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1.妈,你快别玩了

“喂,你怎么想起给我电话了?”接起电话就懒懒的坐在沙发上逗着小茹玩,有个闺女之后我的整个人生都完美了呢!都说女人有了孩子之后,会变的比以前心思更加的细腻,人也越发的容光焕发了。

“告诉一件事啊,好好的亲生父亲找到了!为我开心吧!”相比于沙莎欢脱的语气,我的语气就显得非常的平静了。

浩浩的亲生父亲找到了,难道是赵磊不成??那天看着他们亲昵的样子倒是很像。不过当年不是秋歌喝被下药了么?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赵磊是怎么进去的??

这是悬疑案件么?怎么这么的不可思议呢?

这些还真的只是我的猜测,而具体孩子的父亲是谁,沙莎并没有告诉我。她倒是约了我明天出去喝咖啡,然后细聊这个问题。

明天正好和秋歌去离了婚,然后再去赴约,刚刚好。

想着这段婚姻即将的走入了尾声,躺在床上久久不能睡去。从认识到恋爱,分手,复合,结婚,生子。一幕幕的画面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我觉得我们之间挺好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就走到了离婚的这一步。



如果他不曾背叛我,或许我们会走的更远些吧。

可,人生里那里会有如果?

夜里小茹总是很乖的睡觉,很少会哭。而我也可以很省心的睡着。今晚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只好坐在窗台的边上,看着天空的星星。

一颗一颗的闪亮着,可到底哪一颗才是我的守护星呢?

每颗星星都一样,我根本无法找出哪一颗才是属于我自己的那颗。

看累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进入了梦乡。

刚睡了两个小时不到,小茹的哭声就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以前我是雷打不动的睡眠,现在是有点声音就能醒的浅眠。有了小茹之后我总怕她哭了我听不到而在出点什么事情,心里想着这些自然就睡不实。

起身披上睡袍,将小茹的纸尿裤扒下来一看,果然这小丫头又尿了。

“消停一宿了,一大早就给我找活是不是?”说话间已经将新的纸尿裤给她穿上了。纸尿裤换好了,这小丫头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小手上下的挥动着,像是在抓什么东西一样。

“刚尿完你就饿了,你这是给早餐到地方呢吧!小鬼头!”将小茹抱起来在房间边走边喂她吃她的专属早餐。刚给小茹喂奶,老妈就推门进来了。

昨晚吃完饭太晚了,爸妈就留我在这留宿了,反正家里也就我一个人,住哪都一样。何况爸妈奶奶都很喜欢小茹,在这里多接触接触也好啊。

“她怎么哭了?看看着小脸上的泪珠,姥姥真是心疼死了。”老妈用手指轻轻的擦着小茹的眼角,言语也温柔的像水一般。

老妈难得的温柔,但是某小孩愣是不领情啊。感受到脸边有东西在挠她,伸着小手就开始扒拉。一次两次还轻轻的扒拉一下,来宣示自己的不满意。可四次五次的时候,这小丫头小手就开始使劲了。扒拉不到,那小拳头就直接的打在了她的早餐上。

砸的我这个疼啊,赶紧的皱着眉头看着老妈说道:“妈,你快别玩了,一会你闺女就被你外孙女打死了。”

老妈听了我的话不以为然的扫了我一眼,非常嫌弃的说道:“这就疼了?好好感受感受吧,你小时候没少这么打我!”说完还继续摸着小茹的眼角,额头。所以我的胸口依旧是迎接着那没打到罪魁祸首的小拳头。

“感情你这是来报仇来了!那你怎么不自己动手啊!”

听了我的话,老妈摇摇头,“我要是这么做了,你该骂我了,但是她不一样啊,她是你闺女你舍得打不成?”

这话好像是有点道理,可是好像哪里不对劲呢?

“好好享受吧,哈哈!”感受到身旁一阵风刮过,房间里就没了老妈的身影,只留下那随风而留下的一句话。

“幼稚!”低头看着怀中的小鬼,吃饱了饭就开始玩吐泡泡了。噗噗的,整的满脸都是口水。

“你这小孩,怎么这么埋汰。”小茹看着我,嘴里的泡泡吐的更加的凶了。

一大早上的就陪这个小丫头玩了,等吃过早饭之后,就把孩子放在了家里,回到我的家里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给秋歌打电话通知他9点到民政局门口。

我8点五十到的民政局门口,看着民政局的大门,心里有些茫然。当初来这里的时候,心里抱着白头到老的心愿进的门,没想到三年后再次的踏入这里,只为了换取另一本。

9点十分,秋歌依旧没有来的迹象,再给他打电话就是拒接,再多打几次,秋歌就将手机关了机。

不是说好了,离婚的日期我通知他么?怎么我通知了他却不来了?

这么想的时候,我丝毫不记得当初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秋歌并没有应承下来。由始至终的都是我自说自话啊。

打不通就将电话打到了谭伟泽那里,我相信,作为好兄弟的他,一定知道秋歌在什么地方。

没想到电话刚已接通,听到我问秋歌的住址的时候,他并没有直接给我,而是问我为什么想起来找他?

为什么?为了离婚!

心里这么想的,话也就这么说了,不过是说的比想的多而已。

“说好今天离婚的,早上给他打电话了,我都到了民政局,他却不来了。我不找他,难道要去找你么?”秋歌的事情让我很火大,虽然他是我闺蜜的男人,但是他同事也是秋歌的哥们,这一点他就直接被判了死刑。

“你还是在考虑考虑吧,你们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我还有事,先挂了!”

还不等我说什么,谭伟泽就将电话给挂断了,我看着电话发呆,今天的人都怎么了,怎么都开始挂我电话了?

看着手机上的点,和沙莎约的时间也快到了,我也就打车去了我们约好的咖啡馆。

我以为我到的会很早,没想到沙莎到的比我还早。不过今天的沙莎的脸上却带了一个夸张的墨镜,本来就是巴掌大的小脸,现在被墨镜遮去了一半。

“今天太阳又不大,带眼镜干嘛?”

沙莎听到我的话,将放在桌子上的双手收了回去,放在了桌子的下面,我看不到的地方。

“没什么,昨天买的,今天想试试看。”

“挺好看的,就是有点大。对你来说有点不合适!”

“哈哈,可能吧,改天退了他。”

“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应该不止是来找我看墨镜的吧!”叫来了侍者,点了一杯果汁才看着沙莎问道。

今天的沙莎总是觉得不一样,可现在一时半会的也看不出那里不一样。

沙莎的手一直的放在桌子下面,不停抖动的双臂,能看出她应该一直在桌子下面搓着手吧。

我的直觉一直都很准,也许是沙莎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昨天不是跟你说浩浩的亲生父亲找到了么?本来想今天带出来给你看看的,不过他有事,就没来。”沙莎扬起了嘴角,努力的微笑。可在我看来他的微笑简直比哭还难看。

“没事,早晚都有时间看的,不过我很好奇啊,你是怎么找到的。”

这好几年了,如果是当事人不知道的话,根本不能找的到,她一个弱女子又是怎么找到的?

“这要说啊,还是我自作孽不可活啊。当年为了让自己和秋歌生米煮成熟饭,不惜听了朋友的建议在就里下安眠药。我当时只是想将他迷晕,然后在做出和他发生过事情的样子,这样我们不就是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么?没先到那个朋友帮我下了安眠药,却也在我的酒里下了别的药。包含着别样药的安眠药,被下在了我的杯子里。

其实秋歌当时是真的晕倒了什么事都不知道,而我在喝了药的水,他就趁着我意识不清醒的时候和我发生了关系。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小说里总是会有这样的桥段,一次就中奖,没想到生活中也会有这样的事情,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

沙莎说着从厚重的墨镜里流下了泪水,早就知道她哭了,只是想让她叙述完这件事我再安慰。要不心里有事,总也开心不起来。

“其实你只是将爱情增加了别的东西而已。如果你真的诚恳以待,也许秋歌会跟你在一起。”

听着沙莎这么说秋歌从前的故事,我的心中有种别样的情绪在流淌,我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吃醋。总之就是一个讲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没有,是我自食恶果。如果当初我就那么安安分分的做秋歌的假女朋友,或者分手后放下那颗对他执着的心,全心的投入另一段感情,也许我现在很幸福。至少我觉得那样会好些。”

人总是贱/贱的动物,拥有的时候从来不知道珍惜,而不该执着的事情从来都是撞到南墙也不回头。非得头破血流了,才知道那边的路不对。

沙莎就是这样的人,为了秋歌义无反顾,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身为女人我很同情,但是身为秋歌的老婆,这件事我很生气。那个人是我的丈夫,我孩子的爹,却在结婚当天被痛楚包养小三的话题。这是他的悲哀吧。

“别这么说,人不都是这样么?总觉得自己认定的就是最好的,其实也许是最糟糕的!”

我喝着果汁将头瞥向窗外看了看,还不等回头却被沙莎的声音拽了回来。

“你这个服务员怎么回事?我这么大的人在这里你看不到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