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2.浩浩的身世

沙莎冷声的训斥着这个服务生,沙莎将头转向了服务生,我却看到了那副墨镜下的真实。

眼眶上的淤青,和脸颊上那条划痕说明了什么?

说明她跟一个女人打架了。

能在沙莎的脸上挠成这个样子的,也不是什么善茬。沙莎当年既然敢大着肚子去闹我的婚礼,我就知道她是个行动派的,为了目的不大手段的。但是为人也算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

“好了,你下次小心些吧!”看着沙莎好像还没有停下来的架势,我赶忙的劝到。并让那个服务生赶紧的离开了。

“你心里有气也不至于向一个服务生发难啊,他也不容易,一看就是个学生的样子。”

“你观察倒是很细致啊。”不痛不痒的一句话,却是在讽刺我的吧。

我观察细致?那是我爱看别的男人喽?还有就是对这个服务生太好了被!

我还不等说话,经理就笑眯眯的走到我们跟前道歉,甚至还上了点甜点当做补偿。我们也就笑笑了事了。明明就是小事一桩,何必做的这么惊天动地的。

“我只是会看人脸色而已。你说的那个男人是谁?”

我知道她不会说,跟赵磊在一起,也许会被秋畅碰上吧。秋畅那人可是眼里揉不得傻子,被她抓了个现行,他要是不把小三好好打一顿,她就不是莎莎了。

从第一次见到浩浩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特别像一个人,怎么都想不起来,现在我才知道,那个孩子应该就是赵磊的,那孩子的眉眼,鼻子,根本就是和他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怎么会不像?

不过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

莎莎听到我的话,摇摇头不肯将赵磊的名字说出来。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但是他,,,”话到嘴边留半句,有多少事情都是坏在嘴上的。今天差点的就忘记了这件事情。

“你怎么知道?”沙莎看着我挑眉的表情以为是我故意的炸她的,其实不是,我只是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要怎么说而已。

“你脸上的伤是他老婆挠的吧!”

沙莎见我话都说到这份上,苦笑着将墨镜摘了下来我这才看到了她今天的脸色。

眼角下面我匆匆看到了只是一条挠痕,其实另一边也有两条,不过比较轻而已。而本来精致的脸上,也没有一点的妆容。

整个人都显得很颓废。

“你说的都对,既然你这么说你就是认识他老婆了?呵,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赵磊给你什么关系。”

关系,我倒是真的希望他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今天我和秋歌并没有离婚,他还是和我有关系。

“秋歌的姐夫。”

“秋歌的姐夫?”沙莎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一直放在桌子下面的手也激动的放在桌面上,双手自然的交叉在一起,毫无节奏的敲打着玻璃的桌面。

“你先别激动。他确实是秋歌的姐夫。那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其实就是看到了你们,我只是打电话确认一下而已。”

如果那天没有碰上,现在我就没有这么多的烦心事了。那句话说的真对,“好心害死猫。”我以后还是少好奇的好,要不还不知道会摊上什么事呢!

“他竟然是秋歌的姐夫?这个世界这么大,为什么我们几个的世界就这么小?我竟然怀里秋歌姐夫的孩子?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当年我那么爱秋歌,他一直都知道,他却从来不告诉我。他竟然还给我出那样的主意,心里想的竟然是那样的龌/龊的想法。哈哈~”

沙莎仰天长啸,咬着唇留下了泪水。

多年被欺骗的结果,真想真是太伤人了。怪不得那么多人都说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真相就是赤果果的伤害。

“沙莎,你别这样!”看着这样的沙莎,我竟让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我不知道我说什么才能安慰此刻的她,看着她我心里竟然也很不忍心。我觉得我此刻最能做的的,就是给他一个拥抱吧!

这么想着我也就真的这么做了,做到沙莎的身边,将她拥进怀里,进去的让她哭着。

沙莎很瘦,瘦到刚刚的轻抚她的后背竟然都是骨头,一点肉感都没有。

她是干吃不胖还是经历了什么才变的如此的瘦弱?

哭了不知道多久,周围有什么差异的目光看过来,我也不理会,就这么的静静的由着沙莎发泄心里的情绪。

终于怀里哭泣的声音小了下去,沙莎将脸上的泪痕随意的擦了擦,努力的想扯出一个笑脸,嘴角却怎么都扬不上去。

“好了,既然笑不出来就别笑了,其实我还有问题想问你呢!”

我知道在这个时候还要问他问题挺不好的,可是那个疑问我确实想问。不确定他到底会不会回答,还是试探的问着。

“想问什么,你问吧。不过我发誓那天我真的和秋歌没发声任何事情。”

听着这话,我真是觉得好笑。他都说的那么明白了,我也不可能继续的纠结这个问题啊,在说这个问题早就证实过了,根本就没发生过,何必再一次的确认呢?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想问,你和赵磊怎么认识的?你不知道他有老婆么?”

刚刚听着沙莎的话我觉的他们就是认识,或者早就认识了。既然早就认识了,她就应该知道他还有个老婆的啊。秋畅结婚比我们早很多,应该是在我们早3年吧。

“算是那应该是七年前吧,我又一次在家酒吧喝酒,被几个流氓欺负,是赵磊救了我。他从来没跟我说过他有老婆的,我问过,他说他单身。我就相信了。认识之后我就总找他喝酒,我们也是挺正常的喝了,就各自回家,从来没有过逾越过那条线。

我就是这样,如果是我认定的人,我可以当天就滚床单,但是如果是我不否定的人,多久我都不会喜欢他。因为他救过我,人也挺好,最会跟我讲一些道理,而那些也是我所不知道的。如此他就变成了我的男闺蜜。

可我没想到,那么君子的人,居然能做出那么样的事情。我竟然还把他当成了好人。哈哈!”

沙莎眼里喊着泪看着窗外,许久都不曾在说话。

原来是这样。七年前,他早就和秋畅结了婚。不过听说他们的婚姻一直都是秋畅单方面的喜欢赵磊。如若不然赵磊也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在外面找女人。

秋畅这么的守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还要每个月给他钱花,真是不知道秋畅那个女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为了这么样的一个渣男?值得么?

“你怎么知道他是你孩子的父亲的?”

问题回答了一个,就不会介意再回答第二个。索性我也将我的问题问了出来。如果进不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今晚可能会继续的睡不着觉。

“秋歌和你结婚后,我就辗转去了外地。半个月前碰到了赵磊我们就又联系了起来。开始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我还有个儿子。只是有一天我感冒了,他去看我,才知道我有了孩子。他看着浩浩,心里就有了估计吧。他给我喂了退烧药,就出去问了浩浩的出生日期。当天他在就没说什么。直到我的病好了,他才问我,浩浩是不是他的儿子。

“所以他就招了所有事情的经过?”

沙莎郑重的点着头,脸上疲惫的倦色挥之不去,就这样的神态,恐怕就算是在高级的化妆师也没法将她的倦意完全的掩盖吧!

“你没事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看你好累的样子。还有啊,虽然你生了赵磊的儿子,但是他老婆也不是什么善茬,虽然这几年他们一直都没有孩子,但是赵磊的钱都是从他老婆那里拿的,她既然敢打你,就是又准备了。所以你还是保护好你自己才是,要不浩浩本来就没有了爸爸,你难道还要让他没有了妈妈么?”

我不知道我的话他能听进去多少,但是这些都是我心里最想说的话。从前不知道当妈的为什么会为了儿女而选择隐忍而不离婚,现在了解了。

孩子是父母的寄托,是父母生命的延续。子女好,父母才好。父爱,母爱都很伟大。

沙莎先走了,我还坐在咖啡厅里继续看着窗外喝着咖啡,想着刚刚和沙莎所聊的事情。

赵磊有了外遇不说,连孩子都有了。如果这件事让赵家的父母知道的话,那孩子是一定会被接回赵家而认主归宗的。如果沙莎表现的好点的话,如果能够讨得赵母的欢心的话,那嫁进赵家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只是不知道赵磊现在是怎么想的,是要秋畅还是要沙莎母子。

或许这也是个两难的选择吧,毕竟和秋畅虽然婚姻上不太满意,但是秋畅会定时的给他钱。而莎莎就不一定了。他们认识那么多年,一定知道沙莎是什么样的人,所以这件事情会如何发展,谁也没法预料。

还是静静的等候这件事情的结果吧,对于两边都不想帮,秋畅跟她貌似只有怨,我也没必要去帮她。

“服务员,买单!”

叫来服务员买单之后,却碰到了一个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人。可她竟然就是这厚颜无耻的出现在我的视线了。

她不止毫无顾忌的走到我的面前,还在我的面前坐下,对着服务员叫了一杯咖啡,还叫使者将咖啡钱算在了我的头上。

“人要脸,树要皮。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是天下无敌啊。这句话的真正的含义我还是此时此刻才真的领悟到。”



转身就走,刚转身就被刚刚的那个侍者给拦住了,不卑不亢的弯腰对我说道,“小姐,你还有一杯咖啡没有结算。请到柜台结账。”

“你搞错了吧,那个女人来之前我就已经结过账了,如果你在揽着我,我叫经理了。”

“可是,她说要您给钱?难不成你还赖账?她不是你朋友么?”他越说越觉得他有理,这腰板都听起来了。

“你做的对,她是我的朋友,所以咖啡钱找她要就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