐出来了。

“你怀儿子不还是从我生小茹第二天回去才努力的?显白什么啊,没我的喜气你能怀上么?你得谢谢我!”我也送了古妍一个个白眼。那天从我病房走了就说回去生儿子,谭伟泽这小子动作倒是挺快的。

古妍冷嗤了一声看向我的身后,表情疑惑的说道:“咦,她们怎么会在一起?”

“谁啊?”顺着古妍的目光往后看,我也觉得很诧异,她怎么会和他在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