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3.我们真的离婚了

孟小凡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迈着优雅的步子往咖啡店的门口走来。十寸的细跟高跟鞋在她的脚上犹如脚踩一双平底鞋一样,每一步都踏的很实诚,每一步都走的很稳。

不消片刻,孟小凡就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伸手挎着我的胳膊,好似我们是多么亲密的朋友一般。那巴掌大的小脸上描绘的精致的妆容,使得她显的更加的年轻了。看来还是年轻好啊,如今我都已经是奔三的人了。再有一年我就三十岁了。

三十岁了,不再年轻了。

“既然是朋友,那还何必斤斤计较一杯咖啡?现在的人都这么小气么?”那个长的还算清秀的服务生在嘟囔着,可我还是听到了。

现在的人都这么看表面么?你知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么?你就说我小气?我凭什么要一直给纠缠我老公不放的女人买单??

不买就是小气?非要是买了单才是大气?

就算我可以大度,但也不能这么的欺负人吧。

看着手臂上多出来的那双芊芊玉手,猛然将孟小凡的手狠狠的甩了下来,转身就要离开。

这个咖啡厅我就不应该来,或者说今天我就不应该出门。

离婚没离成,还知道了另一宗错中复杂的关系。现在还被我婚姻中的小三揩油,给她付咖啡钱。

她一管睫毛膏就够付十几杯咖啡的钱了,何必跟我过不去,一定要我给她付钱。跟我走的这么近,我认识你是谁么?

我人都走出去了,可身后的拿过服务生竟然还在嘟囔。甚至这次都已经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了。



一次两次容忍你算了,看在你也不容易的份上,可也不能一直的这样吧。

“你是大学生来着兼职的吧。你不知道感恩么?刚刚我朋友要骂你的时候,是我阻止了他,让你赶紧的走了。你倒好,就是这么的回报我?”

“刚刚是你说的话?对不起我忘了。”

“好,你就算不记得这件事我也不说什么。你知道我们什么关系么?她说是朋友你就信?我还说她是我杀父仇人呢?你也信?”

“啊她真的是你的杀父仇人?”

呵呵哒,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孩子是个直心眼的人,说白了,人有点死心眼。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不过这样的人倒是不讨人厌,他有什么说什么,不会藏着掖着。

“她不是我的杀父仇人,但是我可以给任何一个路人的咖啡买单,但是绝对不会是她。还有···”走到柜台的边上,拿出钱放在了柜台上,拿起一杯果汁走回来,话都没说一句的就将果汁全部的倒在孟小凡的脸上。

“你·”服务生还想在说什么,我甩了一记冷眼过去。他马上就住了嘴,剩下的话都咽在了肚子里。

看着服务员吓住的样子,我想我现在的眼神一定很吓人。

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虽然从前算不上特别的温柔,但是至少也不会变的这么狠戾。

是这场婚姻将我改变了么?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原来是真的。有些事情是需要经历过才知道那些事对了,那些是错的。

转身离开,不想在停留在这里。却在门口碰到了我一直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的人。

那个男人,半个多月没见了。他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幅模样。

头发长了很长了,确是没有打理就出了门,浓密的头发闪着金色的光,前额有一绺耷拉下来,遮掩着眉眼。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副样子在秋歌的身上是从来不会发生的。而脸颊上的胡茬也显示的很颓废。

说实话,看到他这样我真的很心疼,可我打了那么久的电话都找不到的人为什么此刻就这么安然无恙的,悠哉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太让我失望了、”

他没有回复我的电话,也没对不接我的电话做任何解释,看到我他说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

语气,神态,即使我看不到他的眼睛,我也可以想象的到时什么样子。

失望?秋歌竟然说对我失望了,我做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让她觉得对我失望了?

他凭什么对我失望?小三在这里挑衅,我不过是教训一番,他竟然就说对我失望了?我是不是应该对他绝望了呢?

我还没明白过来秋歌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身旁刮过了一阵风,那风中还带着些许的哈密瓜的味道。

“秋秋,我只是来告诉他你还爱她,我只是想让你们别离婚。可是她不但不听我说,却,,却还将果汁倒在我的身上,我,呜呜~”孟小凡整个人扑在秋歌的怀里,声泪俱下的描绘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买的睫毛膏太防水了,果汁连带着泪水愣是没有将那精致的眼妆哭花。化妆品还是要买精品啊。

“我知道。”秋歌也不嫌弃孟小凡身上的果汁,就那么的任由孟小凡趴着,他的手在她的背后轻轻的拍着。

孟小凡就这么旁若无人的扑在秋歌的怀里述说着她的‘委屈’,如果忽略孟小凡刚刚的那些话的话,那秋歌和孟小凡才像是恋爱或者新婚夫妻一般,而我才是那个可耻的人人痛恨的小三。

原来她的算盘是这么打算的,怪不得来了就坐在那,什么都不说,却显露一副安心的样子。

也许她早就算好了时间了,所以我是这么的走进了这个女人的圈套里了。

论心计,我真的是不及孟小凡的一根手指头。

回想从结婚以来,从那次我从酒店看到她以来,她就一直出现在我们的婚姻里。时刻的挑衅这我们这份婚姻,直至现在将整个婚姻击打的支离破碎。

“狗男女!”不想在看到眼前的这两个恶心的人,使劲的推开挡住门的两个人,带着心里的那份辛酸,愤怒,落荒而逃。

是的,我是逃了,我没有骨气的逃开了。我怕我再不逃走,眼眶里隐忍的眼泪会迸发而出。我已经没了婚姻,不能连最后的最后的一点尊严都被打碎。

“下午一点,民政局见。”

走出三米的我猛然的听到了身后的浑厚的嗓音。那么浑厚的声音,那么熟悉的语气,他终于肯离婚了。

只是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很不舒服。

在民政局附近,随便吃了点东西,打电话回家问问老妈,小茹的情况,便是无尽的等待。

看着手腕上的手表的秒针一圈一圈的转动,终于当指针都指向一点的时候,我站起身往民政局门口走去。

还不等走到跟前,就看到了秋歌身着一身西服站在那里。头发理过了,胡子也刮了,整个人也显得精神了好多。

“你迟到了。”

“进去吧!”

对于他的斥责我什么都没说。早上我打了那么多的电话,他都熟视无睹,现在我只是少了几分钟而已,就那么的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那个戳没盖的时候,我们就还是夫妻。既然是夫妻连这点都包容不了了?还是说有了新欢,我这个老婆就已经名副其实了?

进入了民政局里,就像是领结婚证那么简单般的办理了离婚证。看着那个钢印在证件上一点点的戳了下去,我的整颗心都碎了。

我们真的离婚了。

拿着离婚证从民政局的门口出来,秋歌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了。看着他潇洒的背影,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也应该洒脱些呢?

离婚后的日子跟之前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秋歌的微信,qq我也都没删。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丈夫了,但是法律上他还是小茹的父亲。这点是不容置疑的事实。所以有个联系方式还是好的。

财产我们找了时间分了,房子婚前是我的,现在依旧是我的,他分不到分毫。但是家里的财产我们也分了。抛去借给秋畅的五万元钱,家里剩下的钱我们平分了,我们一人有一部车,这倒是不用分了。

一切都尘埃落定了。这家也空了。

古妍给我找的工作,我也面试了,将将合格了。怀孕的这两个月虽然也一直在看关于专业的书,但是终究是赶不上一直待着行业里了解行情。

好歹我适应能力强,口才也好写,否则这工作可能真的就泡汤了。

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喂孩子。日子就这么的按部就班的过着。可霍琛自从知道了我离婚的消息之后,也不知道从哪里的知道了我现在的公司,每天一束火红的玫瑰放在了前台。每天都在同事们中异样的眼光中进入工作岗位。

一束玫瑰我虽然不知道多少钱,可我也知道那不便宜。每次我都想仍在那里不管它,可终究是不想让这些鲜花香消玉损。

卡片里那露骨的表白,三十的人了,我看着脸依旧会红。每次我都不看就塞进了抽屉里。

送花还不止,每天晚上都开车来接我回家,路上找个上档次的饭店从中餐吃到西餐。各种美食每天不重样的带着我吃。

今晚他又说要请我吃饭,我就在办公室加班。他看我不出去,就一遍遍的打电话,不知道打了多少次,终于不打了,但是短信还是一条条的。

你在哪?

你吃饭了么?

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你怎么了?

看到给我回个电话。

一连数条都是这种类似的信息,从这些信息里我突然觉得好像回到了曾经和秋歌相恋的大学时光。我们也曾发出这样的短信,只可惜后来的后来,我们一年的短信少到屈指可数。

加班到九点多我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公司楼下。

公司的楼门口到大门口之间是有21级台阶的,当我走下楼梯的时候,一辆车猛然的停在了我的脚边。(未完待续)