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9.学长,你真会开玩笑

谭伟泽能跟我说什么?我拿脚趾头想都能想出来。想当年秋歌和谭伟泽那是好到穿一条裤子的人。如今知道我和秋歌要离婚他要说的无非就是为了秋歌说好话,让我回头就是了。

今天谭伟泽出现在这里应该不是巧合,或者说古妍来的时候就告诉他要和我见面。所以就尾随着来了吧!

他的动机我已经知晓了,随即也不再是刚刚的那么和蔼可善的样子了。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好整以暇的看着谭伟泽,“如果是来劝我放弃离婚,那你就免开尊口吧。我们俩的事情还是不劳烦你操心了。”

“你就真的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么?他现在在酒店住着,人都瘦了一圈了,你就不心疼么?好歹你们也恩恩怨怨这么多年了吧!什么仇什么怨,何必非要闹到离婚这个地步?”

“他爱在哪在哪,跟我没关系。还有,我跟他是爱恨情仇这么多年,就算是他前女友怀着孩子找上门来了我还是没怎么地他了,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他了。然后呢?结婚一年多就怀疑我跟别的男人有染?这是一个正常丈夫该做的么?”

“那不都是误会么?你们不是说开了好好的过日子了么?”

谭伟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秋歌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就应该忍气吞声然后低声下气的给他生儿育女,在家围着锅台转?凭什么啊。

凭什么我就要一直围着他转啊,现在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的人是他。

为什么要我妥协?

是不是男人都这个样子,觉得三妻四妾很正常?可现在不是古代,现在是一夫一妻制度。

“误会?对,那是误会,我也原谅他了好好过日子了。我问你,如果古妍明天就生了,你还会在外面出差不回来么?”谭伟泽要回答我摆手让他闭嘴,我继续说道:“就算你不能够回来,但你管不住你自己么?我在医院九死一生的给他生孩子,他在外地和别的女人滚床单?我为什么要原谅他?这种对婚姻不重视的人我为什么要原谅,我凭什么原谅?他有哪一点值得我原谅的?你说啊!!”

一说到这些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流,我真的觉得委屈。以前一直担心在生孩子的过程中难产的话,老公会在生孩子的时候保孩子不保大人。或者生完孩子婆婆和老公只看孩子,根本不顾及我。

可明显是我想多了。我生孩子的时候,秋歌根本不在身边,跟别提这些幻想中的情况了。

如果说在以上两种情况中我是失落的话,那秋歌在我生孩子的时候背叛我,那我是绝望。

“我会一直陪在妍妍身边,不离开。直到她安全生子。”

“你都会这么做,那他那么做,我为什么不能和他离婚?一个不能对婚姻,对孩子负责人的男人,不是一个好爸爸和好丈夫。”

有些话说出口了,就反而不那么难受了。就像现在,泪痕已经干涸,好像已经对疼痛麻木了一样。

“可他知道错了,就那一次,后来他们就再也没有在一起过!”谭伟泽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的放在膝盖上。严峻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什么表情。如果真要说有,那就是面瘫。

“错一次,就会错第二次。如果他没有接受到教训的话,那他是不会长记性的。你别再说了,否则以后就没得做朋友!”

“好!”谭伟泽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摇摇头很是无奈。不知道谭伟泽要找我谈是不是秋歌授意的,不过我们真的回不去了。

以后应该也回不去了。

“你们谈什么了?表情这么凝重?老公,你不会欺负她了吧!”古妍瞪着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坐着的谭伟泽,那霸道女友,哦不,是霸道老婆的样子展现无遗。

果然是女汉子,还好还没忘记我这个重要的闺蜜。

哎,受伤的心稍微的有那么一点的安慰了。

“没什么,你累不累?”

“有点,穿着高跟鞋脚好酸,你下午还去公司么?”

古妍顺势坐在沙发的扶手上,伸手揽着谭伟泽的脑袋撒娇的说着。

曾几何时,我和秋歌也有过这样的幸福。可结婚之后这样的互动几乎就是没有。而现在闹的这么僵,更是不可能再回到那些个甜蜜时光。

时间都去哪了?我还没有好好感受,就已经匆匆溜走了。

“不去了,回家陪你!”

“老公你真好,木马!”古妍说着在谭伟泽的脸上印上了一吻。随后才抱着她老公的头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筱筱,如果他刚刚欺负你了,我回去帮你收拾他。那个我今天就先回去了啊,过两天再找你出来哦!”

“行了,你快啥也别说了,赶紧的走吧,别在我面前秀恩爱了,我都被你俩虐死了。”

这俩个人,虐狗不偿命。虽然我现在不是单身,但是我也里单身不远了好不好。竟然这么对待我,这又不是我帮着你们解决问题的时候了。哼。

这种时候就是我再抱怨也没有用,毕竟古妍还是会跟着谭伟泽甜蜜蜜的回家去。

“你怎么回去啊?我们送你!”古妍一边收拾着包一边对我建议着。今天我没开车,如果不坐顺风车回去的话,我就要打车回去了。



我擦,我今天找古妍的最主要的目的竟然没说。哎呀我的天啊,要疯了。

“我不用了,一会儿自己回去,那个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工作。李浩那里我倒是能回去,只是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回哪去。你明白我么?”

“你别说了我啥都懂,工作这个问题就交给我老公了,老公,给筱筱安排一个对口的好工作好。要是安排不好,我可拿你开刀了。”

“行,老婆大人吩咐的我哪敢不停啊,筱筱,我安排好了给你打电话,别着急,我一定给你安排的妥妥的。”

听着谭伟泽拍着胸脯的保证,我这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了。当初那么执意的辞掉工作也许是个错误。

不管以前是不是错误了,以后我就要好好干,现在不仅是我了,更是为了小茹。我需要负担起这个家,作为母亲的责任。

这声妈妈并不是白叫的啊!

“行,那我们先回去了,你身子刚好,回去的时候小心啊!”古妍像个大妈一样交代了一番才和谭伟泽回去。我就这样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不知道思考着什么,就这么的一坐坐了半个小时。

“筱筱,你怎么在这?”

循声望去,竟然是霍琛。

“你怎么来了?”

霍琛见我不答反问也没有生气,只是很正常的回答着我的问题。

“和客户谈生意,正巧看到你在这,不介意我陪你坐一会儿吧!”

“你不是谈生意么?这耽误你就不好了吧!”

“谈完了才过来的。你喝点什么?”霍琛伸手将服务员叫了过来便问我,我摇摇头,“不喝了,我这杯还没喝完。”

“凉的咖啡不能喝了。还有你刚出月子怎么能喝咖啡。来一杯果汁,什么都行,鲜榨的,再来一杯蓝山不加糖。”

“好的,先生请稍等!”服务员羞涩的拿着单子瞄了霍琛一眼,脸颊红红的离开了这里。

“学长你真是祸害人的妖孽啊,瞅瞅,人家都对你芳心暗许了呢!”

刚刚那个服务员的动作尽收眼底,不过这件事也不能怪霍琛,要怪只能怪霍琛颜值太出众了,导致一走一过也可以伤很多少女的玻璃心啊。

造孽真是。

“他们再多的芬芳,也不如你这一枝花。”

“啊,学长你真会开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哈”那么样的表白,虽然曾经听到过不少,但是时隔多年在听,感觉有些怪怪的呢!

上次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么?霍琛到底是怎么样啊。

你说这个霍琛,人高马大的,仪表堂堂的,干嘛就跟我这个即将离婚的还有一个孩子的妇女感兴趣呢?逗我玩呢吧!

绝对是逗我玩的,我不能够当真,要不就真是从一个坑里爬出来就又进另一个坑了。

“筱筱,你知道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你是认真的开玩笑。

“我从再一次的剪刀你那天开始,我的心就已经随你而走。为你而奔,看着你不开心,我的也不高兴,看着你高兴,我也很高兴。所以你看在我这么爱你的份上,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让我们开始,让我来照顾你们母女!小茹我一定会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疼爱。你答应我好么?”霍琛说着就已经激动的上来握住了我的手,从衣服兜里拿出了一个锦盒,这个锦盒里的东西我再也清楚不过了。可我不能收他的东西。。

“霍琛,我现在还没有离婚!所以我不能够接受你,就算退一步将,我现在离婚了,我也不能接受你。第一我不爱你,第二这对你来说不公平。所以请你不要再说这些话了好么?我西辛庄只想一心一意的找个工作,然后将小茹养大。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求了。真的,对于婚姻我真的不想再踏入了。这一段婚姻已经让我精疲力尽了。我没有心思再去整理感情。”伸手将霍琛要开礼盒的手按住,不让那个锦盒打开。

那个锦盒不打开,我拒绝了,这就是将希望扼杀在摇篮里,让它没有在生长的可能。

为了让霍琛幸福,为了让自己解脱,我真的不能让霍琛来介入我的生活。

当初找他帮我调查合同的事情就是个错误。那个真的是个错误。

“筱筱,你一定要这么的决绝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